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01|回复: 0

打开的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1 20:30:37 | |
这是一个听老师上课时无意间提起来的故事。

德城大学原来只是一所专科学校,我们老师毕业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候的德城一片荒芜,城市没有建起来,大学也只是在边缘的郊区。他提着行李来到学校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到了什么坟场。

这是事实,那时候学校旁边都是荒地,有的农民过来开垦,可是发现这一片地连庄稼都种不出来。

没有庄稼,农民自然也不会再接近这里。正好这片地的价格很低,于是圈出来建了学校。在施工的时候工人们就注意到了,这块地并不是平白无故种不出庄稼,而是因为地底下埋着许多的白骨。

当地人也因为这片地荒芜,所以把自己家刚刚去世的人埋在这里,等过个几年棺木和尸体一起腐烂,只剩下骨头的时候再二次迁坟。这在当地已经形成了一种不用说的习惯。

不过因为老师是外地人,他刚到学校的时候看到周围的荒地和坟墓,觉得背后凉嗖嗖的。

他的宿舍就紧紧的挨着后面的荒地,虽然有一睹高高的围墙隔绝起来,但是从楼上的窗户往下看,在明月的照应下还是觉得很吓人。

不过幸好来的老师都接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害怕但安慰自己世界上没有鬼神。当然,我们老师也是这么认为,觉得是自己吓自己。

不过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就刷新了他的认知,以至于他跟我们说起来这个故事的时候采用了一种迂回的说法,他说:“不可信其无,有时候很多事情解释不清楚,也没有办法用常理解释。”

改变老师认知的就是一扇门,一扇会自己打开,自己合上的一扇门。

老师当时所住的是职工宿舍,每个人一个小单间,结婚了职工可以申请套间。他当时只是刚刚毕业的博士生,并没有资格申请套间,所以是一个人住在单间里。

单间里是一张床,一张很大的桌子,跟现在的四人间差不多大的房间里,只不过只有一张床,一个人住罢了。还有几位和我们老师差不多时间来的老师也是单身,几个人经常在上完课之后聚在一起打牌,或者看小说。

在没有手机,单间里也没有电视的年代,看小说和打牌是他们的娱乐活动。有一天晚上,老师没有事情做,可是其他的老师都坐车到市区看电影去了。

老师一个人百无聊赖,看了会小说,突然听到门被咯吱一声推开的声音。老师以为是其他的人看电影回来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招呼:“你们怎么回来那么早?”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老师感觉到了不对劲,以为是其他的人故意开玩笑,恶搞他。老师想,既然是恶搞那么绝对走不远,他们肯定是躲起来准备吓自己一跳。可不能让他们得逞,于是老师把门关起来了,也没有理会。

过了一会,小说还没有看完几页呢,门又传来了被推开的声音,还吹进来一阵风。

虽然是夏天,但是也让人感觉凉嗖嗖的。老师本来想无视,让他们自己出来,可是又有点奇怪,于是走出门到走廊查看情况。空荡荡的走廊里连灯都没有开,别说隔壁的职工宿舍了。

老师偏偏不信这个邪,于是推门想进隔壁抓到恶作剧的人,没有想到门锁得好好的,里面也没有人。

老师心里嘀咕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乎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才注意到原本关得紧紧的窗户被风吹开了,风呼呼的灌进来。

老师赶紧走过去想把窗户关上,他刚刚走到窗户旁边,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生站在楼下,朝他招手。

老师一开始怀疑这个白裙子女生是自己的学生,可是回忆了一阵印象里根本没有这个人。他原本想着待在房间里不管,可是女生一直向他招手,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他一狠心要把窗户给关上,女生就露出来快哭的表情。

老师到底是一个男生,不忍心看大半夜的一个女生哭,于是问:“你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女生没有说话,可是一直点头。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老师这么想着,就下课楼。下楼梯的时候他一直在想,如果下楼了女生就不见了,那么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他又没做亏心事,没什么可怕的。幸好是下了楼,发现女生还在那里站着,而且长得很好看,比从楼上往下看都要好看多了。

“怎么了?”老师走过去,关切的问。女生看起来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应该是新来的老师。他也听说了,最近学校会来几个新的老师。

“我找不到宿舍了,你能带我回去吗?”女生开口说话了,声音悦耳,不过不像普通的女生,十分的空灵。而且说话的时候嘴巴的动作特别小,不知道的还以为声音不是通过嘴巴出来的。她留着长长的,黑色的头发,被风吹起来,挡住了半边脸。

老师当然义不容辞了,这个说法更加验证了他的想法,这个女生肯定是新来的老师,没准还是从什么大城市过来的,以为德城和其他的城市一样,夜晚还可以出去逛逛的,所以才大半夜的跑出来,结果还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你的宿舍在哪呢?”老师问,他并不是很熟悉学校的布局,尤其是对于女职工的宿舍,他更加不清楚了。

“我在北区4号楼,”女生说。

北区是新区,老师一直知道哪里在建设,却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建好了。于是老师陪着女生到了宿舍楼下,看着她进了宿舍楼。

第二天,老师照常上课,下课后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却听到其他的同事在聊天:“你们听说没,北区挖出来一个坟,还是刚下葬不久的。听说是个姑娘,姑娘家里人马上来了人把坟弄走了。”

“也不知道北区要建设多久,这都一年多了还是一片荒地,”另一个同事这么说。

老师握着红笔的手一直在发抖,他记得昨晚送女生回北区,哪里的楼都建设好了,根本不是荒地。那个女生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pre_thread小鬼愿望next_thread眼药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22 10:07 , Processed in 0.18971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