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aiai
查看: 259|回复: 0

心中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5 16:07:57 | |
窗明几净的接诊室里,一位头发斑驳的老医生正戴着厚厚的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手中那几张薄薄的化验单。

晚清隔着桌子坐在老医生的对面望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焦虑。

半晌后,老医生轻轻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化验单,微笑着对晚清说道:“你没什么大碍,就是身体单薄了些。等会给你开点维生素,补充下营养。回去后要多注意休息,否则对胎儿不好!。”说完,老医生便拿起笔在药方笺上“刷刷”写了起来。

“等一下,医生!”晚清突然惊叫了起来,“刚刚您说,什么胎儿?”。

“是啊,你怀孕了,快两个月了!”老医生停下笔,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那个模样清秀却一脸惊讶的女人。

听到这,晚清的心中像是被一道炸雷“轰轰”滚过,“天哪,我怀孕了,我有自己的孩子了!但这,这怎么可能呢……”。

早上起来时她突然头晕得厉害,胸口憋闷喘不上去气,似乎还伴着些恶心。她以为自己只是昨夜受了凉,所以请假来医院看看,拿些药回去而已,怎么就成了怀孕呢?

此刻,晚清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脑子里混乱一团,连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也不知道。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步履急促,匆匆奔赴着他们要去的地方。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漠然刻板的,与这个世界的节奏融为一体。

路边,一排高大的梧桐树巍然屹立,枝叶密不透风。

晚清停住脚步,斜靠在一棵树下,脸上满是惶然。在这个流火的季节里,她的身体却在瑟缩发抖。此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现年三十岁的晚清在当地的一家事业单位里上班,很清闲,是那种可以一眼望到三十年后的工作。

丈夫马龙在政府机关任职,虽然只是一个小科员,但还是有发展前景的。

平日夫妻俩相敬如宾,日子过得和和睦睦。但是,每个人都会有烦恼,这对夫妻也不例外。要说烦恼是什么,那就是孩子。

晚清和丈夫结婚已有好几年了,但无论二人怎么努力,晚清的肚子却始终不见动静。

为此,这夫妻俩没少往医院跑。但经过大大小小数次严密细致的检查,结果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夫妻两人的身体都很健康,没有任何毛病。

不孕不育诊疗室里,一个专家口沫腾飞地向晚清解释着,像他们夫妻俩的这种情况现在很常见,具体原因不详。可能是因为越来越严重的食品污染,也可能是因为越来越严重的全球气候变暖,还有可能是因为……

晚清望着专家那张不停一翕一合的嘴,感觉很可笑。要不是马龙托关系找熟人又预约了很多天才能看到这所谓的专家门诊,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江湖骗子。

回到家,看着大桌上那一堆从医院里拿的保健品,晚清感到无奈且无助。

自己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像这样拖下去,何时才能有自己的孩子啊!天知道她有多么喜欢小孩,多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一番深思熟虑后,她有了自己的计划。

既然两人的身体都没毛病,那肯定是因为时机赶得不恰巧。为此,像平日里的工作一样,晚清给自己和马龙制定了一套制度。

她严格记录着自己每天的体温变化情况,记录每月的生理周期,对自己每月的排卵期进行严密的推算。

她要求马龙只能在她的排卵期与她同房,其他时间都不可以,说这样才能保证“质量”。

面对妻子的要求,马龙最初倒也配合。但是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根本就没见任何成效,马龙便开始不耐烦起来。经常他还没开始就已半途而废,或者根本就开始不起来……

那种无助的挫败感让马龙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已颜面扫地,但晚清似乎不以为意,还在继续严格执行着她制定的“规则”。

这让马龙感到非常愤怒,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般被人肆意摆弄。慢慢地,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找借口拒绝晚清的“要求”,每天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迟。他在积极想着办法,想着怎样才能摆脱目前状况的办法…

对于马龙的态度,晚清感到很伤心。她是一个敏感的女人,丈夫态度的转变她不是不知道。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她只是单纯地想要个孩子而已啊!

这天,晚清下班回来,看见马龙正在收拾衣物。

“回来了啊!”马龙向她打了声招呼,接着说道:“有个事和你说一声!单位最近在邻市搞下乡扶贫试点,我报了名。虽然远了点,但在那待上个几年,回来之后级别就不一样了。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一直看得是很重的……”。

他低着头把衣服往行李箱里放着,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声音里没有一丝情感在里面。

“你怎么这样,说走就走?”晚清有些急了,“你走了,那要孩子的事怎么办?”。

马龙放下了手里的衣物,看着她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那地方离这不就三百多公里吗,坐车很快的,你休息的时候也可以过来啊!我们还年轻,要孩子这个事不急的。但现在这事对我来说就是机遇,错过就再也没有了!”他的目光中透着恳求。

听到这些,晚清有些哑口无言了。此刻如果她再多说什么挽留的话,似乎就成了耽误他升官的千古罪人了!

她没有再说话,转身默默回了卧室。马龙盯着她的背影,眼中有道星芒闪过。

就这样,马龙去了邻市的县城,开始追逐他设想好的仕途之路。

期间,他偶尔回来过几次,但很碰巧,都赶上了晚清的生理期。对此,晚清又气又急,但毫无办法。

后来,晚清自己坐车去邻市那里找过马龙几次。但每次马龙都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态度,没有什么温度,更别提激情了。

这让晚清感到很受伤,她没再去那里找过马龙。当然,马龙回来的次数也更加少了。

时间像紧攥在手中的沙,匆匆而落。晚清整日里除了上班,下班,就是待在家里,哪也不去。对于要孩子的事,她已经逐渐淡忘了。

经常,她独自坐在家中的窗台前,看外面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大概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她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道。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好友阿蓝打电话过来,“晚清,你下班后来家里吃饭吧,你一个人,就别回去烧饭了。”晚清笑着应允了。

刚进门,就看见阿蓝坐在电脑前,手指使劲敲着键盘。“你来了,赶紧过来帮我看看电脑,刚刚突然一下子蓝屏了!”阿蓝急忙说道。

晚清过去摆弄了一会,但并没有任何起色,电脑显示屏泛着蓝幽幽的光,上面满满的英文加符号。

“这可怎么办啊,我刚才的文档还没来得及保存呢,急死我了!”阿蓝焦急地在一旁来回踱着步,突然她眼睛一亮, “对了,我怎么把那小子给忘了,赶紧给他打电话!”说完,她立即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门响了。阿蓝过去打开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一身浅蓝色薄款牛仔装,干净索落。大致看去,年龄约莫在二十五,六岁左右。

“来的真快啊,小陌!”阿蓝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你蓝姐打电话,我敢怠慢吗?”男人笑着说道。

“就嘴巧,来,电脑在这边!”阿蓝将他带到电脑旁,晚清站在一边,笑着对他点了下头。男人礼貌地一笑,然后坐下专心调试着桌上的电脑。

阿蓝进了厨房,着手弄着晚餐,晚清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对于厨艺,她不是很精通,所以并没有去厨房给阿蓝帮忙。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传了过来,晚清转头望去,原来是那个叫小陌的男人在抽烟。

他的手指夹着烟卷,偶尔吸上一口,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一眨不眨。他的神情很专注,在淡蓝色烟雾的笼罩之下,侧脸的线条硬朗而不失流畅。晚清突觉心下一动,好像漏了半拍。

等阿蓝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小陌已调好了电脑,就连阿蓝没保存的那个文档,他也给恢复了。

阿蓝很高兴,特意开了瓶红酒表示感谢。席间,三人推杯换盏,倒也热闹。

交谈中,晚清得知小陌和阿蓝一个单位,只不过阿蓝坐科室,而小陌则是个打杂的编外人员。平时工资不高,但空闲时会帮别人修修电脑和手机,赚点小钱。

吃完饭聊了一会天后,晚清起身告辞,阿蓝见状便拜托小陌送晚清回去。

晚清家离这并不远,于是两人就没有打车,一边闲聊一边不紧不慢地走着。到了楼下,小陌礼貌地和晚清告了别。

晚清上楼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下一片怅然。

她倚在窗边,拉开帘布想看看外面的夜色,没曾想竟看见了站在楼下的小陌。

小陌抽着烟,身体靠在一棵香樟树下,眼睛却望向晚清家的窗户。

刹那间,两人的目光触碰在了一起……小陌尴尬地伸手挠了下头发,笑了笑,向楼上的晚清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了。

晚清看着小陌的背影,不经意间一丝笑容浮上了她的唇角。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临下班时,一个电话打到了晚清的手机上。

接通后,里面传来了小陌清爽的声音,“姐,我是小陌。那个,嗯,你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顿饭!”,晚清这才想起来那晚他送她回家时,曾给他留过电话。

对于小陌的邀请,晚清没有拒绝,欣然同意了。

街边的小饭店里,人声鼎沸。晚清和小陌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喝着冰镇啤酒,面前摆着几道清爽的菜肴。

晚清的酒量其实并不太好,一杯啤酒下肚,她的脸就已绯红起来。她絮絮叨叨地和小陌说着她单位里的事,家里的事……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事。

小陌坐在她对面,抽着烟一直微笑地聆听着,不时会心地点点头,目光温柔亲切。

吃完饭,小陌打车把晚清送到她家楼下。等她上了楼,看见屋里的灯亮了,他才放心地离去。

这一切,躲在窗帘后的晚清看得真真切切。放下手中的帘布,她的心头腾起一丝暖意,仿佛是某样东西触到了她内心的最柔软处…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陌常常会打来电话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两人之间的接触日渐频繁起来。

再后来,两人滚到了一张床上……

对于小陌年轻有力的身体,晚清是喜欢的。但究竟爱不爱他,她真的不清楚……

成年人的世界,或许有时就是隔层窗户纸的问题。但是,那张纸一旦被捅破之后,又该如何收场呢?

此时的晚清,正面临着这个难题。丈夫马龙大半年没回来了,而自己现在,居然是一个有了近两个月身孕的孕妇。呵呵,这世界,真是可笑!

“不行,这个孩子是我的,他是上天赐给我的!我要他,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心下有了决定,晚清顿觉一阵轻松。

她昂首挺胸往家走去,在小区门口的水果摊还顺带捎上一袋水果。

到家后,晚清从那袋水果中拿出一个苹果,洗净削皮,坐在椅上慢慢吃了起来。

吃完后,看看时间,马龙这时应该在上班。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马龙压低的声音,“我开会呢,等会打给你!”,晚清抢在他电话挂掉前说道:“别挂电话,我和你说件重要的事。”

她咳嗽了两下,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离婚吧!我怀孕了,快两个月了。我,我想要这个孩子……”。

“我知道了,等散会后再说吧!”马龙按掉了电话,他的声音出乎意料地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打完这个电话,晚清感觉心下一阵爽落。她走进厨房,为自己煮了碗面,里面放了青菜和两个鸡蛋。

以前她可是个注意身材的人,但从现在起,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可顾不上这么多了!

吃完饭,打开电视,看着无聊的电视剧,不知不觉中她竟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突然打开了。刺眼的灯光将晚清惊醒,她睁眼一看面前竟站着一个人,是马龙。

“你,你怎么回来了?”晚清嚅喏着,她毕竟还是心虚的。“单位配了辆车,我开车回来的。你,还好吧?”马龙坐下身来,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晚清低头咬了下嘴唇,然后仰头对马龙说道:“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要脸!我会为我的行为负责,我们离婚吧!”。

马龙听完,长叹了一口气,“我在那边现在混得还不错,要不你也申请调过去吧!你们单位在那不也有驻点吗,我们一家三口去那边生活吧!”他的语气很平静,目光真挚。

“什么,你说什么?”晚清像是没听懂一样,惊讶地问道。

“我说我们一家三口去邻市生活!你我是夫妻,你的孩子当然就是我的孩子,除非你不想跟我过下去了!”马龙说道。

不知何时,眼泪已掉进了晚清的嘴中,她拼命点着头,“好,好,我明天就去单位递申请。今后,咱们仨,好好过!”,马龙伸过手,紧紧揽住了她的肩膀……

第二天一上班,晚清就打好了报告申请调离。与此同时,另一件事她也必须马上解决。

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电话通了,里面传来小陌惊喜的声音,“姐,是你吗?你这几天还好吗,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都没接,没事吧?”。

晚清顿了下,低声道:“小陌,我丈夫回来了,他要我和他一起去邻市生活。我们,我们断了吧,别再找我……”她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此刻又觉得,再多的话也都苍白无力。

久久,小陌没有说话,话筒里杂音在滋滋作响,“小陌,你,你在听吗?”晚清试探地问道。

“我在听……姐,如果你已决定好了,那么,我尊重你的决定!就这样吧,你保重!”电话断了,话筒里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

晚清握着手机,心里像是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

下了班刚走到大门口,晚清就看见马龙站在一辆黑色越野车旁边,微笑着迎接她。

“这就是你单位给你配的车,看起来挺不错啊!”晚清说道。“是啊,马力很强大的,你上来试试!”马龙边说边拉开了车门。随即两人坐进了车里,往家驶去。

一切进展的都非常顺利,几个月后,调令下来了,晚清办妥了手续随着丈夫去了邻市。

后来,孩子出生了,是个健康的男婴,眉清目秀。马龙很是疼爱这个孩子,每天下班后就抱着孩子玩,一脸的慈爱。

见此情景,晚清心中满是感激。感激马龙对自己的不嫌弃,感激他对孩子的不嫌弃……她每天忙里忙外操持着家务,为这个家尽心尽力。

时光匆匆如流水,一晃几年过去了。马龙官运亨通,在单位已升至处级。孩子也已上幼儿园,聪明机敏,很得老师的喜爱。有家如此,夫复何求!在晚清看来,上天待她真是不薄!

这天,晚清突然收到消息,好友阿蓝突发急病,正在医院治疗。于是,晚清立即买票坐车去探望阿蓝。当时正值暑假,马龙一个大男人照顾孩子也不方便,索性把孩子也一起带去了。

到了医院,才知道阿蓝已经做过手术了,现正在住院修养,看上去已没什么大碍。两人多年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阿蓝疼爱地摸了摸晚清孩子的小脸,道:“这孩子,真可爱!”,然后接着说道:“这次生病我才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了!我这次幸好肿瘤是良性的,要是……唉,人生真是无常啊!你还记得我单位里的小陌吗,就是曾给我修过电脑的那个年轻人。你不知道啊,他现在,唉……”。

听到这,晚清不由得心头一紧,忙问道:“他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阿蓝的神色有些黯然,顿了一下说道:“他死了,死了好几年了!”,“死了?他怎么死的?”晚清急忙追问道,脸上的焦急根本掩饰不住。

“就是那年,你和马龙即将搬走的那个时候。”阿蓝的语气很低沉,“这家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喝酒,经常在外面喝的酩酊大醉。那天晚上他又喝多了酒,晃晃悠悠地走在路边,谁曾想从身后不知怎的突然窜上来一辆车,把他给轧了……唉,那地方的监控有盲区,据说没拍到牌号,只知道是辆黑色的越野车……他是家中的独子,出殡那天他老娘哭得那叫一个惨,唉……”。

晚清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没有一丝血色。阿蓝见状忙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没,没事。说了这么多,你也累了,休息会吧!我带孩子出去,给你买点水果去。”说完,晚清拉着孩子就往外走去。

小孩临走时还礼貌地朝病床上的阿蓝挥了挥手,阿蓝看着那个可爱孩子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躺下了身子……

晚清打了辆车,去了当年那个专家门诊,没想到恰巧就是当年接诊的那个医生上班。看到晚清和她的孩子,那个医生不由得一愣,接着恍然大悟地一拍脑袋,“原来是你啊,有孩子了,恭喜啊!”,晚清道:“你还记得我?”。

“当然了,那年你和你丈夫来这看过病,我怎么能记不住呢?要知道,我的记性是很好的!”医生笑着说道。

“我就说嘛,像你丈夫那种精子活性低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受孕的可能。看见不,小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晚清一听,忙问:“那当初你怎么没告诉我这些?”,那个医生用手抓了抓头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丈夫说,这是小毛病,无需告诉你,所以我就没提这事。”他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当年那个塞进他口袋里的大红包……

大街上,人来人往。晚清呆立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地坍塌……

一阵风刮了过来,掀起了她的衣摆,“簌簌”作响,仿佛想对她诉说着什么……

“妈妈,你怎么了,怎么不动了啊?”身边的孩子拉了拉她的手,怯怯地问道。

“哦,没事,我们走吧,去给你蓝阿姨买水果。”晚清带着孩子往前走去,步履如坠千斤般沉重。

买好水果,去医院和阿蓝又说了会话。见她身体已没什么大碍,晚清便起身告别,买了最快的车票往家赶去。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马龙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她和孩子回来自是非常高兴。

晚清给孩子洗了澡,哄他睡下后,带上了门,走到马龙身边。

马龙在看球赛,神情很是专注。晚清伸手关了电视,“你这是干什么?”马龙不明就里地问道。

“有件事我想问你,你那辆黑色的越野车怎么不开了,好像自从那年我们搬到这边之后就没再看你开过,怎么回事?”晚清盯着马龙,眼中似有一抹幽光在闪烁。

“哦,你说那辆车啊,给别人开了啊。单位车多,又给我配了辆更好的!”马龙回答道,但眼神却有些闪烁不定。

晚清听完,冷笑两声后道:“明天一早我就会带着孩子从这搬出去,过两天你找个时间,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你,你说什么,离婚,疯了吧你?你忘了你当年做的那些丑事,是谁不嫌弃你,包容你,接纳你的?你还有没有点良心?”马龙气得站起身,口无遮拦,将多年来压在他内心深处的话一股脑全抖了出来。

晚清不怒反笑:“我真是该谢谢你啊,谢谢你的大度,呵呵!”。

“收起你那套把戏,别装了,你究竟做了些什么你心里明白。我以前是不要脸,但你这个人,是可怕。因为你的心中住着一个鬼,魔鬼!我不能再和你这种人继续生活在一起……”晚清说完,转身回了卧室,“砰”的一声关死了门。

马龙的身体晃了两晃,颓然倒在了沙发上。此时,几年前那血腥的一幕像过电影一样在他的脑中闪现。

当年,他得知晚清怀孕后,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他一方面恨自己老婆不要脸,另一方面也恨自己身子不争气。但事已至此,为今之计还是保住这个家才是上策。

于是他假装大度,不计前嫌,主动向晚清表示要给她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果然,晚清被他感动得涕泪纵横,恨不得下半辈子给他为奴为婢才能报答他的“恩情”。

但另一方面,他也绝不会轻饶那个搞大晚清肚子的男人。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给他戴绿帽,简直罪不容诛!他发誓一定要那个男人付出代价,否则这一辈子都将是扎在他心头的一根刺。

他暗中盯了那个男人的梢,终于,他有了机会。那晚,他用车碾过了那个男人……那瞬间的惨叫声以及从倒车镜中看见的血肉模糊的身体,让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畅快淋漓……

他以为这件事天衣无缝,没曾想现在竟……真是天不藏奸啊!

半晌,他坐起身,抓起茶几上的一罐啤酒揭掉拉环,“咕咚,咕咚”喝下大半。

酒劲冲上脑门,但没起什么作用,心下仍然烦闷无比。伸手又拿了一罐,起身摔门冲下楼去。

他钻进停在楼下的汽车,灌了两口酒后,发动起车子往外驶去。

汽车歪歪扭扭地开在路上,马龙握着方向盘,双目通红,“这个该死的臭女人,我对她这么好,她竟要和我离婚!贱人就是贱,改不掉的……”。

他恶狠狠地咒骂着,然后猛地又灌了两口酒,加大了脚下的油门……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从路边窜出。马龙根本来不及踩刹车,就那样直直地撞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传了过来,车身剧烈颠簸了几下。此刻,马龙的酒也被吓醒了,赶紧踩下脚刹,把车停住。

他浑身哆嗦得像只鹌鹑,战战兢兢地走下车去查看。地面上一大滩血,一个“血人”孤零零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马龙蹲下身,颤颤地伸出手想去试下那人的鼻息。突然,一双血淋淋的手猛地攀上了他的颈项……

马龙措不及防,一个趔趄摔倒了地上,浑身黏满了鲜血。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失声惊叫起来。这时的他,清楚地看见,那双扼住他脖子的血手正是躺在地上那个“血人”的手……

一声凄厉如夜枭般的笑声响了起来,“桀桀,你还记得我吗,几年前那个被你用车碾死的人……”,马龙吓得抖如筛糠,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当年之事我虽有错,但罪不至死!在这件事上,难道都是我和晚清姐的错,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而你为了一泄私愤,处心积虑地竟将我残忍碾死,真是其心可诛!知道吗,在我枉死之后,魂魄进不去地府,没法投胎,成了一缕孤魂到处飘荡。而更痛苦的是,每到夜间我都要重复一遍自己临死前那可怕的一幕。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血人瞪着那双血红的眼睛向马龙怒斥道。

“呵呵,苍天有眼啊!这次晚清回去,无意间竟被我碰到。我悄然附在她身边,跟着她来到了这里,才找到了你!哈哈,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跑掉了。我要让你也尝尝“重复”的滋味,桀桀……”血人阴森森地笑着,双手指节“咔咔”直响……

几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马龙孤零零地躺在路上,车辆来来往往,一辆接一辆地从他的身上碾了过去……因为,没有人能够看见,地上躺着什么……

鬼,哪有这么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有鬼!呵呵,你怕吗?

pre_thread冰雕馆next_thread上网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爱爱网  

GMT+8, 2019-12-10 21:06 , Processed in 0.22767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