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67|回复: 0

幽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5 14:33:38 | |
幽魂

七月炎日高照,街上行人寥寥。鸟儿都懒得一展飒姿,到天空飞一圈。而我作为一名医学生,仅仅享受了半个月的假期,就来到了医院实习。

结束一天辛苦的劳作,我回到了刚租的廉价房子,满头大汗。关上门,打开所有的窗(当然厕所的窗户有所遮掩),走向洗澡间,脱去衣服,然后闭上眼睛。睁开双眼,同时手舞足蹈起来,双手在胸部分开,一只向上,一只向下,快速移动,变化形状;双足在地上翘起,一会平整,一会一只向前,一只向后,甚至在原地转个圈,翻转身体,脚步遍及房间各处,不跳芭蕾,不跳爵士,也不跳街舞,我只跳我这自创的“王氏身法”。跳完,收功,开始洗澡。

洗完之后,我打开课本,结合临床所见,总结一下,学以致用。感觉看了许久,我忍不住拿出手机,不到十分钟。

坐在床上,我浏览屋中所有物品,床边一个小柜子,上面有一个抽屉、一台破旧的电视机、勉强还能用的桌子,几乎没有其它东西,怪不得房租这么便宜。

我拉开抽屉,一个铁盒子映入眼帘,锈迹斑斑,看上去有很多年头了,盒子上有一把锁,奇怪的是钥匙就插在上面。我把铁盒子拿起,放在床头。铁盒子下面竟然有一面镜子,不是一般常见的镜子,是菱形镜。拿起菱形镜,下面有一张稿纸。我又拿起了稿纸,终于什么也没有了。我忽然有做侦探的感觉。

深呼一口气,我打开了折叠的稿纸,很大很娟秀的字体,写到:我很爱你。是你打开了我的心扉,是你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我安慰,是你擦干我委屈的泪水,更是你让我感到生命的意义。同时,我很恨你,很爱你的心也掩饰不住对你的恨。最后一句,字体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强烈的不甘之意。

之后,我拿起了镜子,仔细翻看。先看镜子的背面,没有文字,很是寻常,于是翻看正面,普通的一面镜子,可以照出我英俊的面庞。忽然,镜面上变得模糊不清,我眯了眯我的眼睛。

朦胧中,我看见一个人拿了个绳索,站在板凳上,系在高高的晾衣架上。画面渐渐清晰,一个女生,相貌平平,但有一种气质我说不清道不明,她拿的绳索是极为精致的。她看了看窗外,然后便不再犹豫,优雅的套上绳索,就像戴围巾一样,蹬开板凳,奇怪的是她没有挣扎,好似以前她就是一具尸体。过了片刻,没有惯性的支撑,她完全静止,安静的就像睡美人一般,安谧美丽。

我的心中无法平静,亲眼看到,却无法阻止,只能看着水一样的女子自挂空中。但说起晾衣架,怎么这么熟悉,可以控制衣架向上向下的把手,牢固的铁制器械,分明和我房间的相同。我望向晾衣架,一袭白衣,安谧美丽,挂在空中。

与此同时,我听见噼里啪啦的碎裂声,非常刺耳。我看了看菱形镜,碎的一塌糊涂,却又藕断丝连。我又抬头看了看,什么白衣,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我慌了一小下,然后沉静自若。我自嘲说了一句,道:“我的生活永远是那么刺激,不甘平庸的生活伴随自己。”

还有个铁盒子,我是不准备打开了,嗯,尊重别人的隐私嘛。

把那三件物品小心放好,我出了一口气。看着胸膛和手心中的冷汗,心中想,夏天就是热。

一夜无梦,睡得格外香甜,我的心情也是大好。在医院的工作顺利完成,一天就这样过去。

回到也算是熟悉的环境,成为学霸的志气又激励我看了十分钟的书,然后我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无意识的我想起那个铁锈斑斑的盒子,到底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呢?人往往是那么好奇,明明知道那东西很邪乎,但就是忍不住去想它、去碰它。我颤抖着拉开抽屉,捧出铁盒子,伴随着“砰”的一声清响,我扭开了钥匙,带着期许的表情轻轻掀开铁盒子。

没有古书秘籍,没有残肢败骨,没有封印的魔咒,甚至没有一点点恐怖的东西,有的是厚厚的一摞稿纸,都从中间折叠,打开稿纸,我笑了,竟然是情书。我看了起来:

“忘了哪一天我开始注意你,也许是你那高挑的个子、矫健的身姿吸引了我。有意无意的我搜寻着你的身影,看到你以后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高兴。那天,我一整天没有看见你,我心里空荡荡的,坐立不安中我扫视教室,确定你没来。我想:这样的女孩也会逃课了。”

“开学初,你竞选班长,可惜失败了。以后你依然豪爽,但我看出你淡淡的愁绪萦绕在眉间。微笑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呢?自己的抱负无法实现?还是无法满足需要的尊严?但你一定要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

“你知道吗?我又想你了。你知道吗?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你,我的笑容像花儿般鲜艳,红遍了整个校园。你知道吗?那次运动会开始之前,我鼓足勇气去给你说声:“加油!”你似乎一愣,然后笑着说:“谢谢。”当时我也是醉了。”

“昨天,我看见你笑的可欢,但我高兴不起来,因为让你欢乐的是个男生。我开始烦恼起来,那个男生我是知道的,一个恋爱高手,在此提醒一下。但万一你想得是我诋毁他,和他靠的更近,我无话可说,只是请你看清他的面目。想来想去,我开始苦恼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以后他和你在一起的样子。好不容易挨到今天天明,买了早点提着去班里,给你写了这封信。真希望你早点来,那么我就能够亲手交给你。”

我准备开始打开下一封观看,同时自言自语道:“和我写情书的水平差远了,当年人送外号“情场小王子”,我当年那是风华绝伦,天下无双,孤独求败,独领风骚。”正在我得意之时,还没打开稿纸,双眼一昏,就此倒在床上。

清晨,调皮的光亮透过窗户拨弄我的双眼,唤我起床。我伸了伸懒腰,拿过来手机看了看,草,还不到6点。我挠了挠头,满脑的好词佳句,有一种写情书的冲动。忽然,我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我迷惑了,昨晚是梦境,那么为什么那些词句历历在目?昨晚是真实发生过,那么为什么那些情书会消失呢?我记得我昏倒在床上,铁盒子和情书还没收拾呢。

要解开答案,只能再看看铁盒子里的东西。拉开抽屉,我看见铁锈斑斑的铁盒子静静地躺在抽屉里,好像从没有被动过,钥匙还插在上面。扭动了钥匙,还是“砰”的一声,我打开了铁盒子。看到的还是那沓厚厚的稿纸,打开折叠的稿纸,还是那么幼稚的情书,脑袋“嗡”的一声,我有些眩晕。

为什么?自己是病了?是的,而且病的不轻。

我有些麻木地走向医院,整个人恍恍惚惚。

在楼梯间,我看到一个病人家属呼天喊地,哭得一塌糊涂;在厕所里,我看到一个成年男子痛哭流涕,双手锤墙;在病房时,我看到一个出院病人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在医院里,别人的感受我向来是淡漠的,不是我冷血,而是在保护自己。但今天看到这些,心有戚戚。

随着医院的忙碌生活,我的情感被完美遮掩起来。

生不如死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我回到住处,慵懒的躺在床上。想着想着,我醒悟过来,恢复了冷静。病人及家属正遭受着人生中最真挚的情感,悲伤或欣喜,都是心中真实的体现,我真诚地祝福他们。而我却被虚无之物吓得惶惶不可终日,真是可笑,我对着空气大声喊道:“不论是什么,都给我等着,如果你是信中的女子,最好来见我,如若不然,你懂得!”

我说完后,电灯开始闪耀,似乎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耸肩一笑。而后的那些天,我经常在夜晚看见一袭白衣飘来飘去;被窗外的抓挠声惊醒;梦中被女鬼追杀。只能说,我已经习惯如此。

有一天,女鬼终于想通了,我也终于见了她的真容。

女鬼安静地坐在床边,说道:“经过我长期观察,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或许我很久没说话的缘故,请允许我慢慢讲来。”

我已经习惯了灵异事件,没有意外和惊讶,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一袭白衣的女鬼,尤其望着她那双峰,嗯,目测36D。

女鬼神情淡然,缓缓说道:“等听完我的故事,我就会挖掉你的双眼。”似乎她说了一个无意的事情,马上就会忘掉。

我立即正襟危坐,神情严肃。

她对我的动作没有什么反应,眼睛望着窗外的夜色,似乎在回顾她的过去,顿了一会,才讲述她的故事。



终于等到开学的时候,我早早地来到学校,办理了繁琐的手续,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我对自己说:“林依依,你一定要开始全新的生活。”

正式上课前,我们大一新生有一周的军训,说的是锻炼意志,团结合作之类的漂亮话。

才军训两天,我就发现有个男生偷偷地看我。真是的,畏畏缩缩,鄙视!同时心中偷乐。

时间飞逝,很快过完了一周。周末晚上,辅导员通知上班开会,竞争班委。对于班长这个职位,我很有信心担当,但意外地败下阵来。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心里一丝淡淡的苦涩,班长不是说当就当的。

翌日,清晨6点,我起来洗漱、跑步,然后吃饭。不到七点,我已到班,预习功课。

不到两个星期,我发现我的同学们大多不爱学习。女同学谈论的是周末去哪儿旅游,去哪儿购物,男同学谈笑自己的段位,已上黄金等等,后来我才知道这游戏名叫《英雄联盟》。我想上大学就是玩耍吗?那自己的梦想呢?辛辛苦苦考上大学的意义呢?

我的学习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夜晚休息时,我才发现我越来越孤独了。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大学丰富多彩的生活就是如此?我第一次感到失望。

但我依然如此,我还没感到绝望。我拿出课本,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翻开,继续复习。过了许久,才把一页稿纸写满,翻开另一页。我怔了一下,然后我抬起头迅速地把全班扫视一遍,默默分析是谁给我写的情书。我说呢,感觉这张稿纸有些不一样。

中午午睡时在住室我做了一个美梦,梦见王子骑着白马带我离去。清醒时,我“嘿嘿”傻笑,室友说我笑时像个呆瓜。

此后,稿纸如雪花般缓慢飘来。刚开始都规规矩矩地夹在我最上面的那本书,后来这个男生开始不老实起来,给我的稿纸飘忽不定在哪本书里。虽然我发现时有些惊喜,但是这很是麻烦。记得有好几次,我几天没有见稿纸了,就不辞辛苦的一本本翻开,才发现稿纸,真是够了!

生活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收到的稿纸刚好10张。那些稿纸写的不是情意绵绵的情话,而是生活中的小事,篇幅很短,但偏偏这些触动了我。

我不知道他是谁,他也没和我联系。不是说我高冷,中途我已经把我的电话号码写在书的扉页上,我肯定他已经记下来了,但他从来没有给我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短信都没有。

这一个月期间,我暗暗调查过,都没有结果。好不容易以为是那个男孩,我微笑着向男孩借稿纸,发现稿纸的类型不一样,不是他,我还以为是这个帅帅的男生呢。不论怎么防范,稿纸总会不可思议地夹在我的书本中。我已经对他无可奈何了,顺其自然吧。

燥热的秋日逐渐转凉,景色却很少发生变化,常青树确实无趣。无趣的还有我的学习,书本知识真的很枯燥,但我还在坚持。收到知识的同时,我还得到了代表爱情的厚厚一沓稿纸。

夜晚跑步休息时,我看着操场下的礼河,很是纠结,莫名的心酸:时间过了那么久,喜欢我的人你就这么害羞吗?我已等不及命运的安排。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就算我知道你是谁,我也不可能倒追,因为我是女生。

解剖就要学完时,老师准备了一场竞赛,学生可自由参加。

两天后,解剖课开讲了。

只见解剖赵老师气冲冲地奔向讲台,一巴掌拍在黑板上,震醒了不少学生。赵老师怒喝道:“我就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怎么了,121名学生参加考试,及格的只有5人。”

学生们噤若寒蝉,不知道平时温和的赵老师也有彪悍的一面。

赵老师继续说道:“连基本的解剖知识都不知道,我真怀疑你们以后上医院实习怎么办?就这样的水平,医患关系怎不加剧?”赵老师深吸了一口气,叹气道:“不说了,一把辛酸泪。我把及格的同学成绩公布一下,王坤,61分,鼓励一下。暂时不要坐下。”

然后响起来我期待已久的声音,林依依,63分。

我站了起来,平静地接受同学们的掌声,每天这么努力也值了。

李俊香,69分。袁帅,71分。

掌声一片。

声音消逝之时,赵老师哈哈一笑,有点神经质地说:“虽然这次考试确实有点难度,但这个同学超过了我的预期,竟然考了84分,他就是——向飞扬。”

一个男同学站了起来,一头油亮亮没修饰过的头发,其貌不扬,穿着过时的衣裳,怯生生地望向讲台,仿佛替答到被发现的学生。

我哑然失笑,就是这样一个同学考了如此高的成绩,我心有不甘但不得不佩服。

我们五个这样站着,享受着别样的荣光。

当然我很平静,平静地日复一天的学习。

一个很短很短的短信打破了我的平静:星期六上午8:00操场西南角见。

我看到这条短信时正边吃饭边看小说,看到后,饭污了一地,鼻腔充满了米饭,非常辛酸。脸上露出不由自主的微笑,心中却暗骂给我带来惊喜的家伙。我知道给我写情书的男生终于出现了。抑制住情感,我优雅的拿出餐巾,擦去脸上的饭污,我可是淑女,怎可被一点小事所打扰。

快速地吃了饭,我来到校园幽静处,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悦,顾不上淑女的矜持,狂笑不止。

我等待着,火烧火燎,心中那份代表宁静充满着生机的绿洲早已被焚烧的灰黑斑驳。

很快迎来了期待已久的星期六,我早早的起了床,洗漱、梳头,再施淡妆,时间不到,就向操场进发。

怀着湍湍的心情,在秋风的吹拂下,我缓缓地走向操场。秋风凉爽,甚至有些小冷,我边走边看,注意前方。在周末的早晨,加上凉凉的秋风,谁会出来的那么早?当然,除了我们。我很快找到操场上向我挥手的人,他显得十分兴奋。

我以为你不会来呢?他搓搓手,露出大白牙。

我浅浅一笑。

我打算再等半个小时就走,幸亏你来了。他再次露出大白牙。

就多等半小时?看着他那大白牙,我的内心世界快崩溃了。我的约会对象竟是他,向飞扬。可怜我还精心打扮一番,我准备调戏他,报复他。

是的。他竟一本正经起来。

我愤怒了,我差点扭头就走。呼,平静,要调戏他。我又问到,我不漂亮吗?你就等那么少的时间。

不漂亮。

我想锤死他。

最多算清秀。他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

还最多算。我耐着性子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喜欢我?

他又炫他的白牙,准备开口说话。

特么的,我扭头就走。

就留他共秋风一起飘散,飘远吧。

我已经出离了愤怒,会不会聊天?会不会赞美?我确实不够漂亮,但不至于那么不堪吧。此后,我再也没看他写的信。想直接扔到垃圾桶,又怕有人看见,还是存起来一块烧了吧。

有几次碰见他时,我目视前方,余光看他由兴奋转为痛苦时,我暗自得意。

时间就如那飘飘洒洒的雪花,到天放大晴时,什么也不会剩下,不着痕迹,转眼离寒假只有两个星期。

夜晚,刚跑完步的我回到宿舍,就看见我的手机屏幕亮着,拿来一看有四条短信。

“2010年1月12日夜晚,躺在床上,想起你,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没有悲伤,没有心痛,就那么流着,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也不明白你想什么,我也不明白别的女生在想些什么。明明男生在调戏女生,女生高兴得很;明明男生讲的是那么蹩脚的笑话,女生花枝乱颤,笑得不行;明明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却不开心到极点,连我喜欢你的理由都不听。”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外貌,你的身材,还是你的其她什么,而是你的善良。真的。”

“我不知道怎样做你才会满意,怎样说你才不生气。好了,不说了。看在我给你写那么多信的份上,回条信息吧。呵呵。”

我仿佛看见向飞扬傻笑的样子,油亮的头发被风吹舞,破旧的衣服瑟瑟作响,还算新的布鞋锃亮如镜。我都没想到印象中向飞扬如此帅气。

我对他有些改观了。

然后他又邀请我去赏了几回秋,我发现我逐渐喜欢上了他。是不是很神奇?嘻嘻。

“你说,我是不是很帅?”他问。

“切,你怎么会那么想,有什么根据吗?”我可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怎么没有根据?”他又亮他的白牙。

“不要告诉我你是被自己帅醒的?”

“那可不,洗漱了以后我还不敢长时间照镜子,镜子都受不了我的帅气,片片碎。”

“厚脸皮。”我翻了下白眼。

他望着我,很深情,又有点色情。我故作娇滴滴的样子说:“干什么呢?”他忽然变得忸怩起来,小声地说:“能让我摸一摸你的胸部吗?”我挺了挺胸脯,潇洒道:“来吧!”他小心翼翼地伸着双手,露出狂喜的表情。他还没伸到我的胸部时,我用右手打掉他的双手,假怒道:“去你的。”

说着说着女鬼的眼睛突然红了起来,哽咽着说:“这就是我的故事,不能说太多了。”

然后陷入了久久的静默。

我心想这只是故事的前半段,但看女鬼的状态,故事讲不成了,算了,明天也上班呢。

pre_thread动物next_thread爬着进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5 18:57 , Processed in 0.06959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