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392|回复: 0

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1 17:00:29 | |
当事人是我的妈妈。

自我懂事起,我就觉得妈妈的胆子很小,对于黑暗她经常会表现出像孩子一样的胆怯。在生活中,她的特殊习惯很多。睡觉前一定要将地上的拖鞋鞋尖朝外摆好、太晚了不能照镜子、天一黑不可以剪指甲。她也要求我必须要这样做。

在最叛逆的时候,我坚决拒绝这些要求,这使她感到很恼火。在一次争执中,我不断追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

她终于认真而严肃地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因为,我小时候见过鬼。真的鬼!”

......

我想,如果不是我非要写这篇纪实性质的故事,妈妈可能永远都不会把这些告诉我。因为这段回忆太过黑暗,即便是几十年过去,回忆起来依旧令人感到心悸。

下面,我把妈妈本人对鬼的一段描述作为这篇故事的头题,送给大家:

“这个世界有鬼,但它们永远不会出现在灯火辉煌太过繁华的地方。它们也并非像影视作品中塑造的那样藏头露尾,相反,它给人的感觉是无处不在。它们可以直接移动屋子里的物品发出巨大的声音,并对现实世界的事物充满好奇。”

我是个东北人,从小在辽宁省抚顺市长大,爸爸是本地人,妈妈是山东人。当年,姥姥跟着姥爷闯关东一路从山东沂蒙来到东北定居,两个人都进入当地的工厂当工人。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姥姥和姥爷先后生下了五个女孩,还攒下了一些积蓄,生活好起来了。后来,姥爷在抚顺东洲地区挑选了一块地,自己盖了一栋房子。房子一落成,一家人就欢欢喜喜地搬进去住了。

姥爷年轻的时候人缘特别好,搬完了家就大摆筵席广邀亲朋好友。大家都带着礼物来庆祝姥爷一家的乔迁之喜,在众多的礼物当中,妈妈和几位姨妈最喜欢的东西是一本精美的挂历和一盒巧克力饼干。要知道,70、80年代这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

姥姥后来将那本挂历小心翼翼地挂在了客厅里,那盒巧克力饼干则留着偶尔拿出来分给几个孩子吃。在搬完家之后,姥姥和姥爷还特地去了市里采购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当时二姨参加工作,姥姥姥爷特地给她买了一双十分漂亮的高跟鞋,其他的孩子都新奇的不得了...

就这样,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把房子布置了一番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了。

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就是这座房子使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了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

“房子这个东西,没有专业人士指点自己真不能乱盖。”妈妈叹了口气说。

这座房子不大,两室一厅有一个小院子,是一座在东北很普遍的水泥平房。姥姥和姥爷住一间卧室,其他五个孩子住一间,妈妈在孩子们中排老五,那时候她才十二三岁。她经常和大她三岁的四姨,以及大她五岁的三姨一起玩。当时,三姨一直留着男孩一样的短头发,而四姨拥有一头浓密的长发。

孩子们刚住进这栋房子的时候,并没发生什么奇怪之处。那时,妈妈养了一只小黑猫叫小黑。

小黑每到夜里,眼睛就发出绿油油的光。它到晚上就出去玩,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每次都浑身脏兮兮的往妈妈的被窝里钻。

就在姥爷一家住进新房子一周之后的早上,妈妈一觉醒来发现小黑没回来。

小黑以前也有过一夜未回的情况,但都很少发生。因为没人知道小黑会去哪里,所以大家只能等待。

第二天夜里,妈妈连觉都没睡好,她一直等待着小黑从窗外进来钻进自己的被窝。然而,直到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又一夜过去,她还是没等到小黑。

小黑连续两夜未归的情况以前只发生过一次,那时候姥爷一家还住在单位的老房子里,小黑跑了两天两夜,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受了伤。

妈妈非常担心小黑,她一面安慰自己一面继续等待。

第三天夜里,妈妈辗转难眠。每隔一会就抬头向窗户那边看一看。但很长时间过去,也没有小黑回来的迹象。

妈妈也只是个孩子,等着等着还是忍不住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半睡半醒间,她听到屋里传来了一种声音。

那声音很轻很轻,细细碎碎的,先是从窗户那边传来,又慢慢使家具发出了声响。妈妈感觉有东西正慢慢的向她靠近。

“一定是小黑!”妈妈惊喜起来。她知道小黑会来到床前,然后扭着头使劲钻进被窝里。于是,她安静地等待着。

可这次,却不太一样。

妈妈感觉到小黑靠近过来,但它却没上床,反而慢慢绕到了床头这一侧,妈妈感觉到小黑一点点地靠近她的脸。

“小黑,上来呀。”妈妈嘟囔了一声,从被窝里伸出手想把小黑拉上来。

然而,她却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妈妈感到有点奇怪,又轻轻捏了捏,感觉不是很软。小黑的身体是温暖有毛的而且很柔软,绝对不是这种触感!

难道,不是小黑?!

妈妈“腾”的一下睡意全无,她触电般地抽回手臂缩进了被窝里。

整整一夜,妈妈一点都没睡着,她一直侧耳聆听着屋里的动静,脑袋里想象着床下面她摸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终于熬到天亮。妈妈胆战心惊地从被子里探出头,她鼓起勇气检查了自己的被褥和床下的地板,没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她把昨晚的事情和姨妈们还有姥姥姥爷说,姥爷怀疑是屋子里进蛇了,一家人又把屋子各个角落彻底搜查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妈妈和三姨一个被窝睡觉。

在三姨的怀里,她不那么害怕了,但依然不敢向床下面看,就连被子的一角拖到床下,都会让她发抖....

转眼,一个月过去。小黑再也没回来,它很可能是死了。

姥爷说,小黑可能跑到附近的山上,被狼吃了,也有可能去别的人家偷东西吃被打死了。一家人都感到很悲伤,妈妈和小黑的感情最好,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

后来,妈妈回忆起那天晚上摸到的东西,她觉得那一定是小黑的鬼魂来向她告别了....

小黑猫失踪后,全家人虽感到很难过,但却没人把这件事和新房子联系起来。

妈妈说:“黑猫辟邪。其实,是这只猫斗不过那房子里的东西,它护了我们一家人七天已经尽了全力了,可这些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

在小黑失踪的两个月之后,抚顺入冬了。东北的冬天冰天雪地,姥爷盖的新房子很快就暴露出了供暖不好的问题。五个女孩每天晚上即便盖严了棉被,还是感到凉意一丝丝从周身透进来,晚上睡觉小芝不得不穿上小棉裤保暖。

一天夜里,小芝睡着睡着就醒了。是那种突然的惊醒,就像是被人在耳边大喊了一声。她醒过来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她有点惊慌地看向四位姐姐,她们却都睡的很熟。

她睡眼朦胧地四处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屋里的每一件熟悉的家具在黑暗之下,都暴露出了陌生的模样。

这时,小芝听到屋里不知从哪传出了一种“哗啦哗啦”的声音。那声音断断续续,就像是翻书的声音。

是风刮动了什么东西么?现在是冬天,门窗关的很严,不可能有风啊。小芝感觉很纳闷,她侧耳聆听了一会,想听听这声音是从哪来的。

但声音很快没了。

小芝等了一会,见那动静再也没响,就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她就又睡着了。

在睡梦中,小芝觉得仿佛置身在室外的冰天雪地里,很冷。

她翻了个身,试图把被子盖的更高些。奇怪的是,她的手在肩膀上扫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摸到。

小芝觉得寒冷像是一张无形的大手,攥紧了她的身体。刺骨的冰凉从全身的皮肤源源不断的渗入进来。她开始把身体蜷成一团,甚至瑟瑟发抖。怎么这么冷呢?!

不知过了多久,小芝被冻醒了。

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冰凉。她看见自己的被子被完全揭开,全搭在她的脚下。

小芝赶紧将被子重新拉过来,把自己紧紧的包起来。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睡觉一向很老实,即便是在夏天也从来都不蹬被的。

盖好被子,她重新闭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寒冷终于慢慢消退,小芝觉得体内的凉意开始被温暖驱散,她又逐渐沉入梦乡。

在睡梦中,小芝慢慢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在轻微的旋转,这令她产生了一种眩晕的感觉。

小芝感觉身体像是飘在大海中的一艘小木船,晃晃悠悠,不知会靠向何方。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另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虽然还在睡梦中,但她仍然努力地想分辨这种感觉是什么,不久之后她就意识到了:

自己的身体好像在下沉。

这种下沉的感觉并非是由高到低的坠落,更像是掉入泥沼中缓慢地被吞噬,这种感觉在一点点地增强。小芝开始只觉得眩晕,但很快她开始感觉自己仿佛是躺在一个陡峭的滑梯上,只要稍不留神身体就会失控地滑向黑暗的深处!她甚至感觉自己身上的被子已经一点点地滑落下去了。她的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扯住了身下的床单,但这却并不能缓解多少。她感觉自己快要抓不住了,就要滑下去了,要不行了,掉下去了!

哧溜!!!

这是身体在被单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小芝一下子惊醒了。

她睁眼一看,只见自己躺的位置竟然已经比姐姐们矮了一头了!她的被子再次掉到了床尾,而她的两只脚腕,竟然已经搭在了床外面。

床下面,有东西在拽她。

小芝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扯过棉被逃命一样地爬回了原来的位置,她紧紧地将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身体紧缩在一起顷刻间睡意全无。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栋新房子不对劲。

小芝躲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喘,她竖起耳朵仔细地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她能听到姐姐们均匀的呼吸,也能听到窗外面传来的风声。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她觉得这间屋子里,绝对藏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她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冷飕飕的.....

就在这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一开始很飘忽,但却越来越清晰。

“吱...吱呀...”“吱...吱呀...”“吱...吱呀...”

小芝竖起了耳朵去听,她很快发现这种声音不是刚才听到的“哗啦”声,而是另外一种有些熟悉的声音,她赶紧仔细聆听。

“吱...吱呀...芝,芝啊,芝啊,芝啊.....”

这声音,是在喊她的名字!

小芝的后背瞬间出了一层鸡皮疙瘩。那声音很小,也很微弱。似乎想叫醒她,又好像不想让她醒过来。声音像是从屋子一头传来的,也像从自己面前传来的。

小芝的后背开始嗖嗖的冒凉风,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她使劲抿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

突然,小芝的被子一下被掀开了。小芝大吃一惊,睁眼一看。

只见眼前是一张惨白色的人脸。

那张脸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凌乱的发丝遮盖了大半张脸颊,那双漆黑色的眼睛透过发丝正仔细地盯着她看。

“啊!!!”小芝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大叫起来。但她只发出了一个短暂的音阶,嘴巴就被对方按住了。

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低沉地说:“嘘!别出声!”

小芝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这才认出来,自己面前的这张脸竟然是三姐!

小芝喘着粗气呆住了。三姐也将手掌慢慢地移开,两个人在黑暗中对视着。

“对不起,我吓着你了吧?”三姐关切地问。

小芝呆滞地看着三姐,大脑一片空白。

三姐把小芝抱在了怀里,柔声说:“我刚才睡着睡着就醒了,看见你把自己蒙在被窝里一个劲地发抖。就想把你喊出来,可又怕吓到你....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三姐,我害怕!!”

小芝终于缓过劲来了,她紧紧地抱住了三姐呜呜地哭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三姐问。

小芝和三姐一起钻进了被窝,小芝一边哭一边把刚才遇到的事情小声讲给三姐听,三姐听了之后只是一言不发。

小芝见三姐不回应,就感觉更害怕了,她也沉默下来。周围的黑暗慢慢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们两个人裹紧了。

过了半晌,三姐才在黑暗中有些颤抖地说:“芝,你别害怕。可能是你睡觉睡魇着了。”

“我没有,那种感觉绝对是真的。”小芝急的声音直打颤。

三姐抱了抱小芝,低声说:“肯定是外面的风太大,窗户不严实吹进来风了。你一做噩梦就魇着了,咱们闭上眼睛,一觉睡到天亮,一切就过去了。听三姐的,听话。”

小芝依然浑身发抖,但她还是顺从地点点头闭上了眼睛。三姐将自己的被窝和小芝连到一起,小芝钻进了三姐的怀里。

三姐的被窝也有些冷,小芝紧紧地抱着三姐,将自己的头枕在三姐的肩膀上,但两人的拥抱却始终没有产生温暖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芝忽然感觉自己脖子下面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扎的皮肤有点发痒。

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才发现是头发。

小芝皱了皱眉头,又伸手摸了摸。她发现三姐的身子下面有很多很多长头发。那些黑发不仅密集,而且弯弯曲曲,像是富有生命一样的铺散在床上。

三姐她一直都是短头发啊!!

小芝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她一把推开三姐,从被窝里挣脱出来,瞪圆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漆黑的夜色里,三姐的脸雪白雪白的,一双乌黑的眼睛在漆黑的发丝中若隐若现,透着说不清的诡异,她似乎察觉到了小芝的眼神,于是也渐渐把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下的头发上。当看到这一幕时,她似乎也被惊呆了。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三姐在小芝僵硬的目光中,慢慢挪动了一下身体,把那些头发推到了自己身后,只听她低声嘟囔着说:

“这不是我的头发,这是你四姐的头发,我肯定压疼她了。”

小芝的目光跃过三姐的肩膀,看向四姐那里。四姐正背对着她们安静地躺着,她的肩膀富有规律的起伏着,长发在她的身后有些凌乱的铺散开,那些头发好像确实是她的。

小芝再也忍不住了,她“哇”的一声就哭了,三姐赶紧继续伸手安抚她。

小芝哭了很久才平静下来,在三姐的怀里,她一直抖了很久。因为,三姐的身体是凉的。

床外面的世界起风了,一阵阵风雪呼呼地撞在玻璃上,可以想象外面天寒地冻的景象。小芝感觉过去了很长时间,但这一夜仍未过去。

小芝翻了个身,她忽然感觉想去厕所。

她不想起来,可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很久,实在是受不了了,她不得不再次睁开了眼睛。

此刻,墙上的老式钟表显示时间是凌晨两点半。窗外面的天空还是漆黑一片,外面似乎下起了雪,还刮风。风很大很大,从窗户那里能听到室外传来的风“呜呜”地叫唤着。屋子里很黑,鸦雀无声。

姥爷盖的新房子外面有一个小院子,厕所就在院子的角落里。现在,小芝如果去上厕所就必需走出卧室,穿过客厅,来到室外。这对她自己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她必须找一个人陪她去,不然她会被吓死的。

于是,小芝悄悄揭开被子想喊三姐陪她去。可三姐的床,竟然是空的!

三姐去哪了?

小芝呆滞了片刻,突然想起她们晚饭喝的是汤。当时她和三姐都喝了不少,想必三姐也是因为喝多了,就去上厕所现在还没有回来。

小芝赶紧小心翼翼地下地穿鞋,她想赶上三姐。

卧室里黑漆漆的,尽管知道三姐就在屋外面,但小芝还是很害怕。她鼓起勇气慢慢地向前走去,心跳开始加快。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无边的黑暗里就是最为醒目的靶子,在这个复杂的黑暗中,任何一个角落都让她心惊胆战。

小芝一步两步地向前走着,每走一步,心脏就悬起一分。因为,她距离客厅越来越近了。

最终,小芝在卧室的门口站住了,她实在没有勇气走出去。

卧室的灯就在门口,但小芝不能打开。因为灯泡就挂在大姐和二姐睡觉的床上方,这会立刻吵醒她们,她们明天还要干活。

小芝扶着门框胆怯地向客厅看去,从这里只能看到客厅右侧安静地摆放的两张椅子。那两张椅子本来是灰色的,但此刻在夜里看起来却绿油油的,就像是上面长了一层青苔。这两张椅子后面是白色的墙壁,现在它们把墙壁映衬的更加雪白了。

这时,小芝的注意力忽然被这面墙壁上的东西吸引住了。

小芝看到,在这面墙上有一道灰色的影子。

那影子十分修长,有一人多高,似乎是一个外表具有一定轮廓的东西映出来的。小芝仔细地看着这道影子。随即,她惊讶地发现,那影子好像还晃晃悠悠的!

是什么东西?

小芝瞪圆了眼睛,脑子里飞速地回忆着,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客厅里有什么东西能倒映出这么个形状来。

后背上的汗毛一点点竖起来了,小芝回头看了看身后几位还在安静熟睡的姐姐,她胆突突地重新回到了床上坐下,她决定等三姐回来再让她陪自己去。

小芝坐在床上,一边焦急地等待,一边看着钟表记着时间: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

她等了二十分钟,三姐却还没回来。

不安的情绪在小芝的心底活动着:就算是她起床的时候三姐刚刚出门,二十分钟的时间也早该回来了呀,三姐去哪了?难道....

突然,小芝感觉一只发凉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

“谁?!”小芝倒吸了一口凉气,猛一回头。

竟然是四姐。

四姐坐在床上,长长的头发有点凌乱地盖在脸上,说:“小芝,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咋在这坐着?”

小芝长疏了一口气,害怕也减轻了不少。她赶紧带着哭腔跟四姐说,说她想去厕所,但发现三姐不在屋里,自己又不敢去。

四姐听了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走,我陪你去!”说着她就站起来,走在了小芝的前面,小芝赶紧跟着四姐。

由于屋子是漆黑的,四姐走路也很慢很慢。两个人摸着黑,一点点走到了卧室门口。“四姐,你看!”小芝拉住了四姐,把那面墙壁上的倒影指给四姐看。

四姐看了看,也怔住了。

两个人呆愣地看着那片影子半天,四姐有些勉强地说:“别怕,那只不过是窗帘的影子。”

小芝不敢接话,她觉得窗帘的影子颜色不可能这么深,也根本映不到这边的墙上,但她宁愿相信四姐的话了。

四姐开始一步步地向前走,走出了屋外。

姥爷家的新房子从卧室去客厅需要穿过一段三步远的过道,这段过道就像是过山车刚刚起步时爬坡的过程,小芝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中“呯呯!”地跳着。

他们终于来到了客厅门口,客厅门口的灯在大门口,他们只有穿过整个客厅才能打开灯。

走在前面的四姐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与此同时她转身向白墙上投影的方向看去。

由于四姐紧紧地站在客厅门口,她并没有留给小芝身位,小芝只能继续站在过道里看着她。

在漆黑的夜色里,四姐本来面无表情的脸慢慢变得怪异而苍白,她的眼睛逐渐瞪得大大的,鲜红的嘴唇也微微张开,既像是疑惑,也像是惊惧。

小芝从没看到过四姐露出过这样的神态,她急切地问:“四姐,那...那边是什么啊?”

四姐没有回答,她一步一步向那个方向走去,很快从过道里就看不到她了,只剩下她长长的影子在地面上缓慢地移动着。

“四姐!”小芝不敢停下,她鼓起勇气终于从过道里冲了出来,她几乎是横着冲进客厅的,只为第一时间能够看到屋子另一头那映出黑影的东西。

然后,小芝也惊呆了。

在漆黑的夜色里,窗外没有一点光亮。但小芝依然看到,一个人影笔直地站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地面朝着墙壁!

那人影似乎在翻动墙上的什么东西,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小芝仔细地看着那个人影,微弱的光亮映照出了她长长的头发,她是四姐!

“四姐!你站那么高干什么!”小芝都快哭了。

四姐没有回答,她专心地看着墙壁上的什么东西,而另一只手里好像也拿着什么。由于是背光,小芝只能看到一个纯黑色的剪影。

小芝胆战心惊,一点点地向前走过去,慢慢的,她终于看清了四姐手里拿的东西。

四姐正面对着那本挂历,而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巧克力饼干盒,她正一个个地把饼干放进嘴里咀嚼。

深更半夜,四姐居然去吃起了饼干!?

小芝彻底呆住了。

“四姐,你在干什么,快下来啊!”小芝已经快急哭了。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却突然站住了。

她从刚才开始就发现四姐的身高好像长高了,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在夜里的精神作用。此刻她才注意,四姐的脚上,竟然穿着二姐的那双高跟鞋!

“四姐!你....快下来!”小芝哭喊道,她已经走到了四姐的面前。

四姐似乎终于听到了小芝的喊话,她慢慢地转过脸来,由于背光,小芝只能看到她脸颊漆黑的轮廓。

“四姐....”小芝还想说什么,但她突然注意到了四姐的头顶。

四姐头顶的竟然变成了短头发!

这个人,不是四姐!

是三姐吗?也不是,她的另一面好像又是长头发!

“你...你是谁!?”

那张漆黑色的脸慢慢的伏了下来,带着诡异湿气的寒冷气息扑面而来。一只手慢慢的伸向了小芝。接着,小芝听到了一句飘忽不定又无比阴寒的声音在问:

“这饼干真好吃啊,你要吃点吗?”

“啊!!!!”

.....

那一晚妈妈的叫喊惊醒了所有人。

姥姥姥爷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冲进了客厅把倒在地上的妈妈抱了起来。

他们看见本来挂在墙上的日历凌乱地掉在沙发上,本来放在柜子里的饼干盒子也被打开。

四姨还是安静地睡在床上,而三姨却披着外衣慌慌张张地从厕所跑回来。

由于小芝对姥姥姥爷说自己跑到客厅里是想去厕所,三姨因此被莫名奇妙地骂了一顿,她冤枉地表示自己最多只去了几分钟的时间.....

姥爷一家在1985年才搬出那栋房子。住在那栋房子里的几年当中,妈妈和几位姨妈不止一次在夜里经历怪事,几位姨妈也和妈妈一样亲眼见到过那房子里的鬼。

当我问起妈妈那鬼长什么样子的时候,妈妈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鬼的长相是说不清楚的,有时候看见是长头发,有时候看见是短头发,但可以确定那一定是个女鬼。它不仅喜欢我们屋子里的挂历和饼干,还经常偷偷穿我们的衣服和鞋子。都因为我们一屋子女孩没有男孩,压不住它。”

后来妈妈才知道,当年姥爷盖房子的地在更早以前是片坟圈子,占了鬼的地,鬼就会出来闹。

东洲那几栋房子在1992年的时候,因为动迁被铲平了,据说是盖了工厂。此后,关于那里的事情妈妈就再也不知道了。

pre_thread怪鱼next_thread头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20-5-27 00:51 , Processed in 0.06976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