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92|回复: 0

女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 13:19:28 | |
需要散心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好朋友苏杉。今天是他异地恋的女友李梦兰去世的第十三天——之前他已经连续哭了十一天半,作为他的朋友,为了让他及早地走出悲痛的阴影,我强行带他来海南三亚去玩一玩,散散心。

虽然我没见过李梦兰,但我能感觉到这个女孩一定很特别,否则苏杉这么木讷的家伙是不可能因为失去她伤心到这个地步的。一定是这样的,我郑磊第六感一向很准。

三亚一度成为新婚度蜜月圣地,两个大男人来这里的确有些奇怪,但是我听说看海对于情感上受伤的人有着很强的治愈能力,所以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住进酒店,我就开始设计起游玩计划了。既然我们是奔着大海来的,那些什么杂七杂八的游乐场所我们就直接pass掉了,拿着一摞摞的景点游玩宣传单,望着独自坐在椅子上沉郁不言的苏杉,我当即拍板今天就到亚龙湾的海边玩。

来到人声鼎沸的亚龙湾海岸边,苏杉眉眼间的阴郁减少了不少。

我快速的买了两张海边游乐世界的通票,便推着苏杉跑向沙滩。

沙滩上人很多,有不少家庭,也有不少情侣结伴而来,我和苏杉短暂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开开摩托艇热热身子。

说干就干,穿上充气安全服,我俩跟着自己的安全保护人员各自跨上一台摩托艇坐了上去。因为岸边的人多,避免驾艇冲撞到游客,我上艇后驾驶着小艇避开海岸边的人群,冲海面冲去。

海面平静,波浪缓和,这使驾驶小艇更加简单,虽然海面上同样开摩托艇的人很多。我自己尽情玩耍一番后,才想起来回过头来寻找苏杉一起玩。

经过我细致地搜寻,我终于在岸边不远处找到了他。咦,等等,我擦了擦被海浪打湿了的太阳镜,抬眼再度看去,只见苏杉驾驶的摩托艇上,一共有三个人。苏杉在开着摩托艇,安全员在其身后站着,在安全员身后,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裤的长发飘飘的苗条女子。难道苏杉看上去过于文弱,游乐场专门为他配了两位安全保护人员?

上岸后,我走上服务台拿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海水,抬头看到苏杉只身一人向我走来,我便打趣地对苏杉说:“你身后那个MM怎么样?”苏杉漫不经心地看着脚下的沙滩努了努嘴没有回答我。感觉他还是挺阴郁的,为了让他玩得再开心一点,我便推着他来坐气垫香蕉船,推他上船后,我便从包里拿出DV机来,留在岸上做起苏杉的私人摄像师来。

镜头里,苏杉独自骑在气垫船的中间靠前的位置,整个船体在前方汽艇的牵引下,极速向前滑行。突然,汽艇一个加速,让后面的香蕉气垫船微微翘了起来,滑行在海面上的船身摇摇晃晃地抖了起来,眼看就要翻!就在我嘴刚张开要大喊不好的时候,在镜头里一下子看见苏杉的背后多了一个倩影:又是那个穿着白色衣裤的女安全员!她好像在船上使着劲儿,慢慢地,从她上船之后,船倾覆的不再那么明显了,整个船又平稳地在海面滑行起来!

我舒了一口气,双手将DV机放下来,伸了一个懒腰,可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打了一个激凌,刚刚因为情况紧急,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刚刚苏杉上船的时候,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啊!那个女的,是什么时候上的船?还有,如果她是安全人员,为什么没有穿充气安全服?

如果有镜子,我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脸色是煞白的。我惶恐不安着木木地转着头向海面看去,却发现游戏已经结束,苏杉已经上岸并朝我走来。

苏杉似乎对这一切并无所知,他来到我身边之后一直在说海面气浪之大,汽艇速度之快,迎面海风之烈,全身心俨然已经投入游戏之中,嘴角也久违的出现了上扬的角度。

面对这种状态的挚友,我不敢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因为这可能让其再度陷入不悦甚至是恐惧之中。

但是我已经不敢再让他进行其他的海上娱乐活动了,如果为了改善他的心情而让他在海上进行其他的活动再度以身试险,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我也不知道,“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论苏杉再怎么表示想去玩一玩潜水拍照和其他的项目,我都没有答应,弄得他以为我突然抑郁了似的。

我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宾馆,坐在笔记本前回想着一小时前在海边发生的事情,心,止不住的狂跳。苏杉这时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眼睛都不眨一下。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我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他。

当我把事情描述给他听的时候,他也是一脸的惊异,当我仔细描述“她”的时候,苏杉的眼睛瞪得格外大。

“你说那个女的,穿着什么衣服?”苏杉急声地问道。

“白色的短衫,白色的短裤。”

听到这,苏杉愣住了,下一秒,他疯狂的跑向背包,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机相册,指着手机屏幕对我说到,“是不是这个样的?”

只见一个略显瘦削的长发女孩的形象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那熟悉的衣衫和纤细的体态在告诉我,刚刚两次出现在苏杉身边的就是这个人!虽然我从未见过这个女孩,但从苏杉的神情里明显感受到,这就是他那与他阴阳两隔女友!

“她就是…李梦兰?”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还是问了出来。

“是的!呜呜呜…咳咳咳…咳咳!”苏杉失声哭出声来,并重重地咳嗽起来,看来苏杉的心思并未从女友身上转移,他游戏之后满身未擦的海水便是证明,海风不止的气候加上潮湿,致使他并不强壮的身体受了些寒气,再加上刚刚情绪上的波动,咳嗽的症状便发作了。

我懂了,他女友李梦兰的亡魂一直伴随在苏杉的左右,在开摩托艇的时候,她跟在后面陪他一起嬉戏,在坐香蕉船的时候,又帮他平衡了船身使其平安归来,苏杉一直在思念着已经逝去的李梦兰,而李梦兰心里同样亦放不下活着的苏杉啊!

慢慢地,房间里吹进一股暖暖的风;而此时房门和窗户以及空调全部是关闭着的,真是奇怪。

苏杉依然在抹着眼泪,但咳嗽渐渐缓和了不少。

看着苏杉,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但心情,一片温暖。

我微笑的用手臂揽过还在哭泣的好友,扭头向窗外的天空望去,认真而肯定地说道:“伙计,抬头看看天空,李梦兰也许就在那里对你微笑着呢~”

李梦兰,这一股暖意,是你赠予苏杉最后的温柔,对吧?



pre_thread鬼河童next_thread灵异游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20:20 , Processed in 0.06235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