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56|回复: 0

喝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6 15:34:52 | |
老城的菜市场有个卖粥的老太婆,经常喝粥的人都叫她沈婆。没有人知道她的摊位摆了多长时间,很多中年人都说是喝沈婆的粥长大的。

沈婆每天早上五点起来摆摊,她总是准备两锅粥。一锅大,一锅小。她说大的是给人喝的,小的是给鬼喝的。

有个经常在沈婆的摊位上喝粥的高中生,名字叫做张涛。这个张涛十分大胆,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一天他知道了沈婆给鬼做粥的事情,便去问沈婆,这鬼有没有喝她煮的粥。

沈婆慈祥的笑了笑,告诉他,每次她给鬼煮的粥都被喝光了。这张涛不信,他决定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天早上,凌晨五点。天还没亮,街上三两个早行的人都把自己裹着严严实实,生怕自己的皮肤被深秋的风割裂。

张涛比平时早起了一个小时,沈婆摆摊的时候,他远远的躲在一边看着。

只见沈婆,将桌子板凳从三轮车上取下摆好。然后再将咸菜白糖摆在桌子板凳上,两锅热乎乎的粥放在三轮车后箱,这便算摆好了摊。

不一会儿,便有个中年男人来到沈婆摊前点了一碗粥,张涛在一旁紧紧的盯着。沈婆从大锅里舀了一碗粥递给了中年男人,中南男人接到粥后便放在桌子上喝了起来。

又连续来了几个人在沈婆摊位上喝粥,但是见沈婆都是从大锅里舀粥后。张涛有些不赖烦了,他躲在角落里,又冷又饿。他心想没有必要跟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太婆较真,于是就跑到沈婆摊前要了一碗粥,准备暖暖肚子。

两三下,沈婆便把一碗热腾腾的粥从大锅里舀了出来,递给了张涛。端着热粥,张涛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张涛把粥放在桌上,夹了几筷子咸菜放进粥里。

正要开吃,张涛突然发现沈婆从小锅里舀了一碗粥放在了地上。张涛脑袋一震,难道鬼来了?心里激动又有些害怕。只见沈婆将粥放在了地上,不过几秒。一条拉耸着尾巴的土狗跑了过来,三两下便将粥舔了干净。

张涛有些失望,他问沈婆:“沈婆,您这小锅里的粥不是给鬼吃的吗,怎么被够狗吃了呢?”

沈婆看着张涛,笑了笑。声音很和蔼:“小孩子,别问这么多,知道太多没好处的。”

张涛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很鄙视沈婆,他觉得沈婆故弄玄虚。分明就是给狗做的粥,非要说给鬼做的。看了看手机,已经六点了,张涛把粥喝完,便匆匆忙忙的去了学校。

张涛是个好奇心很严重的人,没有弄明白的事情,心里总是想着。在学校的一天,他老是想着沈婆说的话,于是他决定再去观察观察。

第二天凌晨五点,张涛又早早蹲在沈婆摊前不远处。等了半个小时,终于见着沈婆从小锅里舀了一碗粥,放在了地上。昨天那只拉耸着尾巴的土狗又跑了过来,三两下将粥舔了干净。

张涛见土狗喝了粥便走了,于是悄悄的跟在土狗的后面,他想看看这狗跟其他狗有什么区别。

张涛跟着狗一直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张涛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狗的身上,根本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

又走了一会,前面起了大雾,土狗窜进了雾里。张涛也跟着走了进去,穿过了雾层,张涛发现自己走到了一条街道上,天还是黑漆漆的,街道两边的路灯非常的昏暗,土狗已经不见了踪迹。

张涛看了看手机,已经早上七点,这时候天色应该已经亮了起来,而这个街道却像夜晚一样。张涛觉得有些害怕,他左顾右盼也没有发现一个行人。

于是张涛漫无目的的向前走,想碰见人问一问路。走了不多远,张涛看见前面有个熟悉的摊位,一个驼背的老太婆正在摊位后面舀着锅里的粥。

是沈婆。张涛看见沈婆悬着的心放下了,张涛来到沈婆的摊前,问沈婆要了碗粥。只见沈婆从小锅里舀了一碗粥递给张涛。

张涛疑惑的问道:“沈婆你这小锅里的粥不是给鬼喝的吗?”

沈婆笑了笑,没有回答。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要了碗粥。张涛看见青年的侧身,一身赛车服,金黄的头发,很炫酷。

沈婆从小锅里舀了一碗粥递给了黄毛青年,黄毛青年端着粥坐在了张涛旁边。

黄毛看了一眼张涛,阴阳怪气的道:“小弟弟,看你年纪轻轻的身上也没伤痕啊,吃药死的吧。”

张涛一听,火了,哪有人一见面就说别人死的。他正想着骂回来,偏过头一看,黄毛左边的脸已经烂得不像样子,左侧的身子像是被什么压扁了一样,就是一团烂肉。

黄毛的右脸露出微笑到:“小弟弟,看来你刚刚死,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呢。”

张涛吓得往后面连滚带爬跑掉了,直到看不见沈婆的摊位。缓过神来,张涛看了看四周,两边阴森的房子,窗户黑漆漆的,格外的恐怖。定了定心神,张涛又来到了沈婆的摊位前,张涛知道,只有她才能解释这一切。

沈婆看见张涛,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收拾桌上的碗筷。

张涛问沈婆:“沈婆,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一条街我都不认识。”

“小伙子,这里是阴间,你已经死了,变成了鬼。”

张涛不可置信:“那你为什么还煮两锅粥,小锅的是给鬼喝的,大锅不是给人喝的吗,这阴间也有人来喝粥吗?”

沈婆笑了笑:“谁说这大锅的是给人喝的,还有,我不叫沈婆,诺!你看看。”

顺着沈婆手指的方向,张涛看见了一块招牌,招牌上写着三个字—孟婆汤。

孟婆从大锅里舀了一碗汤,递给了张涛:“小伙子,喝了它快过前面那座桥吧。”

张涛接过碗,颤颤巍巍的喝了下去,喝完以后,顺着孟婆指的方向,张涛走到了一座桥前面,桥边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奈何桥。桥的两边站着牛头马面,一些吊死鬼,水鬼等排着队等着过桥。

张涛排在了一个吊死鬼的后面,只见吊死鬼的舌头伸出嘴巴垂下去一尺长,两眼翻白流着血。

吊死鬼看了看张涛,便问:“小伙子,你一身干干净净的,身上没有外伤,也不像有病,你是怎么死的。”

张涛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经过说给了吊死鬼。

吊死鬼听了后,连忙告诉张涛,这阳间的沈婆,其实是个蛊婆,活了一百多年了,为了续命,经常用法子偷别人的命给自己续上。想必张涛的命被这沈婆的偷了,本来张涛是活人,再喝了孟婆的汤,就变成了阴阳人,要是再一过奈何桥,神仙也救不了张涛。

正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张涛一声,张涛回头一看,是张涛的父亲,张涛眼泪一下掉了下来,扑进了父亲的怀里。父亲告诉张涛,张涛失踪后,一家人到处找寻他,最后自己也伤心过度再加上身子劳累,病逝了。

不过张涛父亲到阴间后已经知道了儿子并没有死,找寻了许久才找到儿子,张涛父亲给了张涛一大把冥币,叫张涛贿赂给牛头马面让他们送张涛回到阳间。看着父亲充满爱的眼神,张涛泪如泉涌。父亲最后告诉张涛,回到阳间后好好照顾妈妈。

张涛接过钱,连忙跑到牛头马面前面喊冤,偷偷把钱塞进了牛头的衣服里,哭喊说自己阳寿未尽,这牛头马面看了看张涛,确实阳寿未尽,再摸了摸怀里厚厚的一叠钱,相视一笑,便把张涛送回了阳间。

张涛回到了阳间,来到了自己家中。发现门锁换了,便敲了敲门。一开门,张涛变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但是母亲似乎老了十几岁,已经满头白发。张涛母亲看见张涛,楞了十几秒钟后,一下抱住张涛哇哇大哭起来。

原来,张涛在这阴间走了一趟,阳间便过了十年。

听说,张涛回来的这一天,身子骨很硬朗的沈婆突然暴毙,尸体也变得格外的苍老,皮肤干瘪得像是古墓里的干尸......(完)

pre_thread美食next_thread玉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9-19 18:42 , Processed in 0.20111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