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32|回复: 0

灵异游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 13:55:11 | |
“你们……真的要这么做么?”冯天天抱着双膝望着眼前的三个人,那紧锁着的眉头早已暴露出内心的不安。

“怕什么,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就不想试试啊!”同寝室的苗晨把手中的蜡烛放在墙角。

“反正也是不可能的东西,就陪你们玩玩吧。”李雪眯了眯眼,似乎蜡烛的光芒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谢莹莹呢?”冯天天用双眼搜索着烛火萦绕的寝室,并没有谢莹莹的身影。

“好啦,只要在寝室的四周摆上蜡烛,再这样……”说着,苗晨一下踩在了桌子上,之后便拿出了一条绳子,挂在了灯的上面,之后便缓缓地打了一个结……

“我怎么觉得有点阴森森的,要不咱们别玩了吧?”冯天天望着那条诡异的绳子,又望了望正在认真打结的苗晨。

“这有什么的,苗苗那么有兴趣,就满足她这次的愿望吧。”李雪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化着妆,昏暗的寝室中,烛火映在她那化了妆惨白的脸上,显得十分诡异。

“砰!”苗晨从桌上跳了下来,那声音着实吓坏了正在望着李雪的冯天天……

“啊!”尖叫声把寝室其余的两人吓了一跳,以至于苗晨跳下来的瞬间一个落地不稳,头砰的一声磕在了下铺桌子的桌沿上,只听见嘎巴一声。

“苗苗,你没事吧!”冯天天吓得赶忙扶起了正在捂着头的苗晨。

“我没事。”苗晨先是瞪了冯天天一眼,之后立马笑了出来,缓解尴尬。女人,真的是一种说变脸就变脸的动物。

“你们干什么呢?”顺着幽怨的声音望去,墙角空无一人,并没有半个人的影子。

“啊!谁!谁在那?”冯天天的举动让另外的两个人也紧张了起来。

“我说,你们干什么呢?一惊一乍的,拆房子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低着头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她那长长的卷发还在滴着水。

“我说莹莹,大晚上的你整这出想吓死我们啊?还有天天,你这也太敏感了吧!”说完,李雪便继续画起了妆。

“我正在洗头,谁知道你们几个要干嘛?”说完谢莹莹拿起了毛巾,擦起头发。

“你忘了啊?苗苗今天要玩那个游戏,我们正准备呢,天天比较害怕,所以才这样大呼小叫。”李雪画好了妆,苗晨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也开始化妆。

“这样啊,天天,没事,我保护你!”说完谢莹莹便吹起了头发。

过了良久,寝室里面的三人都画好了妆,唯独剩下冯天天一人没有化好妆。

“天天,你要是真的害怕的话就别玩了,我们自己玩一玩就好。”谢莹莹安慰着冯天天。

“没什么可担心的,一个游戏而已!”李雪显得很自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可怕。

“大家都准备好了,开始吧。”作为本次行动的组织者,苗晨倒是显得冷漠,奇怪的是之前苗晨可是一直很兴奋。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苗晨带头唱起了歌,紧接着几人便望着头上的绳子发呆。

游戏其实很简单,在房间的四角摆上点燃的蜡烛,还要把灯关掉。之后便在房屋的灯上系上一条绳子,然后几个女孩化好妆,唱起一首诡异的歌曲,一定要在十二点的时候。

传说,当年有一个女孩不知是因为什么,在房屋的正中央上吊自杀,死的时候还化着妆,有人说她是在室友放假回家的时候半夜十二点自杀的。传说,只要在半夜十二点本校的女生寝室,做出以上的仪式,不一会就能看见女孩在房中吊死的样子……

“啊!”苗晨的举动让冯天天大惊失色,与此同时其他两人也大吃一惊。

“苗苗!”苗晨并没有理会谢莹莹的叫喊,直直地站在了桌子上,头缓缓地伸进了绳子里,惨白的脸,诡异的歌……

“啊!”冯天天瞬间失控,瞳孔瞬间放大,之后便僵硬地坐在了原地。

“爸爸爸爸砍了很多下,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苗晨还在唱,这个时候李雪上去一把拉回了苗晨。

“怎么样?很好玩吧?”苗晨瞬间摆出了一副顽皮的笑脸,几人长舒一口气。

“苗苗!你吓死我了!”冯天天锤了苗晨一下。

“我说吧,不可能有鬼,该睡觉了,明天还有课呢!”李雪说到,便开始收拾东西。

苗晨再次和几人闹了起来,几人之后便有说有笑收拾东西,之后便睡了。

清晨的阳光洗刷了昨夜的惊悚,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一天的课程开始,四人照样有说有笑,形影不离,505寝室可是出了名的和睦。

转眼到了夜里,当苗晨再次提出那个游戏的时候三人摇头不止,他们可不想被眼前这个神经质的大小姐再吓个半死,尤其是冯天天。

“算了,游戏都已经玩过了,这世上哪里有鬼,都睡觉吧!”大姐李雪收拾好了床铺钻进了被窝里,与此同时,正好到了熄灯就寝的时间,灯,熄灭了……

几人在抱怨到点断电的万恶制度之后便全都睡了,夜,很沉。

“当,当,当……”谢莹莹微睁开眼睛,自己本不想理睬床边微弱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响个不停,着实让人心烦。

“啊,呜……”谢莹莹惊呆了,下意识地想要尖叫,然而,却怎么也叫不出声,身体,就如同灌铅一样不能动弹。

眼前,一根吊在灯下面的绳子套格外显眼,因为那个绳子套的里面,是一张惨白的脸!那张脸,双目突出,舌头伸出,然而,最恐怖的莫过于厚重长发下面那诡异的笑,伴随着脚趾轻触床上栏杆的当当声,如同对眼前这个已经被吓个半死的可怜人的召唤……

“这……救命……”眼前的景象让经常看恐怖片号称阅鬼无数的谢莹莹再也无法淡定,她赶忙试着挣扎想要叫醒对面下铺的冯天天,然而当她好不容易转过头望向冯天天的一刹那,本来还存在的一丝希望瞬间变成绝望,同时,心也如同她那僵硬的表情一并僵硬,停止了跳动……

第二天,在苗晨的尖叫声中,整个走廊的人都注意到了猝死在上铺的谢莹莹。与其说是猝死,不如说是惨死,因为谢莹莹狰狞的表情告诉宿管婆婆,这又是一个吓死的花季少女……

“作孽啊,作孽啊,这是招了不该招的东西啊!”说着,宿管婆婆摇摇头离开了,剩下等待警察赶来的一群一头雾水的年轻人。

谢莹莹的死让剩下的三人一时间难以承受,本来和和睦睦的505寝室瞬间陷入死气沉沉,到了夜里,若不是李雪仓促地钻入了被窝,甚至没人会想到人还需要睡觉。

李雪,睡不着了,毕竟自己的上铺就这样死于非命,而且她如何也无法忘记谢莹莹的表情,那张狰狞的脸……

李雪翻了个身,正好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冯天天,奇怪,已经是深夜一点,冯天天为何坐在了床边,李雪揉了揉眼睛。

“啊!”李雪尖叫了起来,然而并没有人听到李雪的尖叫,因为李雪的尖叫却比老鼠的叫声还要小。

眼前的女人,李雪并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冯天天,眼前的女人头发垂在了脸的前面,正在不停地哼唱着那首恐怖的歌谣—“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当!”李雪猛地一翻身,自己瞬间跌在了地上,正当李雪想要逃跑的时候,手机屏幕特有的光亮,让李雪一愣。

“李雪,你没事吧?疼不疼?”说话的人正是睡在冯天天上铺的苗晨。

“啊,我没事,没事。”李雪尴尬地挣扎起身。

“李雪,你怎么了?”眼前的,正是冯天天,正在准备搀扶李雪。

“啊!我不要!”李雪一声惊叫,这一嗓子不要紧,估计全走廊都听见了。

“对不起,我做噩梦了……”李雪说完,便翻身上床,做出睡觉的架势,两人先是一尴尬,之后便睡了。

李雪哪里还睡得着,一直盯着对面床铺的冯天天,直到天亮了,李雪也没有睡着。

“造孽啊!”当李雪收拾好东西路过宿管婆婆屋子的时候,宿管婆婆摇摇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李雪却没有心思听课,她整天都在想着宿管婆婆的话。然而这一天,李雪似乎有意疏远冯天天,甚至午饭都推脱自己有事,不一起了。

“婆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作孽是什么意思?”趁着没有课的时候李雪找到了宿管婆婆。

“作孽啊,想必你们是招了些不该招来的东西,那个女孩才会被鬼给害死啊!”婆婆的一句话,吓得李雪赶忙说出了晚上看见的东西。

“唉,想必是你们玩了不该玩的,招来了怨鬼,如今你对面床的那个女孩恐怕早已经死了!所以才会害人啊,想必下一个就是你了……”婆婆碎碎念叨着什么,然而后面的话李雪早已经听不进去了。

“婆婆,我该怎么办啊?”李雪哭出了声音。

“唉,如今已经没了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晚上你和你的室友把那个女孩给关在外面,无论她怎么敲门怎么叫门你们都别开,第二天女鬼就会自己走了,而那个女孩,恐怕救不回来了,直接死在门外,何况她本来早就死了。”老婆婆眯着眼说到,李雪有些迟疑。

“到时候我会装作什么也听不见,第二天白天就好了,她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女鬼缠着你们寝室了,切记,不可开门,否则下一个就是你,造孽啊……”老婆婆说完便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

李雪回到寝室,便看见了正在大闹的苗晨和冯天天,一时间又是心软,可是,冯天天毕竟已经是个死人了。

“苗苗,我要出去买东西,陪我一下呗!”李雪摆出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我也要去!”冯天天努了努嘴。

“你啊,今天你值日,好好收拾收拾屋子,你想吃什么给你带回来!”李雪打开了门等待着苗晨,苗晨耸了耸肩,冯天天只能作罢。

“苗晨,我有话和你说……”李雪瞬间的严肃,让苗晨有些不适应,然而后面的话让苗晨更加不适应了。

“哈!你是想恶作剧对不对!还和我编故事,那咱们晚上就别给冯天天开门!就这么定了!你得把她骗出去!”苗晨的反常倒是让李雪感到了些许的宽慰,只要能达到目的,管他呢,大不了到时候控制住苗晨,否则整个寝室的人都活不了……

“天天,白天收拾寝室的时候拖布是不是落在外面了啊?你出去看看,我敷面膜呢。”李雪躺在床上,而此时的苗晨却在洗手间,没办法,冯天天不情愿地下床走了出去。

“当!”门,锁住了……

“当当当!”任凭冯天天如何敲门,李雪就是不开。

“这么玩,会不会有些过分啊?”苗晨望着门把手,就要开门。

李雪一把拉过苗晨,苗晨一个趔趄,此时,刚好熄灯了……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都得死!”李雪的话让苗晨愣了一秒,随后尴尬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李雪显然有些失控了。

“呵呵呵呵……”苗晨笑个不停,而且越发的诡异……

“妹妹背着洋娃娃……”苗晨轻轻地哼起了那首歌,敲门声更加急促了……

“苗苗!你?”李雪刚要反应过来,就被苗晨一把掐住了脖子。

“啊……”李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她拼尽全力,想要打开门锁,原来眼前的苗晨,才是那个怨鬼!

“哈哈,哈哈!”苗晨开始狂笑,李雪用尽全力踢开了苗晨,之后便打开了门锁,想要和门外被自己冤枉的冯天天一起逃走。

“爸爸,爸爸砍了很多下,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冯天天的长发垂在眼前,缓缓地唱着歌。

“你们!”李雪已经无力反抗了,她被狠狠地控制住,缓缓地举起来,头,缓缓地被按入了吊在灯下面的绳子套……

“原来你也早就死了啊!”冯天天望着眼前诡异笑容的苗晨。

“嗯,当时你吓了我一跳,我的脖子就是那个时候撞断的……”说着,苗晨的头一下子耸拉在肩膀上。

“若不是你当着我们的面做出了那么诡异的恶作剧,我也不会被吓死,你知道我胆子最小了,咱们扯平了,都扯平了,该死的都死了……”冯天天也诡异地笑着。

“还有一个人……”苗晨耸拉着的脑袋上面的嘴诡异地一张一合,冯天天也瞬间明白了什么。

一个脑袋耸拉在肩上,一个头发垂在前面,两个鬼影,缓缓地向宿管婆婆的房间飘去……

“啊!”李雪从梦中惊醒,眼前的烛光格外的熟悉。

“你们……真的要这么做么?”冯天天抱着双膝望着眼前的三个人,那紧锁着的眉头早已暴露出内心的不安。

“怕什么,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就不想试试啊!”同寝室的苗晨把手中的蜡烛放在墙角……

鬼,你见过鬼么?有些人是故意招惹鬼,有些人是疑心生暗鬼。鬼这种东西,你不招惹他,你不做亏心事,多少,他还是不会找上你的。如果像李雪那样,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会怎样做呢?

pre_thread女友next_thread没有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4:39 , Processed in 0.06454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