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72|回复: 0

今世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8 00:28:44 | |
“啊...,秋坤,我恨你,都是你夺走我的雨欣,害我失去两个挚爱之人,我与你势不两立,啊...!”一个男子正在酒醉狂嚎!

原来在抱怨的男子叫李明,李家在镇上是大户人家,殷富一方。

李明深爱着一个叫雨欣的女孩,雨欣出生贫寒家庭,因父母皆在李家做长工,所以两人成为了玩伴。

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长大后的雨欣只把李明当做哥哥,而李明却不自知,以为此后能娶到雨欣为妻!

而秋坤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实巴交的菜农,以种植蔬菜为生。

秋坤母亲早逝,父亲在世时是李家提供蔬菜的菜农之一,父亲去世后便接起父亲的担子!

在李家,雨欣经常帮助秋坤搬运蔬菜到厨房,久而久之,雨欣便被秋坤的憨厚老实的性格吸引。

后来,雨欣就嫁给了秋坤,因两人家徒四壁,结婚也就请几个亲朋好友,作为见证!

李明知道雨欣嫁给了便气愤不已,时常到秋坤家滋事。

有一晚,李明喝了不少酒,又来到了秋坤家闹着要把雨欣带走,愤怒的秋坤自然是不同意,两人便扭打了起来。

憨厚老实的秋坤下手知道轻重,但怒火中烧的李明却下死手狠狠地掐着秋坤的脖子。

眼看秋坤被李明掐得脸紫吐舌,在一旁劝架的雨欣一着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划伤了李明!

李明放开了手,看着手臂上犹如蜈蚣般的血痕,心如死灰哭着对雨欣咆哮“我这么爱你,你竟然为了他伤害我”!

雨欣面无表情冷漠的眼神盯着李明道“秋坤是我丈夫,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李明看着无比冷漠的雨欣和被雨欣护在背后的秋坤,更是无法接受,便捂着头夺门而逃仰头悲嚎“啊...啊...为什么...”!

此后,由于李明的自暴自弃,李家老爷子已是迟暮之年,对于管理家族事业操劳过度,便常卧病在床,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

李明则把父亲的死算在秋坤头上,要不是秋坤夺走了雨欣,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老爷子也不会累死!

所以李明整天借酒消愁,也不管理家族事业,等待着家族慢慢败落。

这一天,有个叫张陆的风水师傅来到了李府,看到酩酊大醉的李明睡在地上,便怒匆匆的上去一个巴掌呼醒他。

吃痛的李明缓缓睁眼看看到瞋怒的张陆,便委屈抱着张陆的大腿哭喊“张叔,我该怎么办,我爸走了,雨欣也嫁人了”?

恨铁不成钢的张陆顿时又一巴掌呼过去,打得李明眼冒金星,严肃喝道“给我清醒点,老爷子走了,你要振作起来,然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家道中落才满意吗?你对得起死去的老爷子吗?”。

低头丧气的李明沉默不语一会儿,似乎大梦初醒问张陆“张叔,我该怎么做?”。

原来张陆是镇上远近闻名的风水师傅,早年受过李老爷子的不少恩惠,因常年云游在外,当得知李老爷子驾鹤西去后,便匆忙忙的赶回来!

云游回来后的张陆第一时间去看了李老爷子的坟墓,便直摇头叹气,之后便来到了李府,也就是刚刚大家看到张陆怒打李明的一幕!

张陆叹气对李明道“我去看过老爷子的坟墓,风水非常不好,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安排老爷子的后事,此后便是多事之秋,你要多注意点”。

受过高等教育的李明并不迷信鬼神之说,碍于礼貌便询问张陆“张叔,您说的真的假的,大不了这几天我安排人给我父亲迁坟”?

张陆便摇首拒绝道“不行,老爷子刚下葬,一年内不能迁坟,一年后我再帮老爷子选好风水迁坟,这一年内你要多注意”。

看着满腹狐疑的李明,张陆只能摇头叹气,便踏出李府而去。

此后,一个月内,李母的眼睛失明,休养期间又不小心摔倒,没多久便跟着李老爷子脚步而去。

而家族生意则一落千丈,多家店铺关门不说,家中下人也走了不少,家族逐渐败落,渐渐的,李明不得不相信了张陆之前的说法,便寻张陆而去以求解救之法!

来到张陆家,张母告知李明张陆又出去云游了,什么时候回来,张母也不知道!

此后,心急如焚的李明经常在张家守株待兔,等候张陆的归来!

等了一个多月了,不见张陆归来,心灰意冷李明便垂头丧气的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前面好几十号人堵住他的去路。

原来这几十号人是当地地痞流氓,因李家家道中落欠不少债,所以李明经常会被这些地痞流氓追命讨债。

由于还不出钱,李明被这些地痞流氓围堵群殴,打得异常狼狈,突然路边有人大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这些地痞流氓临跑前对着李明撂下狠话“算你好运,下次再还不出钱,小心你的手脚”,然后几十号人急匆匆的跑了。

倒在地上的李明,看着远处来了俩人,没想到竟然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秋坤和雨欣!

原来秋坤和雨欣俩人趁天气好便出来散散心,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被一群地痞流氓殴打的李明。

善良的秋坤急中生智大喊“警察来了”,解救了被群殴中的李明。

只是狼狈不堪的李明并不领俩人的情,对着秋坤咆哮“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看到我这样狼狈是不是很高兴,我现在有这样的下场都是拜你所赐”。

雨欣听到李明毫无感激的言辞,立马怒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要不是秋坤救你,你早就被这些流氓打死了”。

看着雨欣为秋坤说话,李明更是怒火中烧,便扭头转身离去!

回到家中的李明,看到张陆正在客厅等候自己,便泣不成声对张陆诉说这两月来的所发生之事。

原来张陆收到张母的信,说李明心急如焚的一直在找他,让自己回来处理一下!

为了报答当年李老爷子对自己的恩情,张陆又匆忙忙的来到了李府等候李明。

看着狼狈不已的李明,张陆也很感叹人生无常道“当初和你说的话,你就是不放心上,现在尝到苦头了吧”。

之后张陆便给李明支了个招,让李明把秋坤的菜地买下来,因为张陆发现秋坤的菜地是块风水极佳的旺地并藏有玄机,如果能买下来定能保李明三代锦衣玉食!

由于李明之前与秋坤有过节,也碍于面子放不下,便请张陆前去秋家做说客!

秋坤家,张陆便把李明要买秋家菜地的来意和秋坤商量,只不过由于秋坤家祖辈三代都是菜农,父亲去世前曾嘱咐过菜地不能卖,所以便拒绝了张陆。

此后,不甘心的李明,便派人经常到秋坤的菜地投放大量盐水,使秋坤所种的蔬菜严重脱水,菜色非常不好,一直都卖不出去。

不明所以的秋坤慢慢的也发现菜地的水有严重咸味,所以决定今晚守株待兔看看是何人在自己的菜地投放盐水,等抓到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当夜凌晨,秋坤早早的躲在草丛里等待投放盐水的那人,等着等着,秋坤实在困不行,慢慢的躺在草丛里睡着了。

凌晨五点的时候,草丛传来唰唰的声音,似乎有人在行走,惊醒了睡梦中的秋坤。

等秋坤起身一看,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给自己的菜地灌大量的盐水时,便瞋目切齿拿起锄头冲上去。

那人看到秋坤拿着锄头冲过来,立马转身就跑,也许天还没亮,那人突然滑到摔地,被后面的秋坤追上,两人便打了起来。

守一夜的秋坤,精神不佳被那人打到在地,那人便捡起锄头往秋坤后背狂挥,看着倒在地上的秋坤流血满地,那人立马丢了锄头转身就跑。

天刚亮,房间里的雨欣醒来发现枕边的秋坤不在了,右眼皮一直在跳并心神不宁,急忙忙的起床出门寻秋坤而去。

来到菜地,雨欣看到秋坤倒地躺在血液里,急忙的扶起秋坤呼喊救命。

秋坤慢慢的睁开眼,虚弱的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如果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如果有喜欢的人,千万不要为了我守寡,咳..咳...”。

雨欣满脸泪水摇头道“不,你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不能这样丢下我,走我们去医院”。

就这样,身子较小的雨欣凭着毅力背着硕壮的秋坤一步一步的往医院去。

医院手术室外,雨欣满脸焦急等待着医生出来。

医生出来后告诉雨欣秋坤目前刚脱离危险期,但是由于伤势过重流血过多,需要再急救,而且需要先交大量的医疗费,不然不能继续手术。

雨欣哀求医生马上进行手术,钱不用担心,马上回去拿来,然后心急火燎跑出了医院往家中回去。

回到家里,雨欣把家里能变卖的值钱的都换了钱,但还是不够,找了亲朋好友借,也没几个人肯伸出援手,就在雨欣绝望无助的时候,脑海闪过李明的名字。

来到李府,虽然李府家道中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家还是有一定的资产的。

李明看到雨欣到来,自然是心花怒放,咨询雨欣的来意,雨欣告诉李明秋坤受了重伤,在医院急救,希望李明看在昔日被秋坤救过份上,请求伸出援手相救。

突然李明心中想起张陆临走时嘱咐过,如果雨欣有来求自己的话,一定要让雨欣把菜地卖给自己,千万要记住。

只是色令智昏的李明看到雨欣楚楚可怜顿时心生邪念,并提出要求要雨欣陪他一晚上,才肯出钱救秋坤。

气愤不已得到雨欣没想到李明竟然是这样的人,顿时阴沉下脸转身出门,只是当一脚踏出门口,背后传来李明的不屑的声音“难道你想看秋坤死吗”。

犹如被电击动弹不得的雨欣,收回了沉重的脚走到李明前冷漠道“如果我答应陪你一晚,你真的肯救秋坤”。

李明得意“那是自然,我李明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最起码的信用还是有的”。

雨欣面无表情的道“好,我可以陪你一晚上,但是你要先派人送钱去医院”。

李明喜笑颜开,立马派人送钱去医院,而雨欣则麻木的跟着李明进房间.....!

隔天,医院里,雨欣守在秋坤的病床前,等待着秋坤的清醒。

慢慢醒来的秋坤看到守在床边的雨欣,感动不已,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对待雨欣。

在医院修养了两个月,秋坤康复了,回家后开始踏实的工作,两人过得幸福的日子。

就这样,大半年过去了,而李家则已经败落了,欠债过多,祖宅被银行回收,李明也流落街头。

有一天,张陆云游回来,路过看到一个乞丐便心生怜悯,上前给了几个钱转身就走,当转身时,身后传来一男子疑问声“是张叔吗?”。

张陆转身一看,看着乞丐抬头后,无比惊讶道“李明,你怎么成了乞丐,我临走前不是交代你买下那块菜地吗”。

穷困潦倒的李明上前将这一年所发生的的事情和张陆如实说明,并说明了当时自己色迷心窍玷污了雨欣没选择买下那块菜地。

惊怒不已的张陆狠狠地一巴掌呼过去,扇得李明头晕目眩的直冒金星。

这次张陆回来,是去年答应了李明给李老爷子选阴宅迁坟,只是令他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不过事已至此,张陆再为难李明也于事无补,这些天便带着李明在山里选风水阴宅。

这一天,张陆和李明来到一座山,看着张陆手拿罗盘在寻找吉穴,一旁正在幻想迁坟后能改变命运的李明便不耐烦的问张陆“张叔,都找了好些天了,到底能不能找到好风水”。

张陆也不耐烦的说“你耐心点,没听过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吗?你以为很容易吗”。

张陆突然走到一块地,一直盯着脚下这块地,欣喜若狂的李明以为张陆找到风水宝地了,就上前询问。

张陆回过神来,摇头说“不是,这是块极凶之地,乃是飞煞黄泉穴,下葬者,必遭天雷轰击七天七夜,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所以我们风水师知道此地不会泄露出去,以免被怀有用心之人去害人,这样我们风水师也会遭受报应的”。

李明似懂非懂的点头,便继续跟着张陆寻找李老爷子的风水阴宅,着走着走,李明便越想越气,自己沦落到如此下场都是秋坤害的。

张陆便怒喝李明“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要怪别人,再说了,当年你害人家的蔬菜收成不好,你的人也打伤了秋坤,你也睡了人家老婆,你还想怎么样”。

李明对张陆的教训视若无睹,似乎不关自己的事一样“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我要去尿尿了,待会回来再说”,便转身往树林里走去。

只是李明并没发现当走进树林后,身后跟着一个人,那人正是秋坤。

原来雨欣已经怀孕十个月,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临盆了,秋坤正想来山上打点野味给雨欣补补身子,没想到却听闻到这令人骇人的一幕。

怒火冲天的秋坤便偷偷的跟上李明,想和他对质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尿完后的李明一转身,看到身后嗔目切齿的秋坤,吓一跳,整个人坐在了刚刚尿尿的地方。

秋坤怒喝质问李明“李明,我自问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欺人太甚,抢我地,伤我身,还侮辱了雨欣”。

李明见秋坤都知道了事情原委,便破罐子摔喊道“没错,我就是欺负你,谁让你抢走雨欣的,我沦落现在的现状都是害的”。

见李明死不悔改还懒他了,愤怒不已的秋坤冲上去和李明扭打在一起,秋坤死死地掐着李明的脖子大喊“去死吧,你这个人渣”。

瘦弱的李明哪是健壮的秋坤对手,脖子被秋坤掐得死死地,挣扎中的李明手摸到一块石头狠狠地往秋坤头上狂砸,鲜血喷得李明满身。

秋坤临死前死死地拉住李明的衣服“今生仇今世报,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便咽气不动,死不瞑目,眼睛死死地盯着李明。

回过神来的李明立马吓得连连后退,顿时心一横,把人拖到了一个地方,正是刚刚张陆说的那块极凶的飞煞黄泉穴,李明心中歹毒可见一般。

等李明把秋坤尸体埋葬好后,便看到身后刚赶来惊怒不已的张陆。

原来张陆等了李明一个多小时不见回来,便寻找李明而去,只是没想到看到这骇人的一幕,看着李明身上的血衣和土堆旁的许多血迹。

心想一定是把什么人给葬在此地,所以才又惊又怒,因为此地下葬后便会生效,就算在挖起来也没用了。

气冲冲的张陆抓起李明的充满鲜血的衣服,怒声责问“你把谁葬在此地,说呀”!

支支吾吾的李明,眼见瞒不过张陆,便说了埋土堆里面的人是秋坤!

张陆顿时似老十来岁,因为正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秋坤被埋进此地,自己罪责难逃!

便有气无力的对李明道“你要记住,在二十多年后,你家会遇到一场重大变故,是你亲手毁掉的,严重的甚至家破人亡,你要谨记了,哎,你我恩怨已了,互不相欠,此后不得在寻找我,不然下次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完便,匆忙离开。

因为张陆泄露了天机,毕将得到苍天报应,唯有两人不相见,两人方可活命!

不到一个月,天雷轰击了秋坤埋葬之地,七天七夜,骨头都化为灰灰,魂飞魄散。

之后,张陆派人把找好的风水宝告知李明,让李明自行安排迁坟,以了却恩情。

后来镇上再无张陆此人,听说成了瞎子,到处行乞,报应来的真快。这也是后话了!

可怜雨欣临盆那天,生了个男孩,但秋坤却失踪了,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到,心里似乎有感应,秋坤不在了,孩子便取名秋生。

而李明生意越做越大,经济越来越好,依然爱慕着雨欣,经常会救济雨欣母子俩。

不知情的雨欣对李明的帮助感恩戴德,由于时间一久,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非常不容易,再加上李明的猛烈追求,雨欣最终屈服于现实嫁给了李明。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李明四十多岁,成为镇上最有钱的富豪,在外人看来意气风光,但却不知道秋生经常忤逆他,每次见面不是吵架就是动手!

二十多年来,碍于秋生的存在,雨欣不肯为李明再生育,时间一久也就不了了之!而秋生也经常忤逆他这个“爹”!

有一次,秋生开车不小心把李明给撞伤了头,躺在医院的李明心中非常怨恨这个“儿子”!

忍了二十多年的李明终于忍不住了,从小到大一直很讨厌他,要不是因为秋生的存在,雨欣早就有了自己的孩子,越想越气的李明顿时就对秋生动了杀心,便花钱买通杀手暗杀秋生。

这一天,秋生出去玩,不久雨欣便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儿子被人捅了几刀命中要害,命在旦夕,正在医院照顾李明的雨欣顿时泪如雨下痛心疾首!

巧的是,秋生被送到了李明所在的医院急救,雨欣便赶到秋生的手术室外面等待,而李明则暗暗窃喜,跟着雨欣来到手术室外面等待。

手术室门打开,一个匆忙忙的护士跑出来大喊“病人失血过重,现在医院缺少AB型血,在场的家属有AB型血吗”。

顿时,雨欣心中掀起狂风巨,神情惊骇无比,因为她记得秋坤在世的时候是O血型,她自己是A血型,不可能生出AB血型的秋生!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一闪而过“秋生...是...李明的...儿子...”!

原本暗暗窃喜的李明,比雨欣还惊骇,目瞪口呆,犹如五雷轰顶一般。

因为李明也知道秋坤是O血型,自己是AB血型,那秋生是AB血型,岂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被自己讨厌整整二十多年的秋生,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无法接受事实的李明,犹如疯狂般的狂笑“哈哈...哈哈...”!

一旁着急寻找血型的护士,再次呼声“你们几个家属到底有没有AB血型的”!

正在自我嘲笑的李明被护士的呼声惊醒,有气无力的道“我就是AB血型的,抽我的血吧”,然后失魂落魄的跟着护士去输送血液!

而雨欣更是羞愧难当,蹲在地上狠狠地哭泣着,因为她感觉自己对不起秋坤,为什么老天爷这样对待她。

虽然秋生的命保住了,但是却一直昏迷不醒,犹如植物人,可怜的雨欣每天待在病房里照顾秋生的饮食起居,日渐憔悴。

李明看着雨欣容颜苍白,精神萎靡,心中懊悔不及,便想起二十多年前张陆的预言!

犹如得到救命稻草的李明立马派人寻找张陆居住之处,但似乎忘记了张陆当年预言中两人相见的危险。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很快派出去的人便找到张陆的所在之处。

当心急如焚的李明来到了张陆的所在之处,便看到张陆坐在庙前摆摊算命,欣喜上前的李明发现张陆似乎没看到他的存在,抬手在张陆眼前挥挥手,才发现张陆已经失明了。

张陆似乎感应到李明的到来,重重的叹了一声气“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明坐吧,你的来意我知道,这是我为你最后一次算命了”。

百思不解的李明不知道张陆为啥这样说,但是为了秋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张叔,二十多年不见,您眼睛怎么了?”.

张陆摇首叹气“当年我泄露天机,间接害秋坤尸骨无存,魂飞魄散,得到上天的报应,现在我不仅眼睛瞎了,也瘸了一条腿”。

李明则汗颜无地道“张叔,对不起,当年我年少无知,都是我害了你”。

张陆自嘲“你不用道歉,这也许就是命,也是我的劫数,当然也是你的劫数...”。

张陆接着说“你今天来,我知道你所为何事,还记得我当年和你说过秋家的那块菜地吗”。

李明则点头“记得,当年您说那块是风水宝地还藏有玄机”!

张陆抚须道“不错,那块所谓的风水宝地的菜地,其实是地下七尺藏有一条七彩蛇,传闻这七彩蛇凡人食之百邪不侵,年延益寿,可活三百岁,修行人食之可涨道行百年,甚至可以白日飞升”。

一旁的李明则好像在听玄幻故事似的,听得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张陆起身拄着拐杖一跛一跛的走到李明身后道“今夜子时,你带人前往秋家那块菜地,记得先点上七支香,跪地叩头七次,然后把一些老鼠放在菜地上,七彩蛇自然有现身捕食”

“到时你撒贴着符纸的网见机捕捉,但是凡人捉之必死,因为这种灵物乃是上天宠儿。捉到后,把七彩蛇炖了给孩子吃后自然就会醒来的”。

说完后,张陆神情落寞道“哎...,该上路了”。

只见张陆瘸着腿慢慢的离去,突然冲出一辆大卡车,飞速的把张陆整个人碾压而去,只剩下瞠目结舌的李明。

张陆死了,李明便才知道张陆所说的“该上路了”的意思,也想起二十多年前张陆说的两人下次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今晚子时,李明早早带几个心腹之人来到了菜地等候。等时间一到,便往西北方向点上七支香,然后跪地七叩,便把买来的一大袋老鼠放在菜地里,设好陷阱便躲在草丛等待七彩蛇的出现。

一会儿,菜地出现一道七彩光柱,直射天际穿透了黑夜,等七彩光柱消失后,菜地便出现一条色彩缤纷的七彩小蛇。

只见小蛇一口把好几只老鼠吸进腹中,令躲在草丛中的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众人趁小蛇吞食老鼠之际,启动陷阱,铺天盖地贴着封灵符的网盖住了小蛇,小蛇见势不妙便要往地下钻,由于封灵符的原因,小蛇怎么钻都钻不进去,便被众人给捕捉了。

在捕捉的时候,李明不小心被小蛇咬了一口,见没中毒,李明便没放心上。

小蛇被炖了后,给秋生吃下,秋生没多久就醒来,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似的,人变得聪明,也懂事很多,李明和雨欣看在眼中都很欣慰。

一个星期后,李明突然晕倒在家,雨欣连忙将晕倒的李明送往医院就医,只是医院也诊不出李明的病情,

后来只见李明的手渐渐的溃烂,从手溃烂到身体,医生使尽办法都没办法阻止李明身体的溃烂。

殊不知,当晚李明被小蛇咬那一口,并不简单,七彩蛇咬的是李明的人魂,中了魂毒,人有三魂七魄,人魂乃是本命,若没解救之法,七天之后便溃烂而死,人魂被魂毒侵蚀,死后将永不超生。

经历人生起伏的李明并没有太多的害怕,还有一丝丝的解脱之意,临死之前便把如何杀死秋坤的经过统统告诉了雨欣。

而雨欣也没有太多的伤心,也许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也许眼泪已经流干了,心中只有淡淡的伤感。

此后,秋生康复后,便接手家族中的事业,也经营的有声有色的,虽然秋生后来也知道了李明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为了母亲的感受,并没有想要改名,或许自己也早就习惯秋生这个名字。

后来,雨欣把李明安葬在秋坤坟墓的旁边,望着这两任丈夫的墓碑许久,两鬓白发雨欣便转身离去,只留夕阳下的瘦弱老迈且孤寂的身影。

也许这就是李明的最好的结局了!

所以,人心尚且知足,俭以养德,静以修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

pre_thread凌晨3:33next_thread诊疗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9-19 19:07 , Processed in 0.20126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