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81|回复: 0

古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30 12:46:03 | |
记得我去舅老爷家那一回,那时候几岁去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年纪还是比较小的。

唯一记得带我去的是一个远房亲戚,叫什么姨的,这里我就把她称呼为小姨吧。

小姨有一个儿子,大我一岁,我管他叫堂哥,当时正好赶上放暑假,我去小姨家玩儿。

后来,听说小姨准备回我舅老爷家,我当时死活要跟着去,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跟去干嘛,也许是一时兴起罢了。

小姨纠不过我,无奈之下给我家里打了电话,没想到我家里人竟然欣然的一口答应了,听电话里的语气好像还巴不得我快点去舅老爷家似的,这是有多讨厌我在家?

不过我也没多想,一脸兴奋的跟着小姨走。

舅老爷家在很小的村子,现如今年轻人都往大城市跑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儿童留守。

去舅老爷的村子很不方便,只能走水路,搭渔民的竹排漂着去。

我没乘过竹排,站在竹排上面总有种要掉下去的感觉。

虽然有点害怕,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惊奇,跟着堂哥左顾右看,时不时还蹲下来把手放在水中,感受冰凉的水从指尖流过好不畅快。

“哎哎,我说你们俩,别嬉皮笑脸的,当心别掉水里咯!”小姨笑骂着说。

这时候一直掌船默不出声的渔民大爷突然神秘兮兮的说到:“小娃儿,千万别掉水里咯!我小的时候在这一带落过水,被水鬼拉过脚。”

大爷一边说着停下手中的活儿将裤脚卷起来。只见他的脚跟部位赫然一个黑乎乎的手印,而且竟然都凹进肉里去了。

我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了神,脚不自觉的往竹排中间挪了挪,后来又感觉站着不安全,干脆就蹲着。

撑船的老大爷见我这一副模样,顿时笑了起来,我堂哥反倒是没当一回事,继续把手伸进水里戏耍着。

小姨看了看水里,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赶紧将堂哥拉回来,堂哥只好一脸无奈安静的坐在我旁边。

老大爷重新撑起了船,说:“大妹子,没事儿,只要啊,不掉水里,就没关系,水鬼不敢白天浮起来拉人的。”

对此小姨只是笑笑,没说话。

到舅老爷家的时候已是下午,刚到午饭时间,我们还没到家门,老远就看见舅老爷一个人在门口张望。

舅老爷今年九十多岁了,身体还算硬朗,住在一个挺大的四合院里,里头有好几户人家,所以平日里还是有人陪舅老爷说说话什么的,不会很孤独。

舅老爷在那里等着,小姨见状很快走上前就扶着舅老爷,说:“哎呀,您不用出来接我们的。”

舅老爷和蔼的笑了笑:“我呀,就想早点见到你们。”说着伸手摸了摸我和堂哥的脑袋。

我跟堂哥都叫了一声舅老爷就先跑进院里玩耍去了……

院子很大,种有许多花,还有一棵苍老的树,站下树底下总感觉一阵阴凉阴凉的。

这树枝绑着还有一个秋千,很小的时候它就一直在了,那么多年了,木板虽然很旧可是还是没有腐烂。

我是不敢坐上去荡的,我总感觉这个秋千怪怪的,不吹风又没人的时候自个儿也在那里晃悠。

等我们吃完晚饭时天就黑了,在我印象里山村的天空很快会黑,通常五六点就很暗了。

小姨吃饱后就收拾厨房去了,舅老爷坐在木门坎上吧嗒吧嗒的抽着一个竹筒做的吸烟壶,安静的看着我跟堂哥在院子里瞎跑。

这时一个身影从远处走来,看身影是一名妇女,待她走近以后,她看了看我们哥俩,然后扭过头对舅老爷说:“呦,老大哥,孩子们回来看你来啦。”她嗓门大,这句话说出来像吼出来似的。

舅老爷吐了一口烟,呵呵笑到:“是啊。”

妇女走到我旁边,突然神情一变,很认真的对我和堂哥说:“你们两个小娃娃晚上不要乱跑,特别是东院那边那座老房子,不可以过去。”

她说完就跟舅老爷打了一声招呼便匆忙地走了,留下我跟堂哥不知所以,说真的,她说的老房子我知道,那里很早以前就没有住人了,只是突然跟我们说这个干什么?

带着疑问,我问舅老爷到底怎么了,舅老爷这时候才大喊差点忘了这事儿。这时他忽然很严肃的告诉我们,不可以去东院玩,那里不安全,要是不听话就要打我们俩的屁股。

当时舅老爷提起东院的时候我发现他脸色不太好,至于为什么不给去东院,他也没说,只是告诉我们小孩子不要问太多的话。

那一晚后,一连好几天我们都没有到处乱跑过,直到有一回我路过东院,无意中看了一眼那边的老房子。我突然发现有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蹲在老房子门前的一口老井边上,她一直往井里张望,我只能看见她的背影,我很好奇她在看什么,更不清楚她是哪里来的,虽然很想过去问一下她,不过想起舅老爷之前警告过话,我还是忍住没过去就直接走了。

回去以后我也没当一回事,没有跟任何人提过,后来,每天我都发现那个小女孩蹲在那里,我试图远远喊过她,不过她都没理我,只是顾着往井里看。

后来我偷偷的跟堂哥说了,堂哥开始还不相信,直到看见那个女孩子才愣了半天,问我她是从哪里来的,我摇摇头笑着说我也不知道。

我堂哥就提议过去看看,我拉着他说:“别去,你忘了舅老爷跟我们说不给过去了吗?”

堂哥伸着头四下张望了会儿,说:“咱们不说就行啦!我们就过去看看她在看什么,看一眼就回来。”

我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还是不愿意过去,因为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我跟堂哥说咱们干脆去告诉舅老爷他们吧。

堂哥挣脱掉我的手,说我是胆小鬼,然后自己往井那边走了过去,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原地等待。

堂哥一转眼功夫就走到井边了,堂哥先是伸着脑袋往井里看了看,里头没有水,是一口枯井,隐约之间他还看见有个一个人影躺在下面,样貌看不起清,只是闻到一股恶臭传来。

扭过头看去小女孩那边想问问她在看什么,结果堂哥看见的同样是一个背影,堂哥顿时吓了一跳,只感觉一阵凉意从心底发出。

堂哥一脸惊恐正打算逃跑,突然那个只有背面的小女孩猛然扑向堂哥,连同堂哥一起掉进了井里……

我在外面只是看见堂哥和小女孩都掉了进去,我心急如焚,又不敢过去,最后只好喊人去了。

当我跟小姨和舅老爷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竟然面露疑惑的同时说到:“你哪来的堂哥?”

舅老爷跟小姨竟然完全不记得堂哥了,舅老爷不记得就算了,可是堂哥是小姨的亲儿子,怎么说忘就忘了,这也太怪异了!

无论我怎么说,小姨跟舅老爷还是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虽不记得,但是舅老爷还是喊了院里其他住户跟我一同前往,在遇到大嗓门妇女的时候,我跟她说我堂哥掉井里了,她竟也是同样反应,说只见过我而已,没有见过什么我堂哥。

我忙说:“不对啊,你见过我们,还跟我们说不要去东院玩。”

大嗓门妇女说:“你这娃子真逗,我哪里跟你说过这些话了。”

我当时就非常不解,难道他们在跟我开玩笑?不然怎么只有我一个记得我堂哥。

我们一群人在井边打着手电找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发现,堂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找不到我说的人,他们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在说谎,堂哥不见了,他们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我急得都哭了,拼命解释自己没有说谎。

似乎为了证明我瞎说,小姨还打了电话回去跟她老公问他们有没有小孩,电话里的姨父笑着说小姨是不是想要孩子想疯了,他们根本没有生过小孩!

所以结果就是我胡说八道,不然就是见鬼了,总之这件事最后请了一个道士来折腾了一天,那个道士还给我喝了烧符水,说以后就不会看见鬼了,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直到我离开舅老爷家的那一天,路过东院那里,我惊奇地发现一个很像堂哥身影的小男孩蹲在井边往井里看……

跟着小姨离开的路上,我忍不住又问小姨难道真的不记得有过一个儿子吗?

她看看我,说确实没有,不然怎么会不记得。

多年以后,堂哥这件事依然是我心头的一个谜。

pre_thread竹林青灯next_thread老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3:30 , Processed in 0.05935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