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52|回复: 0

老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 14:17:18 | |
自从十五岁跟着爸妈搬离老家,一晃也二十几年没回去过了,记得家里的老宅子没有卖掉,只是这么久没回去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房子久了没人住估计早就破败了吧,爹妈现在老了,时不时也会提起家里的老宅要不要拆掉盖新房,他们想回去养老,所以,我决定先回去看看情况,但是不管怎样,老屋是肯定会拆掉打点好一切,我踏上了回乡的旅途,通往老家的路已经变得十分陌生了,以前老旧的村子现在也被高楼大厦取代,可是毕竟老家太偏僻,旅途一过大半儿时的记忆就越来越清晰,路边的杂草,高高的柳树,还有潺潺的溪水,没错就是这个地方到了老家,村口的人我已经认不出了,也许这么些年村子里还是会添丁加户的吧。

当然,村子里的人们也都不记得我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所期待,那就是我儿时的玩伴们,不知道大家还都在不在村子里,路过村长家的时候,我站住了脚步,虽然一路都被记不起名字的老人盯着看会有些不自在,可是我很期待见到村长的那一刻他是否会认出我!村子里居然还是那么落后,和我走的那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进到矮矮的土砖房里,光线暗得很,常年烧柴的味道非常浓重,想来村长也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了,再往里走,果不其然,他老人家正坐在炕上看电视,冷不丁见到我这么一个高大的男人进来,他还真是吓了一跳他眯着眼问道:你找谁?

我笑了笑,说道:村长爷爷,我是小栓子啊,我爹是老烟袋,我回来看你了!村长一时没回过神来,忽然眼睛一亮,抓着我的手不放,他高兴地说,回来好回来好,咱村出去的人能回来可不容易啊寒暄了半天,我把要回来重盖房子的事情和村长说了,老村长若有所思的说道:娃子,实话和你说,你们走了几年之后,村子里有要结婚的孩子,没自己的房子,我看你们一直没有消息,就让他们住了你们家,不过现在里面也空了,都走了,都走了,你回家看看吧,反正是要拆掉盖新房,你们也不会介意的是吧?我心想,反正在外面住久了老屋的条件早已不能满足我们,没抱怨我便回了家,来到院前,感觉院门像是被换过,以前的木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扇大铁门,门栋也被简单的翻新过,只有老屋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说这是老屋真不是虚的,屋里的墙上已经没了墙皮,地上的墙角也长满了黑绿色的苔藓野草,蜘蛛网挂满了整个房间,家具已经被灰盖住看不出样貌心里凉了一截,这怎么住?电视剧里的破庙也不过如此,来到自己的房间,偏房还算好点,整理了一下电路,又在村长家要了床被褥,也算安顿下来了。

不知是累了还是已经不适应老宅的条件,躺在床上总觉得浑身酸疼,翻身也感觉浑身无力犹如压了块石头,屋顶黄色的灯光很昏暗,老宅的电线早已腐坏,电压十分的不稳,正在心理盘算明天拍些照片就离开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在这样的环境听到脚步声还真是有点瘆人,我慢慢坐起身,拿起手机下了地,外面呼呼的刮着山风,借着手机的照明,我来到了院子里,抬起手随意照了一下,眼角却看到院子的角落有一个人影,我不敢惊动他,我慢慢的退回了屋里在里面锁上了门,关掉照明我回到了床边,随手关掉了灯,看了看窗外,借着月光我居然看到墙头上一个黑影翻了出去,这一夜我真是无法入眠苦熬到了天亮,里里外外对老宅拍了好多照片,为了方便回去设计院落,又在院外拍了一些,就在低头翻看照片的时候,远处过来了几个人,定睛一看,是几个男人,离老远就听见一个人试探地喊:栓子?

我仔细看了看,脑袋里第一个印象就是小海,对就是他 我儿时的铁哥们小海,我跑过去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他笑着一个趔趄,也一拳打在了我的胸上,小海身材健硕就是有点黑,唠了几句,他看到我身后的老宅,边说道:你在这住的啊,刚才听村长说你回来了,我一溜烟就跑过看你了,你家都破成什么样了,到我家住吧!

我刚想说要走的事情,可是看到小海我真是想和他好好聊聊,于是收拾收拾我便跟着小海去了他家,我也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小海,可小孩说附近村子的人有时候会来咱村找没人的房子过夜,多半是赌钱躲债主的,估计昨天是翻墙进来看到你屋里亮着灯没敢进去吧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心里的疑惑也解开了和小海在一起我放松多了,我们从早聊到深夜,关系一点没疏远。

其实我心里明白,还是小海的朴实才维系了我们的感情,这夜,我和小海挤在一张床上,可能是聊天太久的缘故吧,我睡得很熟,可是在睡眠中,似乎身体里有另一个我可以看到房间里的一切,我居然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房门前,她一言不发,就那样看着我,见我发现了她,她的表情忽然变的惹人怜惜,然后她转过身似乎叫我跟她走,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自己难道我被鬼托梦了吗?还没等我思考完,却发现自己已经跟着女孩来到了院子里,我想开口说话,可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就这样跟着女孩来到了村子里,又从村子里走到了我家老宅,女孩子打开院门拉着我进了屋,她把我带到爸妈以前住的屋子里,一开门,我们都看见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女孩子似乎吓坏了,拉起我就往外走,猛一个机灵,我醒了过来,小海似乎被我踢了一脚,翻了个身又睡着了!会想起刚才那个梦,是怎么回事呢?

我有了想回老宅看看的想法,于是摸着黑,我一个人悄悄的离开小海家,直奔老宅走去虽然路不远,可我只想快点到老宅去,不知刚才看到的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还好,要是鬼,不敢多想,越想心里越怕,可是越怕就越想弄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年老宅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看就要到老宅了,可是打远我就看见院门没有关,虽然老家偏僻没有路灯可是环境好,大大的月亮地还是可以看清的,白天走的时候我明明是落了锁头的,怎么院门是开着的?我靠这边来到院墙外,轻轻的不敢发出声响,因为前一晚我在屋里是能轻而易举听见外面的脚步声,为了不引起注意,我蹲着来到了院子里,屋里没有点灯,我慢慢地站起身,还没等我靠近窗户想往里看的时候,身后的院门哗啦一声关上了,一连串脚步声在外面响起,刚才居然有人就躲在院门的后边跑了出去,我刚才进院子的一幕幕都被那个人看在了眼里,我真是被吓得魂都飞了,双腿发软大脑空白的不知怎么挪回了小海家小海睡的很死,我进屋了他才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下,我没开灯,直接躺下便昏睡了过去,这一觉居然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晕过去了,小海不在,但是锅里给我留了饭还在向外冒着热气,我心想,等他回来一定要问明白这些年我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一切一定与后来住进去的人有关傍晚时分,小海拎着几条鱼回来了,见我坐在屋里就笑着说,今晚咱哥俩炖鱼吃,两个光棍还真是好对付,吃完了鱼几杯酒也下了肚,我便提起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小海说他只记得十多年前村里一对小年轻的结婚,可是没有能力盖新房,于是村长做主就叫他们搬进了你家老宅,可是没过半年他家女的就的不见了踪影,她男人找了好久也没找到,最后也搬走了,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并把梦中女人的形象给小海描述了一番,小海惊讶的问我: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见过那个女的?我把事情告诉了他,小海着实被惊到了,要不是我描述出了她的样子,小孩绝对不会相信我小海说道:这女人该不会是早就死了吧?你说你们看到屋里有个男人把她吓跑了,那男人什么样子?

可我真的没有看清他的模样,连衣服也没看清,但是体型可以肯定就是一个男人小海借着酒劲说道,今晚我们去你家一趟,如果有什么秘密,那个偷跑的人肯定还会去!要说地形我还真是不如小海,这晚他没带我走村路,而是在山上绕了过去,我们在后院的墙上翻了进去,躲在了房子一侧的阴影里,听着山风呼呼的吹,还时不时有奇怪的鸟叫声,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不知小海此时在想什么,过了很久很久就在我们都快睡过去的时候,一阵细微的嘈杂声传了过来,我们俩一下就精神了,只见院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当他确定屋里没人的时候便走了进去,小海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俩也尾随进了屋,那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海已经打开了灯,看清脸以后小海居然愣住了,大叫一声:二狗!我不知道这个二狗是谁,二狗似乎也被吓到了,小海问道,这几天来这儿的都是你对不对?你来着干啥呢?二狗有些语无伦次,我问道:那天翻墙的还有昨晚偷跑出去的人是不是你,你到底在我家干什么?

二狗不说话,忽然在袋子里摸出一把铲子向我们打过来,我和小海还没来得及躲,那铲子就打在了小海的肩膀上,要不是小海机灵躲了一下,估计这会已经被打头打晕了,就在二狗抡起铲子想要打第二下的时候,他忽然站着不动了,定睛一看,他的脖子居然被一双手死死地从后边掐住了,二狗手里的铲子应声掉在了地上,小海和我吓得不轻,这屋里怎么还有一个人?二狗就这样被掐晕过去了,他倒在地上时我们才看见他身后站着的是我那晚梦见的女孩子,她看着地上的二狗哭了起来,小海说:小莲,你怎么在这儿?

小莲说:海哥,我已经死了,就被二狗埋在这床底下,当年我发现二狗在外面有人了,和他吵了起来,二狗恼羞成怒狠狠打了我一顿,他用力过猛把我推倒,我的头撞在了地上,可他以为我死了,就把我埋在了床底下,自从他搬走以后,这老宅就没人来过,要不是这房子要重建,我也没有机会报仇啊!二狗肯定是想来把我的尸体挖走,说完:小莲求我们好好安葬她并把二狗绳之以法后就消失不见了,事情水落石出后,我们把小莲的尸骨安葬,二狗也因为见了鬼所以不敢不承认一切事情,这件事渐渐也平息了下来!新房我们照旧盖了起来,这个故事也成了村里家喻户晓的传说。

pre_thread古井next_thread变美代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9:47 , Processed in 0.06534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