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96|回复: 0

莎莎爱自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3 13:47:53 | |
莎莎爱自拍,从网上采购了一根自拍杆自拍成病.

今天莎莎去了一片花海,徜徉在花的海洋中,让人心情豁达,甚至可以达到几缕精神跃清风的境界,反正就是身心皆爽.

莎莎拿起自拍杆把手里放好,她选择了一片薰衣草做背景,一眼望去花草跌宕起伏,盛着空幽幽的的心那种美妙感觉好的不要不要的。

咔嚓一声拍好了一张照片。

晚上,莎莎在电脑面前筛选照片,由于照片数量庞大莎莎忙到了深夜,但是看着身材娉婷的自己她并不觉得累,甚至还不亦乐乎。

薰衣草多美啊,莎莎呆呆的看着那张照片,十秒二十秒,不知不觉莎莎居然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这是怎么回事,莎莎又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那张照片,这时看见薰衣草后面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对着镜头微微笑。

莎莎吃惊不小,看着清纯可爱的小女孩莎莎顿感亲切,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挠她的心一样。

拍照的时候莎莎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啊,而且看了又看前前后后,莎莎抹了一把眼泪再思前想后,想着想着居然陷入了冥想状态越来越离谱,那女孩是谁?为什么会出现自己照片背景里面?是不是女鬼?

想到这里莎莎被自己吓了一跳,她最近除了拍照就是看鬼故事,看得多就想的多。

莎莎赶紧停了手中的活,开着催眠曲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班的莎莎和同事议论着工作问题,这时同事的手机有短信提示的声音,同事打开手机看了一会,然后严肃的对莎莎说:“莎莎,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莎莎心里一阵疙瘩,随即摇摇头说“应该不会有吧,”

同事神秘兮兮的凑过来说:“告诉你,我认识一个人贩子,他十年前拐走的一个小女孩的尸体不见了。”

莎莎头皮发麻,试探的问:“你朋友那么缺德啊?小女孩的尸体是什么意思啊?”

同事低声说:“我朋友拐的小女孩本来长的好好的,可惜前不久生病了,我朋友怕给她看病太麻烦就把她关到屋子里面锁起来,没出三天那女孩就病死了,朋友一直没有打开屋子,就在刚才他来信息给我说了这件事。”

莎莎绷着神经问:“你朋友真是好朋友啊,什么事情都给你说。”

莎莎的同事说:“那当然,那人贩子就是我表哥,你得帮他保密,他干这行也不容易,整天受怕,怕被警察抓住。”

莎莎不可思议的摇摇头,真是太震惊了,居然有人贩子亲戚,还要求保密,不过没有关系,莎莎不管那些。

打开网络,进入常进的贴吧,莎莎看到一张图片,是一个小女孩,和薰衣草里面的小女孩一模一样,清纯漂亮,莎莎用惯了自己的照片,这下子换一张也不错,她把那个女孩子的图片作为自己的头像,包括微信什么的。

她自己也很矛盾为什么会对那个女孩会有特殊的感觉。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过年了,莎莎要赶火车回家了,那个家她有太多年没有回去了,记忆中的爸爸妈妈总是打打闹闹的,她想起来就烦心,好在她是和远方的奶奶一起住的,但是这次说是母亲病重又恰逢过年的,于情于理她都的回去。

只是这次现在家门口已经物非人非了,父母才五十岁就风鬟雾鬓了,如同枯萎的树叶一样,不仅如此家里的一切装置都破的不能再破了,这是怎么回事,父母有那么穷吗?还是懒得打理?

莎莎有种后悔回家的冲动,她瞥了一眼病弱的母亲,在床上躺着,目光望着窗外似乎在期待什么东西,父亲沉坐在一边不停的抽烟,莎莎叫了一声爸妈然后拖着行李进了房间。

咦,什么时侯家里墙壁上有一张年代久远的婴儿照片呢?

莎莎仔细看了看觉得不是自己,真可笑自己的父母都不摆放自己的照片,那张婴儿照片怎么那么像一个人,薰衣草背景里面那个女孩?

莎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那个十岁的女孩在自己心里太深刻了,莎莎所有的头像都是那个小女孩,她记得那个十岁女孩有两个梨窝,而这个婴儿也有,而且位置一模一样。

莎莎翻开手机相册还把两张照片对比了一下,结果除了一大一小之外其他地方都有惊人的相似。

莎莎赶紧走出房间把手机给她妈妈看,然后问:“妈妈,我手机里面这个小女孩怎么和屋子里面小女孩张那么像呢?”

莎莎妈慢慢转过头,只看了一眼,然后就呆住了,最后还是莎莎爸看了问:“怎么那么像二丫?”

莎莎妈忽然嚎啕大哭起来:“那就是我二丫,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啊?”

莎莎妈拖着病弱的身子站起来摇晃着莎莎肩膀,莎莎吃惊不小,什么时候有个二丫啊?

后来在莎莎的聆听中莎莎才知道,二丫是父母怀的二胎,原来管得严不让生第二个,莎莎被送到奶奶家,父母孕育的第二个已经在肚子里面三个月了。

然而二丫刚出生一个月。

有一天莎莎的父母有急事把二丫关在房间里面睡觉说是最多半个小时就回来了,结果二丫被人偷走了,村子里面有人说是人贩子偷走的。

二丫妈妈他们疯狂的寻找,可就是没有找到,从此夫妻两经常吵架,莎莎偶尔回家他们也不避嫌的吵架,二丫的失踪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从此夫妇两一蹶不振,甚至连莎莎都顾不上,如今看到二丫的照片,夫妇两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复,莎莎妈妈甚至为此还激动的咳了一个晚上。

莎莎也觉得心酸不已,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二丫的妹妹,二丫命苦啊,小小年纪就被人贩子拐走,父母的命更苦啊,十年了,一直活在失女的痛苦中不能自拔啊。

莎莎知道真相就更加怜悯自己的父母,她不敢告诉爸爸妈妈二丫是怎么出现在她照片里面的,也不敢带二老去找二丫,她留下了一笔钱让父母照顾身体,她一定出去把二丫带回来,她甚至还发誓,如果妹妹带不回来她就去陪妹妹,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莎莎想起了同事说的人贩子,和那个口中病死的少女。

刚回来歇了一天的莎莎,挥着眼泪和父母告白。

回到城里,莎莎决定去那个同事家过年,同事名字叫云美,她家在城郊。

云美接过莎莎手中的拜年物品客气的说:“来就来呗,还带什么礼物,你也是啊怎么破天荒的到别人家过年啊个?”

莎莎掩饰心情,表面笑嘻嘻的说:“那当然啊,家里的年过腻味了,换一个地方过一个新鲜的年。”

看着云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莎莎小心翼翼的问:“你有几个表哥啊?”

云美贼眉笑笑:“咋了?你相亲呢?”

莎莎耸耸肩不以为然说“当然不是啦,就是想问问嘛,只是好奇。”

云美说:“两个,姑家一个,姨妈家一个,姨妈家的就是人贩子,我劝你还是去泡我姑姑家的表哥吧。” 莎莎对云美白了一眼。

很快过年,正月初二,莎莎跟着云美去她姨妈家走亲戚,可当莎莎进门的时候发现有一张寸照遗落在门缝下面的灰尘里,被小小蜘蛛网覆盖着,莎莎瞅着没人发现自己赶紧捡起照片藏到了包包里。

拜年吃了一顿饭就回云美家了,谁也不知道莎莎问云美的表哥要了电话号码。

晚上莎莎望着那张寸照偷偷流泪,她确定了,照片里面就是自己的亲妹妹二丫,也确定了云美说的人贩子是谁,她恨死了云美的表哥,她想为二丫报仇。

很快,莎莎回到了城里,她拨通了云美表哥玉华的电话,说自己在某个地方没有车,需要有人接一下。

有美女主动打电话玉华自然是欣喜若狂立马赴约,地点薰衣草海,莎莎缓缓走向玉华。

玉华灿烂的微笑着迎接美人邀约:“过了今晚一切都了了,人贩子应该千刀万剐,尤其是拐卖我妹妹杀害我妹妹的人贩子”莎莎和玉华相拥的那一刻,莎莎把一把刀捅在了玉华的腹部,冷冰冰的说着。

玉华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然后倒地而亡。

莎莎看着玉华的尸体,哭着说:“二丫,我是姐姐,我为你报仇了,姐姐带你回家找爸爸妈妈”。

薰衣草从里面飘出一个影子,正是二丫,她蹦蹦跳跳的牵着莎莎的手笑呵呵的说:“姐姐,我不愿意在屋子里面呆着,我自己跑出来了,姐姐我好高兴你来找我,姐姐你是我最爱的姐姐,我们回家找爸妈。”

pre_thread诡异风铃next_thread暖水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2-8 03:03 , Processed in 0.17177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