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90|回复: 0

胎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6 17:53:44 | |
听说人身上的胎记是孟婆做出的标记,尤其是那种面积很大的胎记,代表这些人是性情刚烈、充满正义感的人,孟婆会根据胎记的大小和形状给鬼魂们喝不同的投胎汤。

廖钟听说这个传闻后立刻跑去纹身店,让一个手艺非常好的纹身师傅在他背上纹了可以以假乱真的胎记。

不久,廖钟出意外死了。它来到了阴间,被阴差带着去奈何桥投胎,于是它装作不经意地把背上的胎记给阴差看,想看看它能不能认出这个是假胎记。

阴差看了看,脸色微变。

“怎么了?”廖钟心头一惊。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个胎记的形状长得很特别,我从来没见过。”阴差说道。

廖钟松了一口气,幸亏它没有认出来。这胎记形状特别是因为它为了讨好孟婆,让特意让纹身师傅给自己纹了一个心形的。

这时,阴差已经把它送到奈何桥上。廖钟排着队,很快就来到孟婆身边。

廖钟静了静心神,很自然地说道:“孟婆,我身上有纹身。”说罢,就背过身体掀起了衣服。

可它等了好几秒,都不见孟婆说话。它奇怪地转回头来,看见孟婆眼中泛着泪珠、神情悲戚。

“这、这是怎么了?”廖钟疑惑地问。

廖钟身后一个鬼热心地解释道:“你有所不知,孟婆以前的爱人死后,孟婆为了能认出它来,便特意在它身上留下了心形的胎记。看来,你就是那个人转世投胎啊……”

廖钟吃了一惊,随即欣喜起来:如果孟婆把自己错认了,岂不是会给自己一碗顶尖的投胎汤?

想到这儿,廖钟安慰孟婆道:“别哭了,你这不是等到我了吗?下一世,我依然会来这桥上喝你的汤。”

谁知孟婆突然盯住了廖钟,几秒后,才缓缓地说道:“下一世?我等了你上千年,并不只是为了和你见这一面。”

廖钟顿住了:“你的意思是……”

孟婆忽然用力推了廖钟一把,把它推下了桥,掉在忘川河里的一艘小船上。

孟婆擦干眼泪,对下面的廖钟说道:“我的愿望是我送汤、你划船,我们两两相望,再也不分离啊!”

作弊

“林文,你真的要用这个方法吗?”

“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可不想考砸,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考试非常重要。”

“可是……”

“行了,别说了。今晚我就去,你不用担心了。”

林文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张生的话。他是一个懒人,不喜欢学习。马上要考试了,他却什么都不会。最近林文听说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拜托鬼帮忙。

午夜十二点,林文按照那个办法,先是烧了一大堆纸钱,之后站起来围着坟墓转了三圈,最后用刀割破手指将血滴在墓碑上。

滴过血的地方冒出几缕青烟,然后从坟墓中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来。

“是你召唤我?”沙哑的声音从坟墓中传来。

林文吓得后退了几步,颤颤巍巍地说着:“是,纸钱已经烧给你了,你、你是不是可以帮帮我?”

从坟墓中传来一阵笑声,那鬼继续开口道:“可以,你要我帮什么忙?”

这会儿林文心里只想着要考高分,便说道:“我要你把书里的所有东西都装到我脑子里!”

“好。”

坟墓里没了动静,林文也十分开心地回了寝室,等待着考试和高分的到来。

考试那一天的早上,张生朝床上躺着的林文喊道:“林文,该醒了,马上考试了。”

可是林文没有动,整个身体埋在被子里。见林文没有反应,张生便走过去掀开了林文的被子,然后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儿晕了过去。

床上的林文四肢扭曲,脑浆混合着鲜血一起流了出来——他的脑袋被一大堆纸团涨裂了,旁边还扔着被撕得只剩下封皮的书……

好吃鬼

晚上,四个刚去世不久的鬼在一块坟地旁谈论自己的死亡经历。

一个年纪大一点儿的鬼首先说道:“我是媳妇儿跟别人跑了,然后在去找他们麻烦的时候出车祸死了。”说完,它还摸了摸自己那被车撞得变形的身子。

“我生前是一名工人,一次干活时安全绳出了问题,就从20楼掉下来摔死了。”它指了指自己摔成扁平的脑袋。

“你们都不算惨,我才可怜呢——我上班时掉进机器里,脑袋直接被切了下来。”第三个鬼说着将自己的脑袋拿下来举给它们看。

三个鬼略带同情地互相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剩下的那个鬼没说话,只是看着它们,三个鬼有些奇怪,便问道:“你也是新来的吧,介绍一下自己呗。”

“我是个好吃鬼,死的原因也是因为吃。详细的就不说了,丢脸。”

这三个鬼叹了口气,安慰了它几句。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声音,第一个鬼的眼睛亮了起来,说:“我闻到人味了,咱们运气不错,刚来就有吃的!”

另外两个鬼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四个鬼一起飘到那人的面前,那人不出意外地吓晕了过去。

它们看着这美味的食物,兴奋地商量该怎么分。好吃鬼说它不饿,把这人让给它们三个吃,算是交个朋友。三个鬼也乐得可以多吃,就没有拒绝,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吃完后,拿三个鬼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地摸了摸鼓鼓的肚子。好吃鬼看着它们,笑着问道:“吃饱了吗?”它们点了点头。

突然,第一个鬼皱起眉头,捂着肚子说:“哎哟,我肚子好疼啊,怎么回事?”另外两个鬼正准备问它怎么了,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也好疼,便捂着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滚。

它的笑意更深了,三个鬼望着它,问:“你、你做了什么?”

“哈哈,我没做什么啊。我只是给那人下了药,好让你们吃了他之后没有反抗能力啊。怎么样,最后的晚餐好吃吧?你们就乖乖地当我的食物吧!”

它们惊讶地问道:“你也是鬼,怎么能吃我们?”

好吃鬼大笑道:“之前我就说了啊,我是好吃鬼,喜好吃鬼啊!”

pre_thread水鬼next_thread采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9:20 , Processed in 0.06261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