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92|回复: 0

鬼大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6 22:53:59 | |
记得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怪事,何阳德多年未婚的大伯突然找到了一个老婆,可是那个女人却没有任何的家人,突然出现的她就那样的嫁给了大伯,家里人看到既然不用花彩礼钱就能娶到一个媳妇并也没有反对。

夏天的炎热总是可以把你晒干,在大城市里上学的何阳德决定这个暑假回到家中去避暑。于是开始三天二头的忙着买车票,整理行李,等到一切都做好后就搭上了驶向家乡的客车。

“啊,还是乡下好啊,空气清新还那么的凉爽。”何阳德下车后就忍不住的感叹道,伸手拦了一辆三蹦子说了地址后就把行李扔了上去。

由于车站离何阳德老家还有一些距离,等何阳德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何阳德背着行李走在村子里的泥路上面和那些久别的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爸,大伯,我回来了。”何阳德走到老家的院子里看到正在下棋的爸爸和大伯忍不住的喊道。

“呀,阳阳回来啦。”大伯和父亲转身看到何阳德,当他们看到是何阳德后便高兴的问道。

“嗯,我回来了。”何阳德见到许久未见得亲人有些激动的说道,随后卸下行李走过去抱着自己的父亲。

何阳德跟着父亲来到了屋子里的沙发坐了下来,大伯紧跟着也将行李踢过来后坐到了何阳德的旁边问着在那边生活的怎么样,何阳德对父亲和大伯的问题一一的回答到。

“爸,我妈呢?”何阳德喝了一杯水后就四处的寻找着母亲的身影,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的他便开口询问道。

“你妈在你大娘哪里说话呢,呵呵。”何阳德的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他的大伯嘿嘿傻笑着说道。

“大娘?大伯你结婚啦?”何阳德听到大伯说的话后很快的反应了过来问道。

“是啊,前二年结婚的,那个时候你还在外地考研呢。”大伯听到何阳德的话回答道。

“大伯走,陪我去看看大娘,哈哈!”何阳德笑嘻嘻的拉起大伯的胳膊就朝着院子外走去。

来到了大伯的家里面便看到坐在床上正在谈话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何阳德的母亲,另一个就是何阳德的大娘了。

“大娘。妈,我回来了。”何阳德走到屋子里喊了一声大娘后便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孩子你怎么突然回来啦,你不是说今年不回来了么。”何阳德的母亲比父亲想得多,看到儿子回来后忍不住的开始瞎想起来。

“哎呀妈,你不知道我们那个地方热死了。”何阳德将自己回来的原因告诉了母亲。

“大娘。嗯?”何阳德走到了大娘的身边想要打一个招呼,可是当他走到大娘的身边后却突然在她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股的怪味,那怪味就像是鲜血的腥味,可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之后的几天何阳德就住在了家里,每天和自己而是的几个伙伴聊起了自己大娘的事情,通过和朋友交谈何阳德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大娘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村子北边的野地里的。恰巧何阳德的大伯路过那里碰到了她,帮她解决了事情得大伯得知女人的家里人都死了以后才收留的她。

何阳德觉得非常的奇怪,北边的野地里他也知道,哪里根本就没有人种庄稼。而且哪里是一片森林,平常没事的人都不会去哪里。

小的时候他们曾经去过那里探险,何阳德还差点森林里的黑瞎子抓住,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

不过想起大娘身上的气味何阳德还是觉得非常的奇怪,虽然住在乡下但是洗澡很方便的,可是大娘身上的那股子怪味非常的奇怪。

之后的几天何阳德除了在家里帮父母做一些农活基本都没有出去玩过,乡下的信号也不好,何阳德干脆就把手机丢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由于正值农收的季节,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在田地里面干的热锅朝天,而何阳德由于弟兄们非常的多并也不需要他一个小伙子去帮忙。

晚上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结束了一天的农作而在休息,可是何阳德却睡不着,他走出院子来到村子里漫无目的的闲逛着,无意间他看到了自己大伯家还在亮着灯就怀着好奇走了过去,由于乡下都没有院子,何阳德很快就来到了床边。

“啊,啊,咿呀。”一个男人的痛呼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何阳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大伯。

“难道大伯今天受伤了?”何阳德以为大伯今天受伤了便好奇的在窗纸上面挖了一个小洞忍不住的朝着里面看去。

突然何阳德睁大了眼睛,只见房间里的床上躺着赤身裸体的大伯,而大娘则盘坐在他的身边,紧接着何阳德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只见大娘的指甲突然变得锋利无比,她用指甲在大伯的肚子上面轻轻的一划便见到大伯的肚皮翻向了两边。

只见坐在床上的大娘将头伸到了大伯的肚子上贪婪的吃着大伯的肠子,一滴滴的血液顺着她的下巴滴在了洁白的床单上面。

“呕~”何阳德看到眼前的一幕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可是当何阳德再去看的时候突然发现窗纸上变成了黑色,而洞口的另一边一颗黑乎乎的眼球正在一动不动的盯着何阳德。

“鬼啊~”何阳德大叫了一声就准备逃跑,突然间屋子里的大娘飘了出来紧紧的抓着何阳德的肩膀。

“滋滋。”何阳德的大娘抓到他的肩膀的时候便见到她的双手开始冒着黑烟,而何阳德肩膀那块的衣服也变成了随便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里面的那串金丝玉佩。

何阳德看到大娘的样子就忍住心中的恐惧飞快的朝着自己的家里跑去,可是何阳德的大娘却在身后不断的追赶着,直到何阳德跑到自己的家中以后才发现大娘并没有追来。

何阳德拍打着父母的房间,等到他们打开门后便惊慌的跑了进去,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何阳德的父母只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何阳德,直到他保证绝对是真的以后才带着何阳德来到了大伯的家里。

打开门的是大伯,大伯走出来后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何阳德此时看到大伯肚子上面的伤口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父母看自己的眼神更怪了。

“怎么了阳阳?”躺在床上的大娘用戏谑的眼神看着站在门口的何阳德问道。

何阳德看到大娘的眼神觉得吓破了胆,但是事情的一切都不是自己那样说的,而父母也不相信自己说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何阳德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就告别了父母回到了城市,回到城里自己的出租屋里每当他想到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总会觉得背会发凉,而最近的几年何阳德每每想到自己的大娘便忍住了回去的念头。

pre_thread初出茅庐next_thread诡发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0-16 05:04 , Processed in 0.16291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