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93|回复: 0

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4:29:04 | |
李强,男性,平凡普通的一个大学生,身材矮小,长相一般,性格也比较内向。大学期间,看着周围的同学一个个都卿卿我我,而他,不论上自习还是去食堂吃饭,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课余时间,李强最喜欢泡图书馆,偶尔一次,他读到了一本书,《聊斋》。原本,他对这种神神鬼鬼的故事没什么兴趣,但忍不住好奇心读了几页后,却发现,不像他想象的那样,这里面大部分是借鬼喻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李强暗恋班上的班花,不过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班花的男朋友是一位英俊的学长,这位学长不仅高大英俊,而且能说会道,篮球也打得很好。不过唯一让李强欣慰的是,据说那个学长学习成绩不好,总是倒数第一。

李强学习很用功,他相信,只要自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就能成就更优秀的自己,虽然自己长相普通,性格内向,但自己身上还是有些优点的,比如刚劲与韧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强的用功的确出了些许成果,每科都能考上七八十分,虽然不够优秀,但却维持了四年不挂科的记录,除了一科。

和班上很多学生的想法一样,李强总觉得《哲学原理与思想》这门课没什么实际用处,而且需要大量的背诵,这让李强感觉很厌烦。于是,单单这门课,李强从大一挂到了大四,直到大四清考,他彻夜死记硬背,终于以六十分万岁的成绩通过。

和他最初的梦想不一样,李强付出了绝对的努力,但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自己没有变得更受欢迎,也没能和自己喜欢的漂亮女生说上一句话,他依旧很孤独。

周围的同学开始陆陆续续地面试,就业压力就在眼前。而一些家里有门路的同学选择了国考。家里也打来电话,催促李强去相亲,而且李强的母亲还通过微信发来了女孩子的照片。

李强一看到照片就感觉很不喜欢,女孩子长相太平凡了,自己提不起半点兴趣。

李强对母亲表示,自己不想见,没想到迎来母亲劈头盖脸地一顿痛骂,大体意思就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啥样子!”

这下子刺激了李强的G点,他愤怒地回怼:“我这样子是我愿意的吗?还不是你们遗传的?难道我不想又高又帅吗?我不想能说会到吗?这是我能控制的吗!”

话题聊到这里,母亲服软了,她在微信里说道:“听话,孩子,毕业了快点来见见面吧,凡事都得面对现实,咱家没有那么好的条件,如果拖得时间久了,以后恐怕。。。”

每次和父母的交流都是这样,不欢而散,其实说实话,这不是三观不合的问题,这是很现实的问题:物质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

李强总是不禁地怀念他还在的那个时代,虽说不富裕,但人人热情高涨,而且女孩子们的择偶,老实本分是很重要的一环,正是因为那个年代的环境,像自己父亲那样老实巴交,一棍子也打不出个屁来的老实人,能顺利找到媳妇。

年头变了,承传了父辈基因的李强,在如今这个年代,处处碰壁。

经不住母亲的软磨硬泡,李强同意了和那个女孩联系,母亲总算也放下了一块心病。

加上对方微信之后,李强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照片发了过去,然后打字道:“您好,这是我的照片,很高兴认识你。”

对方沉默了半晌,才蹦出几个字:“对不起,我感觉咱俩不合适。”

李强哈哈大笑,笑中透漏出无尽的苍凉。

临近毕业前的一次班级例会中,教导员特意谈了支教的事情,先讲了一些大道理,比如支援祖国的教育建设,为偏远山区的孩子送去光明和希望,还列举了支教的很多福利:比如考研加分,或报考公务员加分,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李强对那些大道理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些福利。其实各位看官没必要道德绑架,一个个自己处处不如意的人,很难有什么阳光的心理,也很难考虑普罗大众。毕竟谁都不是圣人。

李强决定去做支教老师,一是为摆脱周围纷乱的环境,二是为自己的将来累积一份资本,他知道,自己如今这种条件,考公务员基本没戏,但假如有了支教经历,或许会有一丝希望,这样一来,身分地位能提升一个等级,或许也能找个漂亮的老婆。

大学毕业当天,宿舍楼下一片狼藉,班花的男朋友也通过了清考,李强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看着楼下沸腾的人群,突然,他看到了班花和她的男朋友。他们两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比过去更加甜蜜了。

“喂,看什么看,别想了,都已经领证了。”同宿舍的一个同学在一旁讥讽道。

李强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内心对他们狠狠地唾了一口:“呸!狗男女!”

大学毕业后,他到一个偏远的山村做支教老师。

那里的日子虽然清苦了点,但因为有了许多纯朴小孩子的陪伴和乡民们的照顾,日子过得倒也充实。他甚至感觉自己比过去开朗了不少。

山村里手机信号不好,上网就更不用说了,闲暇时光一大把,读书是他唯一的爱好。

手里的《聊斋》已经快被翻烂,穷书生和美女鬼的故事套路基本一致,李强也有点生厌了。他打趣地想到,自己身在这山村,按理说是精怪常出没之地,怎么一个也见不到呢?莫非是我长得太丑,连女鬼也不愿意招?想到此处,李强不禁失笑。

给李强印象最深的就是一篇《陆判》,这一篇脱离了诸多套路,写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故事。

故事中,木讷的朱尔旦因为结交了阴间的判官,换上了一颗聪慧的心灵,而自己的老婆也萌受福荫,有了一颗漂亮的头颅。

李强想到,若是自己也能遇到这么一个阴间的鬼判该有多好,假如自己个子再高点,性格再开朗点,五官再精致点,自己渴望的一切就都有了。

但凡是山村,都有一些奇谈怪论,所谓山村乡野怪胎,有一些神怪灵异之事,比如黄皮子附体,吊死鬼找替身等等,作为从小接收科学教育的李强,对这些自然是不信的,只是左耳听,右耳出,当个新鲜的生活调剂而已,直到有一次,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或许《聊斋》所写,不全是虚妄!

那是他来到这个山村第一年的中元节晚上,本来村民们已经叮嘱过他,这一天是大阴之日,尤其是晚上,千万不要随便出校门(李强平时是住学校的)。他对此并不相信,眼看着一些类似牙膏,洗发水之类的生活日用品就要用完了,而晚上学校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WIFI,无聊的李强就想下山找个小卖部买些东西,为了填补一些日用品,也为了散散步,看看月光,排遣无聊的时光。

李强一个人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四周漆黑一片,寂静无声,朦胧的月光倾洒下来,在如此盛夏的晚上,温度很是宜人。就在他漫步时,突然想到村民们平时所讲的神怪之说,不仅感觉肚子里好笑,心想:若是真有鬼的话,不妨现在立刻出来一只女鬼,我也可以像聊斋故事一样风流一夜了。。。

就在他边走边想时,突然感觉一阵阴风袭人,温度骤降,而周围林子里的鸟儿被惊飞四处,仿佛受到了惊吓。

李强心里感觉有些害怕,不觉加快了脚步,而就在这时,他竟然听见自己身后的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起初,这声音很微小,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李强以为自己耳鸣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声音竟然越来越大,此时李强依旧没有朝鬼神这方面想,而是担心会不会是有抢劫的一类,虽说乡民纯朴的占大多数,但臭狗屎哪里都有,少数好吃懒做的懒汉混不到什么钱,就会打歪主意,拦路抢劫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踏。。。踏。。。踏。。。”那脚步声越来越大,好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李强分辨出,那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声音,按这脚步的力度,起码是一支上百人的队伍!

李强心里害怕起来,这大晚上的,哪来那么多人啊?村与村之间的械斗?这种事他不是没听说过,不论是电视剧,还是新闻,都有村子之间因为水源,宅基地之类的问题发生械斗的事情,不会是让自己给赶上了吧!

李强心脏逐渐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呼吸声愈发沉重,他不自觉地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那声音很有规律,回荡在幽幽山谷之中,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李强停住脚步,打开手电四下张望。

四周是一片山野,没有任何人。可那脚步声却越来越大!

突然,李强感到背后似有蓝光,他回头看去,只见一股又一股幽幽的蓝光飘忽地悬浮在昏暗的半空中,看上去诡异无比。

李强的思想防线终于崩溃了,他现在知道,自己是遇见了传说中的灵异事件!

因为极度的恐惧,李强的思绪出现了短暂的停顿,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在这时,那幽幽的蓝光中闪现出一个又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些人影由远及近,李强突然想起自己过去看过的一些香港的恐怖片,说僵尸靠人的气息来捕捉活人的生气,如今这种情况,不管它们是不是僵尸,但李强还是死死地屏住了呼吸。

随着幽幽的脚步,那些人影也逐渐显现出一些模糊的轮廓,借助闪耀在它们周围的幽幽蓝光,李强看清了,它们是一些身穿盔甲的古代士兵!而他更仔细地望向这些所谓士兵的面部时,不禁被吓得大声呼叫了出来!

那些士兵的面部高度腐烂,在本该有眼睛的地方,只看到两个黑黑的大眼洞,每个人的面部都像是被剥去了皮肤的人脸。

那是一队来自阴间的鬼兵,它们的队伍漫长无比,一眼望不到尽头,而经过李强身边时,只觉得阴风阵阵,阴风吹至身体时,寒彻骨髓,无法忍受!

虽说李强的尖叫声响彻山谷,但却并抵不过那对阴兵尖锐的脚步声!

踏踏踏。。。脚步声越来越大,尖利无比,一时间,甚至似乎充斥了整个宇宙,李强只感觉这脚步声自四面八方传来,走到哪里都逃不掉!

他的内心绝望无比,一下子瘫倒在路边,裤子也尿湿了。李强认为,自己今天难逃一死,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李强曾经听说过,人之将死时,自己过往一生的经历都会像放电影一样从脑海中划过,当时,李强对此嗤之以鼻,他认为:已死之人,不会回来告诉你死后是怎样,而濒死复活之人,由于大脑缺氧,产生幻觉自是自然现象。

而如今,过往的一幕一幕真的浮现在眼前!那些场景如同电影胶片,潇洒地流过,然而,只有两个人是定格在脑海中的,那个英俊的学长,和自己暗恋的班花。

学长是所有女孩倾慕的对象,即便不在学校搞对象,将来去相亲也是抢手货,而班花,那如同电影明星般的容貌,对自己来说,更是遥不可及。自己在学校搞不上对象,去相亲,也只能去见那些歪瓜裂枣,而且还会被拒绝。

李强忽然笑了,自己这毫无希望的日子,或许死了真的是解脱。

就在一种解脱的轻松之感刚刚出现时,那队鬼兵的脚步声赫然停止,它们齐刷刷地望向了李强!

李强望着它们,它们望着李强,突然,从它们口中齐齐地发出一种震耳欲聋的声音。

“募,募,募。。。”这声音越发响亮,整齐,奇怪的是,从鬼军口中发出的声音,竟然不是那种像鬼怪电视中所表现的那种呜呜的鬼叫,而是刚劲有力,充满阳刚!

阴气阵阵的鬼魂部队,口中却喊出了阳气十足的号子。

李强呆呆地望着它们,脑子里琢磨,它们喊的是什么意思?

突然,天亮了。

此时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常识,自己从学校出来大约是晚上九点,算起来走了也没半个小时,这天怎么会突然亮了呢?

随着阳光的照射,那些鬼军的面庞变得不再恐怖,原本腐烂的脸重新长出了肉,空洞的眼眶中生出了眸子,啧啧发光。

面前的他们,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啊!而李强,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入了部队,他看到自己身上也披上了战甲,磷光闪闪,手握鬼头刀,自己一生中,从未有如今这般底气!

“招募,招募,招募。。。哈哈哈,欢迎新兄弟加入!”部队的兄弟们开怀大笑,他们纷纷走过来对李强表示祝贺,而李强的内心,也感受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集体的力量,如此的充实,驱散了长久萦绕在心头的孤单!

一股陌生的记忆从外界涌入自己的脑海,一瞬间,李强明白了一切。

原来,陆判官这个人是真的存在,他当年给朱尔旦换了心,又给他老婆换了一颗美人头这件事,都是真的,而故事虽然到此为止,但真实的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

陆判官因为违反了阴间律法被打下了地狱,但他偏偏在地狱最深处组建了一支冥界的鬼军!

陆判官一席红衣,面色赤红,他真的出现了!并开始做起了演讲:“六道众生,天人福厚,人道居中,却也是有美有丑,有精有愚,这公平吗!”

部队中爆发出一阵怒喝:“不公平!!!”

随后,陆判官竟然拿出一本书,李强定睛望去,只见上面写着《哲学原理与思想》。

拿出书后,陆判继续说道:“因果轮回,本是公平之事,造善因,得善果,然而,天道众生享受巨福,心态愉悦,又多造善因,生生世世轮回为天道,而恶道众生呢?且说那地狱中的厉鬼,常年经受刀砍斧剁,哪来的机会造善因,等到上天享天福,又要何年何月?六道逐渐固化,阴司怨声载道,这公平吗?”

“不公平!!!”鬼军中的爆喝一声接着一声,延绵不绝。响彻山谷!

陆判官又接着说:“人生之美丑,贤愚,性格之开朗与阴郁,这本是前生造业所致,但每个灵魂在投胎之前却被强迫灌一碗孟婆汤,忘却前生之事,前生事忘,后世受苦,前生的你和后世的你是一个人吗?凭什么要承受另一个人的恶业?这公平吗?”

“不公平。。。。”呼喊声震天动地,李强听到这里,却也突然明白了陆判的核心思想:他要打破一个旧世界!

“打上天去,平分福德!!”

陆判官将手里的《哲学原理与思想》一把抛出,只见那书竟然在空中闪了几道白光,化作一条梯子,这梯子底部接地,而顶部直冲云霄,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瞬间,李强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考不过又厌弃的《哲学》课,竟是如此的宝贵!

陆判官抽出一把剑,率先登上了天梯,而鬼军随后而至,李强身在其中,眼前,是直伸云端的天梯,后面望望,一望无际的部队。

这场面,任何一部现代的战争电影都不足以刻画!

不多时,李强也踏上了天梯,他知道,自己作为一名战士,在阴间冥官的带领下,要杀入天庭了!李强瞬时热泪盈眶,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和终极目标!

李强已经走到了半空之中,回头俯瞰大地,山村云雾缭绕。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了一阵鼓声和几声炮响,只感觉脚步几个蹒跚不稳,便从天梯上跌落了下来。

当他的意识再度恢复时,已经躺在了老乡的家里。

被喂下几口水后,乡民才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向他娓娓道来。

他们发现李强昏倒在山路上,只剩下半口气,请郎中来一看,才知道是中邪了。于是他们使用土办法,敲鼓驱邪,并鸣放礼炮,终于把李强的魂给招了回来。

李强慢慢地站起身,缓缓走向屋外,仰天望去,似乎仍旧能隐约听到震天的呼喊,而定睛看去,好像有一股黑烟若隐若现地直伸天际。

李强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梦境,但他竟然有点恨乡民把自己救回来,那段经历,刻骨铭心,比所谓的爱情还要给人以内心的震撼,他这辈子,从未感到如此的自信。

pre_thread还有个妹妹next_thread搭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8 05:00 , Processed in 0.232988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