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02|回复: 0

深夜图书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19:26:01 | |
这是一所古旧老成的学校,建校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早在过去那个年代,师范大学还曾是女子学校,由于后来的文革,导致了大学被批改。再过了十几年,重新开放之余,成为了一所男女兼修的大学。

师范大学,位于长沙岳麓山一带,岳麓山,高约数百米,横跨面积很大,中南大学,科技大学,师范大学等各方学校,都坐落于这座山脚。

传言岳麓山早年也是抗战时期的根据地,死过不少人。如今岳麓山附近的小道,仍然杳无人迹,这处小道的路上,据说,埋藏着不少尸体,曾经更有传言,有僵尸出现。但后来证实,那只是无聊之人的无理取闹。

我叫钟凡,大学就读的就是师范大学,这座百年名校,培养出了不少的精英,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座学校的布局很是诡异,校舍楼与寝室三点一线,排成一条龙形,在龙中间,更夹杂着一汪清潭,潭水清澈,周围栽种着不少绿树樱花,非常养眼。虽然养眼,但有传言,这样的布局实际上是为了借势,龙腾虎跃。并以《易经》中的乾卦,进行了一番修整,将龙跃潭门之势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进来这座学校,我就觉得这里不愧是人才发源地,不仅环境美丽,更加富有人文气息,师范大学最著名的不是校舍,而是图书馆。这座占地面积近千平米的图书馆,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里面的藏书不少,很多还是毛泽东主席当年遗留下来的。

隔壁的中南大学,都与师范大学所不能比较。

我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特别喜好志怪一类的书籍,但从小到大,我还没有真正见过鬼怪。初次来到这所大学,还没有半天的工夫,我就跑到图书馆借阅。

这正好是九月初,夏天,热的要命,但图书馆进门,却是凉飕飕的,像我这样爱好的读书的学生不在少数。一楼是成排的展览墙,都是优秀学生的名单,但令人奇怪的是,其中一号头像,却不知所踪,显然是被人抠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个缺德事。这张照片只剩下半个脖子,但我还是好奇。

王磊,男,湖南师范大学优秀学生,党员,曾经在“新科技杯”中荣获三等奖。

这个叫王磊的学生兴许是得罪了一些人吧。

我这样想着,来到大学,我从来不结党营私,做着本分的事情,看看书,打发时间,积累点知识就好,何必入党拉派,那都是社会人的事情。

走过阴凉的走廊,我来到二楼,借阅室,借阅室里充满了书籍,这些书籍整齐划一,散布在四周的书架上。二楼显然比一楼好一些,即便没有开空调,却也是很冰凉。图书馆的位置,就在一道整个环绕的水潭前,迎着柳树的风,轻柔地抚过前来学习的学子。

图书馆的人不多,像我这样无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一般而言,泡图书馆的都是些考研考博的学霸,而我不是学霸,对于书是兴趣。

在楼道里走了一圈,我找准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找了一本科普读物,然后坐下。

时间缓缓流逝,眼睁睁看着到了傍晚。

不知道为什么,图书馆总是阴阴的,傍晚的夏天,按理说仍然很明亮,但这所图书馆却显得冷冷清清,灰蒙蒙的,充斥了压抑的感受。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学校闹鬼,或者说有邪气,那都是天方夜谭。学校这么多人,阳气早就充足得不行,更何况,我所处的阅读室里也有几位埋头苦干的学生。

半天的阅读到此结束,我准备出门,却意外撞进了一个女生的怀中。

我连声道歉,这个女生却也没有反应,只是脸色灰白,看起来病恹恹的,她手里捧着一本《圣经》,我有些好奇,中国信基督的人并不多,这样一个女生,心事重重,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兴趣去搭理。

正要转身离开,她却拉了拉我的手,说:“同学,不好意思,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我没有拒绝,然后被她带往了阅读室的角落里。

“我看你是新生,我才想到。”女生说:“我叫方雪。”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说来也奇怪,她的忙却是很简单,就是在夜晚结束的时候,在教室里点起蜡烛,摆起《圣经》里的灵阵。

所谓灵阵,实际上在《圣经》记载并不多,就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十字架成为一种象征,这个灵阵更古老,也是一种象征。我觉得这是心理安慰,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有谁又会愚蠢的去招鬼?

后来的我却有些后悔当初给她摆阵。她说了,必须是阳气充足的男子,才能配合她完成这个阵,姑且称为“招灵”。

至于她是想招出什么,她却没有多说。

认识一个漂亮姑娘,其实也是不错的事情。

当时的我是如此想的,万万没想到后面的事情。

师范大学一向注重科学民主自强,怎么会出现这种唯心主义的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和方雪聊到了晚上,得知她家其实是做生意的,有些闲钱,但她捣鼓这些的缘由,却是没有多说。看她苍白脸色,微微发黑的眼圈,就知道她根本没有睡好。

待到了晚上十一点,图书馆的人渐渐稀少,到了快十二点关门的时候,图书馆里已经杳无人烟。她开始拿出了背包,蜡烛都成排摆好。

看着地面上的蜡烛,排成复杂的六芒星形状,说不出的诡异感弥漫心头。

我有一种直觉,若是我没有打断她,只怕会出现更加诡异的事情。

待到她摆好,她开始念起咒语,我感觉到外头的风声传来,吹得蜡烛光芒一阵摇曳,昏黄的灯光,伴随着十二点断电,图书馆陷入了死寂。

第一次来图书馆就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有些刺激。

我对于这个女生的印象,不好不坏,我虽然不是无神论者,但我也并不怕鬼怪。

咒语声渐渐停息,她让我站进那个六芒星圈里,等待几分钟。

我能感受到,图书馆里沉闷的声音,那是走廊年久失修的闷响,也有卫生间的滴水声。

我开始有些紧张,但还是站了进去。

过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变化,我走了出来。

场面陷入对视的尴尬,她朝我笑了笑,然后收拾好东西。

两个人一路无话,都各怀心思,直到走到走廊尽头,我这才心中突突突跳了起来,猛然间,灵感一闪,看向了身后的方雪。

她还是苍白的脸色,但她的身后却多了一个影子。

我有些心惊肉跳,揉了揉眼睛,发现只是图了眼睛。

“走吧。看来没什么事。”方雪根本毫不知情,而我再次看了四周,却没有发现异常。

或许那只是普通的树影,说来师范大学也是奇怪,座落在岳麓山脚下,林木密集,很容易杯弓蛇影,让人产生联想。

走下楼梯的时候,我听到了上面发出铛铛铛的响声,而方雪也听见了,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她更加紧张了,呼吸急促。

我想,这么胆小的一个女生,居然做出招灵这种举动,肯定另有隐情。

没有多问,我和方雪来到一楼,翻过了障碍,成功出了图书馆。

离开图书馆,那股压抑感逐渐消失,心脏却禁不住砰砰地跳着,冷汗已经爬满了背脊。

呼~一阵风吹来,正好把图书馆一楼的优秀学生代表的照片吹起,那张无头的相片,轻飘飘地飞来,刚好落在我的肩膀。

我取下它,只觉得通体冰凉,奇怪的是,上面的人影都消失了,连半身相都消失殆尽。

不科学!我好奇地翻看,却发现方雪已经消失了,整个图书馆外围,只剩下我一个人。

见鬼了?我狐疑地将照片揣在兜里,然后按照原路返回。

回到宿舍,室友正在打游戏,也让我紧张的情绪缓了一缓。方雪的消失,让我感觉道一丝不妙,而那张照片,在我回寝的时候,躺在床上翻看起来。

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眼睛问题,这次照片却能看清半身,只是半个身子,呈现一种扭曲状态,上面带着一丝鲜血的痕迹。

像是蜡笔画上去的?

我试着将红色印记抠下,但无可奈何,这明显是与照片融为一体。

感觉到几分不详的兆头,我打开手机,联系方雪。

方雪却迟迟没有回复。

就在我正要起身的时候,原本坐在电脑前的室友,突然仰起头,居然是呈180度,他的眼神空洞地看着我。

我猛然一哆嗦,从床上摔了下去。

……

第二天,我从一阵脚步声中惊醒,面前是几位学生,而我所处的位置,正是图书馆里。

明明已经回了寝室,怎么会出现在图书馆,而位置,正好是招灵仪式的现场,只是蜡烛已经被取走,只剩下空空的地面。

我心中产生出一丝害怕,昨晚难道是遇到鬼打墙了?

幻觉?

打开手机,并没有方雪的联系方式,我找准一个昨天在这个房间自习的学生,询问他有没有见到一个女生,但他眼神古怪的看着我,说昨天只有我还有另一个男生,一共三人。

我开始怀疑方雪这个人存不存在,是我的精神问题,还是真的遇到了不能解释的灵异事件!

清晨,习习凉意,夏风微寒,图书馆很多人都在围观。我索性从人群中走出,碰巧遇上了寝室室友。室友小峰是个热心肠的人,我没有尽数告知他,但也透露了一些讯息。

“方雪?她不是失踪了么?失踪好几天了。”得知这个消息,我猛然一惊,难道昨晚是遇鬼了?也难怪,自己偏偏什么都听信那方雪的话,作了招灵仪式,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回到宿舍,我整日在寻找线索,果不其然,方雪是17级学生,比我来得早一届,算是我的学姐。她的容貌也跟昨晚若有若无的梦境一样,清纯,自然,大方。

调查起来,我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师范大学这几年,陆续失踪了四名学生,今年更是连续失踪两名学生,王磊与方雪。

这个曾经与革命有关的学校,如今更是笼罩了一丝黑暗的气息,我坐在电脑前,不寒而栗。王磊和方雪是一届的,两人或许有些关联。找到这一丝线索,我继续翻找资料,最终找到了王磊的一些讯息。王磊失踪的时候,曾经接到方雪报警。

不过由此就中断了,警方查证了几个月,也没有找到头绪。

满身是冷汗的我,回到床上,一晚上没有睡觉。

待到清晨的时候,却做了一个回笼梦,这个梦很奇怪,我梦到一个长长的走廊,正是图书馆的走廊,图书馆幽深灰暗,一道影子无限拉长,延伸到我的面前,是一个不知性别的人物,走了出来,双手沾满了鲜血,它的目光如狼一样,盯住了我。我想要奔跑,身前的走廊却越来越长,而他却慢慢走来,越来越近。

当靠近的我身前的时候,他伸出了枯瘦的手,扼制住了我的咽喉。

“啊!”我从呼吸困难中惊醒,满身冷汗,醒来是在寝室,两名室友好奇地看着我。

有了这次的经历,我发觉这并不是空穴来风的事情,很有可能,失踪案是凶杀案。

虽然警方也在调查,但他们根本没有找到证据。

连续几日,我并没有去图书馆,师范大学,这所百年名校,徒增了几分阴翳的氛围。

思考了很久,我终于决定迈出那一步,去试着做“招灵”仪式。

既然是方雪托梦,那么这肯定是有所依据的,我不是无神论者,但也不是轻信鬼神的信徒,科学时代,却总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我相信一切,并不是想象,很有可能付诸现实。

我一个新生,初来师范大学,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有些玄奇。甚至我在笔记里,都记录着,难以置信的一切。师范大学几万学子,失踪的一两名,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接下来会是谁,由不得设想。

买了蜡烛,与一些鸡血,我翻开《圣经》,这不是市面上的《圣经》,市面上的《圣洁》不会记录法阵,而这个《圣经》是师范大学遗留下来的,也是我从师范大学图书馆借阅到的,只是想不到,这部经典,却另有玄机,而且后面有几页,却是被撕扯下来,完全的不知所踪,这让我有些好奇。

乘着夜色,我选择一个人来到图书馆,身上也备好了防身的刀具,我相信,那个凶手一直潜伏在黑暗里,而我,也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有可能,甚至会被他盯上。

找准了教室,空无一人,我摆好了蜡烛,将鸡血洒上,呈现六芒星的趋势。按照典籍里面的知识,我开始念念有词,虽然会读错,但我一直不放弃。连续读了大约百遍,天色也逐渐深沉,月亮已经爬上高空,阴阴的风穿堂而过,像是有人的脚步声在挪动。

念了百遍的我,发现依旧没有见效,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那究竟是真是假,还是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正当我捉摸不定时候,一阵风莫名地从门缝袭来,周围的蜡烛熄灭大半,呈现出一个倒置的六边形,正六边形表示神性,而倒六边形,表示的是魔鬼。我觉得有些不妙,下意识地要走出房间。

身后却突然出现一道冰冷刺骨的气息,我能感觉到,身后有人。

我下意识地转身,却空空如也,但这股阴风,却窜到了我的身后,无论我朝着哪个方向,总是觉得背后有东西存在。

我不敢说话,甚至大气不敢出,良久,我感觉到了脖子在麻木,发寒,甚至双脚变得生硬,连挪动半步都不能。

世上真的有鬼么?我这一刻真的有些信了。

直到寒气,充斥向我的脑门时,我的脑海里,多出了一个画面。

眼前的场景迅速变幻,那是一个深夜,“我”莫名地从图书室醒来,身上却缠着的都是胶带,口不能言,正是这间图书室,在空旷地,放置的是六芒星,但却是倒置的,是魔鬼的象征。一个黑衣服的人,站在阴影里,看不清面目,正在念念有词。随后,它缓缓走来,手中的刀具,刺入了我的脖子,梗住喉咙的感觉,让人难以忘记,就像是溺水,甚至比溺水更为难受,我感觉到,我的喉咙里漫涌出鲜血,这些鲜血,通过刀身流在地上。

“我”很快失去了意识。在失去意识之前,意识一转,落在了门口的人身上。我能感觉到,“我”变成了一个女孩子,正是方雪!

而之前死去的却是王磊本人。

随后场景在撕裂,“我”的脚步如飞,在走廊尽头奔跑,却怎么也跑不出范围,身后的黑衣人越来越近,场景彻底定格在了“我”被扼制住喉咙的一刻。

在失去意识之前,“我”无意中摸到了那人的面罩,撕下来的半角,模样却是王磊的样子!

怎么回事?我心惊肉跳之余,终于从幻觉中惊醒。

地上的蜡烛早已经熄灭,周围也没有异样,只有门外咯吱的风吹声。

为什么是王磊杀了自己?世上难道有一模一样的人?

这一刻,我的世界观产生了悖论。

我想起了《圣经》中的后面几页,被撕毁的几页,或许答案就在那里面。

收拾好东西,我正准备出门,很意外,我听见了脚步声。这个脚步声,跟杀死王磊与方雪的脚步声,完全一致,更为压抑,恐怖是,它一阵又一阵,像是催命的毒药,慢慢地瓦解崩溃的心灵。

我感觉我面对的不是一个人,那可能是一个魔头。

为了避免冲突,我钻到了一张桌子下,用凳子掩盖身躯。脚步声,滴答滴答,像是踏过了时间,空间,慢慢地磨去人类的本性,最后停顿,剩下大门敞开的一幕。

那是一个带着面罩的人,从眼睛来看,的确跟王磊有几分相似,诡异的是,他的身上像是没有肌肉,没有皮肤,整个衣物贴合在身躯上,完全地干瘪,像是僵尸一样。但他的行动,非常地正常,缓慢,但每一步,都是心灵的冲击。

我不敢说话,看着他来到了空旷处,他似乎发觉出了这里的异样。

转过头,扫视了一圈图书室,我紧了紧身体,没有动。

最终,他没有看到我,而是从包裹里,取下了蜡烛,鸡血等物件,摆出的是倒置的六芒星,口里开始念叨,我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随着空气开始凝固,风不再穿堂,甚至虫子都失去了鸣叫,我有种错觉,如果让他继续下去,只怕我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我并不决定反击,而是缓缓挪动位置,来到了门前的桌子边,只有一步,我就能逃出这里,但是我却想到了那个梦,我被扼制住了喉咙,最终死亡的梦境。如果我要跑,估计结果会是跟方雪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拼了吧。

我想了一下,然后开始移动身体,靠近这个神秘的男子。

手上的匕首,攒得紧紧的。

四周已经完全陷入了寂静,只有他的念诵声在长鸣,他的身上开始,涌现出古怪的灰色气雾,眼角的纹理肉眼可见地变化,整个眼圈,化作了灰白的色泽。

渐渐的,我的神智也受到了影响,我能听见,有无数人的呐喊声,像是濒死的囚徒,在呐喊,恐惧的声音,刺耳得让人难以平静。

不行,我必须迈出那一步,不然我只怕会死在这里!

我下定了决心,扬起手中的匕首,刺向了男子的胸口!

我只听见嗡嗡的怪响,以及一团肉眼可见的黑气,在蔓延,渗透到我的手臂上,让我整个人都麻木了。

时间似乎定格了,我的大脑渐渐迟缓。

“嘿嘿嘿嘿嘿。”最终我听到的是,那个男子的怪笑声,那声音,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

接着天旋地转,所有的黑气,融入了我的躯体。

我渐渐迷失,能够听见无数人的嚎叫声,以及充满可怖气氛的血光,还有无数蠕动的肉色场景,黑暗的世界,朝我打开大门。

……

第二日清晨,阳光洒满了师范大学图书馆,一切保持原状,平静而舒适,这个围绕在树林间的师范大学图书馆,很容易修养人的心性,虽然有几分阴森,但还是有许多学生络绎不绝的到来。

不过最角落的那间图书室并没有几个人。

其中一个,就是男生,看起来有几分睿智,稚嫩中透露着精明的目光,他的模样,表示他是一个新生。这个新生,一大早已经落座在这里,手头拿着《圣经,孜孜不倦地翻了一遍又一遍,他不时地抬起头,看了看新来的学生,嘴角带着几分上扬的笑意。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奇怪的表情,却总是有一种魔性,吸引着人。

“同学,我可以坐你旁边的位置么?”一个女生走了过来。

曼妙,可人。她眼神勾搭着这个男生,却不知道男生已经看了她很久了。

“可以,我叫钟凡。”男生伸出了手,似乎在彰显友好。

“我叫林玲。”女生笑容如花,非常美妙。

……

第二日,林玲没有前去上课,伴随着失踪的也有新生钟凡。数月后,学校终于又惊爆出一个消息,又有两名同学失踪,失踪地点正是图书馆。

连续的失踪,让人莫名感觉到了诡异。

图书馆的人一下子少了许多,学校为了辟谣,加强了警备,又安装了监控。

暗地里,却有人得知消息,学校请了法师来探查。

一个无神论的社会,居然请了法师,也是走投无路的结果。

法师来到图书馆,第一眼就摇摇头说:“这里是阴气汇聚的中心,以前也死过不少人,而且,我感觉到了一丝邪法的迹象,这里很邪门,你们最好放弃这个地方。我是办不好,钱我也不收,你们自便吧。”

时至今日,师范大学图书馆,已经改迁到了另一处,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学生失踪案。至于那一本《圣经》,缺少的页面,却是有人在二楼的一角图书室的墙壁里发现,神秘的图画中,彰示的正是死亡,魔鬼,与自我。

pre_thread鬼术next_thread午夜坐电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5 20:13 , Processed in 0.0612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