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08|回复: 0

文婧化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5 15:07:46 | |
天空沉甸甸的,似乎要下雨,刘杰推开门正要出去,文婧叫住了他:“老师,好像要下雨了,伞给你。”刘杰接过伞,道了声谢,却发现那一家三口都阴笑着看着他,刘杰禁不住有点害怕,没有打开伞,就那样快步向学校走去。

真是奇怪的一家人,只有这一户住在偏远郊区。家里也不开灯,屋里阴森森的,所有的东西都带着一股焦味。最可怕的就是他们家三人时不时凑在一起,望着他阴笑。刘杰很害怕,但是想想他们家给的家教费几乎是别家的三倍时,也就释然了。

天空一直乌云密布,却没有下雨,所以伞一直没用。

当看回到学校时,女友陆鹭已经等他好久了。

“钱快凑齐了。”刘杰说。

“你真厉害。明明是我自己的事,却要你操心。”陆鹭歉疚地说。

刘杰摇了摇头,笑着说:“因为你是我的女朋友啊。”

他们走到了篮球场边,刘杰忽然驻足望向球场。场上的一个男生仿佛有所察觉般,身体轻微地抖动了一下,篮球脱手而出,没有进。刘杰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为这个球没有进而可惜,然后和陆鹭一起走远了。

那个男生捡起球后,盯着远去的刘杰和陆鹭。

“喂,丁毅,你发什么呆呢?看陆鹭大美女看傻了么?”队友们嘲笑丁毅,而丁毅没有反驳,对于这样的嘲讽,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直阴沉沉的天空终于下起雨来,队友们都纷纷跑去避雨,只有丁毅没有,一直在雨中投篮,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雨幕中,刘杰和陆鹭两人走了过来,刘杰将举在手中的伞递向丁毅:“下雨了,小心感冒,伞给你。”丁毅看了他们一眼,却没有接过伞,而是转身离开了。刘杰把伞塞给了陆鹭,快步去追丁毅,用既悲伤又愤怒的声音说:“大不了大家一起淋雨!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如果我早知道你也喜欢陆鹭……”

陆鹭举着伞,担心地跟在他们身后。当伞下只剩她一个人时,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伞杆滚流而下。她身子微微战栗。忽然,她看到不知何时开始,有黏稠的鲜血顺着伞杆淌落在她手上。

她惊恐地看向伞顶,发现伞下覆盖着一个小男孩狰狞的脸,鲜血顺着男孩的嘴巴流淌而出!

陆鹭“啊”地尖叫一声,“弟弟!”她认得那个男孩,那是她早已客死他乡的弟弟陆远!

陆远诡异地笑了一声:“姐姐,我好想你啊。”随后他的脸在伞底膨胀起来,他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口咬向陆鹭的头……

在雨中前行的刘杰和丁毅听到陆鹭的叫声后,都茫然地转过头来。他们只看到陆鹭倒在地上,那把伞覆盖了她的头部,大雨淋湿了她的身躯。

家教

陆鹭没有死,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只是因为淋雨而稍微有点感冒。但是她却总是惊恐地抱着自己的头,问身边的人:“我的头还在吗?”

刘杰日夜陪在陆鹭身边,她总是哀嚎痛哭:“我弟弟又来了,他又缠上我了,他还在怪我没有带走他。”

刘杰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没事的,我在你身边呢,我唱歌给你听。”随着刘杰的歌声,陆鹭渐渐地安稳了下来。

刘杰看着怀中的陆鹭轻声说:“这种事我也经历过。”他说完就垂下头去,仿佛又不想让别人询问他所经历过的“鬼事”。随后他又对陆鹭说:“别担心,我会凑够去意大利的钱的。你弟弟死在那里,我们把他的骨灰接回来安葬在故乡,就没事了。”

陆鹭的父母早年离异,父母各自带走了一个孩子。从小最黏姐姐的陆远跟着父亲去了意大利,最后却因为一场疾病而早早去世。据说死前,还念叨着想见姐姐。所以如今成了鬼,它仍然念叨着姐姐,要拉她去陪伴。

去意大利的钱还差一些,刘杰只好继续去那地处偏僻荒郊的家庭做家教,正好也把伞拿去还给人家。

文婧做题时,目光忽然飘向墙角边的伞:“老师,那天你用这把伞了吗?”

“没有,我是淋雨回的宿舍,只有我女朋友用了下伞。”刘杰回答说。

“真可惜呀。”文婧低声说。刘杰愣了下,忽然看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文婧的父母正从门缝里偷偷望向这边。他心里又害怕了起来,胡乱教了几题就准备离开。

离开时,天空又阴沉了。文婧把伞再次递给刘杰:“老师,小心下雨。”他接过伞,慌张出了门。

半路就飘起雨来,刘杰匆忙地撑开伞,然而没走几步,就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有所察觉般望向伞顶——他看到伞顶出现了一张血淋淋的脸!刘杰惊惶把伞扔掉,但当他再向伞看去时,伞顶什么都没有了。

“是幻觉吧。”刘杰一边嘲笑自己的多疑,一边快步走回学校,并没有捡起那把伞。但没想到的是,当晚刘杰就病倒了。

连续几天,刘杰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如同灌了铅块般沉甸甸的,但是文婧家却打来好几个电话催他去上课。他不愿意失去这份收入颇高的兼职,于是求几个室友去帮忙代课,但是没有一个人答应,理由是那里好像是个鬼屋。

就在下午,丁毅来到了刘杰的宿舍,他看了刘杰一眼:“把地址给我,我去吧。还有,我这不是帮你,是帮陆鹭。你知道的,我喜欢她,虽然她连正眼都不会看我一眼。”

刘杰把地址给了丁毅,连声道谢,刘杰的室友却嘲讽说:“丁毅,你这种成绩奇烂的废物还能当家教?”刘杰愤怒地瞪着室友,丁毅默然。

丁毅到了文婧家开始讲课,但讲课的过程中,目光却一直盯着墙角边的一把伞,他感觉那把伞里好像有一张人脸要钻出来。而当阳光照进这阴暗的屋子时,丁毅看到文婧是没有影子的!

pre_thread仙彩鱼next_thread鬼室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4 19:37 , Processed in 0.16422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