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38|回复: 0

竹林青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9 14:55:18 | |
青灯素帐,竹影惶惶,鱼点漆熄了残灯,打算睡下,屋里突然起了一阵凉风,刺得她缩了缩脖子。

素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无端显得几分凄意,她哆嗦着撩开床幔,缩进冰冷的被窝里。

睡梦里,不知是谁一直在她的耳畔说话,影影绰绰,断断续续,直蔓延进她的梦里。

有一个青衫的男子立在一片森幽幽的竹林前,低着头,一头乌黑的锦缎一样的发就那样肆意披散下来,一动不动。

鱼点漆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那就这是自己屋后的竹林,她自幼失了双亲,靠买笋为生,住在荒僻的山脚下,生活艰苦得让她无暇顾及生存之外的事情。

她唯一熟悉的,就是那片她每日进出的竹林。

现在,她做梦也是梦这片竹林。

鱼点漆看着那个男子,迟疑地问:“你是……”

那男子依旧一动不动,忽然一阵大风刮来,呜呜地吹着,吹得鱼点漆站不稳了,她闭着眼睛抓紧身旁一棵竹子,竹叶被吹得满天乱飞,沙沙声不断响起,越来越响,慢慢的像是刀剑相击的声音,充满了冰冷与肃杀。

鱼点漆费力地睁开一只眼,发现那个直立的男子依旧一动不动,连头发丝都没有变化,她惊了一下,睁大两只眼睛。

风突然停了,那个男子缓缓抬起头来,幽幽对着鱼点漆,乌黑的长发几乎遮住了脸。

鱼点漆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到他一头乌黑的头发开始一根根地往下掉,越掉越多越掉越快,没一会,他的脚下就都是头发了,而他的头上,一根头发也不剩。

鱼点漆惊呼一声,连忙拿手捂住了嘴巴——她还是看不清男子的面容。

模模糊糊的一团,分不清那里是眼睛那里是鼻子。

没一会,大风又起来了,这一次鱼点漆没有闭眼睛,她努力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男子,风把她的衣带吹得猎猎作响,可是男子的衣服丝毫不受干扰。

他脚下的头发间忽然亮起了青荧色的光点,一点点飘荡起来,地上的头发突然变成了一个个破土而出的小竹笋,就像每一次鱼点漆拿着锄头弯腰挖到的那样。

接下来那些小小的竹笋突然疯狂地左摇右晃,鱼点漆觉得吃惊非常,她看见那些竹笋在大风里迅速晃成了成年的绿竹,越长越高越长越粗,几乎挡住了天日,和男子身后所有的竹子一样高。

那些新长出来的竹子把男子挡住了。

当鱼点漆想要再去看男子的时候,发现他的头发又长出来了,长长的,一直垂到了膝盖弯。

“呀!”

鱼点漆有点心慌,她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超乎了她的认知,她觉得害怕,她要逃离这里!

“鱼……”

嘶哑低沉的声音辨不出年龄和男女,但是鱼点漆直觉认为这是那个青衫男子发出的声音,她大叫一声,想要跑开,却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了。

她低头一看,自己的双脚被一节削尖了的竹子钉在地上。

“啊!”鱼点漆尖叫,觉得自己疼极了,疼得她脸色煞白嘴唇青紫。

“鱼……”

那个青衫男子慢慢向鱼点漆靠拢,衣带子一点都没有动,简直都有点像是飘的了。

“别,别过来……”

鱼点漆吓坏了,她觉得好冷好冷,像掉进了冰窟,手脚都冷得不听话了。

男子靠近鱼点漆,头发遮着面容,他抬起手勾起鱼点漆的下巴,凑近鱼点漆。

鱼点漆面露惊恐,吓得一声都不敢出,屏住呼吸,睁大眼睛看着男子,只从他的头发下看到了两个青荧色的光电,就在眼睛的位置上。

“跟我走……跟我走……”

男子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抓着鱼点漆的下巴,手指冰凉的像是冰块一样。

鱼点漆一个哆嗦,吓得几乎忘记了脚上的疼痛,突然,她一个激灵,睁大眼睛。

入目的是灰旧的床帐顶部,乌漆漆的像是长大嘴巴的魔鬼。

心跳的飞快,全身冷汗,鱼点漆用力喘息,好不容易,才褪下梦里牵连出的惧怕情愫。

纸窗外投进来薄薄的光线,正是黎明前的一刻,天色还是灰暗的。

她穿好衣服起身,总觉得今天格外的冷,脚底似乎还有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才想起来自己昨日挖笋,不小心踩到了突起的锋利竹子,划烂了脚掌。

“呼——”

她长舒一口气,就怕梦里的事情出现在眼前。可是她一抬头,就立刻白了脸色。

一个青衫的男子披散着头发站在她的院子里。

手里端着的盆子“哐”的一声掉在地上,凉水撒了她一身,鱼点漆浑身颤抖,上下牙齿抖得直打架。

男子脚下长出来几棵竹子,笔直翠绿,堵住了院子大门。

鱼点漆想要拔腿跑掉,可是脚下太疼了,她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素白的衣裙沾着凉水,又糊上了泥土,瞬间变得污七抹黑,脏的不像样子。

男子继续说着梦里未说完的的话,一点点向鱼点漆靠近。

“跟我走……跟我走……”

一盏跳动着青荧色火焰的有灯从男子身后飘了出来,飘在鱼点漆的脑袋上方,她想问男子是谁,可是怕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她抖得像个筛子,冷汗一滴滴地往下掉。

男子终于到了鱼点漆的面前,他抬起手,油灯倾斜,从里面滚落出一串青荧色的灯油,一下子掉在了鱼点漆的头上。

鱼点漆的头发开始一根根地往下掉,然后化成一个个小小的竹笋,她疯狂地乱叫,大声嘶吼,却一点用也没有。

男子看着地上长出来的竹笋,发出一个古怪的笑声,他继续用嘶哑的声音说:“跟我走……跟我走……”

他边说着,边反身往屋后的竹林退去,油灯跟着他飘,灯下是失去意识的鱼点漆,此时鱼点漆的头发已经长回来了,肆意披在脑袋上,她的衣服也变成了青荧色的,她的现在的形象,就和那个青衫男子一模一样。

那男子一路说着“跟我走”,一路飘荡到竹林里,鱼点漆随在他身后,像个无知无觉的傀儡。

很快,他们进入了竹林里,清晨第一缕阳光恰好洒在竹林外,此时,远处才响起几声鸡鸣狗吠。

竹林深处,一盏青荧油灯,一闪即逝。

pre_thread山鬼next_thread古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9:14 , Processed in 0.06004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