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20|回复: 0

歌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3 13:46:36 | |
晚上,当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如果听见窗外有人唱歌,千万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查看。因为,你也许将会看到非常恐怖的东西……

刘文旭今年大学刚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担任设计员工作,工资并不算高。在这繁华而喧嚣的大城市里,也仅仅只能维持自己的温饱,再除去房租和社交活动所需的费用,一个月几乎所剩无几。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能够过得像点儿样子,刘文旭白天上班忙着工作。晚上回家就利用业余时间,帮助杂志社写稿子,一个月也能拿到几百块钱的辛苦费,虽然这点钱也不算多,但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就在几天前,刘文旭的房东因病去世,房东的家人遵照遗嘱要卖掉房子。没办法,刘文旭只得收拾行李,搬了出去。

“唉,上哪能去找到便宜的房子啊。刘文旭叹了口气,慢慢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里面羞羞涩涩地放着5张百元大钞,那是他半个月的生活费。日子本来过得就有点紧巴,现在又失去了栖身之所,面临着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窘境。刘文旭心灰意冷到了极点。

就在刘文旭最绝望的时候,他偶然在手机的都市论坛里看到了一条帖子,有人要低价出租房子,每个月房租只需要50元。刘文旭看了以后非常心动,因为自己之前的房子月租也要300元,像这样低廉的价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于是,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刘文旭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房主带着刘文旭来到了房子的所在地,那里是一个僻静的老旧住宅区,里面的房子都是上个世纪建成的老楼房,看起来非常破败,活像一个个苟延残喘,灰头土脸的的乞丐。房主要出租的房子在6楼。面积不大,不过里面卫生还说得过去,家电家具一应俱全。

“这片住宅区三年后要拆迁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这里住三年呢。房主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刘文旭的肩膀:“小伙子,不信你可以去打听一下,咱们全市都找不出第二栋租金这么便宜的房子了,你要决定租的话可要抓紧时间,我可不能等你太久啊。”

“租,我当然租了!刘文旭赶紧从兜里掏出钱,交到了房主的手里。随后便从房主手里接过了钥匙。房主离开之后,刘文旭就开始忙着收拾这个“新家”了,虽然这里跟自己之前租的房子还有一定差距,不过对目前的刘文旭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至少,他现在有了栖身之所,不必为了住宿的问题发愁了。

刘文旭正式入住了,白天,他依然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晚上回家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写点稿子赚钱。附近住户少,也没有市中心那样吵闹嘈杂,非常安静。刘文旭很高兴,在这里住,他的睡眠质量提高了不少,稿子,写得也比以前多。他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在这里住上三年的,可是,就在不久后的一天深夜,发生了一件令他至今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的事情.....

那天晚上,月亮出奇的圆,气温也比往常要高,热的令人无法安眠。刘文旭吃过饭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笔记本电脑前,用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前几天他第一次收到了杂志社的退稿通知。可他愣是挑不出自己的文章里有什么错误。刘文旭不甘心,就反复地修改着这篇稿子,力求能让他达到完美。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等到他把稿子改好,发送到杂志社编辑的邮箱中之后,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

“唉,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刘文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脱掉了早已被汗水浸湿的衬衫,猛喝了几口水。然后,他慢慢地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疲惫的双眼,此时,他已经懒得去洗澡了。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睡上一觉。毕竟,明天单位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刘文旭刚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了女人唱歌的声音,刘文旭一下子睁开眼,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警惕地望了一下四周。周围是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可是歌声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响,刘文旭从未听过这样一首歌,但是他从歌声中听出了演唱者内心的绝望,愤怒和哀怨,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愈发令人感觉阴森。

“谁?是谁在唱歌?刘文旭屏住呼吸,谨慎地站起身子,寻着歌声的来源摸索了过去。当他走到阳台附近的时候,发现,那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哦,原来是外面的啊。”刘文旭见状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应该是某个被男朋友甩掉的失足少女在发泄信中的不满情绪吧。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刘文旭伸伸懒腰,正准备回屋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自己住的可是6楼啊。如果楼下有人唱歌的话,6楼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而这唱歌的人显然就在自己窗外!

刘文旭的大脑忽然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他转过身冲进阳台,一把拉开了窗户。惊慌失措地看着四周。就在这一刹那,那歌声竟戛然停止了。刘文旭有些疑惑地看着窗外。额头上慢慢伸出了几滴冷汗。外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只有月光照耀着楼下的树影缓缓晃动着。

“不可能啊,明明有声音的。难道是幻觉吗?”刘文旭正想着的时候,上面突然落下了几滴水,打在了他的脖子上。刘文旭伸手随意地抹了一把,拿到眼前一看。瞬间吓得面色煞白。借着月光,他看见自己的手上竟然全是红色的液体,还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味。这,分明是血!

刘文旭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在这一刹那,他看见了自己此生都无法忘记的恐怖景象。在自己家外窗的正上方,正倒吊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那是一个女人,她头发又乱又长,脸上布满创痕和脓包,看起来异常可怕。她的眼睛是绿莹莹的,就像猫的眼睛。正用怨毒而诡异地眼神凝视着自己,冷冷地笑着……

“怎么样,我,唱歌,很好听吧……”人头一边笑着,一边缓缓地从上坠落下来,飞快地冲向了刘文旭……

“啊!”刘文旭惨叫一声,便晕倒在了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刘文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他长长地松了口气。昨晚发生的,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吧。他自嘲地笑了笑,刚准备起身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他转过脸定睛一看,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看见自己的手边,正有一缕被血染红的长头发……

不久后,刘文旭就搬离了这里,他再也没有胆量继续住在这里。他始终相信,那个可怕的人头还隐藏在房子周围。

pre_thread河洞next_thread苗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20:53 , Processed in 0.06073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