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29|回复: 0

小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3 13:08:11 | |
“都死了!都死了!他们都死了!”小林蹲在最后一个座位,双手死命抓着头发。他满手是血,随着他疯狂地动作,血液洒落得到处都是——这是一辆死亡公交车。

两个小时以前,在某条乡间的公路上,一行四人,正嬉戏打闹着。

一轮皎月,正散发着银色光辉,路灯在这白洁的月光里,活像是一只只萤火虫。

为了向盛夏宣战,这两对情人相约来这边的河里游泳。当然,一路上,也碰见了其他志同道合的水友。

情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恨不得这个世界,都只有他们自己,是以,这四人不停往深处行进。终究被他们找到了安静的地方,离他们最近的人群也有十分钟的路程。

张月最先停下,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一袭黑发,如夜空倒挂,笑起来带着无比的清纯。

她说:“就是这里了吧,我走不动啦!”说罢,踩着凉鞋,跑到潜水处,任凉水没及膝盖,发出悦耳的笑声。

小海看着她不觉笑道:“你这个人,总是这么猴急。”

张月俏脸一红,狠狠白了他一眼,啐道:“死变态,就你最恶心。”

小海摊开手,耸耸肩道:“是嘛,事实证明,我并没有你急切。”

张月知道自己说不过,俯身直接捧起水,朝小海抛过来。

“啊,你死定了!”小海离她不远,顿时被泼了一脸,直接朝她追了过去。

小林笑看这两个活宝,轻轻拉着小紫的手,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秀恩爱吗?”

小紫掩嘴一笑:“如果你是在说自己的话,我很认同。”

“哈哈!”小林不觉大笑一声,带着小紫朝水边走去,道:“河风真的很凉快,咱们也下去吧。”

夜幕,给有情人提供了舞台,在这一片夜色中,尽情地秀着恩爱。

在水里泡了不久,张月就上岸了。

“喂,河岸上蚊子很多的哈,小心被咬死。”小海和张月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冤家了吧,一刻也容不得对方,却又刻刻在一起。

张月吐舌道:“我要你管我!”

她在水里真的是冷到不行了,河水的冰凉简直出乎意料。

没过多久,大家都陆续上来了。

小林坐在小海身边,道:“海子,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什么不对?”

“我的意思是,这个水,似乎太冷了点。”

小海哈哈一笑:“我们农村的水都这么冷。”

小林摇摇头,继续道:“你记得去年这里陆续死了很多人吗?”

小海的笑意僵在脸上,干干地道:“咳咳,小林,你别故意来吓我,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怕。”

小林吸了一口气,道:“我也是被热疯了才会跑来这里,刚才我感觉水里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摸我……”

“大概是水草吧!”小海可不敢继续听下去了,四下一片漆黑,他心里也觉得毛毛的。那感觉,像是黑暗里,突然多了很多双看不见的眼睛般。

小林也强自一笑:“我也是这样想的,听说后来作了几天法事来压制那些东西,所以应该没什么事了。”

小海只感觉一股冰冷的酥麻感从脊背一直凉道后脑勺,没有接话。

四人再也没有下过水,只是坐在岸边,男生抽烟,女生唱歌。因为知道不远处还有其他人在,两人的情绪倒是渐渐缓和了。

没过多久,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四人赶紧穿好衣服赶过去。

有人死了——是一个壮年男子。

小紫是护士,倒是不算害怕,张月直接不敢靠过来,拉着小海在傍边哭泣。

有一个专业人士在不停急救,但那个人,却没有醒过来。

他的朋友们已经泣不成声:“啊!刚哥,你…怎么…呜呜呜!”

据旁边的人说,这个叫刚哥的人,是比较擅长游泳的,他们上岸很久才发现他没上来,这才捞起来一具尸体,竟然淹死在这条河里,这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

因为这条河最深的地方,也就盖过人头,他们实在想不到,这样怎么会淹死刚哥这种会水的人。

小林的心凉了一大截,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关键词,腿上有很深的淤青。

大家都说可能是被水草缠住,但只有刚才在水中被那种冰冷东西碰到过的他才能看出那些淤青,更像是——人的手掌!

他越看越害怕,但又不敢声张,只悄悄拉着小紫,远离这片水区。

河水哗哗作响,仿佛有什么东西躲在黑暗里,讥笑着脆弱的人们。小林看着这片漆黑的水,他的那颗心,也如这夜般冰凉。他似乎能看到水中的那个影子,它飘动着,将无辜的人拖入水中长眠。

张月在小海的陪伴下,到河边清洗她那张被泪水打湿的脸。

她刚刚蹲下,就仿佛听见什么声音,在说——过来点,过来点。

她只脑袋突然有点昏昏地,蹲在地上,捧起水,按在脸上。那样子不像是洗脸,更像是把脸放在那一捧水中。

“张月!”小海突然大喊了一声。

张月这才如梦初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一直蹲在这里。”

“我……我……啊!”

张月半天说不清自己刚才怎么,却突然发现河里,有一张惨白的人脸!

幸亏她没有去看刚哥的尸体,不然她会发现,这张脸,正是刚哥的那一张!

“怎么了?怎么了?”小海赶紧将她扶起来。

张月泪如泉涌,指着水里道:“我看见了!那里,那里!”

小海朝水里看去,那里漆黑一片,月光似乎抛弃了水面。想起之前小林的话,他的心蓦然一沉,赶紧拉着张月离开水边。

四人才站了一分多钟,那些人便将刚哥抬了起来,说是开车送往医院。

只有小林和小海知道,这个叫刚哥的人,已经彻底死掉了。他的这种死法,叫替死,是不可能救活的了。

四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乡间的小路上,他们两两拉着,互相安慰。

正在这时,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按常理来说,这个时间,末班车早已驶过,但身心疲惫的四人并没有在意这种细节,看也没看,上了车。

上去之后,几人才发现,车内很空旷,只在最后坐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

“我去投币吧,啊!”小海刚掏出钱包,却惨叫着后退至车门上。他惊恐地指着前方,大喊道:“那…那…没有人!”

“啊!”

剩下三人的尖叫合在了一起。

是的,这辆公交车上,没有司机,但令人胆寒的是,那方向盘,在自动转向。仿佛,有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在操控它!

四人不约而同地朝后看去,只见,那黑衣服的,依旧坐在那里,像没有看见他们一样。他们这才看清楚他的脸,上面沾满了水——是刚才死在水里的那个人!

张月的惨叫声令人心碎,她认出了这张脸,是水里的,是水里的那张!

“快跑!”

小林大喊一声,准备去打开窗户,却发现窗户根本推不开。

小海冲到了司机的位置,伸手准备按开门键。

“啪!”

那是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是小海的整只手臂,它断作几节,血液飞溅。

在血液的打染下,公交车的座位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血液顺着往下流动。

伴着小海撕心裂肺的惨叫,车里的灯熄灭了,整个空间一片漆黑。

“小海!小海!”张月哭喊着往前方摸索。

小林拉着小紫,于黑暗中朝着后门方向快步走去。没记错的话,后面有急救窗。

还没走几步,灯一下子亮了。

小林惊恐地发现,整个公交车上,站满了鬼——他们穿着黑色寿衣,全身都是湿的,脸色惨白,突出来的白色眼珠,正逼视着车内的几个活人。

pre_thread黑夜next_thread养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21:33 , Processed in 0.06439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