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68|回复: 0

母亲的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0 13:39:57 | |
母亲,是一个伟大的名词,怀胎十月,养儿千日,只为那一声妈妈。

然而,在喧嚣的社会下,有谁又会记得年少时的一句句呼唤,有谁,又会真正关心过自己的母亲?

其实,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会发现。

她们想要的,其实一直都不多……



…… …… ……



清晨,一处幽静的公园里,阳光明媚。

不少人正在运动,晨曦铺洒间,偶尔传出嬉笑打闹的声音,悠闲惬意。

而在深处的一张长石椅旁,却是气氛迥异,一位满脸汗水的青年,正愠怒地呵责着石椅之上,两鬓斑白的老妇。

“妈啊,你怎么老是过来这里!?”

在炽热的骄阳下,杰满头大汗,叉着腰,极为懊恼地对着老人抱怨。

而坐在长木椅之上,被问得怔怔的,正是他的母亲。

由于前些年父亲的仙逝,母亲精神一直不大好,早已被医院诊断为老年痴呆,没想到,之后的病情日益加重,如今,就连说话能力也几近丧失,终日痴痴呆呆的,连生活都成了问题。

无奈之下,杰只好将她送进了养老院。

因为自己还要工作,根本腾不出时间来照顾,而且,他总觉得,母亲一人在家怪孤单的,也许搬到年纪相符的养老院中,能找到生活乐趣。

可是,却是事与愿违。母亲才进去没多久,麻烦事便接踵而至。

几乎每天,她都会偷偷溜出去,来到市里的公园,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木椅上,不知道在干嘛。

看着木椅之上,似乎有点垂头丧气的母亲,杰叹了口气,无奈地把十指埋进黑发之中,一阵乱抓。

尽管母亲没有失踪,但这种逃离事件,却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几乎每次在工作时,便是被一阵追魂电话搞得心神不宁,最后,只能无奈地请假出来。

多次之后,已经让得他心烦气躁,不仅来自上司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厌倦了每天的麻烦。

“妈啊,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杰摊开了手,脸色铁青地嚷道。

面对他的满腔怒火,母亲虽然脑子不好使,但似乎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低下头,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只是低眉顺眼间,一双浑浊的老眼,不时扫向前方。

瞥见母亲眼神闪缩,杰也望了过去。

只见前方阳光灿烂,花木繁盛,一条碎石小径延伸过去,两旁还镶嵌着一些石墩子,其中,不少大人小孩正玩得不亦乐乎。

听着他们嘻哈的笑声,他越发恼怒,咬着牙,铁青的脸像一面挂满了寒霜的青铜大盾。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公园。他确实是百思莫解,母亲为什么总要过来?

就算是摊开说,这里,也不过是历史悠久了点,记得自己小时候就住在附近,经常会过来玩,但怎么说,这也成为不了母亲逗留的原因吧。

“妈,你以后就别再过来了!”

“万一出个什么事,你叫人家养老院怎么交代,你叫我怎么办?”

“不要再过来了啊,听懂了没有!?”

看着目光呆滞的母亲,杰凑到她耳边,大声喝道。

而前者,在听完之后,也只是蠕了蠕嘴巴,头又低下了几分,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无奈地叹口气,杰想起这个月的奖金,或许又因为今天而泡汤,不禁长叹一声,把母亲送回了养老院……

晚上,温暖如初的家里,灯火明亮。

妻子正忙碌着做饭,嘭嘭的炒菜声不绝于耳,很快,一阵香味便是充斥着整个大厅。

而此时的杰,却是烦躁至极,焦灼不安地在大厅徘徊,如坐针毡。

“怎么了?”被他来回闪动的身影搞得莫名奇妙,妻子放下了炒勺,皱眉问道。

“哎,还不是为了妈的事……今天啊,她又跑出来了,你说怎么办?”杰停下了脚步,嗟叹一声。

“又出来了!?”

“不是吧,这个月已经第三次啦!”妻子眉毛扬了扬,脸色有些难看“那就是说,今天又白干了?”

“哎…..你以为我想的吗?”双手一摊,杰无奈地摇着头,“难道不管她么?”

“可是,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啊…..”妻子眉头紧蹙,面容极为沉郁“总不能天天请假吧,那跟失业有什么区别?”

“每件事都是有原因的,我们终究要找出来,才能解决问题的啊!”

对于妻子的反驳,杰撇了撇嘴,嗤之以鼻:“原因……你说得倒是轻松!”

“妈这病又不是一天半会了,现在,能蹦出句话来,几乎都谢天谢地了,还怎么问原因?”

“啧……真是个猪脑子,不会换个角度吗?”白了杰一眼,妻子续道“你想想,妈老是溜过去,是不是那间公园对她来说,有什么特别?”

“我记得一些书说过,人即使脑子退化,但是,总会对以往的美好回忆念念不忘,妈这么执着,我看八成也是。”

闻言,杰凝目沉思。

照她这么说的话,的确有可能。杰依稀记得,那间公园历史悠久,自己小时候经常也会过去玩,可每次,都是被母亲追着回家。

这怎么看,也不像有美好的回忆吧?

“哎,亏你还是个公务员呢,死脑筋!”

“妈的回忆,一定就跟你有关系吗?仔细想想,是爸走了之后,她的身体才每况日下的,这明显是伤心过度嘛…..”

睥睨地瞥了他一眼,妻子转过身继续炒菜。

吱!一阵烟气冲天而起,迅速模糊了窗户。

看着被白烟覆没的窗台,杰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你的意思是…….妈是放不下爸,所以才老是过去的?”

“自己想吧,连亲儿子都莫名不解的事,我这外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对吧?”耸了耸肩,妻子没好气地撇嘴道。

杰拧起了眉毛,细细沉思。

实话说,妻子的意见不无道理。

首先,爸妈的感情很好,在以往,几乎每天早上都是携手出门,有说有笑。即便偶尔有点小 吵小闹,但仍旧是众人眼里的模范夫妻。

即使在爸生病的时候,妈也一直不离不弃。

而且,妈的病,的确也是从爸走了之后才严重的,数年之间,几乎从一个能手变为了废人,这之间,巨大的反差,的确有点难以预料。

现在看来,原因,的确很可能是对爸的思念,也就是说,那间公园应该就是他们的…..

想到这里,杰马上冲到了房间里,一阵翻找。

记得父亲年轻时,便是搞照相的,虽然人是走了,但应该会留下一些合照。

如果那间公园有特殊意义的话,一定能在里面找到。

轻轻点了点头,杰埋进一堆黑白照之中,仔细翻找。

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他便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在一大堆泛黄的照片中,他发现了许多张,背景都是那间熟悉的公园!

虽然经过岁月的磨砺,许多细节已经物是人非,但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他们恋爱时,以致婚后的都经常去的地方。

也就是说,那里,便是他们爱的根据地。

难怪母亲会如此痴迷!

杰一拍脑袋,幡然大悟。看来在人事感情方面的造诣,自己还是远不及妻子。

于是,他抓起几张照片,向妻子虚心请教。

目光在一叠陈旧的黑白照之间扫过,妻子掩嘴一笑,眼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呵呵,想不到堂堂的公务员,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别卖关子了,快支支招嘛,原因虽然摸清了,但爸又不会复生…….”在妻子的揶揄下,杰咬了咬牙,略显焦躁。

闻言,妻子眨了眨眼,神秘道:“那还不简单,妈不是想念爸吗,只要转移掉注意力不就行了!”

“转移注意力?你的意思是,让妈干别的事?”杰皱起了眉头,颇感不满,“可她现在……根本就是个痴呆啊……”

“哎……”妻子摇摇头,慢悠悠地拖了个长腔。

“我的意思是,把妈对公园的记忆,转移到别的地方!只要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还怕她出去?”

“这个……”杰低下头,沉吟片刻后,忽然一拍手掌。

“对了,妈最珍重的,还有那只金手镯,那是他们的定情信物!比起公园,这绝对更有震撼力!”

“嗯,终于有点国家干部的样子了……”看见杰恍然大悟的样子,妻子淡淡一笑,迅速转过身收拾桌子。

经过妻子的提醒,杰豁然开朗。

其实,在妈进去养老院之前,由于怕被盗窃,他早已收起了金手镯,如今,只要拿到她面前,一定能唤起两人的记忆,这样的话,愿望圆了,还怕她出去吗!?



想到这里,他一阵轻松,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翌日,当阳光倾斜而下时,杰已经来到了养老院。

母亲早已醒来,正坐在床上发呆。

自从爸走了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可怕的痴呆,早已将她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妈!”轻叹一声后,杰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听见叫声,母亲稍稍抬头,在看见熟悉的面孔之后,脸皮一抽,轻轻地点了点头。

尽管脑子衰退,但对于亲近的人,她还是可以辨认的。

“妈,你看我带了什么过来……”杰从口袋里摸出了金手镯,递到了母亲面前。

目光悬停在精致的手镯上,眉毛一挑,呆愣的母亲忽然有了反应,迅速爬起来,一把抓了过去。

就像抚摸着易碎的玻璃玩具一样,一遍遍,温柔地摩挲着。

同时,一双浑浊的老眼中,流露出炽热的光芒,极度珍惜。



看着母亲沉醉的样子,杰松了口气,趁热打铁:“记起了吧?这是以前跟爸的定情信物呐…….”

“我知道你挂念他,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也要想开点的,对吧?”

面对杰的劝说,母亲低下头,肩膀微微颤抖,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哎,妈啊,其实你的心情我都懂的,那间公园,你们经常过去的吧,我知道很有纪念价值,但是一个人溜出去,很危险的,知道不?”

“以后啊,你挂念爸的时候,把它拿出来看一下,说说话,就别出去了……”

“好吗?”

杰叹了口气,望着略显激动的母亲,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自从父亲走了之后,她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没想到,在看到手镯之后,竟然激动如斯。其实这也难怪,毕竟陪伴一生的人走了,或许,也把她心里那份最珍贵的思念,也一并带走了吧。

松了一口气,杰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对护工嘱咐几句后,便是匆匆离去。

他还要赶着去上班,如今,只能期盼母亲听懂刚才的话,不再惹麻烦吧……



可没想到,几天后,杰在工作的时候,又接到了护工的电话。

母亲再次逃出去了!

他又惊又怒,束手无策,只能赶到了公园。

不出所料,母亲还是坐在老位置,呆呆地看着一旁玩耍的小孩,而那副金手镯,则戴在手腕之上,熠熠生辉。

“妈啊,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再出来了!”

“你想念爸的时候,可以看看手镯,又或者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干嘛老是要出来!?”

瞥见木头一样的母亲,杰怒不可遏,把挥舞着双手,像一只凶猛的野兽。

“你到底懂不懂,我一出来,今天又白做了……”

“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说话啊!”

面对着儿子暴风骤雨般的责骂,后者只是低下头,一遍遍,颤抖地摩挲着手镯,就像饱受委屈的小孩一般。

pre_thread仙屋next_thread马小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3:28 , Processed in 0.05929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