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94|回复: 0

杂货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0 20:50:41 | |
也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了,记忆中长长的石板街,石板的两边是两排矮矮小屋,有点荒凉,又充满了古韵。

小街很深邃,蜿蜒曲折,在小巷的尽头是一间有些破旧的杂货铺。

杂货铺开了很久很久了。好像当这个老街存在它也就在了。有三十年?四十年?或者更久?没人能说得清楚。

店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她叫什么名字,也没有人能说得上来,孩子们都喊她杂货店奶奶。

奶奶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她的家人,也从没见她的家里有过任何的访客。

奶奶好像从来没有年轻过,也从来没有变得更加苍老,她的外貌仿佛从来没有变过,哪怕当年初次见到她的孩童已经长大成人,她也依旧是那副模样。

小巷很少会有外人到来,所以杂货店的生意或许也不尽如人意,不过老奶奶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杂货店也只是可有可无地打理着,邻里之间也不甚计较,小巷里的居民也都很尊敬杂货店奶奶。

奶奶也确实很老了,精力似乎也有些跟不上了,没到下午乃至傍晚,奶奶就会搬个藤椅坐在杂货店门口,任由阳光照耀在自己身上,有些迷蒙地睡去。阳光洒在藤椅上,把老奶奶和周围全部都染成了淡淡的黄色,没有声息,老奶奶好像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她的身边总是放着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总是放着一个小碟子,碟子里或多或少地装着花生瓜子之类的零食,碟子旁边是一个同样老旧的收音机,收音机偶尔会收到一两个信号,播放着小喇叭之类的频道,吸引附近的孩童去去听故事,买点东西,大多数时候,收音机里都只是传出沙沙沙……的盲音。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奶奶似乎越活越年轻了,甚至本来有些沧桑的白发中都出现了一些黑丝,精神也变得越来越好,当她坐在藤椅上的时候,每当有人路过,她也总能发现,并且睁开眼睛,冲对方笑笑,甚至有时候还会和对方聊上几句。

“宝宝,要吃糖吗,才进来的椰子糖!”这是奶奶第一次和我说话,她的手上拿着一颗用油脂卷起来的糖果,脸上挂满了笑容,她皱褶的的皮肤叠成一层层的挂在脸上,把眼睛挤得都变了形,黑洞洞的眼珠,看不见多少眼白,让我莫名得感到恐惧。

那种奇怪的感觉到现在我都还依稀记得。

我没有搭话,只是向后退了几步,眼光注视着她摇摇头,老奶奶继续笑着,然后剥开了手上的糖,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接着嘴里发出了咯嘣,咯嘣的响声,就像嚼脆骨一样。

我跑开了。

我记不清当时是多大年龄了,可是那个老奶奶让我从心底感到恐惧,虽然她一直笑着。

后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年,也可能是几个月反正对于当时那个年龄,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概念,反正应该不是太久,我和一群小伙伴一起在巷子里到处跑着玩,突然一个小朋友提议道,“我们去找杂货店奶奶玩吧,她那有广播可以听故事。”确实,在当时那个时候,各家各户都都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有一个小半导体,真的是很值得自豪了。

“还是不要了吧,那个老奶奶好可怕。”我对那个小伙伴说着,一提起杂货店奶奶,我又想起了她那个奇怪的笑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杂货店奶奶可好了,听说她还有好吃的椰子糖呢,上次斌斌给我说的。”一个胖嘟嘟的小妹妹这样说着,她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稀了,可能是叫雪雪或者茜茜之类的吧,反正都是差不多的名字,边说着她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看了看几个小伙伴,想向斌斌求证,可是斌斌似乎不在。

“阿攀,你看你还没小女孩胆子大。”年龄最大的鑫鑫这样教训我。

我低着头没有作声,跟着他们向着巷子深处走去。他们一路上说着杂货店奶奶的好,而我心里总是感到有些发毛。

那天的天色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或者说在不远处的乌云下可能正在下着雨,只是还没飘到我们这边。

小巷也被蒙在这层阴暗的气氛下,大部分人家都选择了关门闭户,个别家还在收着衣服,巷子里看不见的地方能听到不知谁家的妈妈在喊着孩子回家,她喊的人就在我们几个人中,但是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又可能是想去吃椰子糖,他并没有应声。

很快,我们来到了巷子尽头,杂货店奶奶躺在藤椅上,随着藤椅地下有些脱丝的地方一颤一颤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老奶奶的脸被遮在屋檐的阴影下,有些看不真切。

“最近我市……沙沙……儿童走失……请各位听众看管……沙沙……”收音机发出兹拉兹拉的噪声,听不清到底在播些什么。

“杂货店奶奶!”鑫鑫带头喊着。我躲在最后面,从他们背后偷偷看着老奶奶,生怕被她发现。

杂货店奶奶听到了声音,慢慢地睁开眼,她黑漆漆的眼珠在阴影里发出淡淡的光芒,好像猫的瞳孔。

“是鑫鑫啊,要吃椰子糖吗?快过来拿。”老奶奶咧着嘴巴笑着,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嘴里的牙齿白森森的,在有些昏暗的光线下非常醒目。她伸出手,从旁边的小茶几上捏起几个东西,伸出手,递过来。她的笑声听起来就像风声一样,有些刺耳。

“谢谢奶奶!”鑫鑫带头就跑了过去,其他几个孩子一看也跟了过去,我站在原地,没敢动,静静地看着他们。

“哇……”突然那个小女孩哭了起来,将手中的糖丢在了地上。我偷偷瞅了一眼,那地上的哪里是糖块,分明是一节手指,手指断裂的地方还在流出森森的血迹!

当时我感觉脑子都懵了,扭头就向后面跑去,哭声和老奶奶的笑声离我也越来越远……

回到家我就病了,发了几天烧,病好好以后,我也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后来我向爸妈问起那天的几个小伙伴的事,爸妈只是摇摇头,说,“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失踪了?”

pre_thread墨泪next_thread鬼密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9-19 19:54 , Processed in 0.17394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