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181|回复: 0

疑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2 21:10:12 | |
49岁的王雄是个木匠,为了生计常常带着工具东奔西跑,穿梭于三区两县的大街小巷,因为没有买车,所有的工具、材料,都是用摩托车载着!王雄的摩托也骑了十几年了,大毛病不犯,小毛病不断,推着车走也成了家常便饭。

这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因为农历七月,人们有所禁忌,所以是木匠的生意淡季。

这天,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他朋友小飞打来的。

“喂!雄哥,在忙什么?我是小飞。”

王雄回复道:“没什么事,歇着呢!”

王雄因为木工活儿青黄不接,这个月还没有一分收入,所以王雄的心情很差。

“我有一活儿明天要开工,你要不要来?算你一个!”

“好!在哪?好!好!我知道那栋,A1—15楼,好!我明天过去!”

终于有了着落,心情好多了。毕竟如果没钱让他喝酒赌博,他会无聊到怀疑人生!

第二天,王雄到了小飞电话中说的地方。

小飞跟王雄其实已经配合快10年了,一般都是小飞联系楼房装修的小工程,之后交给王雄做,他不用动手的。当天早上交待完工作后,小飞便离开到其他地方张罗去了。

王雄看着施工图,仔细的研究各处的细节,便开始施工。那是间面积很小的房子,约莫40平米左右,对王雄来说,一个人绰绰有余。

这天很奇怪,王雄怎么做怎么错,材料用错,尺寸量错,柜子裁错,就连自己的手也差点被电锯锯到。

王雄越做越火,不知怎么搞的,感觉做起来不顺手。

“MD,尺寸又错了 怎么搞的!”王雄生气的边做边骂,看看时间,也该到了今天收时候了。

王雄快速的关好门窗,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油门拧到底,朝家飞奔。

回家的路上,一定要经过一座桥。这条路王雄跑过几百次了,熟的很。

王雄骑上了桥,把摩托车停在桥边,看着下方的流水,点上了一根烟。

“MD!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不顺?”

王雄边看着下面那条偏绿的河水,边在心中咒骂着。

河水离桥面其实不高,也就是5、6米的样子。虽然是受污染偏绿色的河水,仍然缓缓流动着,里面居然似乎还有鱼!而桥上有一座水泥桥横过河面,虽然是白天,也会让人有种阴森的感觉。

啵~,河面上有了动静。

“靠!这么脏的河里也有鱼哦,谁敢吃啊!”王雄边抽烟边吐着槽。

突然,远处的河面上缓缓的飘来一坨黑漆漆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王雄盯着那坨东西,心想:那是垃圾还是什么?想看个究竟。

那坨东西越飘越近,王雄吓了一跳。

那是头发吗?

王雄用力的闭上眼再张开,想确定真的没看错。

再次睁开眼,疑似头发的东西不见了。王雄心里认为,是自己今天太不顺,所以太累才会看错的,也不放在心上。王雄将未抽完的烟头往桥下一丢,骑着车走了。

当晚,王雄做了个梦。

梦中王雄站在河水中,河水的高度到王雄的胸口。

那坨疑似头发的东西,不断的向他靠近,停在了王雄面前。慢慢的从水面浮出了半张脸,一头又湿又凌乱的头发披在脸上,头发的空隙处,露出了一双惨白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水面下一只手突然抓住王雄的手臂。

王雄瞬间惊醒坐起。

“MD!原来是梦。”王雄惊吓的坐在床上,无意识地看了下自己的手,手臂上竟然有一道淡淡的抓痕!王雄惊讶的看着。

不是梦?

看看时间,早上6:50,王雄也顾不得手上的抓痕,随便的刷了牙,洗了脸,便出门去施工地。

哽哽哽哽,摩托车又发不动了。王雄只好用脚踩,踩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终于发动了。一路就往施工地飙去。

到了桥边,再过桥不远就差不多要到了。

王雄加足了油门,骑到了桥上。摩托车瞬间又熄火了。

王雄下车,气的踹了摩托车一脚。

大清早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王雄车坏在一个挺尴尬的地方。

王雄打电话给小飞说明情况,小飞要他慢慢来没关系。于是王雄点了根烟,站在桥边又看着这一条破河。

在上次那坨头发消失的地方,突然掀起了阵阵涟漪。

“咦?有鱼,这条鱼不小哦!”

王雄抽着烟,心里好奇的想着这条翻身的鱼到底有多大,王雄不断的盯着涟漪看。

这不看还好,看得王雄差点吓的屁滚尿流。

那坨黑色的头发再次出现,这次不只头发,而是冒出了一颗头。

那颗头,脸上披着又湿又散乱的头发,整张脸浮肿又惨白,直盯着王雄看。王雄吓傻了站在原地,和它对看。

那颗头慢慢的对王雄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嘿~嘿~嘿~嘿。

王雄看着那颗头的嘴角慢慢往上扬,它对着王雄阴沉沉的笑,笑的王雄怕的直发抖。

王雄吓的想大叫,但喉咙似乎被掐住似的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滴滴~”突然车喇叭声传来,一辆车从前方缓缓的开过来到了王雄身边。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让王雄又吓了一跳。王雄再看看刚刚那颗头出现的地方。一如往常的什么也没有。

“王雄,摩托车搞好没有?”

原来是小飞看王雄那么晚没到,本想去别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王雄。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王雄吓的其实有点腿软,看到小飞,砰一声跌坐在地上。

“王雄你没事吧?”小飞看王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便急忙下车。

“唉,王雄,你发烧了?”

小飞拍了王雄的肩,发现王雄的体温异常的高,再摸摸王雄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王雄,你要不要紧啊?”

王雄神情恍惚的看着前方直喘着气。

“唉~唉~王雄!”小飞发现王雄不对劲,不断的摇着王雄的肩。

王雄突然回神。

“哦,小飞 我没事,只是人有点不太舒服。”王雄虚弱的回答道。

“那你就不要勉强出来了,快回去吧,你的车我也帮你处理!”

“不用了,我再发动看看。”王雄有点虚的起身,用着不断抖动的手,按下电启动键,摩托车一下就发动了。

“不然小飞,我今天先不去了,回家休息。”王雄开始感到不舒服。

“好好好,你快回去休息吧!”小飞回应。

王雄便骑着车,回家去了。

王雄回到家,觉得自己还是昏昏沉沉的,于是赶紧去了社区医院,让医生给看看。

医生检查了半天,也检查不出个什么所以然,便开了些感冒药和退烧药给王雄,王雄拿了药,脚步沉甸地回到家。

回家后,打开了药,胡乱吞了一把,进到卧室倒头便睡。

王雄又做了个梦。

早上在河里看到的那颗头,慢慢的从河里站了起来,一身湿漉漉的白衣,狂滴着水,又肿又涨的身体,看不出是男是女。

它,一步一步的朝岸上移动,坐上了停在桥边的一台摩托车后座,摩托车开始移动,路过社区医院慢了下来,接着缓缓来到王雄家门口。

它,下了车,慢慢的朝王雄的家里走来。

一只像是狗被啃过的手,手上的肉早已残缺不全,深可见骨的伤口,暗红发紫的肌肉组织清晰可见。

肿涨惨白的手掌,就像颗馒头上面插了五根手指。手指上的指甲疑似泡水太久,全都一一掀起。

它,缓缓的伸出了手,握住了门把,开了房门。

门就这样轻易的被打开了。

它,走入房门,轻轻关上,一步一步的朝卧室走来。

啪~啪~啪,一步一步的脚步声,沿途不断从身上滴落着大颗的水珠,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它身后,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水痕。

每走一步,脚底下便多了一个绿色的泥浆脚印。

它,走到了卧室门口!

“咔~”的一声,卧室门打开,它继续往躺在床上的王雄接近。

它,走到了床边,慢慢的弯下腰,一张可怕又苍白的脸,几乎快碰到王雄的脸,直盯着王雄。

“啊~~~!”一声惨叫,王雄瞬间惊醒。

在一片黑暗中,王雄坐在床上狂喘着气,冷汗已经浸湿了全身和床单。

“呼~呼~呼,真的还假的,怎么会做这种梦?到底是怎样?”王雄用嘴巴不断大口喘着气。

王雄的思绪迅速非转,突然想到前几天和朋友去法严寺时,一个老和尚提醒过他,最近的时运很低,要他一定要小心,可能会有血光之灾。也曾劝他去跟方丈求个护身符保个平安。王雄根本就不信这东西,来这里也是因为陪朋友。

“老和尚说的难道是真的?自己最近的运势很低?”

王雄开始回想,自打春节过后,自己似乎就越来越背,早上出门车子不是车胎破了就是车启动不了,去买个盒饭吊在车把上转眼也被偷走,放在口袋的钱不是丢了就是假的,活儿做完老板跑了领不到钱,更扯的是,连喝口水都会去呛到,太多太多的倒霉事接二连三不断的在王雄身上发生。

王雄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背到被这种东西跟上。

全身是汗的王雄,开始后悔当初为何没听老和尚的建议。

“唉,当初求个护身符就好了。”王雄现在才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哼!来来来,老子不怕!”王雄试图壮壮胆子。

嘴上虽然嘴硬的说着不怕,但心中却是担心着老和尚口中说的血光之灾。

王雄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再怎么想,都无法改变被那东西跟上的事实。

“算了,不要再想了。”王雄本想继续躺着睡觉,但觉得自己浑身出汗又黏又湿,而且自己一闭眼就会看到那张脸,王雄决定去洗个澡,转换一下心情。

王雄在床上双脚一抬,一个翻身,两脚往地上一踏。

“啪”的一声,两只脚掌结实的踩在一滩水上。

这是什么?怎么会有水?王雄蹲下身,想去检查一下脚下的水到底是怎么回事。

才一蹲下,一股浓厚的腐臭味扑鼻而来,王雄一阵反胃,立马冲进卧室的卫生间里狂吐。

王雄吐的眼泪鼻涕齐流,自己的烧还没退,又狂吐了一回,再加上自己今天什么也没吃,根本没东西可吐。

全身上下超不舒服的王雄,硬是起身打开了卫生间的灯,他想说既然都来厕所了,干脆就洗个澡,冲一下,等一会也比较好睡。

打开花洒,水哗啦啦的洒了下来。

“嘿嘿嘿嘿~”

一个女性的阴沉笑声,夹杂着莲蓬头的洒水声回荡在卫生间里。

王雄左右张望了一下,告诉着自己,那是水声,应该是自己不舒服听错了,继续冲着澡。

洗完擦干了身体换上了一套干净舒适的衣服,看看墙上的时钟,半夜的1:55。

洗了个热水澡,身体心情全放松了。王雄厌恶的拿了块抹布擦干了床边恶臭的水渍,刚刚的恶梦让王雄心有余悸,他不敢关灯,急忙躲回了床上,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嘀嗒~嘀嗒~

不知睡了多久,王雄发现有水,滴在自己的脸上。王雄睡意正浓,用手抹掉了脸上的水,一条身影,缓缓的自天花板降了下来。

身影的头发完全往下垂,满头湿淋淋的头发,全往王雄的脸上轻轻的滑开。

王雄觉得很痒,用手又抹了一下脸颊继续睡。

身影越降越低,头发和水滴吵醒了王雄。

“MD,有完没完!”王雄生气的正想起身骂人,身体都还没抬起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脸近到都快贴到自己的脸了。

“嘿嘿嘿嘿!你在看我吗?”

女子阴沉虚无的声音,回荡在卧室里,一张原本被头发盖住的脸,完全呈现在王雄眼前。

一张像发坏了的面团似的脸,黏呼呼的被包在一层松垮垮的死白皮肤里。脸上大大小小不知被什么啃过的伤口,流出了散发阵阵恶臭的黏液,女子的嘴角开始微微上扬,越扬越高,嘴巴开始裂出了一道像被撕开般的伤痕,黑色的牙齿,裂开的下巴,就只剩一层皮连接着。一颗眼珠,也冷不防的突然掉落,连接着接着肌肉组织,就这样在王雄的眼前晃阿晃的。

“啊~~~!”王雄大声惨叫,白眼一翻,便无力的倒在床上。

早上8:05,一阵阵铃声在居室里响起,王雄静静的躺在床上。手机的主人已经无法再起身接听电话,只能任由它不断的响着!

pre_thread做手术next_thread张小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6 07:05 , Processed in 0.21141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