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91|回复: 0

老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5 15:34:00 | |
老章被惊醒了,从躺椅上坐直了身,关掉了放在小桌上的收音机,掀掉盖在身上的小棉被,在骨灰堂内绕着摆放骨灰盒的木头架子,想看是不是被前来祭奠的人摆放在骨灰盒前的小物件,多数是镶嵌在镜框中的相片,从架子上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响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绕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有东西从摆放骨灰盒的架子上掉落,地面上是干净的,难道是从外面传来的响声,他打开了骨灰堂的门,看向外面,漆黑没有月光,看不见外面的景物。

他没打算走出去,因为他拿着一份工资就是来看守骨灰堂,防止有人来偷盗骨灰盒,转手卖给专门卖白事的店,最便宜的一个也能卖出一张百元钞,有吸毒的,有赌博的,为了钱红了眼,就算有人看着也能来偷,被发现了就变偷为抢,不让抢就开打,甚至杀人。

去年,老章的前一任搭档老杜就是在轮流值班的一天夜里被害,尸体是早上来上班的墓园的职员发现的,已经死的僵硬了。

老章将门关上,反锁,但只是给自己加个心理安慰,其实挡不住为了钱拼命的毒鬼和赌棍,毒鬼为了弄钱购买毒品解决全身难受的痛苦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赌棍为了弄钱继续赌桌上翻本希望赢钱偿还高利贷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他的前任搭档老杜也是反锁了门,却被合作的两个贼中的一个在外面弄出响声,引他出了门,晃着手电筒走近了响声,那个负责引蛇出洞的贼就换了个位置,再弄出响声,引他朝距离骨灰堂更远的地方移动,第三次弄出响声时,不管用了。

老杜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开过枪,射死过阵营对立的敌人,经受了无神论多年的洗脑,没有将这半夜里响在墓园里的怪响声朝鬼怪妖邪方面联想,而是想到了自己是中了贼的调虎离山的计,冲回了骨灰堂,将正在里面偷窃骨灰盒的贼堵住了。

仗着当兵时习过的武功,没把抽出匕首前后夹击他的两个贼当回事,直到眼睛被突然洒到脸上的一把骨灰给迷住了,这就给了两个贼绝好的机会,一个用匕首在他腹部狂扎数下,一个用匕首在他背上狂扎数下。

两个贼后来是被卖白事的店主给揭发落网的,他们没注意到装着骨灰盒的黑色旅行包上喷溅上了血迹,店主闻到了腥味,摸在手上潮湿的,摸了一手的血迹,供词中,两个贼都不承认那把迷住老杜眼睛的骨灰是自己撒的,都指是同伙撒的骨灰,其实也没看见同伙从地上抓骨灰朝老杜的脸上撒的动作,因为当时在忙着躲避朝自己挥过来的拳头和踢过来的腿脚。

老杜被扎了十几刀后只是停止了动作,站着不倒,睁圆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突然裂开嘴,笑了。

“哈哈哈!”笑的似风雨中被摇晃的树叶,浑身颤动,两个贼被吓到了,顾不上再从木架子上拿走更多的骨灰盒,提着已经装了几只骨灰盒的旅行包,在老杜的疯狂笑声中逃走了。

老章没有当兵的经历,无神论的洗脑程度不如老杜那样的彻底,所以,当听来了老杜临死时好象中了邪的这段传言,老章就做了一阵子的噩梦,梦见老杜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双手端着一支长步枪,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冲他狂笑着,浑身颤动,后来是医生开给他一种药物,让他摆脱掉了缠绕住他的噩梦,偶尔还是会从睡梦中惊醒,但醒来后的他想不起来自己是梦见了什么才惊醒的。

老章打开了收音机,调着频道换了家电台,听着正在播放中的评书,躺回躺椅上,盖好了小棉被,闭上眼睛,听着听着就迷糊了,突然,他又被惊醒了,醒过来又是不记得自己刚才梦见了什么,只记得醒来的瞬间听见了一点响声。

老章坐起了身体,没起来,也没关掉收音机,小棉被仍旧盖在身上,交叉双臂环抱在胸前,整间骨灰堂内只有收音机里传出电台的节目声音,老章坐在躺椅上等了一段时间,纠结着要不要起身再在骨灰堂里绕着摆放骨灰盒子的木架子看一遍,纠结过的结果是,他保持着坐姿,垂着头,在困意涌动下闭上了眼睛,坐着睡着了,大约就睡过去了几分钟,他第三次被惊醒了,这一次,他听清楚了那把自己惊醒的声音,是老杜的声音。

“老章。”

他没有想起来刚刚睡过去的几分钟内梦见了什么,但想起来了是老杜在梦境中叫了一声他,摸索着上衣的口袋,摸到了一只药瓶,拧开瓶盖,从里面倒出来两颗白色的小药片,摊在手心上,两颗一起送入了嘴巴,就着口水吞下了喉咙,这是医生开给他的药物,能忘记噩梦,能睡的安稳,好了一阵子了,今天又有病症复发的苗头,吃过药,老章这才躺下身,小棉被朝头部拽了拽,盖住了脸。

“老章。”

是老杜的声音,老章拽下蒙在眼睛上的小棉被,看见老杜了,穿着在噩梦中见到的那一身草绿色的军装,双手端着一支长步枪,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裂着嘴笑:“哈哈哈,老章,我的仇,今天报了,那两个杀了我的贼,今天被枪毙了,鬼差用锁链拖走他们的时候我还补了两枪,那个拿刀扎我肚子的贼,被我在他的肚子上用子弹打穿一眼窟窿,那个拿刀扎我后背的贼,被我在他的背上用子弹打穿一眼窟窿。”说完就是一阵狂笑。

“哈哈哈,我现在的心情,舒坦了。”

老章哆嗦着:“你,你。”你了半天,好几个你字挤出了牙齿缝,剩下的几个字就在舌头尖翻滚着,挤不出牙齿缝了。

“老章,我就要离开阳间了,之前一直想通过托梦的方式告诉你,我当兵的那些年,私藏了一些缴来的金器没有上交,退伍后也没卖掉换钱,就在租住的房子后院里,砖头砌了一片花坛,将那些金器装在一口酱菜坛子里,埋在了梅树下,我独身,没有家人,跟你同事一场,当你是个交心的朋友,那些缴来的金器就送给你了。”说完,又是裂开嘴大笑着:“哈哈哈。”

在笑声中,老杜的形象模糊了,象烟雾,变淡了,最后消失不见了,骨灰堂里又恢复了安静,在老杜的鬼魂出现后就沉寂了的收音机突然炸响了音乐声,惊的老章从躺椅上坐直了,抹着额头泌出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窗外透进来了灰蒙蒙的亮光,天亮了。

pre_thread请鬼next_thread梦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2-8 04:24 , Processed in 0.20134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