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06|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4 11:30:17 | |
我叫刘敏,是一名大三的学生。最近我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红斑。

今天早上我一觉醒来就发现了这个红斑,安静的烙在我的右手上。我使劲揉了揉眼,又手却发现依旧于事无补。

本来这倒也没什么,毕竟这红斑又不痛不痒,除了看起来有点刺眼根本别无他事。但是我却看它不顺眼的紧,我这个人有轻微的强迫症,看到身上长多余的东西就觉得恶心。

昨天上午整整四节课我都在与这个恶心的红斑作斗争,用力搓,用水洗,用皮炎平抹....可惜它依旧顽强的躺在我的手上,连颜色都不曾变过。看到这我微微沮丧,这时同桌林萌看见了,惊奇道:“咦,你咋也长了这么个东西。”我心中一凛,抬头望去,果不其然,她的胳膊上也长了个红斑,而且看起来比我要大得多,不知为何,我的心稍微安定了点,淡淡的说道;“可能宿舍里进虫子了吧,回去喷上点杀虫剂就好了。”

晚上回到宿舍,我跟林萌拿着一瓶杀虫剂使劲的往宿舍各个角落喷着,空气里洋溢着刺鼻的香味,就连走廊上也充斥着杀虫剂的味道。打完杀虫剂后我们宿舍四个女孩就商议去外面走走,正巧这时林萌的男朋友打电话约她去ktv唱歌,我们三个也就厚着脸皮一块跟着这大美人去了。

夜店里大家伙都玩的开心,林萌更是在一堆人的起哄下跟她的帅哥男友吻在了一起,然而就在他们接吻的那一刹那,我却发现一只肥肥的虫子在从林萌的胳膊上爬了过去,等我想要细看时,那只虫子却消失不见了,我死死地盯着林萌白嫩的胳膊,不知所措,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吗?

晚上回到宿舍,因为酒精的缘故大家都入梦很快,只有我却辗转反侧,怎么睡都睡不安稳。因为我听宿舍里其他的两个人说,她们身上并没有发现红斑,难道虫子还会厚此薄彼,咬了我跟林萌两个就满足了?应该是这样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终于也慢慢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我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胳膊上的红斑到底有没有消除,然而它却依旧顽固的烙在那里,甚至还肿出了一块。我拿手按了一下,瞬间一股疼就钻到了心里。

我匆匆起身穿上衣服准备去医院里检查一下,这时浴室里却传来了一声尖叫,是林萌的!我打开了浴室的门,呆住了:林萌的身上长满了红色的疙瘩,一个足足有鹌鹑蛋那么大,粉嫩的肉下似乎还有着活物,在不停的蠕动着,均匀的分布在她身体上下每一个角落,像是浑身长满了瘤子。

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林萌像是疯了般抱住了我,无助的哭泣着。而我的内心,此刻也是一片冰凉,一个丑陋的面容,从我脑海中一掠而过。这件事,难道会是他干得?

自己身上发生了意外,林萌肯定不可能去上课了。安抚了下宿舍其他的两个人并让她们帮我们签到后,我把宿舍的门锁了起来。现在整个宿舍里只剩下我跟林萌了。看着不住哭泣咒骂的林萌,我坐在她的床上,惊恐的问道:“萌萌,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乞丐?”下一刻,林萌的哭泣声停止了。

其实就在前天我跟林萌逛街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令人作呕的乞丐。那乞丐浑身邋邋遢遢,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更恶心的是他的脸上长满了脓包,一群肥硕的苍蝇围绕着肮脏的头发,嗡嗡个不停。看见我们两个经过时,那乞丐伸着一双手就向我们要钱。

林萌这种富家小姐向来是最厌恶乞丐的,更何况那乞丐的手还碰到了她的裙子。她一脚把那乞丐踹开后,看着自己裙子上的黑手印,气急败坏的说道:“王 八蛋,你干嘛不去死?”随后扬长而去,只留着那个乞丐在一滩脓血里苦苦呻 吟。

“对的,对的,一定是那个王八蛋,他想让我死!”林萌疯了似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手上传来的力道让我的脸都扭曲了,然而林萌脸,却更狰狞,那一个个疙瘩看起来又胀大了一圈,一只只虫子在皮肤下面蠢蠢欲动,薄薄的表皮几欲绽开。我赶忙的推开了她的手,慌张道:“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那个人看看他还在不在,让他过来救你。”说完,我立马朝屋外跑去。

然而等我顶着毒辣的太阳站在昨天遇见乞丐的地方时,却发现那个乞丐,不见了。我几乎逛遍了整个泉城广场,却依旧找不到那个肮脏的身影,最后只好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看着手上的那个肉瘤发呆,这里面,也是虫子吗?

是夜,林萌疼得死去活来,却仍是不肯去医院,任我们怎么说都没用。此刻她已经疼得有些神志不清了,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说去医院是没有用的,她得罪的是神仙,只有神仙才能救她。宿舍的那两个女生已经被她的模样吓蒙圈了,两人站在门前瑟瑟发抖。正在这时,林萌眼睑下的那个肉瘤忽的爆了开来,一只肥硕的虫子从里面露了出来,上面满是血丝。

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120,让急救车把林萌送去了医院,在路上顺便给林萌的局长父亲通了一通电话,让他先给医院打好招呼。

林萌被送进了急救室,她的身体在担架上止不住的抽搐着,一只虫子正试图往她的嘴里爬,被医生扔了下来。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林萌,活着的林萌。

急救室的红灯一直在闪烁着,我的心也一直在快速跳动着,像是被装了个电动马达,然而不过十几分钟,我就看见医生逃也似的跑了出来,大声惊呼着,跳跃着,像是小丑。

我透过急救室的玻璃往里看去,林萌已经死了,一个个红色的疙瘩此刻已经全部破开,成了虫子的巢穴,她的肚子鼓鼓的,几只虫子再从刀口往外爬,什么都没有了,她那原本完美的脸蛋,魔鬼般的身材,什么都没有了。

有的只是虫子。

我看着自己手上的肉疙瘩,干咳了两句,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家了。我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没有理会母亲的哭号,只是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我也会像是林萌那样吗?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我高烧了几天,半梦半醒间,我发现自己手上的那个肉疙瘩已经消失不见了,恍惚间我又想起了那天的画面:林萌走后,我又回到那个乞丐身边,不忍的丢下了100块钱。

pre_thread5个故事next_thread镜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4:29 , Processed in 0.06557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