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57|回复: 0

关于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1 15:29:31 | |
小武在街边散步时,无意中发现路旁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一家名叫“解忧堂”的新店,黑底白字的招牌很吸引眼球,而店外简约的装修风格让人很有好感。

小武顿时来了兴趣。走到店门口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尽管此时此刻他并没有什么忧愁需要告解倾诉。

然而一走进店里,小武立刻感到无比失望:这解忧堂内部空荡荡的,除了一把躺椅外再没什么摆设,除了四面被漆成了纯白的墙外,也看不到半点装修的痕迹。而且店里似乎连个店员都没有,偌大的一个店铺里,就只有一个看上去随时都会死掉的糟老头儿,躺坐在那把唯一的躺椅上,不紧不慢地悠悠摇晃着。

小武郁闷得要命,谁能想到这店铺里竟然是这样一副寒酸相,他转过身正想离开这家店,那老头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年轻人,你来这解忧堂,可是有什么忧愁要排解啊?”

“没有没有,我没什么忧愁,我只是走错地方了。”小武尴尬地笑道。

“是吗?那小伙子你挺厉害的啊,毕竟人生在世,能做到无忧无虑的可没几个。不过既然你来了,说明咱俩有缘,我给你看样好东西吧。”

原来搞推销的,小武心下恍然,同时觉得有些好笑:就这么一个空空荡荡一目了然的房间能有什么东西?他本来不打算再继续跟这老头纠缠下去,可看到老头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一想到他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守着这么个破店做生意,他又不免生出了恻隐之心,于是转身向老头走去,心里打定主意,等会儿不管老头拿出什么东西来,只要价格不贵,他就买下当作善事了。

老头把手伸进了躺椅下面,从里面掏出一个漆黑的纸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个看上去科技感十足的装置,外观倒跟现在市面上的VR头盔很相似。老头在头盔上操作了一番后,把它递给了小武道:“戴上试试吧,这第一次就当免费给你试用了,不收费。”

小武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接过头盔,刚戴上去,眼前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过了一会儿,这黑暗逐渐散去,出现在小武面前的是一张长长的餐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精致的美食。然后一双握着刀叉的手出现在视野中,叉起了其中一块肉的东西朝着小武送了过来。

当肉进入小武口腔的瞬间,无比美妙的滋味立刻在他的口腔中蔓延开来,浓郁的肉汁刺激着他的每一个味蕾,让他的大脑觉得无比享受,接下来,其他食物也纷至沓来,小武开始大快朵颐起来,直到他风卷残云般将桌上的美食扫了个精光之后,画面才又重归于黑暗之中。这时,他的头盔被人取了下来,重见光明的小武发现自己还站在解忧堂里,那老头抱着那头盔正冲着他微笑。

“感觉怎么样?”老头问道。

“太棒了!我从来不知道现在的VR技术竟然已经可以逼真到这个地步!”小武由衷地赞叹到,即便是已经摘下了头盔,可他此时大脑中似乎还留存着刚才那无比美味的印象,甚至连肚子也觉得饱饱的。

“呵呵,年轻人,这可不是什么VR技术。”老头笑道:“你刚才的经历并不是虚拟现实,而是真实存在过的记忆,有人的确吃过这些好东西,然后你刚才体验了他的这段记忆。”

看着小武一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神情,老头接着说道:“除了刚才的美食,这头盔里还储存着很多美妙的记忆喔,当然这不是免费的,需要付出一点代价,但是能够有无以伦比的体验,这是完全值得的不是吗?”

“那么,这头盔要多少钱?”小武想,不管这东西有没有老头说得那么科幻,如果不贵的话,买回家去玩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头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头盔不要钱,不过我也不能让你带回去,反正我这家店就开在这里,二十四小时营业,如果你有兴趣体验其他记忆的话,三天后再来吧。”

“为什么是三天后?”

“因为你刚才体验的毕竟是别人的记忆,不是你自己的,这些记忆会逐渐消散,这个过程大概会持续三天左右,如果同时有多个人的记忆在脑海里的话,可是会变成废人的,你也不想变成那样吧?”

不知为何,老头说这最后一句话时,明明依旧是一副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的样子,但小武竟然打了一个冷颤,他唯唯诺诺地应了几句后,便快步离开了这家有些古怪的店。

接下来几天,小武每天晚上都要加班,每天下班就累得跟条死狗一样,回家倒头就睡,根本没心思再去想其他事情,渐渐地倒把那家古怪的店给忘诸脑后了。

一直到半个月后,这天,小武在公司被经理狠狠地痛骂了一顿。

小武委屈不已,因为这个惨遭失败的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明明就是经理本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打下手的,现在经理却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他的头上。由于经理是他直接的顶头上司,听说跟大老板好像还是亲戚关系,所以他敢怒不敢言,有苦说不出,只能乖乖挨骂。

回家的路上,小武越想越气,总想着找点什么发泄一下,就在这时,他又看到了那家解忧堂,脑子里灵光一闪,推开门走了进去。

“是你呀。”老头认出了小武,笑着拿出了那个头盔:“你是为了它来的吗?”

小武点了点头:“有没有那种当领导训斥下属的记忆?”

“当然有,不过这次开始可要收费了。”

“没问题,多少钱?”

“我不要钱。”老头摆摆手,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要支付的代价是你的初中生活。”

小武一脸茫然地看着老头:“我的初中生活?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要取走你全部关于你初中生活的记忆。”

“什么?”小武愣住了,他实在没想到老头竟然会提出这么个匪夷所思的价码,愣了一会儿后,他有些害怕的问道:“人的记忆也可以取走吗?那如果你取走之后,我会怎么样?”

“放心吧,对你的身体不会有任何损伤,只是你以后再也记不起自己的初中生活,就好像你从来没上过初中一样。”

听到这儿,小武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后,他觉得有没有自己初中时的记忆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于是一口答应下来。老头照例在头盔上摆弄了一番后交给了小武。

戴上头盔的小武很快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偌大的办公室里,三个男人耷拉着脑袋站在“自己”面前,没一会,“自己”就冲着那三个男人大发雷霆,不是把这个批得体无完肤,就是把那个骂得狗血淋头,而且很多话都说得很难听,很恶毒。甚至“自己”还拿起一叠文件摔到了他们的脸上。

而那三个男人受到这样的辱骂,却只能默不作声地站在那边,满脸通红却连争辩一句都不敢。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当小武把头盔摘下来时,他感到无以伦比的畅快,积郁的愤恨一扫而空,此刻心中满是那种手握大权为所欲为的快意。

带着无比的满足,小武离开了解忧堂,在回家的路上,兴奋之余,小武偷偷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对初中的事依然记得很清楚,不禁暗自好笑:看来那老头也是个不着调喜欢胡吹大气的人,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人的记忆,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回到家中的小武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接听之后,竟然是他初中时的班长,大概的意思就是搞了一个初中同学聚会,邀请小武去参加。

算起来,自己跟这班初中同学差不多有十年没见了,虽然谈不上交情有多好,但还是挺有怀念的感觉,而且其中还有当年自己暗恋的班花。想到这儿,小武脸泛微笑,问清了时间地点后,欣然应允。

到了同学会当天,小武准时来到了预定的店里,刚进店,一个高大的男人盯着他看了一会,随后便迎了过来,同时大笑道:“是小武吧?你小子,过了这么年都没什么变化啊。”见小武一脸茫然,他接着说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戴绍康啊,你可别说你不记得我这个同桌了!”

同桌?小武试着在脑海中搜索戴绍康这个名字,然而这一想,他的脸顿时变得惊惶不安: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记不起这个名字了,不仅是这个戴绍康,连其他同学的名字、乃至于整个跟初中有关的记忆都成了一片空白。

他明白自己的记忆一定是被老头取走了,没想到人的记忆居然真的能够被取走!但现在已经不是去追究这些的时候,接下来,又有几个人走来向小武问好,而小武只能潦草地敷衍或者干脆沉默以对,在碰了几次钉子后,再也没人来跟小武打招呼了,大家都开始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对这场同学会而言,小武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陌生人,当其他人在热烈的气氛中互相诉说着那段青春年少的往昔岁月时,他只能落寞地坐在席间沉默着独自吃喝。结果同学会才开到一半,他就实在忍受不了这异样的氛围,托辞离席落荒而逃了。

“那老家伙,早不取晚不取,偏偏那时取走我的记忆,实在是太可恶了!”回到家中的小武郁闷不已,他很想去找那老头理论,可转念一想,的确是自己答应在先,而且也没约定取走记忆的具体时间,换言之,自己压根儿不占理,于是只能咽下这口气,并且赌咒发誓再也不去那家破店。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天晚上,小武无意中得知自己的女朋友思思竟然劈腿另结新欢,当下跑去思思住所质问,结果毫不意外地从质问演变成了争吵,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一直吵到深夜。最后思思一发狠,直接宣布跟小武分手并把他赶出了住所。

小武失魂落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简直痛不欲生:一方面,他痛恨思思的背叛与绝情觉得无法原谅她,可另一方面,他却依难以忘怀,舍不得就这么分手。就在这两方面情感的折磨下,恍惚之间,小武发现自己来到了解忧堂的店门前,顿时把自己先前的誓言抛到九霄云外,一头撞了进去。

“我要关于美好的爱情的记忆,需要什么来换?”还没等老头开口,他便自己大声问道,同时觉得稍微有些奇怪:明明是位置这么显眼的一家店,每次他来的时候却都见不到其他顾客,或许是其他人一看这寒酸样就掉头就走了吧。

“你爱的人、或者你暗恋的人,关于她们的记忆,就是这次的代价。”老头答道。

小武一听,觉得这个代价简直是求之不得,立刻叫道:“好,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希望你这次能尽快取走我的记忆,越快越好!”

小武如愿以偿,他不仅体验到了一份温馨、甜美的爱情记忆,而且摘下头盔时,已然把关于思思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天,小武精神抖擞地去公司上班,一点儿都不像一个失恋被甩的人,没想到工作没多久,公司里忽然来了几个警察。原来小武的同事老冯昨晚死于非命,于是警察就从死者的社会关系入手,对包括小武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展开询问调查。

“昨天晚上七点到十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警察问道。

这下小武傻眼了,因为这段时间正是他和思思在吵架的时间,可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这段记忆,他只知道这个时间段他不在家,但具体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更无从证明。

他这种支支吾吾的态度当然瞒不过训练有素的警察,由于无法交待清楚自己的去向,他立刻被当成了重点嫌疑人,带了公安局做进一步审讯。

好在警察尽职负责,详细调查了一番后,最终排除了小武的嫌疑。饶是如此,可这飞来横祸却也把小武折腾得够呛;更悲催的是,因为他在局子里待了几天,虽然最终被证明无辜,可公司其他同事看他的眼神明显都不一样了。

于是小武再次下定决心再也不去戴那个该死的头盔。然而,他周围总是发生许多巧合的事情,推波助澜地让小武一次一次打破自己的誓言去体验那头盔里的记忆;与此同时,小武自己的记忆越少,越是渴望用其他人的记忆来填充,哪怕这效果只能维持三天。

这些美妙的记忆就如同毒品一样让人上瘾而又无法自拔。小武虽然意识到这其中有些不对劲,却依旧不能自已地一次又一次进入解忧堂,一次又一次戴上那头盔,一次又一次交出自己的记忆,无论这些记忆是无足轻重的、还是至关重要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天,小武再一次踉踉跄跄地推开了解忧堂的大门,此时的他,已经衣衫褴褛、面目邋遢,一脸疲惫,精神状态显得十分萎靡。

“给我来一个上流社会权贵生活的记忆。”他开口说道。

老头干脆地答道:“这个自然没问题,这次就用你关于语言的记忆来付吧。”

“什么?”小武吃了一惊:“语言的记忆?那个被取走的话,以后我还怎么说话啊?使不得使不得,换个别的记忆支付行不行?”

“呵呵。”老头依旧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这是你第几次提出换个记忆来支付啦?前几次,我很大肚,每次你有这样的要求,我都是同意的,但这次不行。”

“为什么?”

老头眯起了眼睛,一字一句道:“因为你已经没有其他可以代替的记忆了。语言,这已经是你最后的记忆。”

“你胡说,我明明还有——”小武反驳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惶恐地发现,此时自己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回想不起来了。

“嘿嘿,我胡说?亲情、爱情、友情、事业、人际关系等等,所有这些记忆,你都已经支付掉了,现在的你,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除了语言外,你还有剩下的记忆吗?现在,你决定吧,要付?还是不付?”说着,老头把头盔递到了小武面前。

看着泛着金属光泽的漆黑的头盔,小武犹豫良久,但最终,身体里那股万蚁噬心般的强烈渴望,还是让他伸出了手……

这天以后,叫“小武”的人从这个城市里彻底消失了,而这城市里则出现了一个怪人,这个怪人的脸上始终充满焦虑之情,似乎在拼命寻找着什么。可惜他虽然不是哑巴,却不知为何无法说话,也听不懂别人的话,根本没法交流;只是遵循着本能,饿了四处翻找食物,困了就地入睡,如同一个幽灵一般,终日在这个城市里孤独地徘徊游荡。

而那家解忧堂,则忽然销声匿迹,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pre_thread笔记本next_thread纸公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0-15 16:34 , Processed in 0.18663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