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71|回复: 0

守护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7 22:00:06 | |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灵,但它们都会强大的法术,都喜欢化成人的模样。它或是一个孩童,或是一个一个青年,亦或是一个老者。在平时,它们隐藏起来,我们看不见他们,唯有在我们落寞,困惑,以及感到无助之时,才会默默来到我们身边,安慰我们,开导我们,帮我们排忧解难,守护好唯一的一个主人,是它们终身的使命……

楚子涵狠狠地踢飞了路边的石子一脚。这已经是他离家出走的第六天了,这六天他就一直露宿在这大桥之上,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可以靠自己从家中偷拿出来的六百多块钱度日,可是钱总是要花光的。这不,口袋里的六百块钱早已花光了,饥肠辘辘的他无力的坐在桥旁。

秋天的夜似乎来的特别早,今晚的月亮没有升起,只有漫天的繁星在百无聊赖的眨着眼睛。桥上的灯已经亮起了,河水反射着灯光,悠悠的泛起了微波。这让楚子涵的思绪又回到了六天前:“楚子涵,你看看你自己这幅吊儿郎当的鬼样,还有,这次期中考试你居然考了不及格。”楚子涵的班主任王老师怒气冲冲的进了教师室,“啪”的一下将一张仅56分的试卷扭成一团,砸在他脸上。“王老师,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成绩还是上不去,这真不能怪我啊。”楚子涵在看见怒气冲天的王老师做出这样的举动后,浑身明显一震,不过,他立马又快速调整过来,缓缓的对她说。

王老师听他这么一说,情绪更加激动,本来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很明显,这是要破口大骂的前兆,果不其然——“楚子涵,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你自己学习差就算了,还影响其他的同学,你看看坐在你周边的学生,哪一个不是被你给带坏了,上课全都围着你讲话。”“王老师,这,他们本来就爱讲话,并不是我的原因……”楚子涵小声争辩道。虽然,他摄于王老师的威严,但他还是想证明他是无辜的。“哈,不是你的原因,都在上课群聊了还不是你的原因。”王老师气急反笑,她顿了顿又说:“楚子涵啊楚子涵,我将你的座位换到了一群好学生中间,就是想让你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方法,可没想到你居然把他们带坏了,你这是个扫把星,要是没有你,说不定我们班的平均分早就上去了。”“王老师,这真不怪我,是他们本来就这样……”楚子涵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王老师无情的打断了——“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你明天给我叫家长到学校里来,我有话和他们说。”说完,王老师便满脸怒气的走开了,只留下楚子涵一脸的茫然与落寞。

在王老师看来这一切都是楚子涵的错,要不是楚子涵,那些个好学生也就不会被带坏;要不是楚子涵,班级平均分也不会降低;要不是楚子涵,自己也不会每天都那么生气,伤了自己的身体。但是楚子涵却是不知道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请家长到校的事情:他想着该如何去和母亲解释,该如何应对母亲的狂风暴雨般的训斥。说是训斥,实际上则是用最恶毒的语言谩骂。仿佛自己不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而是一个用以泄愤的机器。不过,该面对的总还是要面对,该来的总还是会来。楚子涵小心翼翼的回了家,其实他非常不想回这个家,因为,它已经不能算是家了,里面气氛压抑,自己一回到家就只有父母的吵架声,摔打声,以及哭泣声,这些总是萦绕于自己的耳畔,家中则长期无人打理,总给人一种凌乱甚至肮脏的感觉。是的,肮脏的感觉。

楚子涵轻轻的打开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脏乱不堪的家,地板上布满灰尘,看起来好像里面长久没有人住了,各类杂物胡乱的堆放在一起,在离杂物堆的不远处,是浴室,浴室的墙面斑驳不堪,有几只蟑螂在上面来回爬动,浴室天花板上则是苍蝇与蚊子的领地。在浴室门口则是堆放着如山的未洗的衣物,正散发出阵阵恶臭。家中唯一比较干净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房间,因为毕竟自己时时打扫。所以,自己往常一回到家钻进自己的房间,再也不会出来了。

这次他刚回来,本想立刻回房,可是,想起那个凶巴巴的班主任说过要自己请家长到校,楚子涵便他便觉得烦,可不请又不行。于是,他缓缓走到母亲面前,说道:“妈,老师让你明天过去学校一下……”可还没说完,就被粗暴的打断了:“去学校一下,我看你啊,是不是又惹事了,你这个不争气的,总给我惹麻烦……”楚子涵的母亲说的唾沫横飞,丝毫不顾及楚子涵的感受。“妈,其实,我只不过是期中考试考的不好,也没那么严重。”没那么严重,我看你是昏了头吧,考差了还有脸来见我,我真是白养你了,。滚,你赶紧给我滚,看到你就碍眼!”“离开就离开,你不稀罕我,我还不想待在这个破地方呢,天天吵架,家都不像家了!”说完,只听“砰”的一声,楚子涵便破门而出——离家出走了,揣着兜里仅有的六百块钱离开了那个令他感到烦闷,古板,而又毫无自由的家——他离家出走了。

想到这里,楚子涵拉回了思绪,他本来想着,自己这么做是逃离了束缚,挣脱了枷锁。自以为已经开始了人生的闯荡,梦想着这样就可以成为小说中的侠客。可是现实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的那么美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情。自己更没有变得潇洒与不羁。他每天所能做的就只有在大街上闲逛,白衬衫与牛仔裤早已布满灰尘,白色球鞋上也沾了不少泥巴。乱蓬蓬的头发是他几天未梳洗的“杰作”整夜的失眠与寒冷刻画了一脸的疲倦。

”前几天我跑出来的时候,明明还是很暖和的,可现在为什么冷的要命呢,要不,我在桥上来回跑几圈御寒。”楚子涵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站了起来,在桥上来回跑跳驱寒。或许是灯光太暗,亦或许是老人车技不佳,“哐当”一声,老人,自行车,连同又冷又饿的楚子涵一同摔倒在了地上。

老人慌忙扶他起来:“小同学,你没事吧?”本来有些恼怒的他看见老人一脸的慈祥与歉疚,气便消了大半:“没事儿。”“在桥上跑跳很危险的,都已经这么晚了,快些回家吧!”楚子涵的脸上闪过一丝阴云。这时,不争气的肚子闹起了“革命”。老人一愣,接着笑了:“饿了吧?”老人递给他两个苹果,饥饿促使他接过苹果就大口咀嚼。“你为什么不回家?”老人惊奇的看他狼吞虎咽的吃着,疑惑的问他。“我离家出走了。”老人一惊:“与父母吵架?”楚子涵见老人说出了他出走的原因,鼻尖便顿时感到一阵酸楚。他看了老人一眼,忽然间感觉这老人仿佛是他的知心人,便不自觉的把自己考试不顺,成绩不好,家庭不和睦的等等这些事全部向老人和盘托出。老人听完,原本笑眯眯的脸上变得严肃起来。

接着,便是一声长叹:“唉!”接着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饱经风霜的脸上闪过一丝忧郁之色:“孩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什么地方?请你带我去好了,正好我可以散散心。”楚子涵这样说。

“你准备好了吗?抓紧了。”说完,老人从桥上一跃而下,楚子涵也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控制着从桥上一跃而下,然后往下掉。虽然这样,可是楚子涵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心里想:反正我已经离家出走了,父母也不会管我,即使我死了,他们也不会理我,反正都已经跳下桥了,还不如这样来的痛快。这样想着,他闭上了眼睛……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并没有摔死,而是双脚稳稳着地,站在了地面上,不,是桥面上。他向四周环顾了片刻,发现自己依然在那座大桥上,周边的风景依旧,丝毫无差。只是黑夜不知何时变成了白天。“我不是从桥上跳下来了吗?为什么还活着?甚至还回到了桥上。”楚子涵自语。“你当然还活着,因为我只不过是带你来到了你的人生之桥。”老人脸上忽然发出一阵神圣的光彩,神圣中带着庄严。楚子涵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向老人发问:“您不是普通人吧?”“自然不是,孩子看看这座桥吧,这座桥有你经历过得所有回忆。”说完,老者一挥手,桥上出现了一幕又一幕的场景,这一幕幕中有自己奋笔疾书的场景,有自己考试不及格,被老师训斥的场景,更有自己在一旁,无助的看着父母吵架吵的不可开交的场景。这些就像真实场景一样,展现在他面前。

他想试图去改变,伸出的双手却穿过了这一副副画面,见到自己无法改变这一切,他不仅悲从中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是这么没用,出身不好,学习的天赋也不高,为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改变不了这一切?”说完,他的眼泪刷刷掉了下来。

老人走过来替他抹去眼泪,对他说:“人生就像这座桥,每个人都是从桥的这端走到另一端。有的人顺利通过,而有的人却在中途停顿,甚至走回头路。”老人顿了顿,“或许以你现在的社会阅历很难听懂我的话,但是,坚持学业是你唯一正确的选择,不要因为年轻时的一时冲动而毁了你的一生。你虽然无法无法改变过去的事,但是你可以做好现在的事,走对每一步。现在你站在桥的这头,看不见未来的美好,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好好坚持并走完人生之桥,桥绝对是通往光辉未来的通道……”老人这一番话,点醒了楚子涵,他对老人说:“多谢您,那您到底是?”“”我是你的守护灵,关于你怎么回去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送你回去……”

只见金光一闪,楚子涵便回到了桥下,他以为这只是一场梦罢了,但桥上停放的自行车,证明了这段真实的经历。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飞一般的朝家里跑去。

桥灯已经熄灭,只有漫天繁星仍然闪闪发光。桥,依然静静卧在那里,仿佛也在闪光……

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灵,他会在你需要时默默出现,而后,默默消失……

守护之灵,黑夜繁星。迷茫人生,方向指引。

人生唯一,守护自己。若问寻处,为人生之桥而已。

pre_thread和女鬼约定next_thread清水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1-16 06:30 , Processed in 0.243693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