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25|回复: 0

秋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4:26:50 | |
周镇最近人心惶惶,每到午夜10点,街上的行人就寥寥无几。少数了几个也匆匆往家里赶,不敢多逗留。

只有一些穿着官服和道士模样打扮的人,提着灯笼结伴沿着街道寻找着什么。

两天前的周镇还是江南夜晚最繁华的名镇,这里有江南多的妓院,和最美的妓女。每到晚上的时候,沿丽河而建的妓院就歌舞升平,达官贵人在这里饮酒作乐。

然而一场命案终结了这一切,花满楼的头牌秋雪姑娘死了,尸体浮在河上,第二天才被打捞了上来。还没等得及仵作验尸,尸体便不见了。

这可急坏了李捕头,若是含冤而死人的尸体没有入土,三日之后便会化为厉鬼。在这丽河边三年前便有过这么一桩闹鬼的事件,当时请了高僧作法寻得了厉鬼的尸体烧掉才得以平息,但那也造成短短数日之内,数十人丧命。

如今李捕头接了这桩案子,首要之急就是找到秋雪的尸体。然而两天的时间还是没有找到,这第三天晚上便是秋雪化为厉鬼的最后期限。

然而这一夜依然一无所获。

第二天,一大早,镇里富贾张员外便来报案。他的儿子张宝昨夜在卧榻上死了。李捕头来到案发现场,看着张宝脸色发青,一副惊恐的表情,仵作用银针刺入张宝的腹部,没有中毒的迹象。

李捕头心中发慌,难道厉鬼又来了。

李捕头早以做了调查,这张宝是秋雪生前三天接待的三个人之一,如果张宝是被厉鬼吓死,那么剩下的两人便很有可能成为厉鬼的下一个目标。

剩下的两人分别是富贾王山和和秀才周品言。这王山和是周镇的首富,镇上有三成的妓院都是他开的,此人胆小惜命。听到张宝的死讯后,他一大早便来到衙门寻求保护。

李捕头派人又将周品言请到了衙门,然后又请了镇上的道士将两个人保护了起来。

这天夜里,星空暗淡无光,邪风四起。衙门内门窗紧闭,一众捕头和道士将王山和与周品言围了起来,就是这样王山和也在瑟瑟发抖。

他是亲历过三年前的闹鬼事件的人,对冤魂索命有着深深的恐惧。

突然,一阵邪风袭来,窗户吹开,衙门内的火盆被吹灭,只有点点火星发出比月亮还暗淡的光。

一个红衣女鬼从窗外飘了进来,女鬼浮在空中盯着人群中的两个人。

王山和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求饶道:“秋雪姑娘,你的死我毫不知情啊,你生前我也待你不错,求求你不要找我啊。”

女鬼又盯着周品言,周品言毫无惧色的看着女鬼,淡淡的道:“你不是秋雪,而且你也不是鬼。”

女鬼听了一惊,落下了地。

“将火盆点着!”女鬼说道。周围的捕快,拿出火折子点着了火盆。红衣女鬼的脸露了出来,一张英气十足的面孔,她的身后还吊着一根细绳。

“李捕头,我试探了下,这两个人的嫌疑可以排除一半了。”红衣女人说道。

李捕头对着红衣女人抱拳道:“赵捕头辛苦了。”转而,李捕头看着周品言,这个秀才临危不乱,似乎有些不简单。

“不用盯着我看,其实我知道秋雪姑娘的尸体在哪里。”周品言面无表情的说道。

女捕头问道:“噢,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品言告诉女捕头,自己本是个落魄秀才,在街头卖画,偶然遇到了秋雪姑娘,秋雪姑娘欣赏自己的画,便常常请自己去花满楼为秋雪姑娘做画,一来二去,两人成了知己,前几天秋雪姑娘最后一次请自己做画后,次日便离世,昨日化成鬼后便来找过自己。

“那秋雪可有告诉你,她是如何去世?”李捕头问道。

周品言淡淡的道:“秋雪姑娘她是因我而死。”

众人目瞪口呆。女捕头拔出配刀,将刀架在了周品言脖子上:“你在胡说什么,故作镇定,有何企图。”

“雪姑娘说今日,周镇将死十个人。”周品言说完,不再开口。

次日,天刚微微亮,衙门外便接二连三的有人报案,到日晒三竿的时候,刚好十起命案,死者都是妓院的常客,死法全部跟张宝一样。

李捕头将周品言押入了牢房,他看不透这个秀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女捕头是个急性子,在她看来,话说一半的人,只有严刑拷打,才会把话吐全。

于是女捕头将周品言绑在柱子上,用皮鞭将他抽得伤痕累累。周品言只说出一句:“秋雪姑娘说,今日还会死10个人,江家,胡家,许家.....都有人死去。”

女捕头又狠狠的抽了周品言一鞭子:“秋雪的尸体在哪里,快说。”

“还没有到说的时候。”说完这句,不管女捕头再如何拷打,周品言再也不多说一字。

这天晚上,李捕头和女捕头带着捕快还请了道士分别守在各大富贾的宅里,这夜妖风四起,秋雪的鬼魂当着捕快的面用手伸进死者的嘴里,将死者的灵魂掏了出来。道士想要施法阻止,却被秋雪随手一挥,便摔了出去。

没有人能想到,秋雪的怨气,让她变成了如此的厉鬼。

这样子的厉鬼,唯一除去的办法只有烧掉她的尸体。

第二天,一大早女捕头便赶到牢里,想继续拷问周品言秋雪尸体的下落。周品言被绑在柱子上一夜,滴水未进,嘴唇干裂,已经奄奄一息。

他看着女捕头,挤出一个笑容,声音沙哑的道:“现在是时候,告诉你秋雪姑娘的下落了。”周品言让女捕头把耳朵凑在他的嘴边。

周品言的声音非常的微弱,他在女捕头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只有女捕头能够听见。说完后,女捕头的脸色一沉,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出了衙门,女捕头骑了一匹快马,快马加鞭的来到管辖周镇的徐县,然后女捕头又直奔县令府。

女捕头求见了县令,轻声的在县令耳边嘀咕了一阵,县令听完神色大变,惊恐万分。

立马对着女捕头下令道:“烧,全给烧了,还有把那个王山和一起烧了!”

女捕头抱拳接下了命令。

这天,周镇的丽河边火光冲天,沿河的几十家妓院全部被烧得一干二净,据说周镇的首富被绑在了妓院的某根柱子上,最后被烧成了灰烬。

而放火的正是周镇的捕快们。

衙门内,李捕头问女捕头,周品言到底说了什么。

女捕头说,周品言说秋雪姑娘的尸体被他做成了颜料撒在了周镇的每一间妓院里,今晚若是不烧掉所有妓院和王山和,死的人将是徐县的县令。

李捕头明白了,他又问女捕头:“那秋雪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女捕头摇了摇头:“这个我们得去问周品言。”

于是两个人又来到了牢里。

他们将周品言放了下来,喂了周品言几口水,让周品言缓过了气。

周品言看着两个人,早已猜透了他们的来意,边说道:“秋雪姑娘,十岁便被父亲卖到青楼,被迫接客,每日强颜欢笑,尝尽冷暖。她对男人早已恨透,她说直到遇见了我。

我与秋雪姑娘情投意合,奈何还是斗不过命运,斗不过王山和,秋雪姑娘说她见过厉鬼,厉鬼可以解决掉这一切,可以解救她的姐妹们,可以和我在一起。她知道变成厉鬼的方法,于是她选择了穿上红衣裳,吞下砒霜,跳入了丽河。”

女捕头听了,眼睛有些湿润,作为女人,她能懂得秋雪的心境。

她又问:“那秋雪姑娘的一切都烧掉了,她怎么能够和你在一起呢?”

周品言听了,戏谑的一笑:“秋雪姑娘的尸体根本没有被做成颜料,她被我埋了,我欺瞒官府,赐我一死吧。”

女捕头先是心里一鼓怒火涌起,随即想到了什么。

她解开了周品言手上的镣铐说:“你走吧,我倒是想看看你在生和所谓的爱情面前会怎么选择。”

周品言淡淡一笑,慢步走出了大牢。

三日后,女捕头接到报案,丽河上浮出一具男尸,听道这个消息,女捕头的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pre_thread回魂next_thread还有个妹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6 08:19 , Processed in 0.21455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