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84|回复: 0

墨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0 20:45:13 | |
当朝皇帝有三个儿子,大皇子早年夭折,二皇子玄天野心勃勃,嚣张跋扈。三皇子玄清天资聪颖,但却不最受皇帝待见…

又是某年,程大将军的女儿降生,天有五彩祥云,百鸟绕房梁久久不愿离去,是吉兆?是幸运?又或是,悲哀,谁知道呢。

世人皆说:“程家有女,天人之姿,七窍之心,见之不忘,爱之慕之…”

而我,就是程家之女,程子墨。从小,我便被家族作为重点培养,今日学琴,明日学画,后日学舞,不曾停歇,还须做到最好。

所有的时间都被这些课程填满了,没办法做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一言一行都得再三思考,戴上虚伪的面具与各形各色的人交谈,拼命地要做到最好,不能拒绝,不能违抗…

对啊,我程子墨的童年就是个笑话,没有普通孩童的快乐轻松,没有父母的陪伴呵护,只能与书作伴,与琴为友,可这样很累,真的很累很累啊……

那一年,我五岁,皇帝最宠爱的玉妃逝世了,在那天,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却将自己锁在了房里,直至天亮。

当推开了房门才发现,屋里满地都是酒罐子,父亲浑身都是酒味,口中却痴痴地念着“玉儿”两字,这是指,玉妃娘娘吗?

总之,那是我第一次见父亲这样,这样的颓废失控,和平常高不可攀的样子截然不同,但他却是为了当今皇上的女人,当朝的玉妃!或许,他从来都未爱过我的母亲,爱的,一直都是这个玉妃吧…

一年又一年,我重复着冰冷无趣的生活,一天又一天,我逐渐长成了众人所期盼的样子,天人之姿,七窍之心,京城的第一才女,呵,如果可以选择,我只想当个普通老百姓。

那一年,我及笄了,那一年,我遇上了他,然后啊,踏了不归路,失了情,丢了心,溃不成军……

及笄的那一年,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数不胜数,但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程家的势力和钱财而来,顺带还能再得一美妻,何乐而不为呢?

可都无所谓啊,人心险恶,而我的心,早已积上了厚雪,被冰冻了起来。所以你看,都无所谓的,反正我也只是家族中一枚棋子罢了…

但是啊,我刚下完这个定义,就被打破了。那天,阳光很温暖,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在翻墙,我一时没忍住,问了句是谁,哪知那人吓了一跳,竟从墙上栽了下来!

然后,双唇相碰,竟还有一种甜甜的味道?不对,这是哪里来的登徒子,我的初吻,没了。

更可恶的是,在下一秒这个登徒子竟然抱住了我?!且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口气说着很不要脸的话,我强忍着怒气推开他,结果,根本挣不开啊(ಥ_ಥ)

虽然我心中恼羞成怒,但表面却依旧保持着冷静,且十分冷漠地告诉他,“请自重(不要脸)!这声娘子我承受不起,别让旁人误会了。”

这魂淡简直了,一脸委屈兮兮的看着我,就好像是受欺负的小媳妇,他说:“娘子怎么这般冷漠,莫非真的一丁点儿也不喜欢我?”

“微臣参见三皇子殿下”是父亲的声音!我从未有那么一刻见到父亲这么开心过,等等,三皇子殿下玄清?这登徒子是三皇子?妈耶,果然在府里宅久了,连三皇子都不认识了。。。

后来,父亲把他“请”出了府,但那家伙的脸皮真是出奇的厚,爬墙爬得不亦乐乎,隔三差五就来找我,也许真的是闷久了,偶尔找找乐子也不错~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我的感情,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假。而我,如果一开始只是无聊寻乐子,那么之后,我就是装傻充愣把自己的所有都赔了上去…

二皇子的邀约,呵呵,皇室的水果然够深,如果不能成为利益伙伴,最好的无非是,铲除!!

我同意了,为什么呢?明明知道此去凶多吉少,明明有理由推脱,明明不用将自己置身到一个危险的境地,为什么要同意呢?

大概是我太累了,想解脱吧。天人之姿?七窍之心?京城的第一才女?呵,我稀罕啊。

虚假的不得了,身边的人一个个心怀鬼胎,所有人带着目的接近自己,明明那么可悲!!谁会稀罕啊…

权力,金钱,势力,美貌,他们看重的不都是这些吗?根本就没有人关心我累不累,开不开心,这种人生,趁早结束了最好!谁稀罕谁当去,我不要…

该怎么说呢?本来都做好死的准备了,却在那一刻,见到了那个惊为天人的少年,收起了平日的嬉皮笑脸,那个冰冷陌生的他,才是最真实的吧。

他说啊:“活下去,你必须得活着,因为,我将会用自己接下来的整个生命去守护你,你是我黑暗的世界中,唯一的光,最美好的救赎。”

哈,程子墨啊,这样不堪的你,讨厌的你,却成了堂堂三皇子口中的救赎啊。是真是假,貌似都不重要了,所有的痛苦都似乎是为了等刚刚的那番话,冰冷的心,再次炽热的跳动。

玄清啊,你说我是你的光,你的救赎,但我,又何尝不是呢?只可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罢了,我信便是,亦真亦假,都不重要了…

他毫不意外的受了伤,暗器上又沾了剧毒,又很正常的,救他唯一的办法,是以我的心头肉为药引。呵,这一切究竟是巧合意外,还是人为?

不重要了,反正从答应起,心被剜下的一瞬间,我,早已被下了死亡的鉴定书,最长不过八年,最短不过两年,没关系,我都知道的,都知道的。

后来,我嫁给了玄清,接着二皇子战死沙场,他理所应当成了太子,皇帝的继承人。但我知道,事情永永不止这么简单。因为,当时陪同二皇子出征的,还有我父亲啊。

我父亲连年打仗,从未吃过败仗,一个战略天才,一个不败战神,就连死去一个士兵他都会懊恼不已,更何况是一个皇子呢?二皇子的死绝非意外,可这是为什么…

某年,皇帝去世,太子登基,他在登基大典上悄悄对我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皇后,也是我的妻子,唯一的。但我,只是你的夫君,无需礼仪,无需恭迎,我只要你。”

他对我很好,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我真的相信他喜欢我了。可是,当我亲眼看到他将一些粉末撒进我的食膳里,我明白了,他不爱我。他很好,只是不爱我而已,仅此,而已…

他送来的食膳我总会一口不剩的吃完,只因是他亲手喂我的,尽管知道里面下了东西,但还是吃了啊,而且一吃就是五年啊,反正我也活不长,又有什么关系。

砒霜也好,蜜糖也好,都是你给的。甜言蜜语是你许诺的,可后来的大风大浪也是你给的,但我却全都接受了。

后来,我偷偷调查玉妃的死因,才知道,玉妃竟是因抑郁而死!玉妃原本为一个普通府邸的庶女,而我的父亲,则是玉妃的青梅竹马,他们当初两小无猜,差点就在一起了,但是最终,我父亲选择了我的母亲,成了闻名天下的大将军,而玉妃则入了宫,受到了先帝的青睬,当然抑郁症,也是因我父亲而起…

说到底,还是我父亲负了玉妃,因为愧疚,所以将我许给玄清,因为愧疚,助玄清成为了皇帝。而玄清,应该都知道吧,他是在报复啊…

而我,只是他用来报复的工具啊,装傻充愣,默默陪伴,一腔爱意不知如何倾诉,我知道这在你眼中是理所应当,可笑愚昧,父债女偿。

但是,如果到了最后,你对我,能不能有那么一丁点喜欢,而不是利用,愧疚和怜悯。

对啊,我在赌,在赌一颗真心,在赌一句喜欢,而赌注是,我的全部!盗了虎符,铲除了一切对他有威胁的人,变得心狠手辣,都是为了他啊…

我绝非良善,但,残缺的心上却干干净净地放着一个玄清…

哈哈哈哈,我程子墨多聪明的一个人啊,三岁便会唐诗百首,五岁便能创诗作画,八岁琴棋书画无一不会。可却为了一个人,剜心叛父,盗取兵符,不肯回头……

第一年里,我和他为了稳定朝政,四处奔波,却乐此不疲;第二年里,他常常带我外出寻访,逛夜市,放花灯;第三年里,他带我去了较远的地方游山玩水,那里还有一堆孩子,我好羡慕;第四年,他为我种了片樱花林,满天的花瓣映着阳光,很漂亮…

第五年,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四处寻医无果,某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境是我的一生。遇见他之前,我四处流浪奔波,遇见他后,如鹿靠林,如舟靠岸。但他,却终究未喜欢我一分一毫…

我被吓醒了,真的,我不怕剜心之痛,不怕受众人的唾弃,不怕独身一人孤援无助,甚至不怕躺在冰冷的地下被所有人忘却!

可是我害怕,我害怕,我倾尽全部去爱一个人最后却输得一无所有!我怕我用尽毕生温柔却谋不得一颗真心!我怕他真的舍得让我输……

接下来的半夜我未曾合过眼,只是傻傻地看着他,描绘着他的眉眼,一遍又一遍,无声地说着我爱你,一次又一次。

是啊,我爱你,这是我从未对你说出口的话,因为我怕你的一句“我母妃是你父亲害死的”就将我的感情全数否定,所以,这句可笑又真实的话,我从未说出口…

天渐渐的亮了,我笑着对他说:“陪我去樱花林着看吧,现在不看的话,可能以后就没机会了哈…”

漫天樱花,本该是幅赏心悦目的美景,可我怎么,感觉这么冷呢。嗯,是时候该给这个长达五年的赌约和这份痴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我轻靠在他的肩上,装得风轻云淡,口中却说着惨忍的话:“夫君都设计好了对吧?初遇,英雄救美,用我的心头肉做药引,食膳中放了不能孕育的药,都是为了报仇对吧…”

他说:“对啊,一切都是我设计的。”

哈哈,我早就知道的不是吗,可为什么听见他亲口承认,这么难受呢?最后,我问他:“你有喜欢过我吗?一丁点也行。”

他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泪水全都滴在了他的手掌,他说:“没有,你不配。”

他说没有,他说我不配,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就连一丁点也没有,玄清啊,你就连骗骗我都不愿意呐,我赌上了一切,你还真舍得让我输。

最后,我将从父亲那盗来的虎符放进他的手心,我说:“皇上啊,我这辈子…从未求过你什么,这次只求您,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放过程家吧,父债女偿,已经够了。另外…再将我葬得远些吧,这深宫太冷,人心太脏,我…害怕啊。”

眼皮越来越沉,终于合上了。再睁眼时,我成了人们口中的鬼魂,而他,则将我埋在了一棵樱树下,哈哈哈,樱花是一种残忍的花,遇血则更妖艳,下面埋着死人的,会开得很茂盛呢。

樱树聚阴聚魂聚怨,更何况我的尸体还埋在下面,所以魂魄也就理所应当被束缚到这里了,他是故意的,就连死,都不肯放过我啊。

很奇怪,这么美的一片樱林却不曾有人来过,除了玄清。每次他都会看着那株埋葬着我的樱树,很久很久,眼底全是晦暗不清的神色,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是愧疚吧,一定是愧疚,不会错的。

一年又一年,我偶尔会听见外面叽叽喳喳的宫女八卦的声音,“知道么,我们的皇上又娶了一个新贵妃呢,那可是个大美人。”“贵妃诞下了皇子,估计就是未来的皇后了呢。”

难过吗?不,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现在遇到了他真正喜欢的人,我难过什么。亲爱的少年啊,我祝你前程未来繁花似锦,祝你重觅心动更晓珍惜,然后就放过我了好不好?

后来他将我生前的宫殿改了名,从倾墨殿改成了思墨殿,他以前说,他叫玄清,“倾”便是他的清,墨便是我,意为玄清和程子墨的宫殿,也为,玄清倾心于程子墨。

真可笑,思墨吗?思念我?可是我不爱你了呢,一世,够了,何须过多纠缠…

再后来,宫殿失火,所有东西都被烧了个光,而我却特别高兴,因为我开始讨厌他了,从最初的无所谓转化成了委屈,再到恨。

凭什么上一辈的恩怨都得算在我头上来?凭什么我的人生一定得是个笑话?凭什么我满怀欣喜守护的感情最后却只得到一句你不配?凭什么…就连我死,都得被囚禁在深宫,在这片无人问津的樱花林里?凭什么啊?!

凭什么我期盼恳求了无数遍的东西,却是别人那么轻易就唾手可得的。玄清,我恨你啊,那怕是一分一毫的念想我也不想再给你,包括当初你说的那句不配,现在我也还给你!

漫天的火星在空中飞舞着,可好看了。而樱树的花瓣由于我的怨念而变成如血般的红色,在月光的衬托下更加诡异,无一不展示着我现在的兴奋,忘了提一句,思墨殿,是我控制别人的意识烧掉的呢。

然而总会有那么个煞风景的人,是的,玄清来了,鲜红的花瓣展示着这棵树与其他不同,他找到我的埋葬点丝毫不费力气,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兜半天才找到。

我在想着他会怎么做呢,现在我有了怨念,甚至还控制人展开了行动,是找人把我打得魂飞魄散?还是把我收了折磨我?这些都挺适合他对我的做事风格。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心机深沉,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帝君此时却像个孩子般地大笑,他说啊:“程子墨,你真狠心,思墨殿没了,你没了,一切都没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我并不懂那句话的意思,但从那夜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又过去了五年,皇帝驾崩,樱花林也被砍了,而我却在忘川石旁,奈何桥边与他重逢。

——————————————下面进入玄清视角

我是玄清,当朝的三皇子,我的出身在别人眼中是多么高贵令人羡慕啊。但可惜,就是这个身份,让我演了一生,累了一生,骗了一生,算计了一生,后悔了一生。

我的母亲是当朝天子最宠爱的女人,玉妃。从小我便锦衣玉食,无数人对我讨好献媚,但是啊,我的父母却一点都不喜欢我。为什么呢?是我不够优秀出众?还是我不够乖巧懂事?

为了让他们多看我一眼,我拼了命地学习努力,成为众皇子中最优秀的一个,在他们还在牙牙学语时,我早已背熟了所有的兵书谋略;在别人才开始挥剑战斗时,我早可以百步穿杨,十步杀一人。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让他们能多看我一眼啊…

别人都说我天资聪颖,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但是,我的母妃却从未对我说过一句关怀的话语,我的父皇留给我的永远都是冰冷的背影和厌恶的眼神,甚至和我最亲的竟然是抚养我的奶娘?

母妃有抑郁症,在我六岁的时候就死了,她临死前抱着我,那是她第一次抱我,却是在她临死之际,哈哈哈哈,她对我说:“你是个耻辱,在我眼里,你永远…就是个耻辱,记住了…”这是她对我说过最长的话,也是,最残忍的话,最后,死在了我的怀里。

而父皇呢?在母妃死后,我没了锦衣玉食,他对我愈发的不顺眼,甚至,在我八岁的时候叫我的奶娘把我扔进水中。她用手紧紧的摁住了我的头,生命一点一点的被抽离,可我不甘心啊,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杀的却是和我朝夕暮处的奶娘,可笑吧?

我可悲到,就连普通官家的小孩都能对我抛白眼随意讽刺,为了活下去都得去偷去抢去求,一个普通的包子馒头都是宝贝,简单的粗茶淡饭都是奢侈,就这样连畜牲都不如的活着…

后来,程家的天之骄女,那个从出生起便被众人所期待的女子,及笄了。我的父皇破天荒的找了我,然后,说出了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他说:“朕这辈子,即便是后宫佳丽三千,也就只爱过你母妃一个人罢了,但她心里,装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知道你母妃的抑郁症从何而来吗?就是拜她爱的那个男人所赐,他们本是青梅竹马,结果那个男的为了权利抛弃了你母妃,娶了大府的千金小姐,成了本国的不败将军,没错,就是程洛轩,那个从未打过败仗的将军,你母妃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可是真不幸,你母妃最终还是入宫了,并且生下了你,但她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那个男人,而你,就是她心里的那个耻辱,也是朕的耻辱,现在倒好,程洛轩的女儿现在及笄了,她的女儿是他唯一的弱点,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然后啊,我用最短的时间计划好了一切,因为有了那个男人的帮助,一切都朝着我设想的那样发展。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程子墨,她很美,我第一眼就被她惊艳到了,虽然后宫并不缺貌美的女子,可我能感受到,她不一样。

明明恼羞成怒,却故作镇定,明明可爱得不行却要强装冷漠。在她身上,我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但她,却又是和我截然不同的人。

我知道自己不该心软的,可每次看见女孩那双黑得望不到底但却又清澈的眼睛时,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做错了…

但那又怎样,是你的父亲让我的母亲抑郁而终,是你的父亲让我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个耻辱。既然如此那么抱歉了,只能怪你是程子墨,而你的父亲,是程洛轩!

那天,我得知了她会去玄天的宴会这个消息,这是个好机会,因为,玄天身边的人早被被换成我的了,以玄天之名除掉她,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既不会惹上一身腥,或许又能借机将二皇子一锅端了,一箭三雁。

可我却犹豫了,以她的聪慧肯定知道这是一场为她准备的鸿门宴,为什么要去?突然间,我产生了个可怕的想法,她想自杀?呵,这不正好吗,自杀就自杀呗。

但在那天,我还是去了二皇子的府邸,为什么呢,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大概是怜悯吧,一定是的,后来我伪装了受伤并收买了太医,要她的心头肉做药引。那一刻,我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她会怎么选呢?

最后,她选了我,当血淋淋的心头肉摆在我眼前时,我慌了,第一次慌了。在我母妃死在我怀里时我没有慌;在我亲手扭断了奶娘的脖子时,我没有慌;在我父皇说出那些话,说出我渴望多年的答案时,我也没慌。

但看见她的心头肉时,我突然不知所措了,她剜的时候一定很疼吧。这个笨蛋居然真的把自己的心头肉剜下来了,为了我?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但她是程子墨啊,多可笑啊。

那个男人显然对此十分不满,但却在看到她血淋淋的心头肉时没再说什么,最后,他说:“拿下去喂狗吧,玄清,千万记住她的身份,她是,程子墨啊…”

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这就是我的父皇,但同时我也厌恶自己,明明她是无辜的,可有些事,一旦开始,就结束不了了。

当得知玄天和程洛轩出征平叛时,我去找了程洛轩,并将当年的事全都告诉了他。果然他愧疚不己,他说肯求我原谅他,然后让他做什么都行。

我说:“好啊,帮我除掉玄天,取得皇位,另外,我还要娶你的女儿。”他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答应了,至于我为什么要娶程子墨,大概是为了心中那份愧疚吧。

皇帝在驾崩前宣我入宫,对啊,我连叫他一句父皇都不愿意了,那让我感到恶心。他说:“桌上那包是让人无法怀孕的药,长期服用还会严重损伤身体器官。怎么?舍不得了?别忘了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还有你母妃是怎么死的…”

我最后还是在她的食膳里放了药,但却不是他给的那种,只是单纯的,无法孕育而已。我尽自己的全力对她好,照顾她,但我却始终都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情感。

她去调查玉妃的死因,她背地里除去了好几个有野心的大臣,我都知道,可是,为什么啊?你应该都知道了才对,你应该恨死我了才对,你应该恶狠狠地质问我或是与你父亲起兵谋反,但你这样,算什么?

那一年放花灯,她说可以将愿望放进灯里,漂向远方并寄给伟大的神明,然后愿望就会实现。我笑着回答她:“这整个江山都是我的,愿望,没有呢。”

可是,你不知道我还是地偷偷许了一个愿望,我许:程子墨永远不会爱上玄清,玄清永远都是在利用程子墨。这个愿望好吧?永远都不要爱上我,因为,我不值。

那一年,她身体开始越来越虚弱,最后,她终于说出来了,关于我的欺骗,我的利用,我的阴谋。心很冰很冷,对啊,都是我做的,没什么好隐瞒的。是啊,我不爱你,我怎么能爱你…

她死了,我却自私地将她的灵魂囚禁在樱树下,樱林中。只敢偷偷看上几眼,她肯定很恨我,肯定巴不得我早些死,但程子墨啊,我好像爱上你了。

那年,思墨殿失火,如果不是宫人阻挡我差点就冲进去了。嗯,你已经恨我到这种程度了,全都没了,我所珍视的一切都没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新贵妃是个漂亮的女子,但我看上的,却是她与程子墨有七分相似的脸。那年,她又产下一女,她说:“陛下,子墨这名字挺好听的,孩子也如此叫吧…”

我盯着那个婴儿,道:“她,不配。”

贵妃完全明显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她望着我,泪眼婆娑,说:“为什么不配!她是你的孩子啊,而她程子墨不过是个死了八年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对她念念不忘…”

后来,贵妃被我打入冷宫,从此不能有任何人提起她的名字。八年了,我困了你八年了,挺累的,我受过你受了的伤,我走过你想去的地方,我爱了一个恨着我的你,该结束了。

皇上驾崩,我的遗诏便是立身边的一个心腹为皇,砍了那片樱花林。后来,在冥界等了好久,终于等到她了,墨儿,这次换我主动真心,你等我便好。

“哈哈哈,好久不见,娘子又漂亮了不少,娘子想投胎做什么呢?”我缠着她好久好久,她才告诉我,她想当个女捕快罚恶扬善。既然如此,那么…

我就当个男捕快,保护着你,另外,把所有对你怀有小心思的人都关进大牢里,哈哈哈,程子墨我爱你,这句话我从没对你说过,那么,下辈子再见喽…

pre_thread阿强next_thread杂货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6 06:27 , Processed in 0.20216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