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07|回复: 0

简艾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4 15:35:11 | |
我喜欢旅行,有次和三个朋友约好来一场公路之旅。粗略的准备了一下,驾着越野车说走就走了。

我们一行有四个人,开车的是阳彪,是我大学同学,我们都叫他野马,副驾驶坐着的是高凡,是我同事,坐在我旁边的是简艾婷,是高凡的大学同学也是我们的同事。

我们从武汉出发,途经鄂州、黄石进入九江,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我和野马还有高凡玩得很好,但和简艾婷总是隔了一层,她不捅破,我也知道。

车子驶入九江后就不走国道了,直接开进乡道,有路就走。

开车窗呼吸着田野的新鲜空气,偶尔停车用相机拍拍民风。

野马和高凡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而我却是一种怀旧的心情,只有简爱婷抱怨着,这有什么好看的,坑坑洼洼,全是泥巴。

这可是孕育我们的大地,我心道了一声,拍了拍野马和高凡的肩膀,上车了,直奔没有目的的目的地。

开了几个小时,在不知哪个市的乡道上,我们的车出了问题,熄火了。

野马下车检查了一下,说出了大问题,车子发动机好像坏了。

“不是吧!?”简艾婷烦躁的跺了跺脚::“那怎么办?”

野马四处张望了一下,这地儿太偏僻了,喊人估计也难来,我应该可以修好,不过需要时间,你们先去找找,看哪里可以休息,天也快黑了,等我修好了就在这过一夜。

我们三在乡道上前后走了走,别说民房,连人烟都没有。

“这什么鬼地方啊~好多蚊子~”简艾婷不停的抱怨着。“真后悔跟你们出来,要不是为了去看——唉~烦!”

找了半天只看到树,什么都没有,我们又回到车子那里,问野马修好了没有。野马说够呛,要点时间。

这时候高凡突然喊了起来:“喂!你们看这里好像是条路。”

我朝他指的地方看去:“哪里有路,全是树枝,一惊一乍的。”我没好气道。

“好像真的有一条路。”这时简艾婷也跟过来了。“高凡,你把树枝折断。”简艾婷命令的口吻指挥着高凡。高凡也听话,钻进去就折着茂密的树枝,也不怕有虫子啥的。

我也过去帮忙。很快,折断了大多树枝,一条路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随之的还有一个村庄,一家接着一家的瓦房。

简艾婷笑了:“哇~和我想的差不多,好像拍电影啊。”

我呵呵了一声,拍了拍衣服:“要不要进去瞧一瞧,也许有人家收留我们,没准还有丰富的农家菜。”

“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觉得肚子饿了,走,进去。”高凡摸了摸肚皮舔了舔嘴唇。

简艾婷倒没说什么,但是第一个向前走去,可能因为好奇心强烈吧。

我们紧随其后了进去,留下野马继续修车。

第一家瓦房的门是黑色的木门,门前,屋上的瓦缝都长满了长长的草,大门紧紧的闭着,我们沿着路走下去,房子模样几乎都一样,门都是紧闭着,村里感受不到一丝活人生机。杂草倒是盎然。

我们走到了村中一家,发现了这家居然是开着半扇门。

原本农家大门开着是正常的,但是在这里,我们却感到了一丝寒意。

“怎么感觉里面有鬼似的。”高凡突然冒出来一句。

我回头瞪了瞪他,转头又对简艾婷道:“别听他瞎说,这世上没有鬼的。”

“我要你说明吗?”简艾婷不好气的说道。“我要进去看看。”

说着就向民房走去。

“她胆子还真大。”高凡呵呵道。

“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奇害死猫。”说着我也跟了上去。

简艾婷在门口嗲嗲的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听得我和高凡都醉了,心道,有必要吗我的小公主。

简艾婷见没人回话,就轻轻的推开宁一扇门,突然!

一张遗像出现在了眼前!

简艾婷吓得差点摔倒,还好我在后面扶住了她。

她很敏感的连忙推开了我,怒哼了一声。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和高凡一起靠近那间民房。

这张遗像是从房梁上用绳子吊着的。

遗像很久,相片上的那人像是改革刚开放那时候的人,她似笑非笑,像一个男人又像一个女人。

大厅里的座椅都很旧,全是蜘蛛网,越看越诡异。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天都要黑了。”简艾婷似乎害怕了,催促要离开。

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娇娇公主除了在电影里还在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场景,害怕也正常,于是我们退了出来。

我们向村口走去,听简爱婷的打算就在车子上过夜。

但是当我们走到村口才发现!

车子和野马都不见了!

我大声喊着野马,没有回音,我们在乡道上找了找也没找到。

这下吓得简艾婷快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简艾婷带着哭腔。

水和一点面包还有行李都在车子里,我们手里就三个手机。

突然高凡说不管怎么回事,先报警再说。

觉得有理于是我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好在手机不像电影里那样没信号。

电话打通后,警察问我们再哪里,我们也不清楚,于是用手机定位,结果!没网无法定位!

我们向警察叔叔反映。他们说他们来定位,叫我们别挂机,然后那边很吵,就听见什么卫星设备无法定位,窃听程序无法追踪之类的断断续续的话。

没多久,警察叔叔问我们怎么来的,我们说开车,把知道的路线说了一遍。

警察叔叔叫我们等等,渐渐的天黑了,手机也快没电了。

这时高凡突然大叫了一声!“快来看,这家也有那张遗像!”原来他推开了村口第一家的门。

他惊讶的又去推第二家的门,果然,也有一张遗像,而且和前面的一模一样!

这时天已经黑了,这个村子就像死了一样。

简艾婷吓得直哆嗦,毕竟从小宠大的,经历这样的事哪里承受得了。

高凡像发了疯一样,挨家挨户的推开了所以的门:“一样!又一样!还是一样!啊啊啊!”

我怕高凡出事于是跟着高凡跑,在他后面大喊他的名字,而高凡好像听不见似的,不停的一家一家的推门。

简艾婷害怕的跟着我跑,边跑着喊着:“邹少非,等等我,别丢下我!”跟着一不小心摔倒了。

我连忙回身来扶简艾婷:“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我温柔的检查着简艾婷的小腿和手掌。

“我没事,你别丢下我。”简艾婷说着就哭了。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我拍了拍简艾婷的肩膀。

简艾婷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轻轻哭着没有说话,看来是真的害怕了。

而我现在回头找高凡,已经看不见他的人了。

高凡——也消失了!

简艾婷一下子大哭起来,她问我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说电影里通常发生这样的事就会死人。

我说这不是电影,不会死人的,我会保护你的,就算要死,我死也要保你平安。

简艾婷感动得稀里哗啦,说平常不怎么理我,对我很冷漠,鄙视我出身都是她无知的偏见,我说没什么,我不介意,你开心就好。

她突然抱住了我,说我真好。

我抚慰着她的长发,轻轻擦拭着她的泪水,安慰者哄着她,终于不哭了,她却说,如果这次不死,这一辈子她跟定我了。

我又抱住了她:“傻孩子,别乱说,不会死的。”

而月光下,我的嘴角上扬露出了阴险的微笑。

就在这时候!房子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竟和遗像上的人一样!

简艾婷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那人向我走来。我站在原地,没动。

只见那人走近,脱掉了旧衣服,擦了擦脸,整理了一下头发,这人正是高凡!

我和他相视一笑,打电话给野马,不久,野马就开车来了。

他两说帮了我这么大的忙,问我怎么感谢,我看了看晕了的简艾婷,嘿嘿的笑了笑。

pre_thread罗伟next_thread古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0-16 06:04 , Processed in 0.19599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