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93812|回复: 0

柳枝打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1 13:10:37 | |
马文君,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既不善良,也不邪恶。不过,他的妻子却不是善善之辈,常常用一些恶毒的语言,咒骂邻居,还无缘无故把邻居家的鸡鸭,用棍棒打死。马文君也常常奉劝妻子,远亲不如近邻,一定要好好跟邻居相处。可是,他的妻子就是不改。长此以往,马文君也拿她没办法,只得听之任之。

一年前的夏天,马文君的妻子去池塘里洗衣服,一不小心,脚一滑,掉进池塘里淹死了。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马文君看着妻子的尸体,哭得昏天暗地,不省人事。好心的邻居见状,无不伤感叹息。

自从妻子死后,马文君家的怪事也就发生了。一晚,马文君在院子里乘凉,不知怎么的,浑浑噩噩就睡了去。鸡鸣声把他惊醒时,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正躺在妻子的坟头上。马文君心中一惊,猛地从妻子的坟头上跳起来,一溜烟似的跑回家里,把门窗全都关上。回到家中,马文君就病了,一病就是四十天,汤水不进,茶饭不思,可把他折磨得够呛。

还有一次,马文君从地里干活回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静养精神,半睡半醒之间,只见妻子还像生前那样,打开门,一脸怒气,走了进来,站在他身前,骂道:“你这个懒鬼,家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叫你懒惰,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抬起手,一把揪住马文君的耳朵。

马文君疼得撕心裂肺,猛地从床上跳起来,道:“干什么,疼死我了……干什么,疼死我了……”

马文君放眼一扫视,屋子里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儿,待马文君镇静下来,只觉得耳朵疼得厉害。他用手摸了摸,疼得更加厉害了。他找来一面镜子,一看,吓了个冷战,只见耳朵上印着两个青紫的指印。

马文君知道是亡故妻子干的好事,自言自语:“老婆呀,我知道你放心不下这个家。但是,人鬼殊途,各有各的道,阴阳不能乱,你还是赶快去投胎吧!”

话音一落,只见一股阴风从墙角刮起,在屋子里打了几个转,消失在房梁上。马文君以为妻子的鬼魂走了,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晚上,马文君洗了脚,喝了两口小酒,上床就睡了。迷迷糊糊之中,马文君感觉有点不对劲,慢慢睁开眼睛,穿过窗户的月光照进来,如水一般清凉。夜太安静了,静得让人害怕,静得让人脊背发凉。

马文君觉得背后有人,翻了翻身,顺手摸去。他狂叫了起来,那是一个纸人,惨白的脸,鲜红的唇,黑得发亮的头发,这一切都是用毛笔画上去的。

在微亮的月光下,那个纸人静静地躺在床上,闪着冷光,盖着被子,露出一颗令人胆战心惊的头。马文君吓得面如死灰,竟然忘了逃跑。床上的纸人慢慢坐起来,掀开被子,爬到马文君的面前,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作出一个挖眼的动作。

“喔喔”一阵鸡叫声响起,恐怖的纸人忽然化成一阵阴风,飞散而去。许久,马文君回过神来,就像丢了魂魄一样,僵直的走出屋子,来到邻居家门前,坐在地上发呆发傻。

邻居打开门,看见马文君坐在自家门前,当场吓了一跳,道:“马文君,你怎么了?”

马文君翻着白眼,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家里有鬼!”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好心的邻居对马文君说道:“你家闹鬼,定然是你妻子的鬼魂,心中有气,不肯转世投胎。”

马文君点头说道:“我想也是!”

后来,有个机灵的乡亲出了主意:“马文君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最好请个高人来做一场法事!我知道一个道士,法术很高,常常帮乡亲们看风水,镇鬼怪!我帮你联系一下,明日让他来你家,给你妻子做一场法事,超度她的亡魂!”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那个法术高强的道士还没到,乡亲们就已经把马家的小院围得水泄不通了。乡亲们都想看看,道士是怎么收拾鬼魂的。太阳爬上山头,暖洋洋的照着大地。在乡亲们的渴盼之下,那个法术高强的道士终于来了。

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这个道士都很普通,普通得不好形容。如果不是他穿着那件黄色的道袍,谁也不会猜到,他会是一个法术高强的道士。

乡亲们以为道士要摆台开法,没想到,那个道士只是叠指比划,在马文君家的房前屋后转了一圈后,转身对马文君说道:“你把你妻子生前的衣物找来一件。”

马文君跑进屋子,拿来一件绿色的上衣,交给道士:“这就是我妻子生前的衣物。”

道士接过绿色的衣物,看了看,又把衣服递给马文君,道:“你到村西头,折一枝老杨柳。记住,杨柳枝要用这件绿色的衣物包裹住,要严丝合缝,回来的路上,千万不要给任何人、任何鸡狗之类的看到。”

马文君依照道士的吩咐,把杨柳枝折来。道士把绿色的衣服放在身前,杨柳枝却藏在身后,点燃三支香,口中振振有词,像是在咒骂一般,念了一会儿。只见一阵阴风平地吹起,在院子里打着转。道士赶紧抓起衣服,向阴风劈头盖去。忽然,那阵阴风就像一只老母鸡,被包裹在衣服里,乱窜乱撞。道士赶紧用一根红线,把衣服扎住,道:“看你往哪里跑!”

乡亲们摒住呼吸,一个个伸着长长的脖子,看得目瞪口呆。

道士拿起身后的柳枝,挥舞着,用力朝那件绿色的衣服打去,道:“阴阳各有道,你乱阴阳,我就把你打小,打成侏儒鬼。”

一柳枝打下去,那衣服里面的东西就缩小一寸。道士抽了数十下,衣服里面的东西,小到几乎看不出来了。最后,道士把衣服点燃,焚烧了,道:“你妻子的鬼魂已经被我打怕了,以后,再也不会来骚扰你了!”

pre_thread镜鬼next_thread聚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3:05 , Processed in 0.06268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