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56|回复: 0

回报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7 14:46:17 | |
连续三年的蝗灾和旱灾,让大片大片的庄稼颗粒无收,河流干枯,饿死的人与日俱增。

四处,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为了能生存下来,一波又一波的难民携家带口,推车挑担,从四面八方逃荒到了京城。

在农历七月十五这一波逃荒的难民中,有两个小男孩儿,一个名叫宋晓辉,一个名叫王道。

宋晓辉和王道同住在一个村里,虽然是同年同月同时出生,但是两个人的为人处世却是截然相反。

宋晓辉天生性格温文尔雅,善良随和,村里的人都很喜欢他,有好几家都想招其入赘。

他孝敬父母远近出名,六七岁就能帮助母亲养蚕纺织,八九岁就能帮助父亲扶犁耕地。

可惜宋晓辉家境贫穷,赶上年景好,五亩地的收成,也只够一家四口的口粮而已,所以十多岁了都没有上私塾。

与之相比,王道天生性格暴躁霸道,凶狠自私,不论任何事都以自我为中心,唯我独尊,村里的人都很厌恶他。

因为王道家是村里的首富,钱多的都长毛了,而且又有县城当官的亲属撑腰,所以大家对他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敬而远之。

尤其在他眼里,父母就是前世欠了他的冤家对头,今生是来还债赎罪的,花父母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私塾里,如果他发起火,教书先生都得吓尿了裤子,学着海豚音来念四书五经、论语春秋,哄得他高兴。

这么做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每个月的五两银子和三斗米。

几年下来,虽然王道还是大字不认识一个,可私塾先生却练成了口技的绝活。

宋家和王家平时在村里是两个层次的家庭,没有任何的交往,但是共同的逃荒历程,却让两家走到了一起。

从天刚蒙蒙亮一直走到日上三竿,宋家和王家随着逃荒难民的队伍进了京城。

来到户部给规定的难民区,宋家和王家登记照册,入住了临时搭建的茅草屋。

“爹、娘,这些野菜味道不错,你们和妹妹先吃下去,我去讨饭,一会儿便回!”

安顿完毕,看着饥肠辘辘的父母和妹妹,宋晓辉心里很难受,决定出去讨饭。

临行前,担心父母和妹妹饿晕,其在路边采了一些蒲公英的叶子给他们充饥。

自己则忍着饥饿走出茅草屋,经过打听才知道,京城大国寺那里正施舍斋饭。

宋晓辉刚要起身赶往京城大国寺讨饭,身后突然跑来嘴里嚼着肉馅炊饼的王道。

询问过后宋晓辉才知道王道想去大国寺看热闹,为此两人结伴而行,直奔大国寺而去。

半个时辰,宋晓辉和王道来到了京城大国寺,一眼看到斋房处已经在开始施舍斋饭了。

而且,今天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正逢鬼节,所以大国寺香火鼎盛,人流如潮,非常的热闹。

由于王道生来就暴躁霸道,自私凶狠,凡事都愿意抢在前头,所以拉着宋晓辉挤在了讨饭队伍的前面。

看到是两个孩子,难民和寺庙的僧众也没有过多的计较,每人施舍了四个夹菜的馍馍,催促二人快走。

两人挤出难民队伍,走马观花似的随着人流往前走。虽然当下各地正闹灾荒,但京城里却是一片兴旺。

不多时,两人来到大雄宝殿后侧的一个大香炉处,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伯,正在那里使劲用口鼻吸着香火。

出于好奇,而且此处人流又少,为此宋晓辉和王道二人慢慢走过去,想是观察个究竟。

待两人刚刚接近那位衣衫褴褛的老伯,王道就被其身上散发出了的一股汗酸味道熏得频频作呕,退避三舍。

而此刻的宋晓辉,不但没有表示出反感,反而怜悯着快步来到老伯的身后,从怀里取出二个夹菜的馍馍递了过去,言道:“老伯,您饿了吧?吃个馍馍吧!”

发觉身后有人,那位衣衫褴褛的老伯停止吸食香火,转过身,先是看了一眼王道,脸色一暗,摇了摇头。

接着,看了一眼宋晓辉,则立刻喜上眉梢,拿过夹菜的馍馍,只是闻了闻,吹了口气,又递给了宋晓辉。

随即,淡淡一笑说道:“小施主,我不吃这些食物,今天是七月十五,来这里享受些香火就够了。我看你天性善良仁孝,不是佛前的一朵莲也是菩萨身边的燃灯童子啊。”

“老伯,您、您过奖了。”

老伯的话音刚落,宋晓辉顿时心惊肉跳,浑身寒颤,慌忙接过夹菜馍馍揣入怀中,不敢言语。

因为他知道,不食人间烟火而享受香火的只有鬼魂和神仙,难道眼前这位老伯不是人类?是鬼?是神?

看到宋晓辉这般模样,王道却不以为然,冷冷一笑,不屑一顾地叫嚣道:“我呸!臭要饭的,老不死的,都饿到了吸食香火的份儿了,还他娘的装什么鬼魂神仙的,吓唬谁呀?本少爷要是一个吸血鬼立刻就吃了你……”

“哈哈哈哈,小施主言重了,祸从口出、患从口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

王道的一顿挖苦讥讽,让那个位衣衫褴褛的老伯无奈地摇了摇头,开怀大笑地离开了香炉处。

很快,身影一闪,双脚离地;双臂展开,穿墙而过,进入大雄宝殿内,遁隐在一尊罗汉石雕中。

骤然,这尊罗汉石雕浑身一抖,大吼一声,喷出一团浓浓的黑雾,将大雄宝殿笼罩的阴森森。

顿时,整个大雄宝殿中阴风四起,鬼魅漂浮,一阵阵毛骨悚然的惨叫哀嚎回荡在每一个角落。

目睹那个衣衫褴褛老伯一连串举动,这回宋晓辉和王道可以彻底确定下来,其果然不是人类。

惊慌之余,静了静神,两人不敢继续逗留,马上融入到人群之中,走出了京城大国寺的正门。

下了山,当穿过一段深邃的林荫小路,走在前面的王道浑身猛地一抖,突然停下脚步,中了魔似的,立刻从怀中取出一个夹菜的馍馍,塞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

闻听“咔擦”一声脆响,王道就如同咬到了钢铁一般,剧痛顿时弥漫在口腔。

惨叫一声,慌忙取出塞到嘴里的那个夹菜馍馍,发现已经变成了一块鹅卵石。

恼羞成怒,见四周没有可以让其发泄的对象,只好转过身,吐出满口带血的断牙,将手中的鹅卵石和怀里的三个夹菜馍馍一并投给宋晓辉,回身跑远。

顺势接住王道投过来的馍馍,宋晓辉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低头查看,才发现其中有一个夹菜馍馍变成了鹅卵石。

正在迟疑迷惑之时,就见那个鹅卵石闪烁着微微的亮光,重新又变成了夹菜馍馍。

仔细又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现象,宋晓辉摇头一笑,估计是自己饿花了眼。

抬头眼看着王道跑的没有踪影,宋晓辉脱下外衣把一共八个夹菜馍馍包好,一个人回到了难民区。

在路过王道家的时候本想进去把四个夹菜馍馍还给他,可是此时王道家已经被官兵围的水泄不通。

十几个官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正从屋里往外清理着一具具无头尸体,鲜血,像污水一般流出很远。

宋晓辉一打听才知道,王道刚进家门,全身上下就迅速化脓腐烂,五官扭曲狰狞。

并且,随着皮肉的脱落,王道就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骷髅骨架,顷刻变成了吸血鬼。

然后发疯了的一般将全家人以及前来探望他父母的亲朋好友数十人,一一咬断脖子,开膛剖腹,吸干了血液,吃尽了五脏六腑,现已不知去向。

“快快!快过去帮忙啊,王道被我们围困在那边!”

“我的天,太可怕了,王道这个吸血鬼太厉害了……”

正在此时,远处树林间传来一阵骚乱,喊杀声此起彼伏,一股股的血光冲天而起。

不多时,一个军官从远处树林那边奔跑过来,浑身血迹,皮开肉绽,大声呼救道。

得知王道的下落,宋晓辉想看个究竟,为此立刻钻入人群跟在官兵后面来到树林。

站在人群中,宋晓辉看到,树林中的王道已是一个青面獠牙、白骨森森的吸血鬼。

在其脚下,数十个官兵的无头尸体还在剧烈翻滚,鲜血,从脖颈中不断喷射而出。

四周,数百官兵刀枪挥舞、张弓搭箭,采用人海战术的方式,持续发起猛烈攻击。

并且,在刚刚赶来的百余官兵的增援下,数十辆攻击力极强的车床火弩也加入攻击。

就这样,一个吸血鬼和数百官兵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战,只杀得天昏地暗,血肉横飞。

足足一个时辰,变成吸血鬼的王道最终由于体力不支,被上千支车床火弩射满全身。

眨眼,浑身燃起大火,接连不断炸开一个又一个血洞,轰然倒地,很快烧成了灰烬。

看到一堆烟雾缭绕、阴魂袅袅的骨灰,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惊恐不已,陆陆续续散去。

精神恍惚的宋晓辉回到家,发现户部已经发下赈灾的粮米油盐等生活用品。

见父母和妹妹已经把晚饭做好,摆在桌上只等他回来,一家人好共进晚餐。

烛光下,一家四口边吃边聊,当宋晓辉把所遇奇闻讲完,亲人们无不惊愕。

就在这时,那放在米袋子上的八个夹菜的馍馍,忽然金光闪闪,晶莹剔透,已然变成了八个极品夜明珠。

pre_thread芷花next_thread午夜事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0-16 06:18 , Processed in 0.16630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