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27|回复: 0

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1 20:19:31 | |
死寂的深夜,秋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她喘着粗气,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她心神不宁的环顾四周,仿佛是要寻找什么东西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她扭头看向窗外,黯然的夜色钉着几颗星星,仿佛在死死的瞪着她。四周的一切静得可怕,仿佛……仿佛它们在屏住呼吸,等待着某种东西出现。

秋云从梦中惊醒了,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这样的夜晚了。她只知道最近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她都会做着同样一个梦。她梦到自己来到一棵大树下,她听到有人在唱她小时候非常熟悉的童谣,这首童谣是小时候舅舅经常唱给她听的,不过现在她所听到的,却无形中带着几丝阴森和诡异。

梦里,她分不清唱歌的是男还是女。紧接着,她会看到那棵树上面竟然挂着一根结满蜘蛛网的绳套。就好像……就好像有人要把她吊死!

她带着哭喊拼命的往前跑。猛然间,前面出现了火光,秋云隐隐看到有个人在烧纸,她看不清那人的脸,每到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总会生出一种强烈的想法,她想要看清那人的脸!正当她缓缓朝前挪动脚步的时候,突然那人影猛地一回头狰狞的向她说:“我要烧死你”!

还没等秋云看清他的脸,自己就会因惊吓从噩梦中醒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恐怖的梦就像一只丑陋的蜈蚣,在她的睡眠中,在她的生活里缓缓的爬行。

秋云觉得是自己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无休止的重复着这个梦。是啊,繁华的城市,迷醉的灯火,复杂的人心,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还有数不尽的如此种种,这些事会让人感到压抑和不安。也许自己需要到一个宁静自然的地方待几天。

第二天,秋云向单位请了几天假。她要回乡下老家小住几天,她要逃离工作,逃离一切让她感到压抑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父母的忌日也快到了。每当想到这里,她的泪水便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秋云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因为一次意外引发的火灾早逝,所以她一直由乡下的舅舅抚养长大。虽然是这样,但是她对这个舅舅却没有太多的好感。在她的眼中,舅舅是个不折不扣的赌鬼。

因为好堵,他输掉了一切可以输掉的东西,以至于四十多岁的他至今仍旧是一个人。除此之外,他给秋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孤僻。他似乎从来不需要任何朋友,就好像朋友会打乱他的生活方式,令他不知所措,因为这样,除了他自己,似乎没有人了解他。

就好像他的身后,总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于这个舅舅,她虽然有点不太喜欢。但是她更希望的是。故乡这块净土,能让她忘掉城市中的锋芒,医治好她心中的创伤。

故乡啊,她像一位慈祥的母亲,一定会给她的心灵带来温暖的抚慰。

望着车窗外远去的城市街景,秋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父母站在被大火烧毁的废墟上含着泪望着她,嘴里还不住的说些什么。秋云竭力的想听清楚父母的话音,可是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走得有多快,也无法缩短自己与父母的距离。

就好像他们各自身处不同的世界。这时,她还隐隐约约的看见,父亲的手似乎在指着某个地方,她顺着那个方向看去,朦胧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没错,便是那个她每晚都会梦到的人,那个在梦里背对着她烧纸的男人。

秋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这次,秋云依然是走过去想看清那男人的面孔。但她就像鬼打墙一样,怎么走也无法缩短她和那个男人之间的距离。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男人似乎与她有着某种不可分割的关系,她感到那个男人的背影无比熟悉。

正在这个时候,她醒了。她仔细回想着刚才的那个梦。梦里的父母,或者说这个梦的本身,似乎是想告诉她什么。

想到父母在梦中的样子,她又不禁落下泪。当她擦干眼泪向窗外望去的时候,故乡的小镇已经可以远远的映在她眼里了。故乡的样子和两年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绿油油的田野,错落有致的村庄,弯弯曲曲的公路。

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又或许是未来,这一切仿佛一块烧红的铁块,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片永远无法抹去的烙印,深刻中带着痛苦。

车子缓缓停靠在了村口的路旁,秋云走下了车子,望着四周熟悉的景象,她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来到了舅舅家门口,门口的舅舅看到她,心中似乎没有多大的起伏。他只是浅浅的笑着,脸上写满了客套。

“回来了,快进屋里坐吧。”他语气是如此平静,就犹如波涛来临之前的样子。

“嗯”秋云淡淡的说道。他的脸上同样也没有露出亲人相见的喜悦。

当秋云在房间里收拾完行李的时候,月亮早已悄悄爬上树梢了。

简单的吃了顿晚饭,秋云就回房间休息了。乡下的夜晚格外清新宁静,仿佛能使人忘记一切,忧伤与烦恼。秋云躺在床上看着书,看着看着,她便不自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午夜的钟声刚一敲响。秋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朦朦胧胧。她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想弄清楚自己现在在哪。

突然她发现远处的树上似乎吊着一个人影,他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走近查看,原来树上吊着一根绳套,根本没有什么人影。等等——绳套?这不是她经常在梦里遇到的场景吗?

他仔细的注视着那根吊在树上的麻绳,他只觉得越看越恐惧。她赶紧往回跑,但是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跑就好像在原地打转一样,一直都没有离开那棵树。秋云惊骇的看着四周,她觉得这是一个无比诡异的梦,直到她在地上摔了一跤,他竟然能感觉到疼痛——天哪,这不是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不远处有悉悉簌簌的脚步声。她扭头一看,一个黑影正缓缓朝她走来,这黑影的身形,看着是如此熟悉,这不正是那个之前在梦中蹲在地上烧纸的男人吗?正在这时,她听到了他之前在梦里所梦到的那个声音:“我要烧死你!”

秋云以为这个时候她会醒过来,但是令她绝望的是,她并没有醒过来——因为他知道,这根本不是梦。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勒住,她用手摸了摸,又抬头看了看——竟然是那根绳套。这时候她只感觉绳套越来越紧,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终于她昏倒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晨,惊魂未定的秋云仔细的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幕,她发现自己的腿居然还在疼。她敢确定这一切绝对不是梦。

正在此时,舅舅走了进来。他告诉秋云昨天晚上似乎梦游了。自己当时听到了响声,就悄悄跟着秋云,他发现秋云一直走到了父母坟前的歪脖树下。然后在坟地旁边的树下不停地踱来踱去,最后还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直到把自己掐晕为止。

听到这里,秋云有点坐不住了。便和舅舅一起去了县里的医院。

经医生诊断,秋云是在长期重压之下或者是因为一些情感问题产生了精神分裂症。一般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所遭遇的情景仅仅局限于脑海里,但是秋云居然能自己走到一个地方。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对此也作出了专业的解释,原来,重压之下的秋云,除了精神分裂症之外,还患有自动行走症。

“这种自动行走症通常是某种精神疾病的一种症状,同时它还具有以下特点:她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但是它能逃避危难,只是这些事情她醒来之后,自己完全不知道。”医生用很肯定的语气说。

接着,医生用一种看似谁也看不懂的文字,快速的在纸上划了几笔。就好像秋云的病会被他划掉一样。

回去的路上,秋云不住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塑料袋,里面是一堆不知名的药物。但是这些药物并不能让她相信自己的病就能轻易好转。

在城市,在家里,在车上,这些似梦非梦的东西,它们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它们是如此的诡秘。那个反复出现的男人又是谁呢?父母的样子是如此真实,她们明明是想告诉她一些难以言说的秘密。

也许,这一切不是病……

pre_thread搭肩next_thread懂得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22 11:00 , Processed in 0.21337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