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91|回复: 0

阿斯的肚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2 10:53:38 | |
阿斯发现自己的肚子会说话。

不是腹语,就是像正常人那样地说话。特别是在阿斯寂寞的时候,肚子总会陪着他聊天,逗他开心。

然而阿斯已经二十四岁了,不是四岁,也不是十四岁。

如果是四岁,阿斯会因为有个神奇的朋友而感到欣喜,如果是十四岁,阿斯会因为有个能够陪自己度过青春期的好兄弟而庆幸,然而他二十四岁了,到了成家的年纪了,怎么可能带着肚子里的怪家伙一起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是的,他要抛弃肚子里和他说话的人,做回一个正常人。

阿斯再三确认房间的门已经反锁以后,又谨慎地拉上了窗帘,这才慢慢踱到床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皮。

“喂,你在吧?”

阿斯有些艰难地开了口,他的策略是先礼后兵,毕竟是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朋友,虽然只有声音,依赖却早就产生于无形之中。

然而肚子除了随着自己的呼吸而起伏以外,并没有预料中的动静。阿斯看着自己加快起伏的腹部,突然觉得他好像生气了。

这诡异的想法只冒出了一瞬就被阿斯果断摒弃。怎么可能生气?虽然会说话,虽然能聊天,可毕竟是个没有生命没有形体的东西,怎么会拥有人类才具备的情绪。

“喂,你在的吧。”

阿斯忐忑地拍了拍肚皮,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将他唤醒。恍惚中,阿斯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聊天的时候。

阿斯也不清楚自己的记忆为什么能延伸那么遥远,毕竟第一次聊天的时候他不过小小婴儿一枚,周围人听的都是咿咿呀呀,可肚子里的声音却能清楚地知晓他的意思,在没有人的时候随他一起咿咿呀呀。没有人告诉他肚子是不能说话的,所以阿斯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直到因为胡言乱语被送进了医院,他才知道自己是特殊的,还学会了拿谎言当做伪装。

阿斯习惯性地四处查看着,却看到自家窗帘居然微微飘动着,明明已经把窗户锁死了的,这是怎么回事?他奇怪地走了过去,却在拉开窗帘时在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阿斯呆呆地盯着窗户上的倒影,终于惊慌失措。他认得自己的衣服,认得自己的头发,却偏偏认不得自己的脸,因为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是你吗?”

阿斯恍然觉得自己突然变化的脸和在肚子里发出声音的东西有关,惶惶然开了口,却不复之前的平稳,甚至染上了颤意。

空荡荡的屋子里并没有人回答,但阿斯确定自己在那张陌生的脸上看到了一抹笑容,得意的,不屑的,甚至是愤恨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阿斯只觉得温度也随着某些不美好的联想离他而去,他甚至不敢回头,也再不敢开口。

“你要抛弃我。”

待阿斯已经双腿发软的时候,肚子里的东西终于开了口,却是通过支使阿斯的嘴巴,像是他在自说自话。然而语气并非疑问,反而是笃定的陈述句,说的正是阿斯原来的决定。可是他知道现在并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如果知道肚子里的东西居然还有这般能力的话,阿斯宁愿一辈子都带着他生活,也不会贸贸然地将离别说出口,将自己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

“我们最早认识。在你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是我陪你。在你孤独难过的时候,是我陪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呢?明明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玻璃上的脸庞缓缓剥离,带着狰狞的神态,在半空中化成人形,和自己相同的穿着,却镶嵌着那张陌生的脸。



作者寄语:你以为的理所当然,其实是对他人的残忍。

阿斯张了张嘴巴,最终没能说出话来。人面对未知的事物总归会有恐惧的,何况他已经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怒气,自然是惊惧更甚。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被寂静的氛围撩拨出勇气,阿斯居然将心里的话问出了口,虽然双腿依然打着颤。

“我是什么东西?对呀,我是什么东西。亲爱的弟弟,哥哥现在是鬼,还是托你的福呢。”

对方语调悲怆,但阿斯显然被他嘴里所谓的弟弟吸引了注意力,故而并没有察觉对方的语气有什么不妥。他说是自己的哥哥?开玩笑的吧。是哥哥怎么会呆在自己的肚子里,是哥哥为什么让他觉得恐惧,是在说假话吧。

阿斯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人形带着复杂的神色慢慢靠近,慢慢消失。

阿斯做了个梦,一个冗长而离奇的梦。

梦里他还是个没能发育完整的婴儿,沉睡在狭窄的子宫里,和另一个婴儿一起慢慢长大。到了后来,他看到自己挥动着小小的胳膊,将对方挤在一边。于是,得到充足营养的自己日渐茁壮,被他挤走的婴儿却慢慢地变小,最后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因为胎儿在母体内争夺营养,估计到了生产的时候只会有一个吧。”

他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地汇报着情况。

“那另一个胎儿呢?不是双胞胎吗?”

他听到自己的母亲焦急地询问道。

“大概会被强壮的那个慢慢吞噬,最后消化掉吧。”

阿斯紧紧地皱着眉头,突然明白了自己的肚子里为什么会有声音,怕是自己的哥哥并没有被消化完全,而是被自己一口吞进了肚子里,随着自己的出生成了寄居者吧。

天色已经大亮,半开着的窗帘挡不住外面明媚的阳光,然而只能生活在自己肚子里,凭借着声音证明自己存在的哥哥则永远享受不到。想到这里,阿斯突然觉得很愧疚,之前惦记着抛弃的心思也烟消雨散。

“哥哥,对不起。”

阿斯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艰涩地开口道歉,然而终其一生再没能听到对方的回答。许是知晓自己的存在影响了弟弟的生活,许是被弟弟的抛弃伤透了心,肚子里的声音再没有出现过,是离开了吧。

pre_thread铁皮骷髅next_thread因为爱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5:12 , Processed in 0.06614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