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80|回复: 0

陈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2 13:10:21 | |
陈水今晚加班,忙着赶制明天上午开会要用的方案。由于细节一直没有敲定,所以他到现在才搞定方案。陈水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已经没有几层楼亮着灯了,整座大楼在黑夜里,显得冷清阴森。

陈水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室取车。地下室一片灯火通明,陈水看到不远处的出口那里,警卫室里的保安睡得正香,电视机也仍在播放。车库现在只零散地停了几辆车,他的车在距离出口最远的地方,不过一两分钟的脚程。他摇了摇头,苦笑以后加班一定得回家里,资料再多也用车子装回去。这么晚,实在是又累又不安全!

陈水强打起精神,抬脚向车子走去。他才走了两步,地下室的灯突然剧烈地明灭起来。他停下脚步,灯嚓的一声又恢复了原样。他望向出口的保安,仍旧睡得很安稳。陈水心想,这写字楼的灯也该时常检修吧,这惊乍之间,怪吓人的!

他继续往前走,掏出车钥匙,按下按钮,远处的车子发出声响。灯光突然黑了,只留下偌大的车库里回响着车鸣声。一瞬间,车库里一片漆黑,陈水只能看到警卫室里的一盏灯光。他使劲睁大了眼睛,努力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

突然,周遭的空气急速下降,陈水感觉到一阵脊背发凉,仿佛置身冰窖。他感觉身后有人在注视着他,他慢慢转过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陈水些微发慌,他回过头朝出口唯一的亮光处大喊:嘿,保安,车库的灯坏了,快找人检查!

话音刚落。啪地一声,灯又全亮了,一切恢复如初。陈水松了口气,大步向车子走去。在他即将拉开车门的一刹那,灯又灭了!彻骨的寒冷爬上心头。突然,身后有人说话了: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

陈水没有回头,他有些害怕。这大半夜的,应该没有人和我一样这么倒霉才回家,何况还是个女人!是的,讲话的是一个女人,她正在陈水身后,一直重复着: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他不信鬼神,但这种氛围还是让他害怕,他明明刚才没有注意到车库里还有其他人啊!

那个女人一直在幽幽地重复着: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陈水感觉脖子后面有一种冷冷的气息袭来,好像他不回头,这股寒气就要入侵他的脑门,而那个女人也会一直说下去。陈水无法,只得将头慢慢转过去。他的动作极为缓慢,这一分钟的灭灯,他的眼睛早已习惯黑暗,加上远处的灯光,他依稀可以看见周围的事物。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远处出口的警卫室还在亮着灯。

陈水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也不敢大声喊叫保安,就连双脚也几乎抬不起来。其实只要拉开车门,他就可以逃离这个该死的地下车库了!他咽了咽口水,手缓缓搭上了车门把手。就在这时,那个他以为是幻觉的声音又出现了: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陈水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咬了咬牙,再次将头转了过去。

陈水看到了一个比黑暗更加漆黑的身影。对方离他不过两米的距离,此时不再说话,车库中一片寂静。他看不清眼前女人的样子,只得开口道:你好,你掉了东西可以自己捡起来啊。又安静了十几秒,陈水正准备坐进车里,那黑影又说话了: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

陈水紧绷精神,害怕又无奈,耐着性子再次回答了一句:小姐,我也不知道你的东西掉在哪里,要不你去找门口的警卫室?我还有事,先走了。话音刚落,灯管发出哧啦的声响,灯光又剧烈地明灭起来。陈水这才看清了身前女人的样子。

她穿着破烂的灰色中裙,光着脚,裸露在外的皮肤脏兮兮的,仿佛在地上打滚摩擦过一般。她的头发很长很乱,遮住了她的脸孔。她佝偻着身体站在那里,像电影里的女鬼。陈水一时间有点同情这个女人,问道:你,需要帮助吗?

那个女人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肩膀一颤一颤,叫人几乎要怀疑她的头颅将要被她晃下来。她随即收敛了笑声,开口道: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她从没有说过其他话,这让陈水感到十分诡异,好像她在引诱他一定要去捡起那个她口里说的某样东西。

陈水心想,这个女人是可怜,但是估计是精神有问题,这大半夜的,也着实吓人,明天还得开会,不如赶紧离开吧!于是他对那女人问道:小姐,你的东西掉在哪里?

灯光还在闪烁,晃得陈水的眼睛极为不舒服。那个像女鬼一般的女人将她修长又僵硬的手臂直直指向旁边的地上。陈水顺着她的手臂看去,只见地上有一个皮球大小的物体,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陈水将目光收回来,越过身前的女人看向出口警卫室,里边的保安还在呼呼大睡,电视机仍旧播放着节目。

陈水莫名觉得有些不详,他嘴里应付道:嗯,好的,我帮你看看那个东西。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车门,作势要向那个不明物体的方向走去。他瞥了一眼那个一动不动的女人,想要看清她的表情,可是始终看不到。突然,陈水猛地折过身子,坐进车里,将车门锁上,这一套动作不过几秒,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瘫软了。他再次望向那个女人,闪烁的灯光下,只见她一步一步朝他的车子走了过来。陈水心里也感到歉意,可是大晚上的,这种情景实在太吓人了。

陈水发动了车子,此时灯光又黑了。他打开车的前灯,却猛然看到车前映着一个恐怖的空洞!陈水发现,原来那个已经凑上来的女人,没有头!脖子上顶着的,不过是一团头发!陈水心下大骇,踩上油门就要开出去。灯光照到地上的球状物,那竟然是一个血淋林的人头!那人头上的眼睛充着血,正在用一种恐怖又可怜的复杂眼神看向他!

陈水紧绷的精神终于奔溃了,用力踩油门,向着出口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仿佛那个女人也跟着追了上来,陈水听到车后传来凄厉的叫声:先生,你看,我的东西掉了。你看,我的东西掉了!我的东西掉了!呜呜……

陈水终于安全驶离了地下车库,他看了看时间,刚好零点。想起刚刚那个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头颅上的眼神,陈水感觉自己务必要了解下地下车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以后再也不要在公司加晚班了!

就在他逃离地下车库的那一瞬,车库的灯重新亮了,女人,人头,什么都没有,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陈水的幻觉。保安仍旧在熟睡,电视机里正在重播前两天的新闻:本市寻峰路132号写字楼地下车库发生车祸,肇事司机逃窜,警方正在全力追捕。死者为年轻女性,死状残忍,身体被肇事车辆故意碾压,遭致头颅与身体分离,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pre_thread爱鬼事next_thread天黑出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2-8 04:33 , Processed in 0.19070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