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02|回复: 0

古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7 10:10:58 | |
苏文和顾明是相恋两年的大学同学,现在两人快要毕业了,趁着五一放假,顾明带着苏文回家见父母。

顾明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城。他们二人坐了火车之后,又转了趟大巴,估计三四个小时,才到达顾明所在的小城。这座小城真的很美很淳朴,远处俊秀的山峰,近处优雅的楼房,以及绿色的田地和弯曲的柏油马路。五月的天气,整座城市笼罩在淡淡的雾气里,一切景物缥缈,看不真切。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顾明的家在半山腰,一条油亮的马路直通门口。那是一幢整齐漂亮的大房子,外表是锈红色的墙砖,屋顶上则铺着藏青色的琉璃瓦。进了屋,苏文才发现里边是一个很大的天井,四周则是房间。天井里摆放着花草和石桌石凳,中间有一口井。正前方的屋子敞开着,对门的墙壁上挂这一副清朝官员模样的画像,估计是顾明家的祖宗。

顾明带着苏文进到左侧的堂屋,放下行李就喊:妈,李婶,我回来了!

啊,小明回来了啊,真好!苏文看到从堂屋侧厅跑进来一个中年女人,顾明给她们做了介绍:李婶,这是我女朋友,叫苏文,苏文,这是李婶。

苏文喊了声李婶,李婶笑道:啊,女朋友啊,好!对了,夫人才念完经,刚去睡了。我现在就去叫她,她也休息了两个小时了,要是知道你回来,铁定乐得合不拢嘴啊。

苏文问顾明道:喂,你可没说你们家是这样子啊?这也太古朴了吧,就好像电视剧里演的民国时候的屋子一样。

顾明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道:你也没问我啊,其实也没什么。原来顾家在这一块是有名的书香世家,祖祖辈辈都有在朝为官者,到如今,虽大不如前,但其家业以及传统还是很好地保存了下来。

二人正打闹间,一个妇人走了出来。

苏文看到她就猜想是顾明的妈妈,她穿着合身的旗袍,将头发用玉簪盘了起来,眼神清冷,表情淡然。她站在那里,没有继续上前的意思。顾明和苏文都不好意思起来,顾明走过去,喊了声:妈,我回来了。接着给二人做了介绍。

只是令苏文没有想到的是,顾妈妈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不是说过不要带同学回家,你不记得了吗?

顾明脸色微微发白,急道:这不是同学,这是我女朋友!

苏文性格也不是那么温软,见此情景,平静道:是吗?那不好意思,阿姨,我并不知道。顾明,要不我就回去了。

可是此时已是下午四五点,而且顾明也不会由着苏文单独出门,要走也是两人一起走!于是顾明拉着苏文便要走。

这时,顾妈妈开口道:算了,既然回来了,那就住几天再走吧。

苏文也不愿意看到母子闹得不愉快,而且这时候从这里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住的地方,于是二人便住了下来。

晚饭只有苏文和顾明,听李婶说顾妈妈已经去休息了。苏文也不在意,反正顾妈妈不喜欢她,她也只是住一晚上就离开了。

晚上,二人在天井里聊天,解释的是为什么不让顾明带同学回家。顾明简短地说了一下以前发生的事情。

小时候,我把一个很好的小伙伴带回家留宿,但是却发生了意外。那天晚上,他要去上厕所,便出了我的房门,去了旁边的洗手间。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听到一声惨叫,当我从床上爬起跑出来的时候,只看到我同学抱着头缩在墙角大叫。

一时间家里的人都跑了出来,我妈试图安抚同学,可是他却一直指着那口井,嘴里喊着有鬼。我看到我妈脸色惨白。从此以后,她便不准叫我再带同学回家。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妈就变得很冷淡,开始念佛。

看到顾明脸色不好,苏文安慰道:你妈也是担心你和你身边的人,别多想。苏文静静地看着眼前那口古井,生怕里边真的有什么东西爬出来。二人再交谈了会儿,就各自回房睡下了。

半夜,苏文有点尿意,想去上厕所,只是一想起顾明跟她说的闹鬼事件,又有点犹豫。这时,她隐约听到门外的天井里有响动,便好奇地拉开窗帘一角。

窗外只有一盏昏暗的夜灯,天井里什么也没有。正当她准备将帘子放下的时候,她的眼角瞥到井里伸出来一只手!

那只手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发出幽冷的白光。苏文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因为紧接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长发女人从井里爬了出来!它的头发长长地覆在脸面上,静立在井边,身上的水滴留在地上,形成一滩水渍。突然,那东西发出咯咯的笑声,慢慢地动了起来。

她好像是朝顾妈妈房间的方向去了!苏文吓得大气不敢出,这莫不就是当年那个同学见到过的情景?

她害怕地检查了一下窗子的栓子,不小心发出一丝声响。却见那女鬼将它的头慢慢偏了过来,苏文害怕地赶紧放下了窗帘。她冲到门口,将门闩拉紧,用身体死死地抵住房门,生怕它进屋里。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动静,苏文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她再次走到窗边掀起窗帘一角,果然外边很平静。只是,如果不是井边那摊水渍还在的话,她当真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只是不知道那个诡异的身影去了哪里?

突然,一头凌乱的头发贴上了玻璃窗户!

啊!苏文终于被吓得叫出了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窗帘被钩住了,仍旧掀开着那一角。苏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窗边,虽然害怕,但是更加担心它会破窗而入。只见那一摞一摞的头发被苍白的手指分开,露出一张肿胀发白的脸,就像苏文在电视里看到的被泡发的死人!

她再次叫出了声,用手遮住了眼睛。

砰砰砰。门响了,是顾明在敲门:苏文,苏文,你没事吧?苏文睁开眼看向窗边,什么都没有了。她冲过去打开了房门,拉着顾明的手大喊:有鬼啊,有鬼!

顾明疑惑地安慰道:苏文,没事了。你是不是做噩梦了?苏文解释道:我相信你晚上和我说的那个同学的故事,真的有鬼,我刚刚也见到了!真的,顾明,你相信我!

屋里其他两个人,包括顾妈妈和李婶,也已经出了各自的房门。苏文看向顾妈妈,她觉得这件事情肯定和顾妈妈有关,因为那个东西明明快要走到顾妈妈门口了!

苏文对着顾妈妈喊道:阿姨,我真的看到了,那个鬼是从井里爬出来的!它有着长长的头发,身上穿着红色的旗袍,而且我看见它朝着你的房间走去了。

顾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白,本来冷清的脸上浮现出尴尬和恐惧的神情。

天井里的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僵持之间,一双苍白的手从背后爬上了顾妈妈的脸庞!

啊!顾妈妈惊叫了一声。其他三人都朝她看去,就看见她背后伸出一个浮肿的人头!没有人敢在出声,因为他们都被眼前的景象吓懵了。

那双手轻轻抚摸着顾妈妈的脸庞,那浮肿的面颊贴着顾妈妈的脖子咯咯地笑着。顾妈妈此时浑身抖得像糠筛,好像随时就要跌在地上,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顾明突然出声了:奶奶?因为那身旗袍就是奶奶在世时常穿的一件衣服。苏文疑惑地看向他们。顾明接着喊道:奶奶,真的是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害妈妈?奶奶,你放过妈妈吧,她是你的媳妇啊!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那个苍白肿胀的身体更是抖得厉害,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般的狂吼。顾妈妈嘴里还一直在说着:对不起,母亲,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顾明听到这里,一下子惊呆了!苏文也是不知所措。李婶这时候吓出一身冷汗,惊乱之间,冲动厨房,抄起铁锅和铁铲,一顿猛砸,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他们看到死死困住顾妈妈的鬼物立马消失,而顾妈妈随即瘫坐在地上。

这晚经历了太多变故。顾明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居然看到了死去的亲人,妈妈却又一直在和奶奶道歉,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顾妈妈已经疯癫,嘴里一直在说:我杀了人,呵呵,不是我的错,对不起……

第二天,在外地出差的顾爸爸难得回了一次家。此时,所有的一切疑惑都被解开了。

原来,顾妈妈和奶奶的关系一直不好,奶奶一直嫉妒顾妈妈得到了儿子和孙子的喜爱,顾妈妈又始终嫉恨奶奶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对她吝啬。终于,在顾明小时候,她们在天井里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情急之下,顾妈妈冲动地推了奶奶一把,奶奶便踉跄着跌进了井里。

后来,顾妈妈对顾爸爸和其他人谎称是奶奶自己不小心跌进了井里,遮掩了她失手杀人的事实。顾爸爸自然不相信自己还如此健朗年轻的母亲,会不小心摔到自己习惯了多年的井里。于是他猜测是自己老婆的过失,从此二人的感情就冷淡起来。后来顾爸爸借着出差,常年在外,家里就只有顾妈妈带着顾明一起生活。

顾爸爸叮嘱了李婶照看顾妈妈,再次出门了。顾明和苏文待了几天,也要回校了,而那口古井里的女鬼再也没有出现。

他们没想到,这次回家,竟会发现这么残酷的真相。告别顾家之前,苏文和顾明站在古井边。井里清澈的水,倒映着他们年轻稚嫩的脸庞。静默一会儿,他们便离开了顾家。井里边,那两个倒影却没有消散,转瞬变成了带着诡异微笑的中年男女。

而且,顾爸爸没有告诉他们的是,他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奶奶,他的爸爸也不愿意爱他和母亲,常年在外,不愿归门。

pre_thread叶舞next_thread命玩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15:11 , Processed in 0.05959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