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91|回复: 0

真人秀注定昙花一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1 14:56:56 | |
灿星CEO田明跟我聊了聊,《中国好声音》

播到第四季后,他如何破解审美疲劳
第四季《中国好声音》已播出过半,节目办到现在,我都没松过一口气。最近几年,我其实一直都活在焦虑和不安中。我经常不得不面对两个难题,一是《中国好声音》常办常新到底能持续多久,二是下一个好声音在哪里,而我也要随时探测我的节目会出现什么问题。
我之前下过一个论断,那就是《中国好声音》可以办上14季,依据是《美国偶像》办了14季。在我看来,中国的电视环境比美国的更好,我们的节目生命力理应更长。有了广电总局的管控,中国已然不再是个一年几十档歌唱节目无序竞争的环境,中国的市场比美国的大,还比美国的规范,如果《中国好声音》没有办下去,必定不是外部环境的问题,而是我们这帮人的问题,是灿星公司的问题。
现在我仍坚信我之前的判断,但前提是节目必须常办常新。如果说《美国偶像》的成功给了我什么启示,第一是内容,第二是内容,第三还是内容。只要把内容做到极致,且常办常新,观众是不会抛弃你的,如果内容做得不行,那谁也救不了你,这也是《中国好声音》能否持续热下去的法则。
《中国好声音》从第一季做到第四季,最大的新就在于人的新,每一个鲜活的人都会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而人对人是永远有兴趣的。这档真人秀节目最让人期待的是,今年又会有什么新的人出现,节目就是在塑造人、表达人和传播人。我们一直坚持表达中国人的故事、情感和梦想,以及中国人的生命自信和文化自强,这是节目的核心。如果没有这个价值和追求,我们只是做一档简单的娱乐真人秀节目,那么《中国好声音》一定不会长久。观看《中国好声音》每个学员的VCR,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比如一个伐木工一边在森林里工作,一边戴着耳机歌唱,这是他真实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带着他真实的情感。正是这种对中国人真实生存状态的表达,节目才引发了共鸣。
当下中国的电视综艺和真人秀节目大约有上百档,但很多节目只有娱乐而没有爱,看不到人心。诚然,真人秀节目如果没有娱乐,就没人爱看,但如果没有价值支撑,热热闹闹的东西也只会昙花一现。如何找到价值和娱乐的结合点,是个职业素养问题。
制作《中国好声音》时,我首要思考的是要找主流价值观和大众娱乐的结合点,然后找节目传播和商业价值的结合点;从价值策略上来看,则先偏重内容价值,有了内容价值后,再思索市场价值。我们总说,我们是带着使命感在做节目,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娱乐大众。
最初我在给广电总局写报告时,有两句话是我和《中国好声音》导演金磊在广电总局门口写下来的,“我们要让《中国好声音》变成一个振聋发聩的宣言书,变成一次正本清源的大行动”。之所以有这种使命感,是觉得中国的音乐节目实在太差、太没有专业标准了。那些宣扬一夜成名的音乐节目,价值观太偏离了,那是在误导年轻人,我们觉得自己有实力去颠覆和改变,做一次正本清源。
得到广电总局的批复后,当时公司的账面上并没有多少钱,以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情,我们决意殊死一搏,如果《中国好声音》做失败了,灿星可能也就不存在了。但在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开播前,对节目的前景,我实则胸有成竹。在2012年5月的公司动员大会上,我明确地向我的团队宣告,《中国好声音》一定能成功。
之所以有如此自信的预判,是觉得这档节目具备了成功的所有必然因素,无论从节目模式来看,还是导师阵容来看,它都是史无前例的,而我们的团队之前也曾成功制作过《中国达人秀》,拥有大型真人秀节目的制作经验,播出平台浙江卫视又是一线卫视,还有音乐节目的播出基础,而且加多宝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赞助商,不仅出了赞助费,还帮我们做了大量的地面推广工作。当时在我看来,节目的唯一悬念,是在多大程度上能自我超越,《中国好声音》能不能红过《中国达人秀》。我原本料想,如果我们奋力一搏,带着使命感做节目,市场总会给我们回报,然而,让人惊喜的是,这档节目不仅收视超过了《中国达人秀》,而且赚到的钱也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
《中国好声音》的持续成功,也赖于我们和浙江卫视签订的对赌协议,由此我们和播出平台不再是一种委托关系,而是一种共同投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合作关系。如果当初没签那个协议,我们还只是受委托来制作节目,那么灿星今天将毫无希望。当时做这档真人秀投入要过亿,如果单由浙江卫视来投资,其压力和风险都极大,而灿星也共同出资,对浙江卫视是种解压,我们有信心能拿到更高的广告收入,因此才敢定出这样的协议。从《中国好声音》之后,现在中国所有的制作公司都与播出平台达成投资分成、广告分成的模式,这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电视节目的市场化,精品力作由此不断涌现。
现在的综艺市场竞争很激烈,而中国的观众又是全世界最挑剔的,我们的节目要长久持续,不得不面对如何破除审美疲劳的问题。围绕着推新人的核心主旨,这一季的《中国好声音》定下了两大基调,一是年轻化,二是国际化。
年轻化包括学员年轻化,也包括导师年轻化。大家也许留意到了,周杰伦是历届《中国好声音》最年轻的导师,邓紫棋则是历届《中国好声音》最年轻的梦想导师。
早在第一季,我们就曾向周杰伦发起过邀约,由于顾虑和档期问题,一直到今年才成行,周杰伦的到来恰好契合了我们今年的战略。然而,年轻的人选并不总得到内部的一致认同,有的也会引发争议。在邀约梦想导师邓紫棋前,一些同事认为这位90后歌手太年轻了,音乐作品也不够多,音乐地位还不够高。不过在我看来,邓紫棋是90后年轻人的代表,她在90后人群中的音乐地位已经很高了,而且中国真正能在大的体育场开演唱会的歌手非常少了,邓紫棋可谓年轻一代里最有市场、最有票房的歌手,因此我最终同意拍板邀约邓紫棋。
这种年轻化不仅会提升节目的收视率,也会让观众结构产生变化,会带来很大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在互联网时代,年轻人更喜欢用新媒体,他们看到一个内容后会有二次传播,他们也会热烈地参与讨论。《中国好声音》的受众定位虽是全人群,但最核心最活跃的仍是年轻人,这批人有二次传播的价值和影响。推国际化战略则是考虑到新一代的华人在“走出去”,很多年轻学生在海外读书,他们可以感受世界各国各民族的文化,我们希望能把不同的文化和华语音乐融合起来。《中国好声音》的选秀现在已铺展到全球去了,今年不再是零星布点,而是形成了系统化组织,我们有北美赛区、南美赛区、澳洲赛区和欧洲赛区。
最近,中欧商学院的一位教授提出说要做一个关于《中国好声音》的商业案例,他问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我回答说:我希望我们不再做一季一季的内容制作,而要变成一个稳定的平台,因为做内容制作,你总会睡不着觉,而当你有了平台后,你就能高枕无忧了。如今灿星做的节目都是放在浙江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和央视播放,没有自己的平台,始终会有危机感。做了一档音乐节目、沉淀了一个制作公司后,我更希望建成中国最大的音乐内容公司、音乐内容平台。
这几年我的核心团队几乎没休过一天假,一档节目接一档节目持续做,我们甚至还投拍了《中国好声音》电影。这些节目和电影的市场效益并不总是很好,我也从中感觉到了内容制作的压力,不同团队的制作水准亦参差不齐,当中失败的尝试让我领悟到,在现有的市场情况下,不能再做中流的投入、得到中流的结果了,要做就必须做顶级节目。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强求他们加班,大家之所以如此高强度作业,就是想尽快做好整个音乐产业生态的布局,甚至尽早把平台搭建起来,等一切稳定后,大家才能喘口气。
以《中国好声音》为切入口,我们将会切进一个新的产业,至今我还没看到其他任何一档电视节目能带出一条产业链。灿星每做一档节目,必须要有延伸,否则这个没有平台的公司,将很难生存。除了《中国好声音》之外,我们还在做《中国好歌曲》、《蒙面歌王》,我们随后还会做《格莱美中国之星》,推选出能代表华语音乐走向世界的新手,明年我们也会做新的电子音乐节目。音乐是文化娱乐市场中最核心的因素,这个市场很大,随着音乐版权保护和音乐付费的规范,音乐市场的前景会更广阔。
对音乐产业生态,我也有自己的规划。第一,我们要做华语音乐新人的入口,会推新秀;第二,我们要做华语音乐的内容门户,要出唱片;第三,我们要做华语音乐最大的现场内容提供商,做音乐节、演唱会和群演;第四,我们要做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做原创音乐平台。这些都是我的梦想,不一定都能实现,但我有权利仰望星空。
当下我们最大的焦虑仍是内容,一个是节目的内容,一个是音乐的内容,后者尤是我们的短板。我们现在的阻碍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受限于自身对音乐内容的再创造力。现在都说灿星是一个好的音乐节目内容制作公司,但灿星还不是一个好的音乐内容唱片公司,我们虽然出了这么多《中国好声音》学员,但他们还没出过一个影响力大的金曲,这是灿星的不足,我们很清醒地知道这个不足。
然而,这事是急不来的,做内容并不是撞大运的事,它跟人才有关,跟创作有关。正如音乐人李宗盛说,好音乐是慢慢磨出来的,《山丘》这首歌他就磨练了一辈子。我们现在收购了当然音乐公司,也是想为音乐创作做更好的铺垫。当然音乐公司成立了10个工作室,我们把高晓松、包小柏、李泉等两岸三地的著名制作人都请了过来,大家糅合在一起,加上足够多的资金投入、资源投入和人才投入,我相信接下来的音乐产业将会有很大的改变。今年《中国好声音》结束之后,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出专辑,出作品,出影响,我们会争取在今年12月就推出一批专辑。
作为一个没有平台的公司,要在这个市场丛林里持续生存下去,一是注重价值表达,二是打通产业链供求渠道,三是不断创新。在户外真人秀流行的当下,我们也会抓住这个市场,我们将和央视合作推出《无限挑战》,6个主持人不断地尝试职业冒险,但这档节目会跟别人做得不一样,仍然会在娱乐之中找寻价值结合点,如果还是简单地撕名牌,就没意思了,我总还想表达点东西。
另外,在互联网大潮中,我们也会与互联网实现更紧密的对接,我们要掌握新媒体数据,要知道观众是谁,他们在哪里,我们要把观众变成用户。
目前我们还推出了一个好声音“秀立方”平台,这是个O2O选秀平台,是《中国好声音》的网络海选站,它分周赛、月赛和季赛,每个赛区都设置有长宽高各3米的玻璃盒子,人人都可以进入这个仿如《中国好声音》现场的虚拟现实舞台录制歌声,录好的画面将传上网进行PK晋级,唱得好的选手将去往《中国好声音》现场参加比赛,这是一条永不落幕的互联网造星之路,这种海选也变成了一种人人都可参与的日常娱乐方式。我们希望音乐爱好者都能进入“秀立方”玩音乐、欣赏音乐和进行投票,我们也能由此开发新的商业模式。
没有平台的公司缺乏安全感,无法掌握数据的公司,亦会有危机感,我们正试图摆脱这些束缚,以及努力告别那个只是简单依赖广告模式来盈利的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4-3 02:07 , Processed in 0.06431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