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25|回复: 0

养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5 13:26:51 | |
“成才,去把昨天才抓住的那只小鬼带过来,为师给他练了几道符,贴到它身上,它就能为我们所用了。”

李文道坐在太师椅上,对着自己的徒弟成才说道。成才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时间已经是晚上,月亮被乌云遮住,此时正是阳间阴气最重的时候。

过了半天,也不见成才带着小鬼进来,李文道心里觉得奇怪,于是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准备出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李文道刚走到门口,突然,一双青色的阴森恐怖的手就伸了进来, 他被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去,可是那双手来的太突然,李文道的胳膊还是被那双手的指甲划伤了。

李文道赶紧封住自己的几个穴道,不让尸气攻入自己的心脏,又赶紧拿出一个药丸服了下去,做好这些,他才抬头朝门口看过去,一直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鬼王正站在门口,冷冷看着他,嘴里不时突出一股白气。

李文道心里大骂,如果自己刚才没反应过来的话,就不仅仅是被它的指甲伤到了,他就已经躺在这里了。

李文道是一个养鬼人,平时捉一些小鬼,驯服之后为自己所用,因为鬼的特殊性,所以经常有人出钱找李文道用鬼杀人,这样不仅可以除掉对方,还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鬼身上。但是他平时捉的都是一些小鬼,凭他的道行,根本不可能收伏现在现在他面前的鬼王。所以这只鬼王肯定是别人派过来杀他的,李文道只能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他的竞争对手,刘青山。

李文道没想到刘青山已经能够收伏这么厉害的鬼王,心里一阵恐慌,可是他不能输了气势,他知道刘青山肯定就在不远处,因为想要驱使自己收伏的鬼,一定不能离得太远。

“刘青山,你个王八犊子,竟然敢偷袭我,你以为你带个鬼王来老子就怕你了么?有本事出来,我跟你一对一单挑!”李文道大声说道。

然而过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那只鬼王也只是在门口冷冷看着李文道,没有什么动作。李文道后悔让成才去带那只小鬼了,早知道他就让成才把所有鬼都带过来了,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也不知道成才跑哪去了,该不会是已经被鬼王给杀了吧?李文道心里暗惊,他可只有这一个徒弟,五年前李文道看到成才一个人孤苦伶仃,于是就把他收做了徒弟,五年下来,对成才也产生了师徒之情。

就在这时,那只鬼王突然动了,李文道看着鬼王朝自己扑了过来,身子一闪,就到了太师椅后边,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朝着那只鬼王扔了过去。

鬼王一巴掌把小瓶拍碎了,一阵白雾从小瓶里冒出来,三只长着绿色的角的小鬼把鬼王缠住了。鬼王一时间脱不了身,李文道趁机摸出三张雷符,一只手结印,三张符立马飞了起来,贴到了鬼王身上。只听见李文道喊了一声“爆!”,三张符就炸了,黑色的烟雾遮住了鬼王,看不清它现在的情况。

李文道一阵心疼,虽然雷符的威力很大,但这意味着缠住鬼王的那三只小鬼也会被炸死,那可是他费了很大功夫才练出的三个小鬼。

李文道对自己的雷符信心很大,足足三张,已经能把鬼王炸的魂飞魄散了。烟雾还没散去,他走过去,想要看看鬼王的具体情况。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鬼王的实力,他刚走到烟雾旁,鬼王那只青色的手就伸了出来,幸亏李文道眼疾手快,一下子把那只手格挡开,吓得他迅速向后退去。

李文道见自己的雷符也对付不了这只鬼王,一咬牙,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迅速跑到一面墙跟前,用手在墙上敲了三下,屋顶上立马落下来一个金色的镜子,李文道把镜子拿到手里,对准鬼王,按了一下镜子上的机关,一道金光就射向了鬼王。

这次鬼王是真的受了伤,一股烧焦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鬼王已经奄奄一息。在背后操控的人知道敌不过,立马让鬼王撤了回去,李文道追上去,鬼王已经翻过墙去,不见了踪影。

李文道用的金色的镜子,是他家的祖传宝,名叫金光镜,是李文道家一个老祖宗费了很多珍贵材料做出来的,只能用三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威力巨大,即使是鬼王也不能正面抵抗金光镜的威力。在这面镜子传到李文道手上时,已经被用过一次,这次他又用了一次,所以还剩最后一次使用机会,所以李文道才那么心疼。

这时,成才才着急的跑过来,见李文道没出大事,才松了一口气,对李文道解释说:

“师傅,刚才徒弟去带新抓的小鬼,没想到看见了刘青山带着一直鬼王进来,我想进来提醒您,没成想被他给绑了起来,这会才挣脱,就赶紧跑过来了,师傅你没事吧?”

李文道摇摇头,听了自己徒弟的话他很感动,这个徒弟没白收。他又坐回了太师椅上,一脸无奈的说:

“成才啊,这个刘青山真是看我越来越不顺眼了啊,没想到竟然让他驯服了一只鬼王,为师刚才被鬼王的尸气伤到,本来我以为没大事,但是现在看来,我已经活不了几天了。刘青山那个狗杂碎带来的竟然是一只千年鬼王,以我的能力,还抵抗不了这个级别的尸气啊。”

成才听完脸色就变了,一把抓住自己师傅的胳膊。李文道笑着看了看成才,眼里满是感动。紧接着他脸色变得阴狠,接着说:

“哼,既然刘青山这么想除掉我,那我也不能让他好过,既然我已经没几天可活了,所以我明天就决定去找刘青山报仇,我即使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师傅……”成才刚想说什么,就被李文道打断。

“成才,我知道你是好心,为师这么多年也没白教你,该教你的我都教了,我这一辈子帮人办事,不知道做了多少孽,希望传到你这一代,能有所改变吧。记住,万万不能断了传承。”

成才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他神情激动,已经说不出话来。

李文道安排好后事,就让成才去睡觉了,他一个人去准备明天先刘青山报仇的东西,这次,他一定会让刘青山后悔的。

第二天一大早,李文道就孤身一人下了山,来到了刘青山住的地方,不过他没注意到的是,成才在他刚下山,就悄悄跟了上去。

李文道并没有着急动手,他找了一个地方藏起来,一直等到天黑,这才潜入刘青山的家。

李文道悄悄靠近刘青山的卧室,透过窗户,他看到刘青山的妻子正再给刘青山喂药,李文道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刘青山驱使千年鬼王的后果。观察了半天,李文道发现原来刘青山是说不出话来了。

下定了决心,李文道走到了院子的正中央,昨天刘青山差点害死他,他自然不会对刘青山手软,但他不是刘青山这样阴险狡诈之人,所以他想光明正大的和刘青山一决胜负。

“刘青山,你昨天偷袭我不成,今天我李文道来找你报仇了!”李文道运气大喊。

刚要睡下的刘青山听到李文道的这一声大喊,赶紧穿好衣服,拿好东西,跑到了院子里。

李文道见刘青山出来,二话没说就放出了自己最厉害的五只恶鬼,这五只恶鬼帮李文道解决了大部分阻碍他的人,李文道就是靠着这五只恶鬼打出名声的,所以道上的人都叫他一声“五鬼恶人”,现在李文道一下子就放出了这五只恶鬼,看来他真的是要和刘青山决一死战了。

李文道操纵着五只恶鬼朝刘青山扑过去,刘青山说不了话,不过他不可能任由李文道让五只恶鬼把自己撕碎,于是他掏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朝前边一扔,一个白衣服长头发的女鬼就飞了出来,刘青山双手结印,女鬼的头发迅速变长,把五只恶鬼缠到了一块。

李文道见状,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瓶盖,把里边的水撒到了女鬼的头发上,女鬼的头发立马就烧了起来,不一会,女鬼就变成了一个秃子,怨恨的看着李文道。

李文道哈哈大笑,说:

“刘青山,这种货色还不足以拦住我,赶紧把昨天的鬼王叫出来吧,不然,你今天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刘青山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他得了一种怪病,喝下药以后就说不出话来了。

李文道见刘青山没有动作,所以操纵五只恶鬼朝刘青山逼近,他要逼刘青山把鬼王叫出来。但是刘青山依旧没有把鬼王叫出来的意思,而是又从怀里拿出了三个瓶子,挨个打开,三股不同的臭味飘了出来,没一会,十几只鬼闻着臭味飞了过来。刘青山三个瓶子里装着的,名为鬼香,可以暂时改变周围鬼的生物电,将他们为刘青山所用。

李文道大叫一声:

“好!没想到你竟然还有鬼香这么好的东西,那今天就看看是你的鬼香厉害还是我的五只恶鬼厉害!”

说着,五只恶鬼就和那十几只鬼纠缠在了一起。五只恶鬼明显占了优势,它们用自己的鬼爪撕开对方的保护,五只恶鬼不知联手杀了多少鬼,李文道就是靠这五只恶鬼来抓新的小鬼来养的。

这时李文道对着那十几只鬼扔去了一个罐子,五只恶鬼连忙后退,那罐子飞到刘青山召开的十几只鬼中间,突然爆发出一阵鬼气,将那十几只鬼全部包围,没一会,那十几只鬼就奄奄一息了。那个罐子是李文道昨天晚上用新抓的小鬼做的,光是一只小鬼还不足以让十几只鬼奄奄一息,李文道在里边加了雷符的衍生产品,这才有了这么大的威力。

刘青山见自己的十几只鬼都被干掉了,心里着急。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挡在刘青山跟前,李文道一看,正是昨天晚上偷袭他的那只鬼王。

“哼,刘青山,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收伏这只鬼王的,但是即使有这只鬼王在,我也让你给我当垫背的!”

李文道说完,就带着五只恶鬼冲了上去。鬼王动了起来,和五只恶鬼游斗起来。五只恶鬼虽然厉害,但是在鬼王面前还是逊色一筹,鬼王身上散发的气势就已经让他们有了退缩的意思,只是因为李文道道符的控制,他们必须和鬼王战斗。

五只恶鬼逐渐落入下风,其中一只被鬼王直接撕烂,剩的四只也好不到哪里去,没一会已经变成了缺胳膊少腿的残鬼了。

李文道眼看自己的五只恶鬼被打成这样,心里一阵发紧,他现在能和这只鬼王有一拼的只有金光镜的最后一次攻击了。但是他还不想用,他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还需要防备着。

就在这时,那只鬼王突然转身,不再理会剩下的四只恶鬼,而是朝着刘青山跑过去,对着刘青山的的胸膛就把指甲插了进去。

李文道被这一幕弄蒙了,这只鬼王难道不是刘青山的么,怎么会突然攻击他?刘青山倒在了地上,胸前迅速流出了黑色的血,刘青山的妻子这时跑了出来,扶住刘青山,对着李文道喊:

“这只鬼王不是他收的,你搞错了!他得了一种怪病,所以不能说话。”

李文道站在原地,不是刘青山,那是谁?当世能和他有一比的养鬼人只有刘青山一个,李文道想不出还有谁。

鬼王可容不得李文道思考,它迅速从刘青山那里过来,伸出手就要掐李文道的脖子,李文道反映迅速,身子一仰,躲了过去,然后李文道从怀里拿出金光镜,对准鬼王,这时,鬼王停下了动作,显然是背后的人顾忌金光镜的威力。

“出来吧,明人不做暗事,躲在后边算什么样子!”李文道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

突然,从院子的一颗大树后边走出来一个人,李文道看着那个人从暗处走过来,眼睛一点点瞪大了。

“成才,是你!”

成才站到了院子中央,目光冷冷的看着李文道。李文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成才要这样算计他。李文道还没开口,成才说话了。

“师傅,是不是没想到,是不是感到很意外,竟然是你的徒弟,我,成才,要致你于死地。”成才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五年前,我父母被仇家暗算,当时我才十六岁,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我躲在床底下,眼睁睁看着五只恶鬼把我父母撕烂,你能理解我那种心情么?我吓得不敢出声,生怕那五只恶鬼也把我给撕烂了,我忍着,一直到没了动静,我才从床下爬出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报仇,那时候我遇上了你,你收留我,我很感激你,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报答你,但是在一个晚上,我看到你放出了这五只恶鬼,我的心都在颤抖啊,你能明白恩人一下子变成仇人的感觉么?也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开始谋划如何杀了你,和另外一个养鬼人,刘青山,留你们在世上只会带来更多的灾难,所以我努力学会了你全部的本事,一个月前我进了山里,意外遇到了这只鬼王,我当时自知敌不过他,可是后来我发现它受了重伤,靠着运气我把它给收了。我的计划也就定了下来。从一个月前我就开始偷偷在刘青山的食物里下药,为的就是让他今天晚上说不出话来。看着你们两个斗来斗去,我很开心,发自灵魂的高兴啊,我终于能报仇了!”

成才说完,冷冷的看着李文道,李文道深吸了一口气,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自己的徒弟竟然想要杀自己,这就是命啊。

“李文道,受死吧!”

说着,成才就操纵着鬼王扑向了李文道,李文道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

“成才,你错了!你错的太离谱了啊!”

说完,李文道就发动了金光镜的最后一次攻击,一道金光射在鬼王身上,鬼王连连后退,气息一下子虚弱了跟多,不过并没有昨天晚上那样狼狈不堪。

成才听到李文道说自己错了,他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难道为自己的父母报仇有错么?他让鬼王停下来,要问个究竟,可是他惊讶的发现鬼王并没有听他的命令,而是继续伸手朝着李文道的脖子抓了过去,一下子就扭断了李文道的脖子。

成才连结了几个印,鬼王都没有产生任何反应,而是在扭断李文道的脖子以后,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

成才被鬼王看的心惊了,原来鬼王一直都没有被他控制,难道李文道说自己错了,就是这个?

这时鬼王开口说话了:

“哼。愚蠢的人,你以为当初我真的重伤么?即使是重伤,凭你这弱小的人类也休想收伏我,我假装被你收伏,不过是为了把你们这些养鬼人赶尽杀绝罢了。我手下的鬼一个一个被你们抓去,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不管么?”

成才一下子就明白了,看来他还是失算了,原来最后的赢家,竟然是这只鬼王。

鬼王没跟成才废话,一下子窜到成才跟前,掐住成才的脖子,问他:

“你死前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呸,我父母的仇已经报了,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你杀了我吧,但愿我变成鬼以后不会到你的手下。”

鬼王哼了一声,就扭断了成才的脖子。它朝刘青山的妻子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了。

刘青山已经断了气,他的妻子趴在他身上痛哭。

至此,养鬼人这个职业从此落寞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怨,人与鬼之间的恩怨,也都随着院子里的三具死尸在时光的长河里消逝了。

pre_thread狐狸next_thread一支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9:17 , Processed in 0.06423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