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80|回复: 0

羊肉餐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7 17:34:24 | |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这段故事来自我的一位朋友,虽算不得多恐怖却也可以称得上诡异的。

我的这位朋友姓吴,因为比我要小上两岁所以我称他为小吴。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夜,半夜十二点左右小吴颤抖着敲开了我家的门:“王哥,出事了...”他的声音中夹杂着恐惧与不安。我给他倒了杯茶等他心神稍微平静些时这才问道:“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的,瞅瞅你现在这样儿都快哭出来了。”小吴对我的挖苦没有反驳也没有回应。我也不知该如何接下去话题,我俩就这样沉默无语了近十分钟,他才小声对我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要谈这件事情不得不说下小吴的工作情况。小吴大学毕业后从他老爹那里接手了一家小型羊肉餐馆,忙时在店中打打下手,闲暇时分他老爹便教导他些厨艺。做餐馆生意人情世故自然是少不了的,与吴家交好的人中有一人与小吴关系最为亲密。这人姓齐经营着一家屠宰场,故事的源头便是从这家屠宰场开始的。

小吴在平日里得了闲便喜欢骑着电动车去屠宰场转两圈,当然了不是喜欢屠宰场的环境。这其中的原因有两点,其一、屠宰场的老板说话风趣常常能逗得人开怀大笑,其二、与屠宰场的老板处好关系羊肉或全羊的进价便能便宜不少。

那天早上恰逢周三工作时日又处在刚上班与即将休息的档口,上午羊肉馆客流量并不多,小吴便去了屠宰场。刚到门口就见齐老板扯着一头羊的羊角往屠宰场里拽。小吴便打趣道:“齐哥,这啥羊啊,谱挺大啊。”齐老板回头打了个招呼:“今天刚收来的一头羊,这羊也是真倔,我们这的李师傅一棍子愣是没敲晕它,跑院子里乱窜这不让我给逮着了。”小吴哈哈一笑:“我光听说过有倔驴,还没听说过有倔羊的。”齐老板一手扯着羊角一手向小吴打着招呼:“来,今天就让你瞧瞧我们是怎么收拾倔羊的。”

小吴平时是直接到齐老板的办公室,要说进屠宰场内部这还真是头一回,到了厂房内着实让小吴大吃一惊。在小吴的想象中屠宰场应该是肮脏不堪的,而且到处散布着黢黑的污渍。今日一见实则不然,屠宰场的左半边用钩子挂着一排排处理完的全羊,右侧是一张张带着血迹的水泥台案,几名工人手持水管清理着暗红色的残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五六十岁的样子,额头稍有皱纹眼角上挑,走起路来呼呼带风。男人见齐老板手里拽着羊咧开嘴道:“瞅瞅,还不是被逮回来了,你再跑呀。”齐老板把羊角交给李师傅:“老李怎么整的,这羊到你手里不跟小鬼见了阎王似得,怎么着还能让他跑了呢。”李师傅仿佛一下子被点中了要害只在一旁讪笑。

小吴看着李师傅拽着羊角一步步的走近台案,那羊就亦步亦趋紧跟着李师傅的脚步,它的步伐从容悠闲仿佛只是在散步。小吴颇为好奇的问齐老板:“这羊就不知道它是在走向死亡吗?竟然还能如此平静。”齐老板点了根烟:“我哪知道去,你这要去问那羊。”他猛地吸了口烟仿佛想到了什么,招呼小吴跟着齐师傅一起到了台案边上齐老板提议这头羊交给小吴料理。这话吓的小吴连连摆手,他说自己从小到大没有杀过活物,现在突入奇来的让自己杀羊是万万不行的。齐老板哈哈一笑:“同在一个屋檐底下,没有不碰头的,你家开的羊肉馆子,你这个将来的掌柜的连羊都不会杀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这番话说的小吴倒是有些心动,自己日后是必定要接手羊肉馆的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有突发状况,可能真的要处理活物。在征得小吴同意后,齐老板让李师傅传授小吴杀羊的技巧。

李师傅从台案上抄起一把一拃长的匕首,反把交给小吴,一弯腰又从地上拿起一把锈迹斑驳的铁锤。李师傅告诉他杀羊很简单,一锤子把羊敲晕抹脖子放血便是了。这时齐老板扯住了两只羊角,给李师傅递了个眼色,李师傅心领神会右手将锤子高高抡起,一榔头敲在羊头上,那羊顿时四肢瘫软的倒在地上。李师傅一躬身一用力把羊搬到了台案上,他抬起左腿用膝盖抵住羊的身体,并用右手把羊头掰到一边,使得羊的脖子暴露无遗:“瞧见没就脖子这一刀下去就算完活。”小吴握着温热的刀柄心里却是发寒的,这一刀下去就结束了一条生命,但弱肉强食人要吃羊,羊的命运就不在它自己的手中。

小吴本以为下刀时羊会醒来剧烈的挣扎、悲痛的惨嚎,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是截然相反的,匕首划过羊的哽嗓咽喉时是柔和的安静的,小吴留意到在齐师傅手下的羊头双目紧闭竟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随着清淡鲜红的羊血色泽逐渐凝重,这条生命也终于魂归那世。李师傅从小吴手中接过匕首干脆利落地切下羊头,扔在一边的墙角。齐老板这时把小吴叫到屠宰场院子中,他说他看出小吴下刀时心中不忍的情绪,并为自己的莽撞行事而感到抱歉。

小吴临走时齐老板将那羊头放到了小吴的车筐里,说是作为今天这件事情的赔礼道歉。小吴骑车时不注意的瞥了眼车筐里的羊头,却发现那羊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长方形的瞳孔仿佛正盯着他看,不由得一阵阵的寒意在身体中涌动。由于分神没有注意路况与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大爷装了个满怀,好在车速不快老大爷的身体并无大碍,老大爷起身后拂去身上的尘土忠告小吴骑车时不要分神,小吴一叠声的说‘好好好、是是是’老大爷便嘀咕着走掉了。小吴扶起电动车却发现那羊头却不知去向了,小吴心想也好刚才要不是它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时间在忙碌时过得格外的快,小吴回到羊肉馆还没吃上两口饭客人便源源不断的到来了,这一忙就到了半夜十点半。小吴他爹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捶着后腰看着眼前残羹剩饭发着牢骚,他说自己老了腰板不行了,这一天盯下来上下身子就跟散了架一样,埋怨说小吴不知道体谅父亲的辛劳,不好好学手艺好早点帮他分点负担,他的原话是:“你瞅瞅你个小崽子,都二十五六了还一天天的只知道玩,不知道帮咱家干点活,以后谁家的闺女能给你这个样的。”小吴便识趣的说:“行啦爹,您还是早点回去让妈给你贴上膏药早点休息吧,这半夜的客人也不会多挑剔这里就交给我吧。”他爹便小声说着‘这还差不多’回了家。

就在小吴收拾了一半桌子,门外进来一人看模样六七十岁,须发皆白最惹人注意的是他那直到胸口的胡子在胸前微微摇摆使这老人多了几分仙气。小吴赶忙上前招呼,让到一张刚收拾好的桌子前。小吴问他要吃什么时,这老人只要了几盘素菜,小吴做菜时便在想这人也真是奇怪到羊肉馆只吃素菜。小吴给老人上了菜继续收拾余下的碗筷,在他收拾完碗筷是那老人也吃饱了,那老人完全没有买单的意思拔腿便走小吴抬脚就追。然而小吴在玻璃门前停住了脚步,他发现玻璃门映出那老者的头变了样子分明是一个羊脑袋,一只长方形的瞳孔死死盯着小吴迫使他停下了脚步,而那老人一出门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吴叙述完便问:“王哥,你说这世上真有鬼吗?”我在这方面的了解与小吴是半斤八两但为了让他不觉得害怕我只能宽慰他:“借用一句古话‘敬鬼神而远之’如果你认为今天这只是鬼它不也没有伤害你么,我看它只是不想做一个饿死鬼而来你这里讨顿饱饭吃。再退一步讲说不定那只是你的幻觉。”

在这之后小吴从他老爹接过了饭店,随后该头换面的整起了超市,这着实把他老爹气的够呛。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远不止如此,小吴自那以后对各类肉食虽说不上深恶痛绝却也是不理不睬,我看出家当和尚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

pre_thread灵都next_thread诡异相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0-16 06:16 , Processed in 0.19358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