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76|回复: 0

听老人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5 17:40:21 | |
深夜熟睡中的我被尿憋醒了,掀开被子下了床,瞎摸黑的打开了门。

方便好了当我要回房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声音特别的尖,这深夜有一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我悄悄的透过窗户的缝隙看了出去,趁着月光外头一个人也没有。

我扫到了不远处大树下的那口井上,我的心猛的一抽,一个碎花衣服披头散发的坐在井边哭着!

我感觉有些头皮发麻了,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那个女人一点一点的扭过头,我一惊,恐惧从心里蔓延出来,我捂着嘴巴,瞳孔放大,脸色发青,那张脸……那张脸不就是几个月前死去的春花?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她是鬼!

我一股冰冷的视线要穿过我一样,她发现我了?我立刻蹲在地上,额头冒出了虚汗,轻手轻脚的爬进了房间,关上门的手颤抖个不停,不敢大的呼吸了。

我整个人串进了被子里,紧紧的包裹着自己,房里的窗户“扣扣扣”的响着。那个女鬼来了,我的心跳随着敲击声一下一下的加快跳动着,捂住嘴巴怕自己忍不住叫出来,就好像死亡笼罩整个屋子一样。

那女鬼的哭声就在那窗户在,环绕在我耳边,近到我的神经紧绷在一起。从来没有这样压迫的畏惧感,家里除了我没有别人了,娘丢下我离开柳村好几年了。

声音持续了好久,久到我的快要崩溃了,鸡打明了“咯咯”。

哭泣声和敲击声停止了,我的衣服全部被冷汗浸湿了,天快亮了。

我被窝里双手合并拜了拜小声的念叨:“谢天谢地……。”

我听到外头传来谈论的声音,掀开了被子,大口大口的喘气,真是憋坏了!打了一些水冲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

伸手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小箱子,这五年来攒了不少的钱,应该可以离开村子去找娘了。

第二天夜里,门外“咚咚咚”的又在响了。

“小牛子!”空灵一般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睡眼惺忪的起来,毫无意识的下了床,刚一踏到门前,猛的清醒过来。

“小牛子!”这是那个春花的声音

隔着那扇门我寒气逼人,为什么这女鬼又来找我了!透过缝隙那张苍白零距离的脸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刷的让我冷汗直流,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倒退了几步。

我抓着头发,够了,够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我从椅子上拿起脸盆砸在门上“啪啦”的响了一声。

门外安静了下来,我瘫倒在地上,明天就把房子卖了去找娘,我呆不下去了。

又熬到了天亮,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收拾衣服了,带上床底下的盒子。一早又带着地契我把爹留下来的老房子最低价卖了出人,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站在路口,回头看了一眼村子,所有的人都离开我了,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娘,你到底在哪?你还记不记得的……你的儿子!”

我抹了一把泪,离开了。刚出柳村撞上了一个老头,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我的天呐,老大爷……你这身子骨可真硬啊。”

老头模样很是精神,手里拿着个牌子打量了下我:“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有不好的事发生啊!”

我有些惊讶:“大爷,你是算命的?”

“我看你最好还是哪里也别去……还能保你一条命……”老大爷摆弄了一下手指

“我要留在这里我才没命,不和你说了……我走了!”这老头真是奇怪,估计也是江湖骗子,我才不会上当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头一把扯住我

我从包袱里拿了点钱出来:“大爷,我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骗人是不好的,这点钱你拿着……我还要去找我娘……我们后会无期。”

老头叹了一口气,看着远去的我:“小伙子啊……你厄运缠身,不听我的你这命保不住…更不要说找你娘了…”

我不想在听那个大爷的话了,头也不回的走了。鬼故事V信:guijjcom

剩下的几天里,我一直都在一个陌生的树林里打转,也许我迷路了。我靠在一颗高大的树前坐下,一阵凉爽的风朝我吹来。

这是第一次出远门,以后的路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所以希望的就是能够平平安安的找到娘。

树林里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我来回巡视了一圈什么也没有。这年头土匪,劫匪多,可别让我给碰上了。

我立刻起身来紧紧的抱着包袱,拔腿就跑,身后沙沙的声音也变的急促,我一个不会打架的男人怎么办。

我一回头还是什么也没有,我的擦了一把汗。

什么人越过我的头顶,落在了我的面前,一个高大的背影,宽肩膀,衣服看起来非常的奇怪。

“喂……喂,你……你想干嘛。”我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男人猛的转过身来,那腐烂的面孔,墨绿色的眼珠,那长长的发黄的獠牙。

“僵……僵尸!”我大叫了起来掉头就跑

肩膀被掐住了,指甲陷入了肉里,我疼的额头冒青筋

我真应该听那老大爷的话,我不想死啊。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我的喊声惊动了树上的鸟儿

我瘫倒在地上,捂着肩膀,挪动着逃不掉了!

僵尸那放大的脸,我的脖子一阵一阵的疼痛,我感觉身上的血液被抽走了:“啊!”

僵尸把我抛到了一边,一蹦一蹦的离开了,我撞到了树前面色惨白,手脚无力,视线开始一点一点的模糊。

一个身着道服的男人在我的眼前晃动着:“小哥……你还好?”

“救……救我,我还要……找我娘,我不能死……不能!”我伸手扯住这个男人的裤角

包袱散开了,箱子从里头掉了出来,男人瞄见了箱子里夹在缝隙里的钱。

“那是我……要找娘用的钱……”我挣扎了一会,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意识

男人朝着箱子伸出了手。


pre_thread悟空战共工next_thread山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4:56 , Processed in 0.06214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