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09|回复: 0

何甜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0 15:03:45 | |
媛媛吓得把日记撇到了一边去,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死人怎么还能把日记写完了。

罗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那个叫何甜的女孩蹲在自己面前。

“帅哥?你这是怎么了?我一进来就看你睡地上了。”何甜问道。

“我看到小芳了,她来找我来了,我不想死。”罗雄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你是不是被之前死的那个阿姨吓傻了?”何甜说着站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罗雄站起来朝外走去。

“真是个神经病。”何甜咒骂了一句。

扔了日记的媛媛越想越害怕,想出去,门却被淑芬反锁了起来,怎么都打不开。

“媛媛,我得乖女儿,不要害怕,那本日记是我留下来的,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会留下一篇日记。”媛媛听到了妈妈的声音,转过身却空无一人,只有那本日记躺在地上。

她犹豫了半天,又走过去捡了起来,日记正好翻到了第二页。

回忆开始。。。

何甜从小就被爸妈灌输了当好学生的思想,她的生活除了学习,复习,考试之外,业余时间也要完成妈妈指定的要求,虽然每次都能得第一,但是她自己却丝毫没有一点高兴的表情,表现的总是那么麻木。

到了高中,她的心思开始往外延伸,渐渐地懂得什么是恋爱了。

一次考试的时候,别的桌传小纸条,正好传到了何甜那,正巧被老师看到了。

“手里拿的什么?赶紧交出来!”老师严厉地说。

“没。。。没有。”何甜站起来低着头说。

正在这尴尬的局面没法收场时,隔壁桌的一个帅气男孩站了起来说:“老师,那个纸条是我给她的,我问她觉得老师像不像一只正在更年期的猴子。”

话音刚落,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不知道现在考试呢吗?马爵,你给我出去站着去!”老师指着他喊道。

课间休息时,马爵回到了教室。何甜本来就很内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跟男孩主动说过话。

眼看着要上课了,她不自觉地站起来,走到了马爵面前。

马爵正趴在桌子上,突然抬起了头:“你傻乎乎的站着干嘛呢?吓我一跳。”

“那个,刚刚谢谢你额,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何甜脸红着说。

“哈哈,你太逗了,为什么要谢我?我一直觉得她像只猴子。”马爵说着站了起来看着她。

“啊,上课了,我回去了。”何甜头一次离男孩那么近,赶紧走了回去。

第二天早晨,马爵发现自己抽屉里被人放了一个粉红色荷包,里面还有祝福的纸条,不自觉地嗤鼻一笑。

“嘿,早晨那个荷包是你放的吧?”马爵拦住了正在走路的何甜问道。

“嗯。。。”何甜低着头说。

“周六跟我出去玩吧?我在星海广场等你。”马爵说完转身要走。

“等等,我妈妈不让我出去的,我要复习,还要学钢琴。”何甜喊住他说道。

马爵转身又走了回来,摸着她的头说:“我知道你喜欢上我了,想办法,别失约。”

马爵的背影让何甜久久不能忘却,一直迟迟地看着。

很快到了周六,刚起床妈妈就开始叮嘱起来,何甜灵机一动,说是本用完了,要去买一本。

趁着下楼买本的功夫,她做出租车到了星海广场,见面后马爵只字未提,拉着何甜就走,等看到了电影的海报她才明白,马爵是想和自己看电影。

“那个。。。我妈妈只给了我半个小时,看电影时间恐怕不够。”何甜犹豫了半天说道。

“拜托,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自主选择的能力,为什么还要任由父母的安排去过呢?”马爵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她一下子愣住了。

她开始回忆起来,从上幼儿园开始到现在高中,自己的生活好像没有一件事不是妈妈安排着去做的,而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却从来不敢去做,因为妈妈一定会否决。

“我要自由,我要看电影,我要爱情!”何甜说道。

马爵摸了摸她的头微微一笑,就这样,俩人一上午在影院度过,而何甜的手机早已被妈妈打爆了。

“何甜,你是怎么回事?不是去买本吗?怎么一上午都没看到你的影子?你知道你这一上午能落后别人多少吗?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比别人差,你”妈妈没完没了地说着,何甜用手捂着耳朵大喊道:“够了,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是小孩了!”

妈妈先是一愣,然后过去就是一巴掌:“你是不是反天了?学会顶嘴了?”

何甜捂着脸带着哭腔喊到:“说你也说了,打你也打了,这下好了?”说完她就跑了出去。

“行,有能耐你就别回来。”妈妈说完后感觉很是后悔。

何甜漫无目的走在马路上,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但是还好还有马爵在,她首先想到给他打电话。

“喂,是马爵吗?”何甜哭着说。

“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拿来,谁让你随便动我电话了?”只听电话那头马爵恶狠狠地训斥那个女的,然后又一百八十度转变的回了过来:“是甜甜吗?怎么了?”

何甜从没有感觉到他的声音有如此的恶心,让她有种反胃的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离开我?”何甜自言自语道。

走着走着,来到了她做梦都不会来到的地方,酒吧,现在只有酒可以麻痹自己,就这样,她喝了人生第一口酒。

一个月后,马爵带着新认识的一个女的来酒吧玩,旁边坐着一位很潮流的女孩,接的长发在后面绑着,画着浓厚的眼影和口红,嘴上还有颗唇钉。

“嗨,美女。。。怎么是你?”马爵趁着那个女的去厕所打算认识一下她结婚转过头发现是何甜。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你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我把你藏起来了!”马爵问道。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这个混蛋,我现在不需要你了!”何甜说着给了她一巴掌后离开了酒吧。

“哒哒哒”手机响了起来。

“谁呀?不知道我忙着呢吗?”何甜不耐烦的说。

“甜甜,你这是怎么了?妈妈求你了,别这么作了,放着好好的学不上了,你爸爸现在都住院了。”妈妈在电话那头央求道。

何甜拿着电话并没有回话,眼泪却流了出来。

“臭娘们,敢打我!”马爵从背后给了她一棒子。

何甜醒过来时已经天黑了,发现自己裤子被人脱了,头还晕晕乎乎的。

绝望的她真的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在期望的了,对不起爸妈,又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她爬上了一个小区的楼顶,闭眼冥思了一会儿。

“这个世界已经不要你了,过来找我吧,我在上面等你。”一个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她张开双臂跳了下去,那一刻她什么也没有想。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悲伤而又绝望的故事,我就是何甜。

pre_thread半夜鬼敲窗next_thread河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9:45 , Processed in 0.06385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