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73|回复: 0

人头路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2 13:25:07 | |
这件事情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相信当我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肯定有不少的人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我在这里声明这件事情的确真实的发生过。

小庄王,也就是我们村子的名字。记得那个时候还没有解放吧,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斗着牛鬼蛇神,而爷爷当时由于懂得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便被村子里的人抓到了牛棚里面去批斗,不论家里人如何的求情他们也不同意吧我爷爷放出来。

当时破四旧在村子里进行的如火如荼,没多久村子里面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敢站出来了,而就在这个事情就发生了怪事,死了不少的人。

记得那个时候从县城里面来了二个红卫军,他们来到村子里后就给村子里的人灌输着团结一致排除万难的思想。大家纷纷的拿着自己仅有的钱财买原材料为村子建设着。

一栋栋新的瓦房被拆掉,再从新盖了起来,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老东西都不能留,所以村子里面的房子都焕然一新,当然这还不算完,盖完房子就开始修村子里面对外的公路,怪事就从修路的第一天发生了。

当时由于我的爷爷被抓到了大牢里,而此时我们家只剩下我一个男丁无奈之下跟着村子里面的人去修路,话说当时的几天还本来挺顺利的,可是后来修道村口的时候村子里的赵铁柱突然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村子里有人非常的奇怪便走了过去想要看下赵铁柱是不是犯病了,可是当他还没有走到赵铁柱的身边就也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的他和赵铁柱的模样不差丝毫。

“哗~”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村子里面的人便退到了后面唧唧咋咋的说着是不是冲犯了那路的神仙,不然的话两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话一说出口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慢慢的所有的人都觉得应该是冲犯了那路神仙,此时的他们的心中非常的恐惧,也顾不得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便朝着后面退去,心中则不断的打着退堂鼓。

“干嘛呢,干嘛呢?怎么不干活啊。”曾小伟听到声音后就走了过来厉喝道,由于他是县城里下来的红卫军,此时代表着支书的他虽然恶言相向,但是却没有人敢反驳。

直到曾小伟看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后便好奇的走了过去,想要看一看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当他走到两人的身边后就听到身后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曾小伟转过身子看着离得老远的村民们不仅犯了迷糊,地上的这两个人明显的是羊癫疯发作了,为什么村子里的这些人就这样看着却没有人上来搭把手呢?

“你们干什么呢?还不过来搭把手。”曾小伟看到村民的样子便非常厌恶的说道。

“支书可不敢啊,哪里有鬼啊。”这个时候一个村民将刚才的事情讲了出来,可是曾小伟听完后不屑的笑了起来。

“毛主席是怎么教导我们呢?这些事情都是那些江湖混混的伎俩,而我们的职责就是破四处,捣破所有的封建迷信!”曾小伟站在土堆上说着那个时代的口号,直到这时村民们觉得自己的胸中感觉有一团团的热火,直到有第一个人走过去后才村民们才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围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直到确定他们还有气后才抬着他们回到了村子里的医馆里。

后来曾小伟鼓动着村民们继续挖路,可是看到没有愿意的村民们曾小伟便带头的拿着铁锹挖着泥土。

村民们看到自己的支书都上手了,而且此时的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便也过去帮忙,当时我由于没有力气只能帮着大人们推着小车。可是就在我来到曾小伟支书旁边准备推着小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他“咦”了一声。

“这是什么东西!”曾小伟看着自己突然挖出来的一颗人头石像便出声问道。

村民们都聚了过来,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是土地的头颅,也有的说是古时候遗留下来的人头,曾小伟见到村民们越说越离谱便厉喝了一声。

村民们都看着曾小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当曾小伟看到所有的人都看着自己便拿起旁边的稿子大喊着:“排除万难,打到牛鬼蛇神。”

人头应声而裂,突然裂开的人头里面突然滚落在了两旁从里面爬出了一条条白色的蛆虫,曾小伟只是看了一眼还没有来的说什么便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挤压的感觉便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看到倒在地上的支书村子里的人炸了锅,有些见识的人此时说道曾小伟冲撞到了住在这里的邪神,如今曾小伟把他的头颅给打破了便发难了。村民们一听顿时哪里还敢待在这里纷纷的朝着后面退去。

“尔等为何胆敢掀吾房顶,砸吾人头标路牌?”就在人群中惊慌失措的时候倒在地上的曾小伟突然站了起来对着身前的村民们问道。

“支书,你没事吧。”一个村民看到曾小伟醒了过来便装着胆子问道。

“尔等为何胆敢掀吾房顶,砸吾人头标路牌?”曾小伟看都没看那个男人,伸出手直接插过男人的胸膛再次看着身前的村民们问道,当他把手再次收回来的时候手中很明显的多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啊~”村民们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村子里的人便作鸟兽散,而那些胆小的人则跪倒在了地上大声的说着这些都是曾小伟让做的,不然会被扣上帽子的。

话说此事逃跑中的那些人中就有曾经的老支书,他看到现场这个样子便知道肯定是冲撞了鬼神。当他来到大牢中见到我的爷爷后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可是我的爷爷当时只是掐指一算便皱了皱眉,随后说道自己收不了他并也不在听支书的诉求就倒在床上假装睡觉。

至于后来老支书没办法只能去隔壁的村子请了一位大仙,后来不知道由于所有的村民都被驱散了,后来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并没有人知道,只是从那天开始醒过来的曾小伟再也没有提起修路的事情,没过多久他就辞去了支书的职位回到了县城里,因为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也不知道是为何,又来了新上任的支书听到村子里之前的事情,不信迷信的他就下令将那位大仙当成封建社会的毒瘤游街,可是那个大仙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算到了还是得到了风声,就在新支书带着红卫军来到他家的时候他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后来路还是开通了,我问着出狱以后苍老了十几岁的爷爷当初为什么不就村民们?原本我以为爷爷会告诉我他生那些村民的气,因为将爷爷送到牢里的就是他们。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爷爷竟然告诉我,那个鬼竟然是村子里所有的祖先,而得罪祖先的人定当会遭到反噬。

至于那个不知道逃到哪里去的大仙并不是逃跑了,而是处理完那件事情后的他就遭到了反噬,在一次外出的时候突然发病坠入了山崖。

pre_thread河里冤魂next_thread诡异风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4 18:50 , Processed in 0.11166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