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440|回复: 0

蝶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31 15:45:22 | |
年少无知,总会有那么时候是不知天高地厚的。

我们就是如此。

今夜,我们宿舍几个舍友商议一块儿玩碟仙,询问明天的考试是否顺利。

四个人,一根蜡烛,一个碟子,一支笔,碟子下面铺一张报纸。

“我要问问隔壁那小妞究竟喜欢我不。”老三食指按在碟子上,小声叽咕道。

“你就这点出息!”老大狠狠地打了他一下,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刚才的话,“等下午夜十二点后,我们马上开始,记得我之前教你们的重要事项,不可胡来。”

“你们玩归玩,可别连累我。”我上铺的老七很不赞同我们这次的活动,但又拗我们不过,只好不停的出声警告,刚说完,又迅速把被子掩过头,小声叨念着“阿弥陀佛”。

老大看着手机的时间一下一下的倒数着,我们的心也随着他的声音一下一下紧绷绷的跳动着。

“还有一分钟。点蜡烛。”老大小声道。

早就准备好的老四激动的搓搓手,“咔嚓!”火焰瞬间充满整个窄小的宿舍。

待我们四人的食指都按在倒着放的碟子中心的同一边沿上的时候,老大盯着手机的眼睛终于落在碟子上:

“时间到,闭眼。”

原本十二人的宿舍在那小小的声音响起,那沉重的呼吸刹那停止了一般的寂静。

我知道他们都没有睡觉,说是蒙着头,耳朵其实竖的比谁都高。

四人准备就绪,异口同声的口中默念三遍:“碟仙,碟子请您出来。”

什么都没发生。

静得我可以听见旁人同样也砰砰狂跳的心。

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回事?”老三不甘心的挪动了下纯白色的碟子,在摇摇欲坠的烛光下,我好像看见碟子上映出一个脸色苍白得吓人的男人的脸。

很陌生的脸,他的眼睛很恐怖,倒吊着恶狠狠的瞪着老三,露出的白森森的牙齿摩擦着仿佛会突然冒出来一口咬断人的脖子。

“啊!!!”

我惊恐的尖叫一声,手迅速的脱离碟子,颤抖着嘴唇战战兢兢的道,“有……有……有鬼……刚刚我看到了一个人影……”

此话一出,人人吓得亡魂失魄。

老三盯着其余二人尚未脱离碟子的食指,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一声不吭的低下了头。

“老二,你胡说什么,书呆子,看什么都能出幻觉!”老大怒斥了我一顿,自己也抽回食指,“果然是鬼神之说,不足为信。”

“是啊是啊,我们是大学生,传出去岂不是被笑掉大牙?还有你们八个,给我嘴巴闭紧点,不该说的别说!”老四故作凶狠的警告了那些假装睡觉的人一顿,他的食指才不过脱离碟子一厘米的距离,突然,昏黄的蜡烛仿佛垂危的老头,摇坠得更厉害了。

有些憋闷的室内,众人的心也被蜡烛的火焰吊得高高的。

老大反应快,一手护住快点熄灭的蜡烛,喝道:“赶紧看看哪里门窗没锁。”

我愣了愣,心底突然被一阵凉意铺了个面。

难道……

由不得多想,迅速站起来,往宿舍的阳台跑去。

还好,落地窗是关着的。

“呼……”

炎热的夏天,竟刮起了罕见的狂风。

我的心更加的恇骇,僵硬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脖子更不敢乱转,生怕会看到外面会有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异常现象……大伙儿不用急……”老四使劲的忍住由内心涌起的恐惧,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些。

“咯……咯……咯……”

什么声音?

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是宿舍门外传来的响声。

想必是阿姨嫌我们太吵,过来骂我们了。

老大仍小心翼翼的护住好不容易才稳定的蜡烛,有神的大眼死死的盯着它,恨不得瞪出一个洞。

老三还是愣在原地,甚至连手指都没曲一下。

老四定定的看着门外持续不断的敲门声,整个人也仿佛入定了一般。

其余人等就更不用说了,把自己整得跟缩头乌龟一样。

“咯……咯……咯……”

不算太轻,也说不上重,就一直不停地敲,不厌其烦的敲。

“……”我不敢说话,只能假装一脸困意的拖着拖鞋慢吞吞的向门前走去。

手快要接触门了。

门外的人听着我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更是鼓舞的敲得更起劲了。

来了来了,烦不烦,这个阿姨难不成还想半夜三更河东狮子吼?

“老二,别去!”一直沉默的老大突然怒喝了声,这声音如同一个炸雷,吓得我顿时停住了开门的手。

“你忘了吗?今天阿姨请假了,不然我们会玩这个吗?”

……

对呀!

今天阿姨请假了!

那门外……是谁在敲门?

我身子“唰”的被一阵寒意覆盖,腿一软,“扑通”落地,无论怎么样也起不来。

“咯……咯……咯……”

门外的敲门声依旧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击着我们脆弱的心。

是谁?

究竟是谁?

“会……会不会……是隔壁的同学?”过了好半晌,我才双腿发软的用手撑着地向老大爬了过来,声音颤抖得厉害,显然连自己也不相信这话。

“那他干嘛不说话?”老大眼睛仍是死死的盯着突然又忽明忽暗的蜡烛,声音低沉得如闷在深井里的绝望青蛙。

“咯……咯……咯……”

“咯……咯……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已经凌晨四点,那诡异的敲门声正一点一点的击溃着我们敏感的神经系统。

我缩在老大身旁,身子抖得跟筛糠一般,口中不停默念着阿弥陀佛。

床上的八个人都集体消声,那如雷的鼻鼾不知所踪,我知道,他们都和我们静静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受不了了!来啊!你这可恨的妖魔,你有本事来吃我呀!”

一直神色阴沉不定的老三突然猛地站起来,口中暴怒的大骂着,得了失心症的朝门外冲去。

“你疯了吗?老三!”老四刚好就在他旁边,慌忙一手拉住他的左腿,将他绊倒。

“别拦我!”老三突然回头,那快要凸出来的眼珠子布满血色,平常温文尔雅的他如今简直就是一个疯汉无二。

“你们这些装睡的,快拦住他!”老四死死抱着老三的腿,不管他怎么踹都不放开,就连我,也顾不得惊恐,一个泰山压顶将他压得个结结实实。

与室内杂七乱八对比,那让人生毛的敲门声,似乎没有丝毫的影响,依旧“心安理得”的敲着它的门。

如果门外的东西进来了……

怎么办?

我不敢想象。

老三迅速被众人制服,但他还是一个劲的嚷着要跑过去开门,被我用臭鞋堵住了他的嘴。

总算熬到天亮了。

那敲门声也离去了。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

再回头看老大,蜡烛早已燃烧尽。

他看着众人,脸色凝重得让人生怕:“还是想想……下一个晚上怎么办吧……

pre_thread黑河小孩next_thread女会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4 06:02 , Processed in 0.1809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