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79|回复: 0

初出茅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6 22:51:41 | |
原是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夜雪阑望着镜中的宫香珏鼻孔哼哼。

宫香珏回到国师府,并没瞧见天姩云,正打算去寻她时,身后魔气翻涌,蓦然间回头,迎上一双妖冶绝伦的双眼。

黑夜中,夜雪阑一袭红衣猎猎,如同地狱里盛开的红莲,妖魅精致的轮廓越发的分明,剑眉斜飞入髻,杀气早已四溢。

“魔神!”宫香珏有那么会吃惊,没想到他会不请自来。

不过,也仅吃惊一会,很快就淡定,嘴角逸出一丝笑意。

“难得你还认得本尊!”夜雪阑含笑道。

明明是笑,却难掩眸底的杀气。他是魔,通常越生气,就越笑得开心,随之杀气也越重。此时就萦绕在他身的魔气也随之变动。

须臾间,乌云密布,飞沙走石,地动山摇。

宫香珏浅笑盈盈。

夜雪阑是万年大魔头,是神界的头号对手,不由心生骇意。即便这样,他也不会开口求饶,至少面子上他要过得去。

“魔神想拿本座出气?”宫香珏低笑道。

“乳臭未干!大言不惭!老子出来混时,你小子还不知在哪?胆敢教训起老子!看来老子不给你点厉害尝尝,不知魔神二字怎么写!”

说时素掌一伸,墨玉剑在手,万千魔气从剑面不时逸出。

宫香珏不甘示弱,随之凝化出一把银剑。剑长八尺,薄如蝉翼,色如莹华间,剑气潇潇。

这是把绝世好剑,名为“世华”,舞动间华彩绝世,如云似鲛,被称为昆仑一绝。

不过在夜雪阑眼里,这剑自然抵不过他手里的墨玉剑,这是把用千万魔魂煅烧冶制而成魔尊剑,跟着他已有千万年,平日他从不轻易拿出来,今日也不知怎的,一出手就是绝杀。

大概是宫香珏真将他惹毛了,亦或是他许久没有好好打一架。

两剑相碰,激起道道波光,把个国师府弄得摇摇欲坠。

宫香珏不免有了顾忌,毕竟府里还住着些人,凤眸一翕道:“这地方太小,咱们换个大点的地方,还让魔神一展拳脚!”

夜雪阑虽是魔,但也不想做这趁人之危的事。

在这里打架,让宫香珏心生顾忌,难免打得不够痛快。

“随你!”

说时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相继飞向空中。

天姩云在外转了一圈,理清一些事情后,觉得还是将石生安排妥当后再离开为好。

她回到国师府,见府里一片狼藉,明显有打斗过的痕迹,还有她熟悉的荼蘼花味,不时心揪得紧紧。迅即寻着气息找去。

她是灵狐,对气息极为敏感,果然瞧见不远处,一红一白的两人在空中翻滚,剑波所至之处,不时激起道道电光火石。

两人已打了几百来回,宫香珏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握剑的手微微颤抖,而夜雪阑却像刚进入状态,反倒越战越猛。

天姩云不得不为宫香珏担心,不由飞上云端。

那两人正打得起劲,哪里注意会忽然冲出个人。

就在两剑齐齐发出间,天姩云不顾一切冲上去。

二人依次朝她望来,心下一惊,齐齐收回剑,不料剑已发出,再收回,倒将他们自己弄伤。

宫香珏倒还好,夜雪阑的墨玉剑是魔剑,剑性桀骜,一旦发出,誓必见血才收,为了不伤及天姩云,夜雪阑不得割破自己的手。

“姩云!”宫香珏冲她唤道。

天姩云望着一旁的夜雪阑失神,见夜雪阑没有望自己,心里不免涌起一般失落,红唇一咬,朝宫香珏飞去。

夜雪阑离她有几步远,瞧不清她此时的表情,只觉她似乎在颤抖,心里似在隐忍着什么?

“香珏上神,你可有事?”只听她开口道。

宫香珏笑着摇头:“无事!快扶我起来!”

天姩云点头,宫香珏见她面色煞白,又时不时在走神。明明人在里,心却像是飞到了别处。

隐隐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勾勾,一把攥住天姩云一只冰凉的纤手,道:“姩云,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担心你!”天姩云望着对面的夜雪阑言不由衷地道。

听着两人亲昵的谈话,夜雪阑素指掩在袖中握得紧紧。丝毫顾不上手上的剑伤,血水顺着指缝簌簌滴落,因着他的一身红衣,极好地掩饰过去。

见对面两人相依相偎,他心如凌迟,难过地撇开头。

罢了!她本来与他就不是同路人,即便有那么一夜又如何?跟他好过一夜的女人有的是,他要是都记得她们,哪里忙得过来!

想时,幽幽一笑,红袍一扬就要离去。

天姩云嗅到浓浓的血腥味,瞧着宫香珏似乎没受伤,难道是他?

“义父!”她终于开口唤夜雪阑。

夜雪阑闻声身躯一僵。

宫香珏面露惊色,诧异地望着两人。

夜雪阑幽幽回过身,冲她笑道:“原是云儿!本尊说呢,怎会这般眼熟!好久不见了哈!”

他笑得十分自然,生像两人三百年来第一次相见,而她听来,心在抽搐。

“是……好久不见!”

她望着他,眸里呛着泪珠,却硬扛着不落。

夜雪阑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心暗暗作疼,又见她与宫香珏两手相牵,这动作极为的刺眼。不习惯地调移目光,故作镇定地道:“本尊还有事暂且先走!”说时红影一晃。

天姩云急了,忙抽出那只被宫香珏握住的手追了上去:“你受伤了!”

夜雪阑没想到她会追来,其实潜意识里他是盼着她追来的,所以飞行的速度比平日慢了一半不止。

“一点小伤不碍事!云儿怎会在这里?”他停在原地望着她,面上依个淡如轻风。

她一双水眸灵灵,纤指绕着衣角,慌乱的不知如何开口,见他手上正往下滴着血珠,忙步上去,替他包扎,他居然没有拒绝。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两人鼻尖,不时让二人的心跳加速。

夜雪阑虽是魔,但对气息也十分敏感,他已确定那晚的女人是她无疑,冷不防攥住她的一只手道:“你……可好?”

她不知如何跟他说孩子的事,他像是察觉到她的不同。

她的气息没有之前的纯正,隐隐夹着另一股气息。

他是魔,对同类分外敏感,何况是与他自己的骨血。

那孩子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父君,在她腹里不安地躁动,豆芽大的,却能在她腹里轻易构起一道圆弧。

pre_thread小菁疑神疑鬼next_thread鬼大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4 07:33 , Processed in 0.19038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